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名医〕〔驭美小农民〕〔99次逃婚:顾少,〕〔通天仕途〕〔抱紧系统大腿搞事〕〔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刺遍江湖〕〔迦勒底的黑发骑士〕〔夫君,狐妻,来找〕〔神话之我是传奇〕〔我在漫威肝梦幻〕〔祖宗显灵啦〕〔我欲扬唐〕〔皇帝培养手册〕〔超忆大师〕〔星辰之蓝星崛起〕〔回到八零当女兵〕〔掌天龙帝〕〔英雄无声〕〔邪派掌门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权宠 第225章 洞房花烛夜(一更)
    ,!

    他的声线诱惑低沉,听得宋清欢脑中一炸,再加上温热鼻息似有若无喷洒在脖颈,宋清欢身上陡然热了起来。

    无论何时,沈初寒总能轻易将人撩得火热,毫无招架之力,简直就是行走的春药。

    “我……”尾椎骨处传上来的酥麻感让她有几分不自在,扭了扭身子,离沈初寒远了些,清清嗓子,“那个……凉帝他……他还在外面呢……你在这里待太久了不好吧?”

    沈初寒微微勾唇,眸光定在宋清欢绯红的面上,声音轻缓,却带了蛊惑,“阿绾,洞房花烛夜,你提别的男人的名字,就不怕我醋?”

    宋清欢瞳孔一张,哭笑不得。

    什么别的男人的名字?

    他这分明是混淆概念!

    秀眉一扬,刚待启唇,沈初寒却蓦地伸出修长手指,抵住她殷红唇瓣,近似呢喃的口吻,“嘘——阿绾,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过……”

    他手指一动,改为轻轻捏住宋清欢的下颌,“我现在不想听。”

    话音落,将她下颌一抬,欺身再次吻了上去。

    “唔——”

    这个吻,着实在宋清欢意料之外,瞪大了眼睛,长睫轻颤,眼底流波潺潺。沈初寒的吻向来很霸道,压根拒绝不得。当然,她也并不想拒绝。

    许是感受到她的分神,沈初寒惩罚性的轻轻咬了咬她下唇,宋清欢长睫一眨,回过神来,双手搂上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回应着这个热烈的吻。

    沈初寒比她高出一个头,许是觉得宋清欢这般仰着难受,沈初寒搂住她腰肢的手忽的一用力,将宋清欢抱了起来。

    宋清欢下意识借力,顺势夹住了他精壮有力的腰。

    沈初寒挑唇邪魅一笑,“阿绾倒是很自觉。”

    “我……”宋清欢脸一红,方才她的动作,真的只是下意识为之。

    不想,“我”字刚出口,剩下的话,再次被沈初寒尽数吞入腹中,唇舌被堵住,只能发出暧昧的叮咛声。

    沈初寒疾风骤雨般席卷着她口中甘甜,眸色幽深,带着浓浓情欲,房中气氛愈发火热。

    他抱着宋清欢走到床榻旁,俯身将她放了上去,嘴上未停,手也开始动起来,热烈地拉扯着宋清欢身上衣物。

    只是,嫁衣繁复,宋清欢头上又带着凤冠珠翠,颇有些不方便。

    沈初寒眸色一狭,似有不郁。气息沉了沉,刚待催动内力直接暴力解决,外间门外却突然响起“咚咚”的敲门声。

    “谁?!”被人突然打断,沈初寒显然不悦,冷喝一声,犀利的眸光透过帘拢朝门口射去。

    “公子,是属下。”回话的,是慕白小心翼翼的声音。

    “什么事?”沈初寒依旧没有好脸色。

    “公子,那个……皇上还在前厅候着,您看……”听出了沈初寒的不悦,慕白愈发小心起来。

    宋清欢脸色通红坐起,伸手理了理衣衫,看向他道,“阿殊,凉帝已对你很不满,不要再给他递把柄过去了。”

    怕沈初寒仍是执拗,勾唇一笑,眸中曳出一抹媚意,“夜还长,等你送走了宾客,我们再来做该做的事如何?”

    沈初寒眸色深沉盯了她一瞬,俯身在她颊边印下一吻,低低道一声,“等我。”

    说着,转身拉开房门,大踏步走了出去。

    宋清欢舒一口气,抬手沁了沁滚烫的双颊,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扉。

    “咚咚。”门外又响起两声敲门声。

    “谁?”宋清欢转头望去。

    “殿下,是奴婢,沈相叫奴婢和流月进来先伺候您梳洗。”沉星的声音传来。

    “进来吧。”宋清欢走到软榻旁坐下。

    沈初寒和宋清欢的卧室是个套间,进门后是待客正厅,平日也可做吃饭的饭厅。左侧一间是就寝的寝室,右侧一间是沈初寒的小书房,他偶尔会在此看书处理政事,但府中还另设有专门的书房供他使用。

    珠帘声动,流月和沉星从外间笑吟吟走了进来。

    “殿下。”两人朝宋清欢行了礼,上前道,“奴婢们先替您将凤冠取下吧。”

    “好。”宋清欢点头。

    她的凤冠和嫁衣都是从聿国带来,自是精致非常,当然,也都很重。

    顶了一天,脖子都酸了。

    两人上前,小心翼翼地将固定的朱钗取下,然后将凤冠摘了下来。

    流月拿起几上的羊角梳,轻轻替她顺着散落下来的长发。

    梳好了,她放下羊角梳,“请殿下起身,奴婢们替您将嫁衣换了。”

    宋清欢站起身来,让流月和沉星替她脱着身上繁复嫁衣。

    “前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皇上还未走,其他宾客也都喝得正酣。”流月道。

    宋清欢蹙了蹙眉,看向流月,“方才朝苏娆大吼的那名男子,你让玄影去查查看。”他既然那么笃定苏娆便是砍他手的人,此事便十有八九错不了。可是,苏娆怎会与一个普通的凉国官员之子扯上关系?她来凉国到底多久了?

    “殿下,您说……沁水帝姬来凉国做什么?”流月一面替她解着盘扣,一面好奇道。

    宋清欢摇头。

    她暂时还不知道苏娆来凉国的真正目的,但有两件事她可以确定。

    其一,苏娆绝非像她方才所说那般,是为她和沈初寒的婚事而来。就算她当真对沈初寒有好感,这个世上,她最爱的人,仍然是她自己。也就是说,她此番来凉,绝对是为了她自身利益而来。

    其二,苏娆来盛京一事,尹湛竟然知晓,而且还默许了,就说明,这两人之间,一定达成了什么协议。尹湛的性格与苏娆有几分相似,都是以自我为中心,未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不管他们达成的协议是什么,都必然对他们双方有利。只不知,这协议内容是不是跟自己和沈初寒有关?

    “奴婢觉得,沁水帝姬此番前来,一定不怀好意。您想啊,沁水帝姬对自己的容貌甚是在意,您那两鞭子毁了她的容,她怎会甘心?说什么沈相不懂她的心思,其实都是障眼法罢了!”

    流月语声忿忿,“亏她还是一国帝姬呢,这般没脸没皮!”

    流月还在叨叨地数落着苏娆的恶劣事迹,宋清欢却是心神一动。

    她说得没错,苏娆最是爱惜自己的容貌,这次来凉国,难道是冲着自己来的?只是她这般贸然前来,又能讨到什么好处?

    要知道,凉国可是沈初寒的地盘,就算她与尹湛达成了协议,要联手扳倒自己和沈初寒。可她有什么能力?能让尹湛同意与她合作?

    绕来绕去,似又陷入了死胡同。

    罢了,只能先观察观察苏娆这段日子在盛京的举动,才能摸清楚她下一步的打算了。

    沉思间,流月和沉星已替她换好了衣服,又命人打了水进来净面。

    宋清欢细细用帕子擦净脸脂粉,颊上热度才算降下来。

    她想了想,看向流月,“趁宾客还未走,你让玄影去看看,能不能从那断手的男子身上套出什么话来。我记得……他好像叫雷冲是吧?”

    沉星点头,“他父亲姓雷,又唤他冲儿,约莫就是这个名字了。”

    流月点头应好,将东西收拾好,一并拿着走了出去。

    宋清欢复又坐下,看向窗外一轮弯月,“沉星,苏娆突然出现,我总觉得有些猫腻。”

    沉星替她斟了杯茶递来,“沁水帝姬与我们结怨已深,她的出现,确实不是好事。但殿下别忘了,盛京是沈相的大本营,沁水帝姬若是胆敢伤您,沈相第一个就不会轻饶她。”

    “我明白,可是……我们还有尹湛在旁虎视眈眈。”沈初寒如今是尹湛的心腹大患,指不定尹湛什么时候就要开始动他了。

    沉星劝道,“现在我们摸不清沁水帝姬的意图,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微微低了嗓音,“您如今有孕在身,还是不要忧思过重地好。”

    听到这话,宋清欢眉眼微动,手抚上腹部,舒一口气道,“你说得是,现在想这么多也没用。”

    说着,端起沉星递过来的茶盏喝一口,心底的燥热渐渐退去。

    这时,流月进来了。

    “怎么样?”

    “雷侍郎和雷公子提前离场了,玄影已派人去雷府盯着。皇上和长帝姬他们也走了。”

    “沈相呢?”

    流月无奈地耸耸肩,“沈相被一群官员围住在劝酒,估计短时间内还脱不了身。”

    宋清欢看向沉星,“去叫人准备好醒酒汤。”

    沉星应诺退下,自去安排。

    见沈初寒还有一段时间才回来,宋清欢挑起帘子,正准备走到对面的书房去看看,忽听得门被人从外推开。

    宋清欢诧异抬眸一望,见季流云出现在门口,身旁还扶着醉醺醺的沈初寒。

    “殿下!”见到宋清欢,季流云眼神蓦地一亮,“快快快,快来搭把手。”

    宋清欢忙快步上前,扶住沈初寒。

    “那个……烬之喝多了些。洞房花烛夜,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说着,“嘿嘿”一笑,急急放下沈初寒,毫不拖泥带水,转身就出了门,还贴心地将房门给他们拉上了。

    “诶?”宋清欢话未落,房门便在眼前合上了。无奈地抿一抿唇,看一眼伏在她肩头的沈初寒,试探着唤道。

    “阿殊?”

    宋清欢喜欢酒,前世,沈初寒陪着她喝了不少。宋清欢自诩酒量不错,可从来都是她先醉,从未见沈初寒喝醉过。

    眼下这般眼神迷离双颊酡红的模样,也不知喝了多少。

    这么一想,不免有些心疼。

    “阿绾。”沈初寒抬了头,在她下颌处“吧唧”一口,“你真好看。”

    宋清欢无奈,只得劝哄道,“好了好了,我先扶你进房间啊。”

    正好此时流月听到动静,从里间走了出来,一见这架势,忙上前来想要帮忙。

    却不想,还没碰到沈初寒,沈初寒便摆一摆手,皱着眉头道,“走开。”

    宋清欢知他是不喜别人碰他,越发无奈,看向流月,“你去看看沉星的醒酒汤好了没有。”

    “您……一个人可以么?”流月看着醉醺醺的沈初寒,担忧道。

    宋清欢点头,“去吧。”

    流月这才行礼退下。

    宋清欢扶着沈初寒,脚下刚准备动,沈初寒却嘟嘟囔囔开口,“关门。”

    宋清欢一怔,“阿殊,待会沉星会送醒酒汤过来。”

    “不喝。”沈初寒皱着眉头。

    “阿殊……”

    “就不喝。”沈初寒仍是坚持,眸子湿漉漉地看着他,没有半分妥协的余地。

    宋清欢无奈,只得开了门,朝门口候着的小丫鬟吩咐几句,这才转身进屋,将房门拴上。

    看一眼倚在门上耷拉着脑袋的沈初寒,宋清欢抿抿唇,将他的手搭在自己肩上,“我扶你先去榻上。”

    沈初寒抬了头,朝她笑得温润,眼神熠熠发光,“好。”

    宋清欢扶着沈初寒,踉踉跄跄到了里间,放在榻上坐好。

    “你喝了多少?”宋清欢斟了杯清茶递过去,眉头微皱。

    “没喝多少。”沈初寒只盯着她笑,“阿绾,我没醉。”

    “是是是。”宋清欢在他身旁坐下,无奈的语气,“你是没醉,那也先喝杯茶。”

    “阿绾,你喂我。”沈初寒头一扬,竟是撒娇的口吻,一双墨瞳熠熠生辉。

    宋清欢眸光一讶,她从未见过这样的沈初寒。

    一直以来,他身上背负太多,养成了他冷漠多疑偏执的性子,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在这段感情中,他都是占据主动的姿态,从未有过这般……软萌的时候。

    心底蓦地一软,扶住他的身子,将茶杯递到唇边,“乖,先喝一口。”

    沈初寒却是将头一扭,瓮声瓮气道,“不是这般喂的。”

    宋清欢一怔。

    不是这般喂?那该怎么喂?

    沈初寒见她怔怔的模样,只可怜兮兮盯着她,然后指了指她的唇。

    宋清欢脸上一烧。

    用……用唇喂?

    沈初寒却是兴致勃勃地点头,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她,仿佛落满了小星星。

    这样的他,却又有另一种勾人的滋味。

    宋清欢犹犹豫豫地将茶盏送至唇边,低头含了一口茶水在口中,然后迟疑着向沈初寒靠近。

    沈初寒颊畔流红,像涂了上好的胭脂色,眸光清亮,卸去了平日的清冷淡漠,愈发让人挪不开眼。

    宋清欢一点一点靠近,呼吸也愈发急促起来。

    沈初寒难得的耐心,只眸光晶亮地望着她,神色迷蒙,唇角带着温润笑意。

    眼见着快要触碰到沈初寒的唇角了,宋清欢眼一闭,吻了上去。

    温软而冰凉的触感如触电般传遍全身,寒凉清香和酒香缠绕,让她神思有几分恍惚起来,忍不住朝前挪了挪身子,抬手环抱住沈初寒的脖子。

    唇瓣贴合得严丝无缝,清凉的茶水渡入口中,带着旖旎暧昧的气息。

    沈初寒的手搂上她的腰肢,微微一紧,将她朝怀中带了带。

    宋清欢心跳蓦地加快,浑身发热,忍不住贴紧了身子,唇上愈加温柔辗转。

    “阿殊……”她唇齿间溢出暧昧呼声,清亮的眸子也漫上一层泠泠水汽。

    口中茶水早已下肚,两人却依旧缠绵悱恻,难舍难分。

    明明没有喝酒,可宋清欢觉得,自己似乎也醉了。

    她睁开半闭的眸子,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沈初寒。

    他一身大红喜袍衬着,模样儿越发精致,两颊染上红晕,眼眸深沉似海,极是好看。水润的红唇半张半合间,吐出暧昧气息。

    宋清欢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抬手,纤长的葱指抚过他的脸颊,嘴里喃喃自语,似失了魂魄,“阿殊,你真好看。”

    是真真好看。

    卸去往常那层冷硬冰冷的盔甲,此时的沈初寒,像极了迷人心智的妖,让人忍不住想蹂躏一番。

    若换了往常,宋清欢或许还会犹疑,可今日沈初寒吃醉了,明日一早醒来,或许什么都不记得了,正是“上下其手”的好时机。

    这么一想,飞扬的眉眼一曳,唇角勾了勾,眼光泠泠,小手便勾上了沈初寒腰间玉带。

    红烛高照,烛影明灭间,沈初寒精致容颜隐在火光之中,唇角微微一勾,带了几分笑意清然,眼底缭绕雾气退去,哪里还有半分醉酒的模样?分明清明得很。

    ------题外话------

    全程姨母笑2333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成为首富〕〔怀了反派的娃[穿书〕〔顾轻舟司行霈〕〔都市之造假天王〕〔英雄?我早就不当〕〔总裁太坏,娇妻要〕〔成精后,大佬们抢〕〔重生80之先赚一个〕〔诱妻入囚:霸宠重〕〔总裁的贴身特助〕〔重生六零俏媳妇〕〔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