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道门〕〔总裁爹地霸气宠〕〔暴富人生〕〔苏联1941〕〔俗世地仙〕〔LV99级的村民〕〔医武逍遥狂兵〕〔军少的神医辣妻〕〔蜀山游子〕〔我就是大德鲁伊〕〔地球在退化〕〔篮场执剑人〕〔七塔之上〕〔师道成圣〕〔无限之游戏大穿越〕〔一卡在手〕〔野性直播〕〔隋唐大猛士〕〔崩坏三之终焉降临〕〔绝版剑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世权宠 第139章 你可知,我身旁是谁?(一更)
    话音落,宋清欢却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狐疑地打量了玄影一瞬,眉头忽然紧皱,眸底愈生疑窦。玄影正凝眸而视,眼底幽深似墨,波澜不惊。宋清欢呼吸一轻。——这不是玄影的眼神。玄影性子虽也冷,眼神中却没有这种睥睨万物的王者之气,更何况,玄影对自己,更多是对主子的尊敬之情,从未这般坦荡无惧地直视过自己。就算他如今中了春风露,性子也不可能突然间大变。而且宋清欢狐疑地耸了耸鼻尖,似闻到一股熟悉的寒凉清香在鼻端萦绕。心跳一滞,猛地抬头朝身后的玄影望去,却发现此时他的唇角,勾起了一抹似有所无的笑意,眼底流光更甚。这个玄影,分明是——她又是激动又是难以置信,眸中波涛汹涌,呆呆地望着“玄影”,希望能从他口中得到一个答案。果不其然,“玄影”朝他眨了眨眼,朝她做了个“是我”的口型。宋清欢长吁一口气,一颗高悬的心总算落下,手心已渗出一层薄汗。她定了定心神,转头朝苏娆看去。苏娆隔了一段距离,自然没看清她与“玄影”的互动,见“玄影”忽然飞身落于宋清欢的马上,顿时一喜,挣扎着爬起身,嘴里大笑两声,神情愈加得意,“啧啧,这般急不可耐,看来真真是**啊,只可惜沈相不在这里,沈相若是瞧见这一幕,一个是自己未婚妻,一个是自己属下,也不知心里该作何感想了。”说罢,面露沉吟之色。这个玄影的功夫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厉害得多,看来,欣赏这出活春宫的打算只能作罢,趁着眼下他们欲火焚身无暇顾及之际,还是快快离开此处为上。——否则,待两人药效一过,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自己。但,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只要自己将这他俩中春药之事散播出去,就算最后两人并没有成事,光是那些流言蜚语,就足够压死他们了。这般想着,忙手脚并用地爬起身,然后走到马旁翻身上马,刚待调转马头离开这里,却感到身前有一个鬼魅的人影袭来,快得如风一般。定睛一瞧,不由大骇。方才还在宋清欢马背上的“玄影”,竟顷刻间到了自己跟前,尚未回神,苏娆便觉自己的穴道被人封住,身子分毫动弹不得。她睚眦欲裂,恨恨地盯着“玄影”,却发现自己的哑穴也一并被封住,“咿呀”了半天也发不出任何声响。“玄影”落地,手随意一挥,那两名重伤的侍从便头一歪,彻底咽了气。他脚步微动,玄色皂靴停在苏景烁面前,苏景烁的心跳,没来由一滞,咽了咽口水,心底升起一股害怕。“玄影”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地上受伤的苏景烁,眼神平静得未起一丝涟漪,带着永夜的黑,只一眼,便让人心生惧意。苏景烁心底蓦地惶恐,身子朝后挪了挪,声调拔高佯装气势,“你你想干什么?”“玄影”不说话,只微微弯腰,定定凝视了他一瞬,冷若冰霜的眸光直直望进他的眼底,满覆杀气,让人不寒而栗。他竟敢觊觎阿绾,还敢那般看阿绾,这双眼睛,留不了了。直起身,朝宋清欢处走去,朝她温柔地笑笑,温声道,“闭上眼睛。”这样温和的语气用玄影这张脸说出来,着实有些诡异。宋清欢虽不知他意欲何为,还是听话地闭上了眼。身后苏景烁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忽觉两道凌厉的内力射来,直直射进他的眼中,下一刻,他不由自主地惨叫出声,“啊——我的眼睛——”苏娆一惊,慌忙朝苏景烁看去,却见他正痛苦无比地在地上打滚,脸上只剩血糊糊的两个眼眶,空空荡荡,像两个深深的无底洞,两行血泪流出,愈加可怖。而那对带血的眼珠子,被剜了出来,随意丢弃在一旁,和着地上的泥土草叶,场面血腥至极。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若不是被点了穴道,苏娆铁定要呕吐出来。她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变态,没想到,这个玄影,下手居然更加狠辣。他他究竟是什么人?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侍卫么?宋清欢忽闻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入耳中,心内一惊,忙睁开眼朝惨叫声发源处望去。这一看,不由也瞪大了双目,眉头难受得蹙作一团。“玄影”一见,似生了几分焦急,一面牵着宋清欢的坐骑掉了个头,不让她再看那样血淋淋的场面,一面看向一旁面色惨白的流月,沉声喝道,“你过来。”流月仍在震惊中,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勉强运功才压制住,闻言回了几分神智,看玄影一眼,心底有几分忌惮和不安,不知玄影又想做什么。今日的玄影,怎的怎的如此血腥残暴?她抿了抿唇,见“玄影”面色已有几分不耐,不敢再磨蹭,忙打马上前,看向玄影。“玄影”指了指马背上被点了穴的苏娆,神情冷漠,语声凉淡,“将她弄到你马背上去。”流月吃惊地吞了吞口水,但见玄影面色冷冽,分明与平日大有不同,不知为何,竟也不敢多问,呐呐应一声,下马将苏娆扛起,毫不怜香惜玉地扔到了自己马背上。苏娆眼底愈加恐慌,不知玄影究竟想做什么,苏景烁被他如此轻描淡写地便剜去了双眼,他下一个要对付的,会不会是自己?该死,这春风露的药效怎的还不发作?!不甘地瞥一眼宋清欢,却见她面上已桃色潋滟,呼吸急促,分明是0药效起了作用。心底恨恨。刚刚那洒出去的春风露,宋清欢吸入了大半,这个玄影吸入的量本就少,再加上他内力高深,怕是对他来说,这春风露的药效根本就不会太显著。若是这样的话,两方有一方是清醒的,她所谋之事,极有可能失败!想到这里,心底愈加不甘,偏生动又动不得,讲话又讲不出,下唇都被她咬出了斑斑血迹。“你也上马。”朝流月扔下这句话,“玄影”不再看她,走到宋清欢面前。流月听话地上了马,呆呆地看着他冷冽的背影,越发觉得今日的玄影奇怪得很,完全不是他平常的模样。难道那什么春风露当真能改变人的性子?一想到这,心底不由着急起来,万一玄影在药效作用下当真冒犯了殿下不行,她决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心底一急,双腿紧紧一夹马腹,行到了宋清欢旁侧。此时“玄影”已翻身上马,伸手握住缰绳,将宋清欢圈在了怀中。“殿下!”流月一见“玄影”这姿势,愈发心急如焚,看向玄影怒目而视,高声呵斥,“玄影,你做什么?!你快下马!”宋清欢此时身上已有几分难受,绵软地倚在身后“玄影”怀中,见流月双目圆睁,一脸戒备地看着“玄影”,心中有感动涌上。她知道流月对玄影有好感,但这种情况下,她首先还是想到维护自己。那颗对自己的赤子之心,还如同前世一般,没有丝毫改变。深吸一口气,压下腹部涌上来的阵阵火热,朝流月扯出一抹笑意,然后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指了指身后的玄影,朝她做了个口型。流月一怔,努力辨认着宋清欢想同她说的话。他是他是沈相?他是沈相?!流月吃惊地瞪大了双眼,呆呆望着宋清欢身后的“玄影”,所有的不解在这一刻全恍然大悟。难怪她觉得玄影今日怪怪的,原来竟是沈相假扮而成!心中顿时长长舒一口气,朝宋清欢和沈初寒假扮的玄影不好意思笑笑。宋清欢此时已开始难受起来,身上似着了火,神思也有几分模糊只强忍着不让自己做出什么失态的举动来。沈初寒看着宋清欢粉嫩的桃腮,媚意潋滟的水眸,心底不免蠢蠢欲动起来。方才那春风露他虽未吸入多少,但眼前这样娇艳动人的宋清欢,对他而言,分明就是最烈的春药。看一眼趴放在马背上的苏娆,沈初寒低头,在宋清欢耳边低低耳语了几句。宋清欢勉力将沈初寒话语中的信息抓住,眸色忽的一亮,朝沈初寒重重一点头。对付苏娆这样无比自傲的人,这样的法子,才能给她最沉重的打击!得了宋清欢同意,沈初寒不再犹豫,看向流月,沉沉吩咐一声,“跟上!”说着,刚要扬鞭策马,忽想起身后被剜了双眼不住痛苦呻吟的苏景烁,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为了防止苏景烁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他这条命,还是趁早结果了的好。并不转身,手朝后一拂,一阵猛烈力道袭向苏景烁,正中他胸口,苏景烁喷出一口鲜血,身子软软倒地,没了生气。苏娆被横放在马背上,背对着沈初寒和宋清欢共乘的那匹马。因此,她只能听到传入耳中的动静,却无法看到众人的动作神情。但闻流月呵斥了玄影一声后便没了下文,心中不免着急,正惴惴不安之际,忽听得身后一声闷哼。她虽看不到是什么情况,但隐约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心底不由一凉。苏景烁他死了?!这个玄影这个玄影究竟是什么来历?!她派去调查的人只说他是沈相身边的心腹侍卫,并未提过他如此武功高强而残暴狠厉若早知如此,自己定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对宋清欢下手。心中懊悔不已间,身下颠簸起来,回神一瞧,原来是坐下马儿开始朝前跑动,而前头,正是宋清欢和玄影共乘的那匹马。从这个角度看去,勉强能看到玄影的玄色衣衫下摆,她转动眼珠子勉力往上望去,正看到他搂住宋清欢的臂膀。心底越发生了狐疑。方才观玄影的面色,分明没有吸入多少春风露,可此时他对宋清欢的举动,实在太过亲昵,根本就不是一个属下对主子喜欢的女人该有的态度。难道——心底浮上一个大胆的猜想。难道玄影跟在宋清欢身边的这段日子,不知不觉间已对宋清欢情根深种?从方才他表现出的性子来看,这个玄影,也不是什么普通角色。莫非他正想趁此机会,占有了宋清欢的身子?事后再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来?可可宋清欢怎的也不见任何反抗?还有宋清欢身边的这个小侍女,也不该这么沉默才是。心中百思不得其解。她不是没有怀疑过玄影的身份。但她不知这世上还有那般精妙的人皮面具存在,况且,她潜意识里总认为,沈初寒对宋清欢喜欢归喜欢,但夺剑大会意义非同一般,这种情况下,自是要以正事为重,不可能特意跑到宋清欢身边来保护他的安全。更何况,刚刚流月那一声呵斥也不似作假。至于为何没了下文,难道几人已经达成了什么共识?比如比如带着宋清欢去找沈相?苏娆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落到这样的下场,心中又是愤恨又是不甘,胡思乱想间,忽然感到流月一勒缰绳,马停了下来。她费力朝前看去,却只看到地上的枯叶腐枝,还有前头影影绰绰的灌木藤蔓。忽然,视线中出现了两人身影,一瞧,是“玄影”将宋清欢抱下了马。而这时,流月也在沈初寒的示意下将苏娆弄了下来。苏娆狼狈地落在地上,身子仍动弹不得,却也顾不上其他,只急急抬眸,朝“玄影”和宋清欢望去。却见“玄影”怀中的宋清欢,面色潮红,眼神迷离,小手紧紧攥着他胸前衣襟,好一副媚色天成之相。心中涌上浓浓的嫉妒。她自负美貌,可在这样的宋清欢面前,却委实落了下风,心底如何甘心?但很快,心头另一种快感涌上。这样媚色生香的宋清欢,便是女人都把持不住,更何况玄影这个正常的男人?只要他二人行了那苟且之事,那自己今日所受的种种屈辱,便也不算白受了!此时春风露的药效已然上来,宋清欢脑中迷迷糊糊,身上热得难受,只柔弱无骨地伏在沈初寒怀中,勉力睁眼看向前方。却见沈初寒带她来的这地方,是一处隐蔽的山洞,山洞洞口处长着不少绿色藤蔓,将洞口遮住,若不仔细瞧,根本就发现不了里头还有个洞穴。她四下一打量,发现他们刚刚似乎经过了这里,想来沈初寒便是在那时发现这个山洞的。想到这里,忽然脸颊愈显酡红,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沈初寒带她来这里,难道是想?抬眸睨沈初寒一眼,又是无奈又是羞涩,水润的眸光轻漾,颊边灿若流霞,看得沈初寒喉头一紧,低了头,在她耳边呢喃一句,“只能委屈一下阿绾了。”宋清欢心底愈发羞赧,可偏生又被沈初寒温热的呼吸挑逗得浑身一阵战栗,脚下愈软,身子全靠沈初寒紧搂在腰间的手撑着。苏娆并不知这些,看着宋清欢和“玄影”暧昧的模样,心底愈发得意,连面上那道伤口的疼痛似乎也已忘却,眼底是骇人的光芒。沈初寒凉淡地睨一眼她,看向宋清欢,温声哄道,“阿绾若是不想让人打扰,我可以先解决了她。”宋清欢咬了咬娇艳欲滴的唇,摇了摇头,水波潋滟的眸中划过一丝冷冽。“不必,就让她好好听着,正好满足满足她的愿望。”宋清欢刻意提高了些许声调,所说的话一字不落传入苏娆的耳中。苏娆先是一喜,继而终于觉察出了不对。就算玄影原本就对宋清欢起了心思,想借此机会,宋清欢也不会这般配合才是心底蓦地一紧,狐疑地抬头看向“玄影”。却见他搂着宋清欢,示意流月上前,低低叮嘱了几句。流月先是一怔,继而点了点头,耳根染上点点绯红。苏娆心底愈加狐疑。总觉得眼前的三人都透着一股子诡异,事情,好像并未朝自己期待的方向发展。流月快步往山洞走去,拨开藤蔓进了洞,不过片刻,又走了出来,行到沈初寒面前低低说了几句什么。沈初寒一点头,揽着宋清欢朝山洞走去。苏娆的目光狐疑地黏在他二人背上,心跳“扑通扑通”跳得飞快,她脑中有什么猜想呼之欲出,却又不敢去肯定。这时,流月走到她面前,嫌恶地看她一眼,拉住她的手往山洞里面拖。苏娆拼命挣扎,然而身子仍半分动弹不得。方才在马背上时,她尝试着催动内力冲破穴道,但玄影点穴的手法十分特殊,她试了许久,也只是徒劳。流月拖着她,拨开山洞口的藤蔓,将苏娆扔在了洞口处,然后退出来,将藤蔓拨弄了一番,仔仔细细遮住了洞口,这才将两匹马牵到林中栓好,自己飞身上了树,借着树冠的掩护藏了起来,警惕地四下打量着,替宋清欢他们放着哨。而此时洞中,苏娆心中愈发绝望。她打量着黑漆漆的山洞,身上一阵发凉。方才进洞的宋清欢和“玄影”也不知去了何处,周围湿哒哒的渗得慌。忽的,山洞里边有脚步声传来。抬头一瞧,却见沈初寒同宋清欢一起走了出来。宋清欢身上已燥热难当,外衫被她扯得有些歪歪斜斜,露出白嫩香肩和胸前山峦,端的是活色生香。沈初寒手指一动,隔空对着苏娆一点。苏娆觉得被封住的穴道陡然一松,挣扎着想起身,却仍动弹不得,神情一僵,意识到“玄影”给自己解开的是哑穴,咬牙切齿地开了口,“你们这对狗男女,还不快将我放开!”宋清欢忍着心底的躁动,居高临下地睨着苏娆,“说起来,我还真得谢谢你了。”因着中了春风露,说出来的话都带了几分娇媚,停在苏娆耳中,愈加刺耳。苏娆脸色一沉,“你谢我做什么?”宋清欢以手掩面“咯咯”一笑,“谢谢你给我创造了个这么好的机会呀。”苏娆阴鸷地盯着她,又看一眼身旁脸色冷峻的“玄影”,心底有些发凉。她恨恨开了口,“你竟敢背叛沈相?!”宋清欢笑得愈发欢愉,酥胸半露,媚色流转,看得苏娆心中似百爪挠心,恨不得扑上去撕烂她那张祸害众生的脸才甘心。笑够了,宋清欢露出一丝怜悯的神情,“啧啧”一声,“可怜你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她看一眼身侧的沈初寒,呼吸愈显急促,“你可知,我身旁是谁?”苏娆心中忽然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她紧紧盯着宋清欢,见她上前两步,柔软无辜的身子贴在“玄影”身上,一手搂住他健壮的腰身,另一只手抬起,在他下颌处一揭,一张精巧的人皮面具便被揭了下来。而面具下,是那张让她朝思暮想魂牵梦萦的脸。五官精致,容色寒凉。竟是沈初寒!苏娆呼吸蓦地一滞,浑身如坠冰窟,刺骨的寒意从脚底升起,顷刻间传遍四肢百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穿成男主出轨前妻〕〔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农家子〕〔渡鸭之宴〕〔网游之我能看到数〕〔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草莓印〕〔神级无敌系统-苏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