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僵尸保镖〕〔炮灰逆袭日常〕〔军婚有喜〕〔高手无敌〕〔提前登陆三百年〕〔网游之无敌神豪直〕〔重生之我要上头条〕〔点歪你的科技树〕〔大明星的贴身保镖〕〔大唐不良人〕〔重生之战神吕布〕〔东皇大帝〕〔特种兵之神级兵王〕〔契约暖婚:军少,〕〔惊世琴音:逆天大〕〔最强小神医〕〔超级疯狂无敌系统〕〔冰山总裁的妖孽狂〕〔甜蜜娇妻:大神,〕〔绝美女厂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我的老公是仙帝 第69章 过去
    凌越牵着苏悦回到客厅,秦廉身上的金针已经消散,那是凌越用灵力凝聚的,只能维持近五分钟的时间。

    此时的秦韵脸上满是惊喜,他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旧伤已经好了,他不懂凌越施针的方法,可却能够感觉到它的不凡。

    感受着体内的气血波动,秦廉知道自己已经是灵境中期,和父亲一样。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让他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凌越抬起手,一指点出,一道精纯无比的灵力就没入秦廉的胸口,紧接着秦廉的气息一下子别的狂暴起来。

    灵境大成!

    是的,秦廉已经是灵境大成,真真正正的超越了秦中天。

    如果不是凌越事先有准备,用灵识调动灵力隔绝了秦廉突破产生的气浪,可能现在秦韵兰和苏悦已经被掀飞,整个客厅也将一片狼藉。

    秦廉睁开眼睛,看着凌越,此时他的眼中只有尊敬。

    就是尊敬,他尊敬这个比自己小上二十多岁的青年,而且是这种尊敬是发自内心的。

    “凌兄弟,以后赴汤蹈火,我秦廉绝对在所不辞。”

    秦廉对凌越的称呼也从凌小兄弟变成凌兄弟,这就一种态度。前面的称呼还有一些长辈前人的口吻,可是后一个却是放在齐平的位置了。

    凌越摇头道:“我只是还秦老人情而已,你的旧伤已经痊愈,就请回吧!”

    凌越现在只想和苏悦两个人单独相处,其他人一律不想见。

    凌越明显下了逐客令,秦廉也当然不会死皮赖脸继续呆着,不过想起父亲给自己的资料。

    “凌兄弟,最近请小心一些,孔亦墨请了一个高手来对付你。”秦廉提醒道。

    凌越冷笑一声,说道:“孔亦墨请来的是不是一个叫骷骨门的势力的副堂主?”

    秦廉惊讶的看着凌越,说道:“没错,不过凌兄弟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他已经死了。”凌越道。

    死了?!

    秦廉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然后猛地想起什么,说道:“凌兄弟,那个副堂主不是可以驱使怨灵吗?这种手段就是遇见灵境巅峰也可以全身而退,再加上他本身也是灵境中期的武者,你怎么杀死他的?”

    凌越淡漠的说道:“区区御魂手段而已,而且还是最低级的那一种,想要杀死他很难吗?”

    秦廉嘴角抽了抽,最低级?很难吗?

    能成为骷骨门的副堂主,最低的要求也要灵境大成,可是被凌越杀死的才灵境中期,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他的手段就是灵境巅峰也无可奈何,御魂这种类似法术的存在,完全不是武者可以抵抗的。

    只要会一门法术,那么在同境界就能无敌。

    凌越不知道想到什么,说道:“秦董事长,我想要你帮我一件事。”

    秦廉说道:“请说,别说一件,就是十件我也帮你。”

    凌越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你们秦家有自己的消息渠道,你们帮我收集一下骷骨门的资料。”

    凌越记得那个副堂主在死之前好像说了什么他们门主,就要成为玄境。

    “可以,明天我亲自送过来给你。”秦廉保证道。

    凌越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就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苏悦则是去送秦韵兰父女离开。

    很快苏悦回来了,然后在凌越身边坐下,说道:“凌越,下午你好好休息,我去公司了。”

    今天是周一,本来苏悦是想去公司的,不过因为要照顾凌越,就没有去。

    凌越转过身,伸手揽住苏悦的肩膀,说道:“我陪你去,好像我还是研发部部长呢?才上了一天班,这是不是算旷工?要扣薪水的啊?”

    苏悦一脸认真道:“扣啊!肯定扣!”

    凌越笑了笑,不禁想起苏磊那家伙。

    ……

    星悦集团地下车库,苏悦从黑色兰博基尼上下来,此时她已经换上了工作服,白衬衫加小洋装,头发也被盘起,看着就干练精明。

    凌越从副驾驶座下来,有些无语撇撇嘴,他本来就不喜欢穿西装,可是苏悦却硬是逼着他。

    一头银白色的长发也被苏悦整理一下,说是披头散发有失体面。

    本来是想修剪一下,可因为头发丝里面蕴含煞气,普通的工具根本剪不断。

    凌越通过车窗玻璃,看着绑在头发上的紫色发带,有些无语,原因就是这发带绑的是蝴蝶结的形态。

    自己一个大男人留着长头发已经够奇怪了,现在还要上面绑成蝴蝶结的形状,想想都感觉太娘。

    “悦儿,不要发带成不成?”凌越道。

    苏悦看着凌越郁闷的没有,嘴角上扬,说道:“就这样,挺帅气的啊!而且这是我花了半个小时给你梳的,你拿掉试一试?”

    凌越无奈道:“那也不用绑成蝴蝶结吧?”

    “我喜欢蝴蝶结啊!”苏悦笑道。

    说着她已经拿着公文包走向电梯。

    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苏悦居然没有等凌越,就上了电梯。

    凌越看着已经上去的电梯,眉毛一挑,这是搞什么?

    搭上另外一部电梯,按下三十楼的按钮。

    ……

    此时正是午休结束,正是员工纷纷上岗的时间,电梯走走停停,不一会电梯就装满了人。

    凌越眉头紧皱,星悦集团是严重的阴盛阳衰,大部分都是女性,而且个个年轻貌美。

    电梯里面弥漫着淡淡的香水味,凌越好不适应,刻意将自己身体缩在墙角。

    没办法,电梯实在太挤了。

    而电梯中那些妹子明显也注意到凌越,一个个目光惊奇的看着凌越。

    凌越长得并不丑,反而还有些帅气,银白色长发更是令人惊奇,再加上此时凌越一脸漠然,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这就更加激起她们的兴趣。

    “帅哥,哪个部门的?没见过你啊!”

    一个还算是漂亮的女人打向凌越打招呼。

    凌越眉头一直皱着,他不喜欢与陌生女人搭话,淡漠的说道:“和你没关系。”

    那个搭话的美女一愣,没想到凌越这么说,她平时身边追求者也不少,心高气傲惯了。

    今天难得主动和一个陌生的异性说话,却是得到这么一个回复,这种反差让她愣了愣,对凌越更加好奇。

    “别这么冷淡嘛!交换一下电话号码呗!人家还是单身呢!”

    这个女人还是不依不饶,说着更是将手搭上凌越的肩膀,妩媚挑逗凌越。

    凌越实在忍无可忍,刚好这个时候电梯门打开了,灵力在身体外形成一个护罩,紧接着凌越就挤了出去。

    电梯里面的十几个美女面面相觑,然后都笑了起来。

    “这个帅哥有些意思啊!”

    “也许是刚刚走出社会的学生吧!哪里能经得起芸姐的挑逗呢?”

    “而且他的反应你们看见没有,缩在角落里一动不动,从始至终都是一张冷脸,太有意思了。”

    “你们有没有发现,他身上好像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不像是香水哎。”

    “是他身上的吗?我还以为是你们的?”

    “我离的近一些,就是他身上的。”

    ……

    凌越走出电梯后就将外套脱下来,然后看了看四周,这里是二十五层。

    皱着眉头,气哼一声,走上楼梯。

    “苏悦!你肯定故意的,你明知道我对陌生人不感冒,这个时候还要我挤电梯。”

    想着凌越跑上楼梯,向顶楼进发。

    ……

    苏悦来到办公室后刚刚坐下,房门就被打开,季玲走了进来,看见苏悦愣了愣。

    “哦?老板蜜月还没渡完,就舍得来上班了?”季玲调侃道。

    “皮痒了是吧?”苏悦瞥了一眼季玲,淡漠说道。

    “呵呵,你其实可以多放几天假的,凝月霜的专利权和生产许可已经搞定了,现在就等药材和生产设备到位了。”季玲笑道。

    苏悦点点头,问道:“那么生产厂房准备的怎么样了?”

    季玲甜甜一笑,说道:“早就准备好了,我们收购了一家服装厂,已经改建好了。”

    苏悦靠在座椅上,她现在发现好像真的没事干了,其他产业都有专门的总经理在打理,她只是在必要的时候签署一下文件。

    从决定开创化妆品这半年来,她几乎每天都在为这方面操心,生怕哪里出错,所有事情亲力亲为,说是不累那是骗人的。

    现在就要完成了,她还真的有些不适应了。

    “哦,对了,上午研发部的部长助理要求给他们研发部招点人。”季玲道。

    苏悦一愣,然后想起部长助理是哪一个,紧接着她不由想起前几天那通电话。

    “让那个部长助理来见我。”苏悦道。

    季玲点点头,然后将文件放在文件柜后就出去了。

    可是房门刚刚关上没有过十分钟,就再次被推开。然后苏悦就一脸阴沉的凌越。

    “怎么了?”苏悦诧异问道。

    凌越将外套扔在苏悦的办公桌上,然后一边走一边说道:“我知道你办公室有浴室,借我用一下。”

    苏悦疑惑问道:“你要洗澡?”

    凌越无奈瞥了一眼苏悦,说道:“你说呢?”

    “为什么要洗澡?”苏悦道。

    凌越气息微微加重,“还不都是你害的,我都没上电梯呢就走了,无奈我只能去坐员工电梯,可是你这公司全部女的,电梯里面我简直渡秒如年。”

    苏悦一愣,然后笑了起来,说道:“怎么会渡秒如年呢?那么多漂亮的大姐姐围着你,你那么多情,不应该是很幸福吗?”

    凌越无语,说道:“我怎么就多情?我从始至终就只有你一个人好吗?”

    苏悦听凌越这么一说,心中一颤,有些甜蜜,不过脸上还是露出怀疑的神色,道:“真的?我怎么感觉那么虚假呢?”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问心无愧,浴室在哪?我先洗洗,这些香水味好讨厌。”凌越抬起胳膊闻了闻,皱眉道。

    苏悦指了指旁边一个房间,凌越没有再做停留,走向那个房间。

    不一会,苏悦就听见水声哗啦的声音,然后她看向办公桌上的外套,拿起来闻了闻,还真的有香水的味道。

    她还是相信凌越的话的,当初自己那样诱惑他,凌越都能坐怀不乱,更何况是现在了。

    凌越足足洗了一个小时,确认没有香水味后,才将花洒的开关关掉。

    凌越拿起衣服想穿上,不过刚刚伸出手,就停在半空。

    “悦儿,还在吗?”凌越喊道。

    “怎么了?”苏悦道。

    “给我一套衣服,我没有换的。”凌越道。

    苏悦白眼一翻,说道:“没有,你先将就穿着刚才那一套吧!”

    凌越眉头一皱,说道:“那么你应该有浴巾吧?给我用一下。”

    苏悦无奈,拿了一条浴巾就来到浴室门外,背对着浴室门,将浴巾递过去。

    “给你!”

    凌越推开一条缝,伸手接过苏悦递过来的浴巾。

    苏悦本来有些不自在,可是看见凌越这么小心翼翼的模样,不由笑了笑,生出调侃一番的念头。

    “怎么了?平常不是挺流氓的吗?今天转性了。”

    平常凌越动不动就占便宜乱揩油,今天还真的有些不一样。

    凌越平淡的声音响起,说道:“我也只对你一个耍过流氓好吗?其他人女人就是脱光了送上门来,我看都懒得看。”

    “哦?!这么说我还应该感到荣幸,然后拜谢你看得起我咯!”

    苏悦白眼一翻,心中腹诽凌越不要脸。

    凌越裹着浴巾,走出浴室,看着苏悦笑道:“拜谢倒是不用,对我好点就行了。”

    苏悦双手抱胸,淡漠道:“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马马虎虎吧!如果能温柔点就更好了。”凌越认真道。

    “去死!”苏悦怒骂道。

    凌越看着苏悦,笑了笑,然后在苏悦惊愕的目光中将换下来的衣服扔进垃圾桶。

    “你怎么扔了?”苏悦道。

    “我不喜欢我的东西有其他女人的气息。”凌越淡然道。

    苏悦眨了眨眼睛,然后想起自己抱着凌越的手臂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凌越将手臂都搓肿了的事情。

    “凌越,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有洁癖啊?”苏悦问道。

    凌越白眼一翻,笑道:“这么久才发现我有洁癖,你这老婆当的不称职啊!还说对我好?”

    苏悦担忧问道:“那你这洁癖是…?”

    凌越耸耸肩,说道:“我不喜欢陌生的女人碰我。”

    苏悦皱眉,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假呢?

    “那你是怎么患上这种洁癖的,不可能天生的吧?!”

    凌越认真看着苏悦,说道:“你真的想知道?”

    凌越很少认真的和她说话,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他几乎都是没心没肺的模样,动不动就占她便宜,就像一个流氓,虽然她并不讨厌那样的凌越。

    凌越问的很认真,苏悦也认真的点点头。

    凌越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以前有过一个未婚妻。”

    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网游之我能看到数〕〔老子是不周山〕〔凝脂美人在八零〕〔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