刚刚更新: 〔我就是大牌〕〔无尽世界的大魔王〕〔某美漫的特工〕〔海贼王之龙珠〕〔我浑身都是宝〕〔神级承包商〕〔玄赤〕〔我,即是深渊〕〔大周昏君〕〔山海,术士〕〔这个末世有点槽〕〔带着地球去封神〕〔退后让为师来〕〔亡灵放牧者〕〔逆转攻略之武出我〕〔蜀山魔门正宗〕〔地球穿越时代〕〔风起罗马〕〔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全民领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权宠 第245章 滚到谷里(一更)
    ,!

    看着她瞪大眼睛诧异的模样,宋清欢温柔地笑笑,“落落还想吃什么?尽管说,我们让小二去做。”

    “不用了。”落落笑眯眯地摇摇头,同季流云一道坐了下来,然后接过宋清欢递来的筷子道了声谢。

    “嫂嫂,队伍里怎么突然多了几个尾巴?”叶落瞟一眼不远处那几名御林军,压低声音问道。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那几人虽然假装在吃饭,但眸光时不时瞟向这边,明显是在监视他们。

    方才隐卫去找他们时也未细说,只道沈初寒让他们换上侍卫衣服,然后偷偷混入队伍中。

    来了后才发现,队伍里突然有几个御林军多了出来。

    宋清欢不以为然地笑笑,“有人不放心我们离开,自然要派人来看着了。”

    叶落“哦”一声,嘀咕道,“他还真是不坦荡。”

    朝政上的事她虽不关心,但这段时间沈初寒在忙什么她也略有耳闻,见尹湛这般做派,难免在心里瞧不起他。

    “二师兄,我们就这么让他们跟一路?”她抬眸看向沈初寒。

    沈初寒冷冷一勾唇,“当然不会。”

    宋清欢知道他动了杀心,但这些人被尹湛派来,本就已经决定了他们炮灰的命运,她也没有什么好阻止的。

    见沈初寒这副毫不在乎的模样,叶落便知道自己的操心都是多余,笑笑,不再提起这个话题,专心吃起饭来。

    季流云看向他,“要我帮忙么?”

    “不必了,几个小罗罗而已,还不到你动手的时候。”

    “哟。”季流云一挑眉,“看来,你这是承认我武功不错了?”

    沈初寒凉凉瞥他一眼,“我要是你,就不会问这种自取其辱的话。”

    季流云顿时笑容一僵,要说的话也噎在嗓子里,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去,只得狠狠瞪了沈初寒一眼,满脸不甘。

    叶落“噗嗤”一声笑出声,“流云哥哥,我要是你,我早就学聪明了。说起来,你比二师兄可是早入师门两年,我看啊,你这大师兄的位子,该退位让贤了。”

    见叶落也跟着“落井下石”,季流云的脸更黑了,使劲用筷子巴拉着碗里的饭粒,“术业有专攻懂吗?我武功虽不如他,但他医术也不如我啊!”

    “所以下次你就跟二师兄比医术啊。”叶落眨巴眨巴了眼,一脸无辜。

    “他不跟我比!”

    叶落耸耸肩,“这就是二师兄的高明之处了。谁让你每次都不服气,非得拉着他比武?最后不还是打了自己的脸。”

    见叶落也帮着沈初寒说话,季流云瞪她一眼,佯怒道,“好啊,你个小白眼狼,是谁在谷里天天陪着你玩耍练功的?是你师兄我!怎么一出谷,你就全向着沈初寒了!”

    叶落吐了吐舌头,“我这也是为你好啊流云哥哥。”

    宋清欢轻笑一声,看向沈初寒道,“阿殊,你可别惹恼了季公子,这一路上,我腹中的宝宝还得靠他呢。”

    “就是!”一听宋清欢为自己说话,季流云顿时硬气起来,眉眼一曳,顾盼生辉地看向沈初寒,“听到没有,还是帝姬明事理!”

    叶落看一眼他们两人,“你们怎么还是公子帝姬地叫,难道不该改个口了?”

    季流云眼眸一转,忽的想到什么,勾一勾唇,“落落说的没错。”他笑眯眯看向宋清欢,“那我日后叫弟妹好了。”

    “好啊。”宋清欢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季流云忽地朝沈初寒飞了个媚眼,笑吟吟看向宋清欢,“弟妹叫我师兄怎么样?”

    宋清欢唇一张,刚想随口应了,忽然听到斜刺里沈初寒的话冷冷插来,“你想得倒美。”

    宋清欢一愣,很快明白过来。

    沈初寒从来没叫过季流云师兄,自己若是叫他师兄,他可不就占沈初寒“便宜”了?

    难得见到沈初寒这么幼稚的一面,宋清欢抿一抿唇,但笑不语。

    见自己的心思被沈初寒戳穿,季流云清了清嗓子,“哎哎哎,你这个人,过分了哎,我本来就是你师兄……!”

    沈初寒不理他,只看向宋清欢,放柔了语气,“阿绾,你就随我,心情好的时候叫子舒,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叫季流云。”

    宋清欢抿唇一笑,“好。”

    季流云知道自己拗不过沈初寒,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低低哀嚎一声,自顾自吃起饭来。

    用过午饭,一行人又上了路。

    因着中午叶落和季流云与沈初寒宋清欢同桌吃饭一事,启程后,那几名御林军明显对叶落和季流云关注了不少。

    说时候,叶落长相甜美,就算扮成男装也有几分能看出来,所以几名御林军看向她的目光愈发狐疑起来。

    叶落并不管,该干嘛干干嘛。

    这几人迟早要被二师兄解决掉,他们愿意看,就让他们看好了。

    一路不紧不慢地前行。

    冬日的夜晚本就来得早,太阳很快落山,只留下天边一抹残霞。

    再走半个钟头的功夫,前面便是个小城镇,沈初寒他们决定今晚在那里落脚。

    马车“达达”前行,很快到了一处官道,两旁都是密密的竹林,风过发出沙沙的声响,因前后都没有往来商旅队伍,天色又渐渐暗淡下来,难免有几分渗人的感觉。

    宋清欢掀开帘子一瞧,看一眼沈初寒面上神情,心里有了数。

    越往前走,四周越发静得有些诡异。

    跟在车队后的那几名御林军显然也察觉到了异样,一手拉住缰绳,另一只手已放在了腰间的佩剑上。

    又行几步,忽听得有箭矢破空声传来,“铮”的一声钉在了马车壁上。

    驭车的隐卫“吁”一声拉紧缰绳,马车骤然停了下来。

    “有刺客,保护公子和夫人!”隐卫大喝一声,身后骑马的隐卫忙打马上前,将沈初寒和宋清欢所坐的马车团团围住。

    那几名御林军对视一眼,不敢掉以轻心,也打马迎了上去。

    竹林声动,十几个黑衣人提剑飞出,刹那间便到了跟前。

    顷刻间四周杀气腾腾。

    未发一言,黑衣人持剑便刺,首当其冲的,便是方才上前来站在最外围的那六名御林军。

    见对方来势汹汹,他们面上一慌,却来不及多想,只得硬着头皮拔剑应战。

    顿时,“叮叮当当”兵刃相接之声不绝于耳。

    外头打得不可开交,马车内却是一片宁静祥和。

    沈初寒伸手斟了杯茶递给宋清欢,“喝口水。”

    宋清欢笑着接过,“给我压惊呢?这种场面,我见得还少么?”

    沈初寒温柔的目光落在她腹部,“给宝宝压压惊。”

    宋清欢一听,一手捂住肚子,另一只手将茶杯送至唇边抿了一口,“这几个御林军武功怎么样?”

    “尹湛派来监视的,武功自然不会差。不过阿绾放心,我们人手武功在他们之上,用不了多久便能解决。”沈初寒倒是一如既往的气定神闲,也抬手给自己斟了杯茶,不紧不慢喝着。

    马车外杀气腾腾,马车里却像是另一番天地。

    冒着热气的清茶,映衬着车帘外的似火残阳和森森竹叶,却也别有一番意趣。

    沈初寒和宋清欢对外头的打斗置若罔闻,只闲闲说着话,颇为安逸。

    也不知过了多久。

    车外打斗声终于停了下来,四周恢复寂静无声,只有风拂竹叶发出的窸窣声响。

    这时,听到达达的马蹄声传来,下一刻,季流云闲懒的声音响起,“好了,出来吧。”

    沈初寒这才伸出手打起车帘,凉淡地瞥一眼外头情形。

    透过他撩起的车帘一角,宋清欢也转眸朝外望去。

    那几名御林军果然歪歪斜斜躺在地上,再无生机。因沈初寒手下隐卫功夫了得,大多时候都是一剑毙命,所以空气中的血腥味并不重。

    沈初寒只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看向立在一旁的那十几名黑衣人,“你们处理好这里,然后回京向慕白汇报。”

    “是。”黑衣人抱拳整齐应了。

    沈初寒便转回目光看向马上的季流云,“你跟落落要不要坐马车?”

    季流云看向一旁的叶落。

    叶落摆摆手笑吟吟道,“我喜欢骑马。”

    “也好。”沈初寒抿一抿唇,“今日便先这样,明日再说吧。”

    说着,略一颔首,放下车帘,对着驭车的隐卫道,“启程吧。”

    隐卫应是,一扬马鞭,车队又缓缓动了起来,很快远离了身后那一片狼藉。

    解决了这几个碍事的御林军,这趟行程明显变得有趣起来。他们也不急着回无忧谷,就这么一路游山玩水地往南边去。

    这时,他们离开盛京已经大半个月了,而无忧谷也越来越近。

    最激动的当属叶落了。

    她第一次出远门,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到底还是惦记着叶老怪,这会子快到家门口了,越发兴奋得上蹿下跳。

    在离无忧谷最近的一个小镇休息了一晚,第二天,马车开始继续向无忧谷驶去。

    原先跟着他们出盛京的隐卫已被沈初寒打发了回去,此时一行人便只剩了沈初寒、宋清欢、季流云、叶落和流月沉星。

    叶落不喜欢坐马车,便同季流云一道,骑了马在前头带路。

    此时已是二月末,天气渐渐回暖,宋清欢将帘子打起,听着车窗外叶落叽叽喳喳的声音,面上带着浅浅笑意。

    “嫂嫂,穿过前头那片树林便到了。”走了一会,叶落微微弯腰,指了指前方看着她道。

    宋清欢扒在窗口,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

    只见前头官道旁一片遮天蔽日的树林,一眼望不到边,因是冬日,林中有些树木凋敝,勉强能看清楚占地颇广。

    宋清欢笑着看向沈初寒,“这么隐蔽的入口,你和萧濯当时是怎么找到无忧谷的?”

    沈初寒还未说话,一旁的季流云却“噗嗤”笑出了声。

    宋清欢好奇地望去,“怎么了?”

    眼角瞟到沈初寒的脸色黑了黑,不由愈发好奇起来,莫不是……这里头还有什么故事?

    季流云居高临下地瞟一眼车厢里的沈初寒,笑嘻嘻道,“烬之?”尾音微微一挑,带了戏谑之意。

    沈初寒冷冷睨他一眼,不说话。

    季流云清了清嗓子,可怜兮兮看向宋清欢,“弟妹,说实话吧,我不敢说。”

    宋清欢看他一眼,忽的转眸望向前头的叶落,“落落,你说。”

    猝不及防被点到名,叶落有一瞬的慌张,“诶”了一声道,“我……我说啊?”说着,小心翼翼觑一眼沈初寒。

    见他们都一副有话不敢说的模样,宋清欢的好奇心彻底被激起,眨巴眨巴了眼睛看向沈初寒,微微拖了嗓音道,“阿殊——”

    沈初寒长睫一敛,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说吧。”

    听得他发了话,季流云顿时眉开眼笑起来,“哈哈”了几声才勉强止住笑,“他啊,当初和萧濯是滚到谷里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