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麻辣农女:霸道领〕〔甜妻晚成〕〔我在古代建电厂〕〔弥生站在星盘之下〕〔末世之军火大亨〕〔海贼之日日果实〕〔荒野巨星〕〔地球在退化〕〔保护我方神明大人〕〔传奇天王系统〕〔重回大明之还我河〕〔清秋琵琶曲〕〔仙三代的日常生活〕〔孤星刀客〕〔农门辣妻:猎户相〕〔我在大唐养神宠〕〔秘密的森林〕〔麻辣小娘子〕〔村长的后院〕〔狂拽农女:神秘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权宠 第149章 我知道你是受何人指使
    宋清欢一惊,忙开口道,“阿殊,你怎么了?”沈初寒没有言语,只紧紧盯着不远处,眸色暗沉,气息起伏。宋清欢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并未发现什么异样,不由又看回沈初寒。沈初寒的脸色越来越沉,他松开宋清欢的手,步履沉重往坟头走去,每一步都走得很压抑,一步一步踏在身上,让她愈加不安。许是许久不曾来过人,萧贵妃坟头的杂草已有半人高,大理石做成的墓碑隐在丛丛草木之中,隐约能瞧见上头笔力苍劲的大字。墓碑上所刻之字很简单,只寥寥几字——母萧菱伊之墓。沈初寒的脚步在坟头顿住,浑身散发出肃杀之气。这几日下过雨,谷中泥土都是湿漉漉的,沈初寒黑色绣云纹皂靴踏在地上,很快留下了深深浅浅的脚印。宋清欢心中担忧,抿一抿唇,也抬步跟了上去。在沈初寒身旁立定,她眉头微蹙,再次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坟茔,除了有些茂盛得有些过分的杂草外,委实看不出任何异样。“阿殊,到底怎么了?”她沉了语气。“我母妃的坟茔,被人动过。”沈初寒语气森寒,一字一顿。宋清欢不免大惊,瞳孔渐张,一眨不眨地盯着沈初寒,声音微颤,“你你怎么知道?”沈初寒道,“十二年前,我亲手将母妃葬入了这处山谷中,除了慕白和沉星,没人知道这处地方所在。因为,我不想让任何人打扰到母妃长眠。”宋清欢微微点头,这倒是解释了为何这里如此多杂草的原因。可沈初寒又是如何得知萧贵妃的坟茔被人动过?思及此,眼中仍有不解。沈初寒一顿,语气愈加冷厉而寒凉,“十二年前,是我亲手将刻了这块墓碑,又是我,亲手将其埋在了母妃的坟头之上,所以,这墓碑入地几分,角度如何,我都铭记于心。”宋清欢愈发心惊,闻言望去。却见仔细一瞧,那竖在坟头的墓碑确有几分歪歪斜斜。沈初寒最为敬重他母妃,断不会这般粗心。更何况,他既说他记得清清楚楚,那便不会有假。这么说,当真有人动过萧贵妃的坟茔?可,是谁?又是为了什么?“除了慕白和玄影,可还有人知晓此处的存在?”宋清欢沉吟道。“本不该有的,但如今看来,却另有人知道此处。”沈初寒语气愈沉。宋清欢陷入深思。萧贵妃之事,她前世也曾听沈初寒说起过些许。萧贵妃一生,颇为坎坷,在沈初寒那年,她因病去世,却并未葬入皇陵,而是秘密运送出宫,葬在了此处。听说,这是萧贵妃生前自己的意思。而执行人,便是当时年仅八岁的沈初寒。萧贵妃生前宠冠后宫,树敌不少,就算死了,心怀不忿之人怕是也有不少,难保不是这些人发现了萧贵妃坟茔所在,偷偷来动了什么手脚。只是,人都已经逝世了,又还能怎样呢?“会不会是什么动物来翻拱过,所以那墓碑有几分歪斜?”宋清欢想了想,还是觉得墓碑松动,人为的可能性很小。沈初寒摇头,俯身仔细查看着坟头黄土,“不会,选定这处山谷前我便令玄影仔细查看过了,谷中并没有任何大型动物的存在。”“那萧贵妃墓中可有什么贵重的陪葬品?”宋清欢又问。斯人已逝,若说这坟墓中还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便只有下葬时的随葬品了。可,沈初寒再次摇头。“并无。母妃生前不喜奢华,死后也不愿有黄白俗物伴身,并无任何贵重的陪葬之物。”他语气清寒,眼中现一抹冷厉。宋清欢愈加不解,眉头紧蹙,绞尽脑汁想着剩下的可能性。虽然萧贵妃墓中并无陪葬品,但他人并不知。萧贵妃生前那般得宠,正常人都会以为其死后定有大批陪葬之物,会不会正因如此,才引来他人觊觎?犹豫一瞬,还是把这个想法说了出来。沈初寒紧皱的眉头并无半分松动,缓缓转头看来,瞥见宋清欢焦急的神情,心中一暖,微微和缓了神情,点头道,“或许有这个可能。”话虽如此,却也不过宽慰宋清欢之语罢了。他心中很笃定,这处山谷十分隐蔽,而且,他还在山谷口步下了机关,普通的盗墓贼,根本没能力进入到这谷中,更别提动母妃的坟茔了。宋清欢大抵也觉得自己的这个猜测并不大可能,轻轻一咬下唇,陷入沉思,没有再出声。山谷中顿时安静了下来,只有风拂花木发出的“沙沙”声响。须臾,沈初寒沉沉开口,“阿绾,今日我们先回去。”宋清欢蹙眉,“阿殊想怎么办?”“过两日我带玄影和慕白过来,破土开棺。”尽管并不想吓到宋清欢,可沈初寒的语气,仍带有几分压抑的清冷。宋清欢怔住,半晌才惊诧地开口,“阿殊,你你要开棺?!”沈初寒点头,神色较一开始平静些许,眼中冷厉却愈加森寒,足见心情十分不郁。宋清欢欲劝,话临到嘴边却又收了回去。沈初寒决定的事,从来就没有改变的时候,更何况,这事确实蹊跷,若不亲自开棺查验一番,到底不心安。想到这里,改了口,“好,不过,那日我也一道过来。”沈初寒抬目朝她看来,瞥见她眼中的坚持,心中难免动容,眸光波动些许,终是微叹一口气,软了语气,“阿绾,我母妃死去已十二年,如今约莫只剩下一堆白骨,你你还是在会同馆中等我消息吧。”阿绾虽然经历了两世,但到底还是个姑娘家,沈初寒不想吓到她。“阿殊,她也是我的母妃。”宋清欢仍是坚持,眸中波光盈盈,愈显郑重。沈初寒又是轻叹一口气,“也罢,那我到时让玄影通知你。”宋清欢点头,瞥见沈初寒担忧寒厉的眸光,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安慰。“上一世,母妃的坟茔可有被人动过的痕迹?”沉默片刻,宋清欢终究是不放心,又沉沉开了口。自他二人重生之后,许多事情完全脱离了前世的发展轨迹。而这件事,她脑海中也并无印象。沈初寒摇头,“前世我回了昭国之后,也曾抽空来看过母妃几次,只是那时我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每次来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却也忘记了那时的墓碑,究竟有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了。”“罢了。”宋清欢垂眸,“究竟有没有发生什么,待开棺之后自会见分晓。”沈初寒原本是欢喜地带着宋清欢来拜祭萧贵妃,可既然出了这等事,自然也就歇了拜祭的心思,与宋清欢一道,朝着萧贵妃的坟茔拜了一拜,并未久留,走到谷口处与慕白会合,依旧循来时的路往会同馆去。出谷没多久,天色陡然阴了下来。慕白抬眸看一眼天上乌云密布的模样,担忧道,“公子,殿下,怕是要下雨了。”“抄近路回去吧。”沈初寒淡淡的声音传来。慕白应一声,一扬马鞭,马车飞快地朝会同馆驰去。刚进城门,天空果然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街上行人顷刻间便跑了个精光,只留下街道两旁的写着店铺名字的幡旗在风雨中招展。青石板路被雨水冲刷得愈发锃亮,路面有几分湿滑。慕白坐在车辕处驾车,头顶有宽阔的车檐遮着,倒也被雨淋不着多少。雨天路滑,沈初寒和宋清欢又不敢时间,他便放慢了马车行进的速度,慢悠悠地拐进了前头一条宽阔的小巷。出了这条小巷,再一拐,便到了会同馆所在的桑梓巷。不想,刚入巷中未行几步,密密麻麻的雨帘中,一只锃亮的箭矢破雨而来,直直射向慕白。慕白大惊,尚来不及拔剑,那箭矢便已飞到了眼前,只得扬起马鞭一抽。飞来的箭矢被慕白巨大的力道抽得转了向,“噔”的一声钉在了马车的车辕上,震得整个马车一晃。慕白愈发心惊,猛地一拉缰绳,停住了前行的马车。“公子,殿下,有刺客!”他压低了声音朝车厢内道,拔出握在了手中,警惕而凛冽的目光四处打量。雨越下越大,似有倾盆而下的趋势。瓢泼而下的雨帘中,两旁的屋顶上忽然钻出十来个黑衣蒙面的男人,挽弓搭箭,锃亮的箭头无不对准了小巷正中停住的马车。杀气凛然。光天化日之下竟公然刺杀,如此猖獗,这背后之人定不容小觑。慕白神色愈凛,紧张地注视着四面的动静。这时,为首一名黑衣人手一扬,顿时,数箭齐发,直直朝马车射来,仿佛顷刻间就要将马车射成一个蚂蜂窝。慕白挥剑挡去,手中一把宝剑舞得密不透风,竟将射来的利箭一一挡落在地。那黑衣人见箭攻讨不到任何好处,神情一按,又朝众人比了个手势,只见屋顶数十名黑衣人将弓箭往背上一背,抽出怀中利剑,飞身落下屋顶,提前朝马车围攻而来、端的是杀气腾腾,大有不杀死沈初寒不罢休之意。慕白丝毫不敢懈怠,手中持剑,守于马车前方。雨势愈大,打得眼前的景致都有模糊,只见神情未明的黑衣人一步一步逼近,却因着方才慕白那一招,到底不敢轻举妄动。这时,帘子突然被人挑开,从中露出一张花容月貌的脸庞来,眸色清澈,顾盼生辉。原本紧绷着神经的黑衣人俱是一怔。他们要杀的,是凉国丞相沈初寒,可这马车中,怎生坐的是一位女子?正怔愣之际,见那女子忽的挑唇一笑,眼角微微上扬,唇色殷红似血,娇媚至极,却也诡异至极,车顶串串雨珠低落,烟雨缥缈间,竟有几分不似凡俗的姿态。黑衣人愈加怔忡。忽的,那女子却飞身出了马车,足尖在马背上一点,手中一条金光闪闪的软鞭便朝他们抽来,力道之大,竟将三四人手中之剑震落在地。领头之人大骇,终于回了神,大喊一声,“不管是什么人,都给我上!”众刺客得令,纷纷情形,提剑朝宋清欢袭去,来势汹汹。慕白忙加入战斗之中。那些刺客见识了宋清欢和沈初寒的实力,丝毫不敢情敌,一招一式皆是玩命的打法。宋清欢眸色愈冷,手上动作也愈发加快起来。这时,忽又有一人,借着雨势,从后头偷偷向宋清欢靠近。宋清欢彼时正被三人缠住,又兼磅礴雨势掩盖了大部分的打斗声,一时不查,竟被那人近了身。那黑衣人面上一喜,提剑朝宋清欢砍去。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有一支利剑,带着利利风声,冲破厚重的雨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那黑衣人射去。不过顷刻,那利箭便已没入黑衣人的后背,只留下一簇箭尾在外。正是方才钉在车壁上的那一支。黑衣人应声倒地,甚至都未来得及发出任何声响,便一命呜呼,死了。他身躯倒地的声音惊动了众人。宋清欢微惊,手上动作愈发快了起来。剩下的黑衣人却是神情一凛,眼中慢慢浮上一丝惧意,围攻的势头渐弱,只紧紧盯着那立于雨中岿然不动的车厢,依旧车厢门口微微晃动着的车帘。心底一丝寒气爬了上来。见士气忽的低迷,那领头的黑衣人眸光一冷,抬手取下背后的弓箭,弯弓朝马车里面射去。领头的黑衣人武功最高,这一击,又是用了十成的功力,箭矢瞬间便飞入了车厢内,然而穿过车帘的那一刹那,箭矢忽地掉了个头,飞快地循原路射来。领头的黑衣人大惊,身子朝后一扬,有惊无险地避过了这一箭。可尚未来得及舒一口气,忽见有人从车厢内飞出,眨眼功夫便到了跟前,手中持一把薄如蝉翼的软剑,另一只手已经掐上了他的脖子。这,才是他们今日要杀的人,凉国丞相沈初寒。其他人见到沈初寒飞出马车,都是一惊,赶到一股强大而凌厉的气场瞬间铺面而来,持剑的手不由软了软。黑衣人被沈初寒掐住脖子,身子离了地面,面色渐渐涨红。滂沱的大雨打在他的脸上,连眼睛都睁不开,只能透过雨帘勉强看清男子眼中的森然寒气。一咬牙,将剑往沈初寒腹部刺去。不想,沈初寒手上蓦地一紧。那黑衣人忽似触电了一般,浑身竟没有一丝利剑,连拿剑的手也突然间变得绵软无力起来,手中利剑“当啷”一声坠地。他心底的恐慌,忽然间铺天盖地而来。还没有想明白沈初寒究竟想干什么,忽然右手一阵钻心的疼痛,转头一瞧,竟见沈初寒手起剑落,将他的右臂给斩了下来。其他人听得动静一瞧,眼中大骇,竟有了几分后退的趋势。宋清欢眸光一扫,心中明了。这十几个黑衣人武功确实不错,而沈初寒手中的这一位,更是这些人当中武功最为高强之人,可眼下,他竟如此轻而易举地便被人砍下一臂,还丝毫没有招架之力,让他们如何不恐慌。可这懈怠的趋势不过一瞬,很快,剩下的黑衣人又攻了上来,杀红了眼,招招都是玩命的打法,竟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态度。可宋清欢和慕白又岂是等闲之辈,未多久,那十几名黑衣人便被两人打趴在地,死的死,伤的伤,血水流了一地,很快又被大雨给冲刷,连血腥味都冲淡了不少。宋清欢收回鞭子,朝沈初寒看去。那领头的黑衣人倒在地上,断了一只手臂,正在不断流血,而沈初寒的若水剑,正抵在他的脖子上,剑尖在那人的脖上已划出了一道细小的伤口。“我知道你是受何人指使。”沈初寒看他一眼,凉淡开了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六零俏媳妇〕〔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诱婚攻略:高冷老〕〔网游之十倍暴击〕〔诱妻入囚:霸宠重〕〔英雄?我早就不当〕〔武道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