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英雄导师〕〔木叶之强化大师〕〔漫威世界混日子〕〔宇宙交易系统〕〔诸天圣主〕〔巨星来了〕〔公主娇妻:总裁不离〕〔诸侯争霸〕〔乱世枭雄〕〔农门医妃:妖孽王〕〔九霄神剑〕〔至强战皇〕〔相思难负〕〔绝色女老板〕〔无敌神尊〕〔宋朝我最牛〕〔都市最强丹帝〕〔荆棘之魂〕〔后卫之王〕〔禁忌之路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权宠 第216章 我要当父亲了!(二更)
    季流云正和叶落说着话,忽然感到一道冰冷而熟悉的目光落在身上,不由住了嘴,狐疑地转身望去。

    只一眼,她便看见了人群中耀眼的沈初寒和宋清欢,不由神情一怔,眼睛瞪得老大。

    见他面色有异,叶落也好奇地转身望去。待看清来人,面色一喜,放下筷子便跑了上去。

    “二师兄,嫂嫂!”她跑到两人跟前,甜甜唤一声,“你们怎么过来了?”

    许是叶落的这声“嫂嫂”取悦了他,沈初寒眉头一舒,敛了面上冰冷,“听说你们来盛京了,我和阿绾过来看看。”

    叶落嘴角一扬,刚要说话,忽想到什么,咽了咽口水,偷偷撩眼看宋清欢一眼。

    宋清欢只得朝她做了个摊手的手势,示意沈初寒已经知道昨晚的事了。

    叶落一见,小脸一垮,看向沈初寒哭丧着脸,“二师兄,我错了,我不该晚上去打扰嫂嫂的,你看在我是初犯的份上,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沈初寒睨她一眼,“这次便算了,下次再去打扰你嫂嫂,我可不轻饶。”

    “一定不会了。”叶落忙不迭应了,捣大蒜似的点着头。

    季流云看他一眼,走上来道,“烬之,你今日过来有事?”他了解沈初寒,他和宋清欢中午要入宫面圣,这个时候过来找他和落落,绝不是为了昨晚之事而来,想必有什么要紧事才对。

    沈初寒看向身旁的宋清欢,她正被叶落拉着,喋喋不休地在说着什么,神情温婉,并未注意到这边。

    沈初寒朝旁走了几步,避了避,压低声音在季流云耳边说了几句话。

    季流云一听,面上刚退下的讶异又浮了上来,睁大了眼,“烬之,你……你们……”

    沈初寒轻轻一拂袖,语气轻飘飘的,“我不像某人,这么多年了,也没拿下落落。”

    “我……我那是……”季流云说不出话来,只狠狠瞪着沈初寒。

    “怎样?”沈初寒唇一挑,眼中似有淡淡戏谑。

    “我那是……怜落落年幼。”季流云终于找了个借口出来,瞪目凝视着沈初寒,并不服输。

    沈初寒轻笑,“论年级,落落不过比阿绾小半岁,如今也已十六有余。”他语气愈发凉凉,带着作壁上观的闲淡,“子舒,你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落落大了,如今又同你时不时往外跑,这大千世界,万一她外面的繁华迷了了眼,亦或是看上了别的男人,到时你就只有哭的份了。”

    “落落才不会看上别的野男人。”季流云压低了嗓音,语气不忿,温润眸光在一旁叶落瓷白的肌肤上扫过。

    “会与不会,我也只是提个醒。”沈初寒顺着他的目光瞧去,看的,却是叶落对面的宋清欢。

    “方才我说的事……”看了一瞬,他收回目光。

    “可以是可以,但……我若是贸然提出要替殿下把脉,她不会生奇才怪呢。”季流云在桌旁坐下,夹了一箸小菜放入嘴里。

    沈初寒沉吟一瞬,“让落落帮忙。”

    季流云想了想,“倒是可以,不过,我不确定以落落那个性子,若当真确定了……会不会直接嚷出来。”

    沈初寒凉凉的目光在他面上一落,“她若嚷出来,我便只找你算账。”

    “诶,你这人讲不讲理啊?!”季流云将筷子往桌上一拍,作势瞪着沈初寒。

    沈初寒神情未变,闲闲一勾嘴角,“我的话,便是理。”

    瞧着他这狂妄劲儿,季流云虽然恨得牙痒痒的,但毕竟打又打不过,只得缴械投降。

    叶落被他方才那猛地一拍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望来,嘴一嘟,抱怨道,“流云哥哥,你做什么?”

    季流云讪讪地一笑,也不敢多说,只朝她招了招手,“落落,你过来。”

    “干什么?”叶落嘟了嘟嘴,磨磨蹭蹭地走了过去。

    沈初寒上前两步,走到宋清欢面前,“落落跟你说了什么呢?”

    “说了些他们在山里的趣事。阿殊……”她抬头望着他,“等成了亲,我们去看看你师父吧?”

    上一世说了很久的此事,到最后也没有成行,此时想来,仍觉得有些遗憾。这一世,自然不会让这遗憾再次发生。

    “好。”沈初寒温柔应了。

    那厢。

    季流云拉着叶落神神秘秘地说了几句,叶落秀眉一挑,圆圆的大眼睛中写满了惊讶,小心翼翼觑一眼宋清欢,很快收回目光,又是兴奋又是开心,连连点头。

    “但是,你可不能让殿下察觉了,否则……”他清了清嗓子,偷瞄一眼沈初寒,“你二师兄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知道啦!”叶落冲他眨了眨眼,拍着胸脯打包票,“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吧。”说着,“噔噔噔”跑到宋清欢跟前,轻轻热热地拉起她的手道,“嫂嫂,二师兄,你们在说什么呢?”

    “说找个时间回去一起看师父。”沈初寒的目光在她拉住宋清欢的手上一顿,语气舒缓而温和。

    “真的吗?”叶落拉住宋清欢的手腕不放,面露喜色。

    宋清欢展颜一笑,点头道,“是的,等我们成完亲,就找时间去看师父。”

    “太好了!”叶落眉眼一闪,松开宋清欢的手,眉眼间的喜悦快要满溢出来。趁宋清欢不备,她朝沈初寒眨一眨眼,飞快地点点头,然后看向宋清欢,又补充一句道,“爹爹一定会很高兴的。”

    沈初寒瞧着她的神情,眼底一缕流光飞快闪过,唇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你们会在盛京待到什么时候?”宋清欢全然未察叶落的小把戏,看向她笑问。

    “还没定呢,反正我跟爹爹说了,这次我一定要玩尽兴了再回去。”叶落语声轻快,眉眼弯成了月牙状,只笑眯眯地看着宋清欢,欢喜万分的模样。

    “你们收拾收拾,住到丞相府去吧。”沈初寒开口。他神情虽淡,但叶落却能瞧出他眼底慢慢的欢悦,定是因为——

    眸光在宋清欢平坦的小腹上一顿,眼中流光闪烁,叶落欢快应下,“好啊!我早就觊觎丞相府的美景庭院了。”

    “那你们收拾收拾,下午去丞相府找慕白,他自会安排。”慕白应一声,看向宋清欢,“阿绾,我们走吧。”

    宋清欢讶然,眉头一挑,“这便走了?”他们才来了多久?都没说几句话便要走,沈初寒究竟是来干嘛的?

    “待会还要进宫,等他们住到了丞相府,我会叫落落多去找你。”沈初寒将手伸过去,牵起她的手。

    宋清欢无奈,只得同季流云和叶落道过别,随沈初寒一道出了客栈。

    上了马车,宋清欢也不说话,只狐疑地看着沈初寒。

    “怎么了阿绾?”沈初寒扬唇浅笑,眼神不避不闪,落满熠熠星辰。

    “我们就这么来走一遭,随便说了两句闲话?阿殊,你可不像你的作风。”她盯着沈初寒,一眨不眨,“阿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沈初寒眼神一瞥,只淡笑不语。

    见他这副神情,宋清欢心底愈发生了疑,身子挪到他身侧,伸手挽住他的胳膊蹭了蹭,“阿殊,到底是什么事啊?这么神神秘秘的。”

    “阿绾喜欢男孩还是女孩?”沈初寒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宋清欢一怔,下意识道,“男孩女孩都喜欢啊,你干嘛突然说起这个?”

    沈初寒只看着她笑,眉眼如画间满是温润和宠溺。

    明明平日最是聪明的宋清欢,今儿却愣是没反应过来,张口下意识问道,“你……你呢?”

    沈初寒止不住轻笑一声,视线仍落在她面上,眼底光晕流转,“只要是与阿绾的孩子,我也都喜欢。”

    意料之中的回答,宋清欢倒不觉吃惊,轻“唔”一声,笑着低了头。眸光不经意落在腹部,一愣,忽然想到什么,猛地抬头看向沈初寒,眼中闪烁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阿……阿殊……”她张了几次嘴,方颤抖着唤出了声,眼中眸光闪动,有泪花晶莹剔透。

    “嗯?”沈初寒尾音微微上扬,墨色眸子深沉醉人。

    宋清欢呆呆地看着他,双手下意识抚上小腹。

    ——莫名其妙干呕,闻不得荤腥,而且,细细算起来,她的癸水已经一个多月没来了,再加上方才沈初寒莫名其妙的那句话。

    心中又是紧张又是期待,定定凝视着沈初寒,终于问出了心底疑惑,“阿……阿殊,我……我怀孕了是吗?”

    沈初寒一把将她抱起放在膝上,低了头,抵住她光洁饱满的额头,紧凝着她的眸中满是喜色,语气难得的带了颤抖,“是的阿绾,你怀孕了!”

    “真……真的?”宋清欢还是不敢相信,眸中水光闪烁,紧张而又期待地觑着沈初寒,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只死死盯住沈初寒的薄唇,想从他口中再次得到一个肯定答案。

    “真的!方才落落已替你把过脉了。”沈初寒一字一句认真回答。

    “落落?”宋清欢眉眼微蹙,瞬间恍然,“难怪她突然间拉着我的手不放,原来是在偷偷给我诊脉!而且……后来还一直笑眯眯的看着我。”

    “落落医术师承师父,虽不及子舒,但亦是高手。阿绾若还是不敢相信,等从宫里回来,我让季流云再来给你诊一次。”

    听了沈初寒的话,宋清欢眼中泪珠瞬间就涌了上来,只死死咬住下唇,瞪大了眼睛低头看着小腹,s双手略略颤抖,轻柔地抚摸着。

    她的宝宝,上一世被残忍夺去的那个宝宝,终于又回来了!

    一时间,心中百味杂陈,眼睫一眨,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簌簌往下掉。

    沈初寒心疼地掏出帕子替她擦着,一面柔声劝哄,“乖,这是好事,快别哭了。”他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情绪亦是起伏,“我本想等回去后再同你说的,可我……我实在是太高兴了,到底还是没忍住。”

    他抱住宋清欢的手灼热滚烫,小心翼翼的姿势,仿佛怀中的宋清欢,是这个世上最稀有的珍宝一般。

    宋清欢抽噎几下,止住哭泣,泪眼婆娑地抬眸看向沈初寒。

    “阿殊……”她鼻子一酸,心中有很多话想说,可都哽在喉中,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沈初寒捧起她的脸颊猛亲一口,欣喜若狂地喃喃道,“阿绾,我们有宝宝了!我们有宝宝了!”说到后面,实在太过激动,声音大了些,惊动了驭车的慕白。

    “公子?”慕白隐隐听到了什么,却又不敢肯定,只得试探着唤一声。

    沈初寒一把将帘子掀开,看向慕白,素来冰冷无波的脸上此时满是欢愉,眸中熠熠发光,唇角勾起的笑容若春花初绽,冬雪消融,连周遭刺眼的阳光都似暗淡几分。

    “慕白,我要当父亲了!”他看着慕白,一字一句,声音颤抖,眼角,有细碎晶莹的泪花闪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六零俏媳妇〕〔诱婚攻略:高冷老〕〔网游之十倍暴击〕〔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诱妻入囚:霸宠重〕〔武道战神〕〔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