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和你诉说爱情〕〔回到西游当惊仙〕〔漫威之无限娘化〕〔垂钓未来〕〔道圣〕〔极品神医俏小妹〕〔重生之捉鬼天师〕〔神界红包群〕〔农妃天下〕〔夫人持剑〕〔因子缘第四部〕〔修仙女配的逆天之〕〔世上最乱混穿〕〔我成了武侠乐园的〕〔女装吧,妖魔鬼怪〕〔神帝的宠妃〕〔不死琉璃心〕〔青铜战纪〕〔最强杀人刀〕〔萌宝来袭:总裁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权宠 第235章 别碰我!(二更)
    ,!

    萧濯心中一“咯噔”,不知为何,尹湛这语气让他陡然生出几分诡异的感觉,狐疑地抬眸往尹湛面上望去。

    尹湛正一眨不眨地望着他,眸色幽暗而深邃,眉眼间似藏了深情。

    深情?

    萧濯眉头一皱,垂首避开尹湛灼灼的目光。

    自己一定是疯了。

    尹湛看向自己的眼光中怎会有深情?

    他深吸一口气,调整好思绪再度望去,勉强扯出一抹笑意,“皇上说笑了,朝中大臣无一不想着为皇上分忧,皇上又怎只有微臣一人值得信任?”

    尹湛目光依旧灼灼,凝视了他一瞬,转身朝周亚挥了挥手,语声沉郁,“你下去。”

    周亚应诺,躬身退出了大殿。

    尹湛从上首走下来,萧濯自然也跟着站了起来,此时两人离得很近,近得萧濯能感受到尹湛温热的呼吸。

    他眉头微蹙,不动声色朝后避了避。

    “皇上若有什么需要微臣去做的事,尽管吩咐。”

    “好。”尹湛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沉凉口吻,“朕需要你……替朕去北境找回枯叶青。”

    萧濯眼睫微抖。

    ——果然被自己猜中了。

    “皇上让微臣……去北境找枯叶青?”他状似诧异地重复了一遍。

    “是。”尹湛点头,落在他肩上的手没有收回,手指微动,似有若无地摩挲着他肩头的衣料。

    “朕派去的几拨人都杳无音信,看来这枯叶青,并非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你武功高强,朕思来想去,放眼整个朝中,也只有你能胜任了。”

    “可是……臣还要戍守西南边境。”

    “军队的事你尽管放心,先由你副将管着,朕会再派人过去监军。等你拿到枯叶青回来了,朕再将监军召回。”

    萧濯眼底划过一抹讥讽。

    他可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一方面派自己去寻找枯叶青,若是能找回,他的身子便能彻底痊愈。另一方面又能趁机将军权从自己手中夺走。

    看来,尹湛这是铁了心要动殿下了。

    眸色微冷,看着尹湛,“若昭国得知消息趁机出兵,微臣远在北境,定无法及时赶回支援。”

    尹湛知道,昭帝野心勃勃,这几年昭国军队在边境一直蠢蠢欲动。若不是有萧濯在西南守着,昭国军队早就跨过边界下了。

    只是,掩下内忧未除,外患暂且可以放至一旁。

    更何况——

    “这点你不必担心。前段时间极擅带兵打仗的昭国四皇子君瀚丧命临都,昭国一时还恢复不了元气,想来不会主动挑起事端。再者,你此次去北境之事,乃秘密进行,除了军中亲信,任何人都不会知道你离开了军营。”

    尹湛缓缓道来,理由一条一条摆得十分清楚,想来早已打算得一清二楚。此时也并非以商量的口吻来跟他说这事。

    萧濯神色微沉,语气也冷硬起来,“既然皇上已做好了全部打算,微臣便没什么好说的了。”

    眼下尹湛与沈初寒交恶,不可能两边都得罪,萧濯吃定了他暂不敢对自己如何。

    果然,听得萧濯这明显不满的口吻,尹湛软了口气,“萧濯,你别多想,朕并没有旁的意思。”

    他虽想要夺军权,但并不想弄得萧濯与他离了心。

    “微臣不敢。”萧濯头一低,神情不明,“一切但听皇上吩咐。”

    “萧濯。”他的手再度拍上萧濯肩膀,示意他抬起头来看自己。

    “萧濯,朕也不瞒你。你知道的,朕如今虽坐了这皇位,但手中并无实权。”他眉眼间闪过一抹狠厉,很快敛下,眸光略显黯淡。

    萧濯听着,却并不表态。

    尹湛并不知道他和殿下的关系,这个时候,估计要在自己面前卖惨了。自己对外一直都是不站队的姿态,他想要对付殿下,势必会想拉拢自己。

    “朕知道你一向都对朕忠心耿耿,这一次,朕确实需要你的帮忙,也确实只有你一人可信。”尹湛语气诚恳,眼里也满是真诚。

    “微臣,遵旨。”沉吟片刻,萧濯俯身行礼,也趁机摆脱了他还放在自己肩上的手。

    尹湛的手一直那么放着,他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至于尹湛所说的是,目前看来,也只能暂且应下了。

    “好。”尹湛长长吐尽心中浊气,如释重负的神情,“朕就知道,你不会让朕失望了。”

    萧濯直了身子,“微臣也不知能否成功蓉枯叶青,但微臣定会尽力而为。不过,微臣需要几天时间准备。”

    “这是自然。你放心,朕会让人将所有关于枯叶青的资料都送到你府上,你可以趁着准备的这几日好好看看。”

    “是。”萧濯面无表情应了。

    “朕……”尹湛看着他精致的容颜,心底有一股难言悸动涌上,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想要抚摸上去。

    可是,他终究还是克制住了。

    眼下萧濯还没有与他站到同一战线,等自己真正收服了他,将沈初寒手中的大权握在手中后,再……再做自己想做的事也不迟。

    垂在身侧的手蜷了蜷,收起眼底的渴望和炽热,身子微微朝前一凑,“此事,朕就拜托你了。”

    “微臣一定竭尽全力。”萧濯低头行礼,避开他温热的呼吸,“皇上若是没其他事的话,微臣便告辞了。”

    “去吧。”尹湛退后两步,给他让出通道来。

    “那,微臣告退。”萧濯又是一礼,退出了尹湛的寝殿。

    出了大殿,他长长舒一口气,心底涌上浓烈的不安。

    回头望一眼夜色下灯火通明的寝殿,他眉头一皱,转身大踏步朝宫门处走去。

    身后,殿内。

    尹湛立于殿中,久久地望着窗外出神。

    时辰已经很晚了,窗外夜色深浓,有寒风凛冽的声音传进来。

    他眸中神色,亦如窗外凛冽的寒风,呼啸汹涌。

    方才差一点点,他就在萧濯面前泄露了自己的心思,可眼下,显然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这时,殿内响起了脚步声,转身一看,是周亚走了进来。

    “皇上,淑妃娘娘在门口,说是想见您。”周亚走到尹湛面前行了个礼,恭谨开口。

    “不见。”尹湛眉头一皱,眼底的阴翳又涌了上来,转身往内殿走去。

    周亚不敢多说,应一声是,转身朝殿外走去。

    到了内殿,尹湛也没唤人,若有所思地脱着身上的外衫,这时,耳边却突然响起一声娇媚的声音。

    “皇上,臣妾伺候您吧。”

    尹湛冷了脸色看去。

    却见宋清羽出现在内殿门口,正双目盈盈地看着她,身后还跟着满脸无奈的周亚。

    “周公公,你不是说皇上已经睡下了吗?”宋清羽转身看向周亚,柳眉一竖,厉声斥一声,话语中带着显而易见的不满。

    她就知道就是这刁奴不让她进来见皇上。

    周亚瞥见尹湛脸上的不满神色,额上有豆大汗珠渗出

    狠狠一瞪,换上一副柔顺的姿态看回尹湛,“皇上……”

    “你来做什么?!”尹湛手下未停,兀自解着身上盘扣,语气却是无比冷淡。

    宋清羽面上笑容僵了一瞬,很快又弯了眉眼,“臣妾见皇上在今日除夕宴上喝多了些,怕这些奴才伺候不好,所以想着亲自过来看看。”

    说话间,莲步轻移,走到尹湛身旁,伸出柔荑,假意去帮尹湛解扣子,手却借机抚上了尹湛的手。

    感到手上传来的滑腻触感,尹湛却陡然色变,猛地甩开她的手,怒喝一声,“放肆!”

    宋清羽本来已作势贴了过去,被他这么猛地一甩,身体重心不稳,踉跄着朝后跌去,勉力才稳住身形,抬眸惊恐地看向尹湛,见他满脸怒容,心中一颤,慌忙行礼,“臣妾知错了,求皇上恕罪。”

    尹湛定了定心神,看了看她吓得惨白的脸色,抿一抿唇,压下心中怒气,“你起来吧。”

    “谢皇上。”宋清羽战战兢兢起身,心底却满是不甘。

    本以为今日尹湛在宫宴上喝了不少酒,这会子该醉了才是,她也好趁机……却不想又讨了个没趣,脸色涨得通红,手紧紧攥住衣角,一时不知该如何进退。

    尹湛瞟她一眼,脸色恢复冷漠,“你今日先回去吧。”

    宋清羽一听,眼中顿时有泪花浮上,语声抖了抖,有些不甘心道,“皇上,您……您已经很久没有到过臣妾宫里了。”

    “朕最近事情比较多,等忙完这阵再说吧。”

    听到这敷衍而冰冷的话语,宋清羽心中的委屈再也忍不住。

    自从嫁到凉国来之后,尹湛就洞房花烛夜那晚碰过她,后来虽然也有过昭幸,却也只是睡在同一张床上,从未再对她……

    有时候她都忍不壮疑,是不是自己魅力不够,所以尹湛才不碰她的。眼下好不容易逮住这么个机会,自然是不甘心就这么错过。

    抬眸瞥一眼尹湛冰冷的侧脸,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忽的上前一把抱住尹湛,“皇上,臣妾想……”

    话音未落,尹湛却像触了电似的,猛地抬手,一把将她掀开,脸上浮现出扭曲而愤怒的神色。

    “别碰我!”他怒吼一声。

    宋清羽被他猛地掀翻在地,整个人栽在地上,都蒙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屁股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

    她知道尹湛一向不喜人碰触他,但却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反应竟然这么激烈。

    尹湛把宋清羽掀翻在地,整个人都似魔怔了似的,神色狰狞,眉头紧锁,留在原地喘着粗气,半晌,才渐渐平复下来。

    周亚一见这情形,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将宋清羽给扶了起来。

    尹湛转身,看一眼泪眼婆娑的宋清羽,眼底汹涌情绪平复些许,抿了抿唇,压下翻滚的恶心感,看向周亚,“派人送淑妃回去。”

    “是。”周亚一见这架势,哪里还敢多说,忙不迭应了,看向宋清羽道,“淑妃娘娘,请吧。”

    宋清羽整个人都被尹湛那一推给推懵了,这会子看着尹湛都觉得有些害怕,身子一抖,也不敢多说,怔怔应一声,跟在周亚身后走了出去。

    她一走,尹湛长舒一口气,整个人都瘫软下来,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了杯茶,猛地灌了下去,额上已有豆大的汗珠留下。

    他挣扎着走到龙榻前,面朝上猛地倒了下来。

    有些虚脱地闭上眼,可刚一合眼,方才宋清羽双手抚上他胸前的那种触觉又浮现在脑海中,惊得他猛地睁了眼,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那噩梦般的一幕幕开始不断在眼前闪现,浑身冰冷,仿佛突然间周遭有海水不断朝他涌来,一时间难以呼吸,整个人如同溺水一般难受得厉害。

    他揪住胸口,身子蜷缩在一起,死死撑住自己眼皮不想一闭眼。

    这么多年了,当年的那一幕还是如同梦靥一般,如影随形。

    躺了一会,方才觉得心悸之感退去些许。

    他长长舒一口气,坐了起来,望着窗外隐入云层的月色,脸色也如同浓浓的夜色,深沉得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太古龙神诀〕〔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冷酷总裁霸爱妻〕〔总裁太坏,娇妻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