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奇才在都市〕〔欧皇崛起〕〔黑巫师朱鹏〕〔最后一个契约者〕〔傲月天章〕〔超级魔法全才〕〔瑶光女仙〕〔我的姐姐是六道仙〕〔全职猎人之诺亚之〕〔龙国军魂〕〔超品小农民〕〔重生都市仙君〕〔史战之园〕〔夺舍穿越者〕〔网游之至尊大领主〕〔帝国阴影〕〔席卷天下〕〔我的尸身放荡不羁〕〔九龙神帝〕〔重生初中校园: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正文_第067-068章 合谋共事
    顾清惜自始而终面上都挂着轻轻浅浅的笑意,言辞间的话语说的风轻云淡,仿佛她生了一双慧眼般早就洞悉了一切。

    然而,她这番轻飘飘的话音传入顾长卿耳朵里却是引得他心中一颤,不曾想她竟是一语戳中了他的心思,这个女人还真是有些不简单。

    没想到,郡主除了容色倾城绝艳之外,还长了一颗七窍玲珑心。话已挑明,顾长卿再故作深沉已是无用,索性便大方的毫不吝啬的去赞美顾清惜。

    多谢世子美誉。顾清惜略微颔首,从容大方的受了他的夸奖。

    玉将军府既是不能为我所用自然是要除之后快,而你又恰恰同样记恨上了他们,如此一来我们两个目标敌人就是相同的,既是相同又岂有不合作的道理呢?两厢联手,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顾长卿凤眸盯着顾清惜,言辞间徐徐善诱。他之所以选择与顾清惜合谋,实际上并不是仅仅因为玉将军府这个缘由,而是他有更深更长远的打算,而他的长远打算中,顾清惜这个角色是决不可或缺的……

    听闻要合谋共事,顾清惜仔细思量后觉得这未尝不是个好主意,她之前发下过誓言,只要陈瑞杰敢动弹丝毫她会不惜一切代价让玉将军府陪葬。单凭她一己之力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倘若有了顾长卿这个背后势力帮衬,那对付玉将军府想必一定能事半功倍。

    思量再三后,顾清惜点了点头算是应承了下来。

    见此,顾长卿凤眸一亮,弯弯唇角,笑了。

    以后你我就是共踏一条船,有什么事你尽管开口。

    听闻,顾清惜向屋外看了一眼,想到她的院子正是因为无人看守才使陈瑞杰如入无人之境胡作非为,既是与顾长卿建立了同盟那何不从他手中借两个人来暗中保护自己?

    你放心,明天我便派人来看守清韵阁,绝不会让你再发生意外。顾长卿像是一眼看穿了顾清惜的忧虑所在,未等她开口他便许下了诺言。

    如此,那就有劳世子了。

    保护清惜小姑姑,是我分内之事。顾长卿忽而心情大好,起了身,一脸明晃扎眼的笑意。

    见他笑,顾清惜却是欢畅不起来,心道这会儿倒是亲切的叫起了姑姑,刚才可是把她气的要死,呵,这一声姑姑她可真是承受不起呢。

    接下来,你打算如何处置陈瑞杰?

    两人如今已经是盟友,说话也不必藏着掖着,顾清惜对待陈瑞杰可是十分上心的。

    你想要怎么办?顾长卿见她眸子里闪着阴狠而又狡黠的光芒,便知她心中多半是有了计谋。

    既是荣王府有意将女儿嫁给陈瑞杰借故拉拢玉将军府,那么我们就不妨这样做……顾清惜说到这里,便向顾长卿招了招手,压低了声线凑到他的耳边……

    呵出的微热气息喷薄在顾长卿的脸庞令他心下没来由的一阵悸动,鼻尖嗅到的全都是顾清惜身上淡淡的女儿香,如此近的距离,如此低声的耳语,不免将沉睡在顾长卿体内的媚欢毒药瞬间激活起来。

    无声中,顾长卿的喉头干涸似的动了动,凤眸染上了一丝迷离,体内躁动不安的血液在澎涨,他隐忍之下握紧了十指。

    你觉得如何?碎碎念完毕的顾清惜,眸子雪亮的去看他。

    然而这一看之下却是发现了端倪,见顾长卿的脸色微微潮红,双目染了丝意***迷,薄唇紧紧抿成了直线,身子紧绷像是在极力的克制隐忍着某种冲动。

    媚欢发作了?

    药是她下的,她自然最是清楚不已。

    都怪她一时粗心大意忘了顾长卿不能接近女子……

    世子,你该回去了。顾清惜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半步。

    怕了?见她躲,顾长卿隐隐一笑,早知如此何必对我下药?现如今你我关系如此亲近,我实在是怕万一一个没忍住,对你……

    媚欢发作,畏惧凉水,世子你现在可以去雨中淋一会,不久后体内燥热便会消退。不等他说完,顾清惜便急忙插了话进来。

    闻声,顾长卿却是心中冷笑。媚欢发作即便是他用内力压制都不行,区区凉水如何能解?

    让他去淋雨,不过是变相的赶他走罢了,以为他不知?

    体内燥热洪流一遍遍冲击着顾长卿摇摇欲消的理智,再呆下去他怕是真的忍不住对她做出不轨的事情来了。

    至于陈瑞杰就按照你说的计划行事,我会留下夜宸来暗中帮你,我先行一步。

    咬牙转身,顾长卿施展轻功快速飞离了清韵阁,顾清惜看着他白色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雨幕中后,才得以安心。

    顾长卿离开不久,一袭黑衣装扮的夜宸出现在顾清惜面前。

    主子留属下相助郡主,不知郡主有何差遣?夜宸抱剑,语气听上去还算是恭维,但那看着顾清惜的一双漆黑眼睛里却是闪着三分戏虐又狗腿的坏笑。

    顾清惜扫了夜宸一眼,只觉得他看着自己眼神透露着古怪,但到底是哪里古怪她已没时间来追究了,因为再过不久天就要亮了,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夜宸,我需要你帮我办两件事……

    夜宸听完顾清惜的吩咐后,又拿着古怪的眼神多看了她两眼后,咧嘴一笑,办事去了。

    外面密雨斜织,顾清惜紧了紧身上的披风,而后找出一把油纸伞来撑开,出了屋子。

    院子里之前横七竖八的躺着的丫鬟婆子已不知在什么时候都被挪去了西厢的房舍中免了一场被雨水冲打的遭遇,能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些的,怕除了顾长卿再也没人了。

    西厢房中,已有丫鬟醒了过来,顾清惜打量望去竟发现正拍打拉扯其他昏睡人的那小丫鬟不是别人,正是林趣。

    郡主。林趣见顾清惜来了,眯起眸子甜甜一笑,大家伙原本不是在院子里当值的么,怎么现在个个都睡的叫都叫不醒呀!

    林趣,在你睡过去之前你可记得发生了什么事?顾清惜试探的问道。

    不记得了,奴婢只感觉脖颈一疼,起来就发现睡在屋里了。林趣摸了摸自己的后颈,满脸的茫然。

    见状,顾清惜脸上换了一副阴沉严肃的神情,煞有其事般着急道:公主府上入了窃贼,窃贼打晕了不少丫鬟侍卫,有人看见那贼人正向着印月阁方向跑去了,你既是醒了就赶紧去禀报父亲与陈姨娘一声,就说有贼人入了二小姐闺房!

    林趣一听公主府入了贼人惊的瞪大了一圈眼睛,忙点头如捣蒜的应承了一声,转身就跑去报信了。

    屋内,余下顾清惜徐徐的笑了。

    沈菀乔想要毁掉她的清白,那她也只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风雨交加的夜原本正是好眠,躺在床上睡的香甜的陈姨娘却是忽然被明嬷嬷惊醒起来。

    夫人,不好了!府上入了窃贼,丫鬟来禀报说那窃贼去了二小姐那里!明嬷嬷着急忙慌的说道,一脸的忧心。

    好端端的怎么会入了贼?陈氏一听,立刻掀了被子,惊坐起来。

    乔儿那里可是最为偏僻的院子,里面摆设的东西也不及清韵阁里值钱,怎么偷窃偷到那里去了!陈氏倒是不一般,纵使是刚睡醒这头脑也一定儿不糊涂,立马抓住了关键所在。

    可不是!正是因为这样,奴婢才觉得吓人!

    走!快走!这事透着诡异,陈氏总觉得是有人刻意为之,若真是这样可就糟糕了!急忙的裹了衣裳,陈氏心急火燎的赶去了印月阁。

    不得不说林趣跑腿的速度实在是快的惊人,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就叫醒了府上大半的人。

    大队人马赶到印月阁时,竟看到沈菀乔的床上躺了个赤条条的男人!

    沈菀乔被压在下面,芙蓉美面脸色涨红,凌乱的薄衫勉强遮了身子,香肩微露,酥|胸半裸,一条雪白的长腿竟还是挂在男人的腰肢上,眉眼微磕,破碎的呻|吟声从她嘴中不停的溢出……

    那娇酥而又充满无限诱人的***声传入陈氏的耳朵里,听的她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有男人爬上了她女儿的床!

    陈氏只觉眼前一幕险些要刺瞎她的眼,她的脑袋被气的嗡嗡作响,险些要摔倒在地。

    姨娘当心!

    顾清惜柔软的声音传来,下一瞬她已是手疾眼快的稳稳扶住了陈氏,四目相对,陈氏的脸瞬间发狠起来,她一把揪住顾清惜的手,恶狠狠道:是不是你干的!是不是!

    姨娘,你抓疼我了。

    顾清惜好看的眉头因为疼痛而皱了起来,她无辜的眨着眼睛看着陈氏扭曲的面容,道:这是窃贼入府行凶,与我何干?姨娘怎么会说是我干的呢?我清韵阁里的丫鬟被打昏了多半,值钱的东西也被搜罗去不少,说起来我也是受害者。

    然而这话陈氏哪里肯听,她揪着顾清惜死死不放,咬牙切齿的模样十分骇人,除了你,谁还会做下这样的事情,一定是你存心要害乔儿!

    直觉告诉她,乔儿床上的男人一定是顾清惜弄来的,一定是!

    姨娘,好端端我为什么要害二妹?顾清惜淡淡笑着,然后一根一根的掰开陈氏掐着自己皮肉的手,故意讽刺道:姨娘你难道忘了,前些日子二妹便与表哥陈瑞杰过分的亲昵,当时我说是陈公子调戏了二妹,现在就眼下的这情景来看,我是说错话了。原来不是陈公子调戏了二妹而是二妹引诱了陈公子呢,想想也是,二妹现在正值青春豆蔻年华少女怀春的年纪,许是耐不住寂寞想要尝一尝这欢爱的滋味,你也亲眼瞧见了,二妹可是热情奔放的很呢……

    你给我闭嘴!陈氏再也听不下去,厉声呵斥。

    还不快把这人拉下来!陈氏恨的双眼通红似血,疯了般吼叫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顾轻舟司行霈〕〔纨绔医妃:世子强〕〔重生渔家有财女〕〔一胎二宝:冷血总〕〔地表最强狐狸精[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