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不能修炼〕〔蜀山游子〕〔七塔之上〕〔青梅仙道〕〔婚色可餐〕〔逃妾娇妻〕〔婚妻已定:总裁,〕〔星纪元恋爱学院〕〔总裁在上杀手在下〕〔轮回剑主〕〔罪恶的边缘〕〔前任遍仙界〕〔我吞了一只鲲〕〔假婚真爱:总裁,〕〔追妻大作战:宝贝〕〔贴身军医〕〔龙脉天师〕〔一欢成瘾:慕少,〕〔我靠充钱当武帝〕〔文娱之我的爱情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权宠 第207章 提前发作(二更)
    第207章 提前发作(二更)第(1/2)页

    天:

    沈初寒长睫一敛回了神,转头朝她笑笑,“我没事,只是月色太美,一时走神了。”他虽是笑着说这话,可宋清欢却分明见那笑意凉薄,不达眼底。

    她狐疑地蹙了蹙眉。

    这已经是沈初寒今日第二次走神了,实在不像他平日的作风,莫不是……他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想了想,试探着抬眼看向他,“阿殊,你有心事吗?”

    沈初寒扬了扬眉头,轻笑,“没有。只是不小心想到过去的事,走神了。”

    “哦。”宋清欢应一声,狐疑地盯着他看了一瞬,见他并不想多说的模样,也只得作罢。

    可是,她明明觉得沈初寒有几分不对劲。

    到底是为什么呢?

    正沉思之际,沈初寒开口道,“阿绾,外头风大,我们进房间吧。”

    “好。”宋清欢看着他黑瞳中缠绕的清浅笑意,想问的话终究没有问出口,只点头应了。看沈初寒现在的模样,就算她再问,也不会得到什么结果,只得先按捺下心中的狐疑,观察观察再说。

    两人起身进了客栈,上楼一起进了房间。

    刚进房间没多久,沈初寒就让宋清欢先歇息一会,他有事去找慕白。宋清欢见他面色如常,便没有多想,目送着他出门后,便唤了流月进来,让她去给自己上壶茶,另外再帮她从行李中找几本书来看。

    流月很快便端了茶水拿了书进来,见宋清欢一个人待在房中,不由有些诧异,“殿下,沈相呢?”

    “他说有事找慕白,出去了。”宋清欢接过书,随手翻了翻。

    流月“哦”一声,“难怪我方才见到玄影急匆匆进了慕白房间。”她语气微微一顿,放下茶盏看向宋清欢,迟疑了一瞬,咬了咬下唇开口道,“殿下,出什么事了吗?”

    宋清欢闻言,诧异从书中抬了头,“为什么这么说?!”

    “没什么,只是奴婢刚刚见玄影面色凝重,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流月笑笑,替宋清欢斟了杯茶递过去,“不过玄影那人,向来绷着个脸,应该是奴婢想多了。”

    “唔。”宋清欢应一声,接过茶盏喝了口茶水,不置可否地扬了扬眉,目光又落在手中的书上。

    流月见状,替她将灯芯挑亮了些,不再出声打扰,轻手轻脚替她带上房门,退出了房间。

    房内安静下来,宋清欢沉浸在书本之中,没有注意到时间过了多久。

    等她回过神来看向窗外,才发现窗外夜色已经一片漆黑,灯盏中的灯芯也已快燃尽,似乎很晚了。

    可——沈初寒还没有回来。

    她皱了皱眉头。

    究竟是什么事情,需要谈这么久?

    伸手给自己倒了杯茶,茶水入口只剩淡淡温热。她喝了一口放下茶盏,思索片刻,眸光微凉。

    须臾,她起身站了起来,拉开房门朝外走去。

    一间间走过两旁的房间,眸光一抬,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慕白的房间,应该就是前头左边数来第二间。

    脚步在房前顿住。

    她没有急着敲门,而是在门外站了片刻,有意无意地,在听着房中的动静。

    出乎意料的是,房里似乎很静,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甚至,都没有烛火的光亮透出。

    这让她愈发狐疑起来,眼中光晕微转,抿了抿唇,还是举起了手。

    “咚咚咚”清脆的敲门声在走道中响起。

    “谁?”房中传来慕白警惕而低沉的声音。

    听出他声音里的剑拔弩张,宋清欢眉头一蹙,沉声开口道,“慕白,是我。”

    “少夫人?”慕白声音中略有吃惊,“您……有事吗?”

    “你家公子是不是在你这里?”

    房中静了一静,很快,慕白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公子刚刚同玄影出去了,属下今日身体不适,所以早早就睡下了。恕属下如今仪容不整,不能开门面见少夫人。”

    慕白的话语字正腔圆,语声冷静,听上去并无什么破绽,可不知为何,宋清欢就是觉得心里头有些隐隐不安。

    听她没有接话,房中的慕白顿了一顿,又开口道,“少夫人找属下有事吗?”

    宋清欢眸光一凝,“既然这样的话,那没事了,我回房等吧,你好好歇着。”说着,转身离开了慕白的房前。

    房中的慕白听得她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方舒一口气,可神情很快又紧张起来,一眨不眨地盯着床榻上运功打坐的沈初寒。

    是的,他方才撒了谎,公子确实在他房中。不过公子特意吩咐过了,他如今这模样,切不可让少夫人见到。

    慕白眉头皱成一团,紧张地看着榻上的沈初寒。

    他面色惨白,额上渗出一层晶莹的汗珠,双目紧闭牙关紧咬,十分难受的模样。

    慕白转头望一眼挂在天边的圆月,垂在身侧的手不由自主攥了攥。

    公子这病,先前还只是每年三月十五和十月十五发作两次。上次三月十五发作时,他们正在去宸国的路上,公子这病情就隐隐有了加重的迹象,原本他们向公子体内输送内力,还能对公子的疼痛有所缓解,可自从上次之后,他们输进公子体内的内力就像是汇入大海的涓流,顷刻前消弭无形。

    而这一次,不光他们输内力没有用,甚至连发作的时间,都提前了两日!公子这病是如何来的,他从来不说,可瞧着似乎也不是中毒的迹象。可看公子的神情,分明是难受得死去活来的模样。

    偏生他们还什么都做不了!这让他如何不心急?

    等回了盛京,他一定要好好劝劝公子,说什么也要让季公子来看看才行。可不知为何,明明公子与季公子关系甚好,但此事,他却从未向季公子提起过,也明令禁止自己和玄影告诉季公子。

    心中百思不得其解,正些微走神之际,听得沈初寒发出一声轻微的声响,他凝了目色,抬头一瞧,见沈初寒豁然睁了双眼,身子朝前一倾,一口鲜血喷涌而出,顷刻间染红了面前的素色被褥。

    “公子!”慕白和玄影大吃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