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品良医〕〔我在异界有座城〕〔铁十字军旗永不落〕〔我的冰山美女总裁〕〔逍遥道决〕〔异世厨神〕〔末世进化之王〕〔我就是如此娇花〕〔绯闻娇妻:秦少,〕〔重生冥婚:傲娇鬼〕〔幸孕小甜妻〕〔钟少私宠:呆萌小〕〔隐婚甜甜宠:总裁〕〔偷吻99次:恶魔强〕〔全能娇妻,总裁撩〕〔攻约梁山〕〔都市之万界召唤系〕〔尘寰愿〕〔至尊魔妃:帝尊宠〕〔仙界微信群:抢个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正文_第311章 欲擒故纵
    “什么人敢在这里撒野!人呢!看门的人都哪里去了!”主位上的一翘着两撇八字胡,身穿灰蓝色棉袍的中年男子丢了手中酒杯,立刻高声怒吼,显然是对这不请自来的顾长卿与顾清惜恨的是咬牙切齿!

    只是面对这吼叫声,顾大爷与清惜姑娘全都选择了漠视,两人自来熟的踏步入了房中,就像是入了自家一样的随意自在。

    “来人!将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拉出去!”在这府衙有权发号施令的定然是这县令王成奎无疑,见自己吼了一声无法阻止这两人之后,王大人蹭的从椅子上坐起,用更高的声音召唤着他的下属!

    “来了!来了!属下来了!”

    一嗓子下去,便是有人一边喊着一边疾跑了进来,来者四人,身穿捕快服饰腰挂大刀,看上去威武有力,然而个个嘴角上还没来得及抹去的油水却是令人看了厌恶不已,刚才迟迟不来看来该是不知道躲在那里偷吃去了。

    “私闯县衙,将他们给我打出去!”王成奎瞪大眼睛吼叫着,十分生气。

    “是!”捕快四人齐齐应了一声抽刀就冲两人背后砍来,然而还未曾近身,顾长卿头也不回的一挥手,四个人便如破布麻袋一样被震飞了出去,将另一扇半挂在门槛上的门板给彻底撞成稀巴烂,手里的大刀哐当哐当的掉落在地。

    满屋子的人见到这一幕,顿时又是吓傻了眼,不知顾长卿这看似轻易的一挥手威力却是这样的大!来者居然是个武功高手!

    “你到底是什么人!”王从奎震惊之后又是谨慎的眯起了眼睛,他忽然有种预感觉得来人不是普通之辈。

    “御赐钦差大臣,宸王世子顾长卿。”顾长卿绝世无双的俊颜上带着风轻云淡的笑意,轻缓说道:“在外久敲门而无人应答,随即便是不请自来了,不曾想这突然的到访打扰了诸位饮酒作|乐,本钦差觉得实在是不好意思呢!”

    “钦差……”

    满桌子的富商听闻来者是钦差大臣都纷纷是吃了一惊,没想到刚才还在念叨这钦差的事情不过是三两杯酒水的功夫,这钦差大臣就到了眼前!脑子顿时是有些发懵,立即想到朝廷命令他们这些商贾之家联合县衙共同救济难民度过这场雪灾,而眼下的景象却是他们在与王大人一起饮酒消遣,他们望着这满桌子的美味佳肴与还坐在自己大腿上的歌|姬,自是吓的不轻,暗地里咽了咽口水……

    王大人在官场上也混了许多年,两眼盯着顾长卿满是轻蔑之色,冷笑道:“你说你是钦差大臣你就是么?笑话!既是上京派来的钦差你的仪仗人马在哪里?这年头日子不好混,往往有这种冒充官员的宵小之辈来混吃混喝,你有什么证据说你是钦差?以为穿件华丽的衣服就能证明自己的身份了么?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你们这群饭桶还不起来将人赶出去!”王成奎怒吼,然而地上的捕快却是怎么爬也爬不起来。

    “御赐金印,你看看这是真还是假?”顾长卿依然是淡笑着,动作优雅的从怀中掏出一方金印摊开在掌心,道:“王大人早年曾经也是在京城就职过的,不过是后来犯了错来到了这沧琅县,不过本钦差相信依着王大人的眼力想来这金印也该是不陌生吧?”

    王成奎一眼见顾长卿掌心那枚金色印章,心里便是不自觉的咯噔一下,即便是隔着远他也能清晰的看到那金印上雕刻着的龙图腾繁复图纹,那图纹是采用特殊而独一无二的雕刻手法而制不是你想伪造就能伪造出来的,而且会这种图纹雕刻的金匠已不在人世,这金印代表着钦差的身份举国上下只有三枚,见金印如同见到圣上!虽然他不想承认这是钦差专属的金印,然而它却是真的!

    再看来人一身黑色锦袍长身玉立,周身都散发着一股尊贵清冷的气息,且这眉目细看之下当真是世间男子少有的容色,而传闻中的宸王世子正是京中第一美男,这些信息相结合,来人的身份呼之欲出,难道真的是钦差无疑?

    王成奎眼眸一转,就这眼前的情况而言,他既是知道这人是钦差他也不能承认!他正是想要张口否定,然而顾长卿已是翩然走到桌前,拉了一把椅子大刀阔斧的坐下,自在悠闲的拿了筷子夹了一口菜吃,道:“一路劳累十分辛苦,展护卫与龙护卫一同坐下用饭吧,想来这王大人这一桌就是为迎接我们而准备的,来,都无须客气,到了王大人的县衙就像是到了自己家一样的随意就好,不必拘谨。”

    顾长卿坐下之后,就是笑容亲切的招呼顾清惜与龙玉痕用饭,俨然是没有把自己当做外人。

    见这架势,王成奎嘴角抽搐一时间被憋得说不出话来,等到顾清惜与龙玉痕都坐到了自己的面前他才反应过来,道:“这里不是你们呆的地方!统统都给我滚出去!”

    “御赐钦差在此,见钦差如见圣上,在多说一句信不信我砍了你的头!”扮演着展护卫身份的顾清惜在王成奎说完这一句话之后手腕一转,月落软剑已是唰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冰凉的剑锋抵在脖间血管之处,仿佛只要再稍微用力就能割下他的脑袋。

    王成奎顿时吓的不敢出声,刀剑无眼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龙玉痕见惜惜露出这样潇洒又凶悍的一面,他忽觉得自己也要证明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于是,他指了指门口,妖娆的笑了笑,“这门坏了,外面风雪正紧把饭菜都吹凉了,你们都到门口去站着!”

    屋内的人闻言,个个面面相觑,这貌美少年的言外之意就是让他们去门口去喝西北风了!看一眼外面的风雪若是站在门口用不了多久就是要被冻僵的!

    “怎么还不去!你们也想跟这王大人一样,非得用剑指着你们才肯去是么?”龙玉痕扬了扬眼角,虽是笑的格外好看但那笑容却是充满着危险气息,几位中年男子看了眼被剑架在脖子上的王大人,心中十分不情愿的挪动了身子,这些个商主也都是人精,居是让那些身着单薄的歌|姬站在了最外面为他们遮挡风雪,一时间无辜的女子都冻得瑟瑟发抖,但却是不敢出声说一句唯恐自己小命不保。

    “你也去门口站着!”顾清惜一个眼神命令王成奎也挪过去。

    就这样,刚才还在吃喝玩乐的一屋子人都站在了门口,挨着冻,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三个人磨磨蹭蹭的在吃饭,不看着没办法,他们个个都是手无缚鸡之力,不会功夫,硬碰硬弄不好脑袋就要搬家,钦差大臣的权利想要杀了他们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等到三人用完饭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门口的人已经是冻得脸色发青,哆嗦成一团。

    顾长卿慢条斯理的放下筷子,凤眸淡淡瞥了一眼这些双腿哆嗦的人,最后锁定在王成奎的身上,勾唇笑道:“沿途一路走来,见百姓都四处逃难,而观之这粥场却是早就关了,本钦差在想,王大人这是将所有库粮都发放完了是么?不然也不会荒废了施粥站点,视朝廷的命令于不顾是不是?”

    王成奎一听,出于本能的忙接话道:“的确是如此,库里的米粮与各商户捐赠出来粮食早在一月前就发放干净了,沧琅县人口两万余多,光靠这点儿存粮根本就活不了这么多人,无疑与是杯水车薪!眼下只能是眼巴巴的盼着朝廷下发的物资早日来到,也好救百姓与水深火热之中!”

    作为官场的老油条,张口说起瞎话来都不用编草稿的,王成奎张嘴就是顺溜的说出口期间都不带有任何思考的时间,他说完之后正是觉得自己这话说的十分圆满却是忽然间顾长卿朝着自己凉声笑了笑,那笑容颇有深意。

    王大人神情一怔,随即才是恍然大悟,暗道自己着了道!

    他这样不假思索的回应,岂不是认同了他就是钦差大臣?刚才的情况,不就像是上级在问下属?他这样回答等同于是默认了那人的身份啊!失算失算!王成奎心中悔恨不已。

    然而更是令他悔恨的却还是在后面!

    下一刻便是见顾长卿忽然变脸,拍案而起,道:“外面百姓食不果腹,衣不蔽体,饿死冻死无数!你们这一群人却是在这里吃喝作|乐!没有米粮,怎么县衙里还摆出了这一桌的山珍海味?还有歌舞助兴,上好的银丝雪炭暖身g,王大人可还真的是会享受!依着本钦差看,你根本是不顾百姓的死活只知道一人吃饱全县不害饿!你这样的父母官,还要做什么!摘了你的顶戴花翎赶紧滚出去吧!”

    这突如其来的高声震怒,惊的王成奎是心中一骇,暗道这顾长卿不过是小设了个圈就将他全都绕进去了,刚才话说的太顺溜完全将这救灾的事情推了出去却是一时忘了自己还在吃香喝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国民男神:九〕〔杀神叶欢〕〔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放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