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兵王〕〔岁月悠〕〔时少放肆宠:鲜妻〕〔皇叔追妻:重生王〕〔快穿逆袭:战神老〕〔两阕春〕〔最强鬼医:暴君宠〕〔校花的贴身仙医〕〔凡女逑仙〕〔至尊神武大帝〕〔孤岛惊悚〕〔巫法传人在都市〕〔电竞大神的投喂日〕〔回到八零当女兵〕〔极道无限穿越〕〔莫斯科1941〕〔异界邂逅二次元女〕〔大明寻物指南〕〔农女殊色〕〔重生之赚它一个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444章 唯美入画
    顾长卿自然是不知道顾清惜此刻就在门口,他随手拿了筷子夹起菜来放在嘴中尝了尝,而后见他面色上露出还算满意的笑容来,自言自语道:“惜儿应该会喜欢吃这个的吧?”

    他双手端着菜想要走出厨房,应该是忽然之间想起灶台底下还燃着木柴,他转身正是想要将菜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忽然他耳尖一动眼睛忽然看向灶台,而顾清惜也跟着去看,这一看之下却是发现,灶台之中的插着的木柴要掉出来,而灶台下面的地上正是一堆腐叶,倘若木火掉出来一定会点燃那一堆腐叶……

    顾清惜立刻上想要冲过去,然而她快,顾长卿速度更快,见他迅速的将盘子往桌子上一搁,冲过去接那木柴,只是他忘了自己只能听根本看不见,这样忽然冲来凭借着木柴拔节的声音接住了木头,然而他的手却是握在了烧红的那一端,空气里传出一阵皮肉吱吱被烧伤的声音,甚至是能闻到烧焦的味道!

    这一刻,顾清惜的心忽然提到了嗓子眼,小脸惊的面无血色。

    这一刻,吃痛的顾长卿本能的放开了木柴,然那木柴掉下来则是瞬间引燃了地上的腐叶,也同时引燃了他垂下的衣衫……

    感到身上着火, 顾长卿立刻是弹跳起来,用手扑打着窜上身来的火苗,只是这火苗凶猛他看不到胡乱的扑打不但未能灭火反而是在身上点燃了更多,他无奈,只好奔去水缸舀水往自己身上浇去,往地上泼去,火苗很快灭掉,他全身已经是湿答答,地上也全都是水,他站在那里愣了一会儿,伸手摸了摸脸上的水,拧了拧身上的水,凭着记忆朝着自己放菜的桌子走去,折腾了这么久,菜都要凉了……

    然而,他没想到地面湿滑,他脚下一个趔趄,险些跌倒之际慌忙中抓住了桌子的一角,桌面猛的晃动起来……

    他堪勘站稳,却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脸上的神情露出一抹惶恐来……

    而这时,在桌沿上的菜盘已经开始摇椅晃……

    “不要!”

    顾长卿大吼一声,飞身扑过去去接,那是他好不容易为惜儿炒的菜,惜儿还在等着他,绝对不能毁了……

    顾长卿拼尽全力,然而却已为时已晚,因为看不见,那盘菜就在他眼前滑过,然后啪的一声在地上碎成千万片,盘子碎裂,菜全都跌在了地上……

    盘子碎裂的声音落入他的耳中,那样的刺耳,顾长卿的身子扑通的砸在地上,双手碰到的只是残碎的瓷片和已经脏掉的菜……

    他跪在地上,深深的垂着头,伤心极了,手中握着的瓷片将他的手掌割破,他却是浑然不觉,他垂着脑袋,就像是失魂落魄的可怜虫,烧焦的头发遮挡了他脏兮兮的脸,他堂堂一个七尺男儿,这一刻却是哽咽出声来,深深的自责,“顾长卿……你真是没用……好没用……”

    他自己骂着自己,难过的将自己的脑袋垂的更低,最后,已是额头触底,长跪不起……

    站在门口处的顾清惜,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如今的她,一只手死死的扣着门框,一只手则是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强迫自己不要发出任何声音来……

    只是,她面上早已是泪水蜿蜒……

    她从未见过这样他这般狼狈服输的样子,如此长跪不起咒骂自己没用……

    顾清惜的心在发疼,疼的她无法忍受,她再也看不下去了,她转身,捂紧了嘴巴飞快的离开,而厨房里,只剩下伏地不起的顾长卿……

    半个时辰之后。

    顾清惜见到了顾长卿。

    此时的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洗干净了脸,面带着柔柔的笑意出现在她的面前,笑到:“惜儿,你快来尝尝这道菜好不好吃……”

    他烧焦的头发已经剪掉,脸上的锅灰也洗掉,就连杯木柴烧上的手他都谨慎的缠上了布条,生怕她察觉出异样来,而他也收敛了在厨房中那颓废无助绝望的神情,在自己脸上摆出一副笑容来,仿佛刚才在厨房里发生一切都是虚幻不存在的一般……

    顾清惜眼睛红肿着,望着他手中端着的如刚才炒出来如同一辙的菜,好不容易止住哭声的她,鼻子又一阵的发酸……

    她抬起脸来,眼睛杯泪水洗的晶晶亮,她问他:“为什么让我等了这么久……”

    顾长卿歉意的笑了一下,“因为……因为刚才阿婆纺线的锥子坏了叫我帮忙修一下……所有才耽误了些时辰……”

    他的凤眸里明显是闪现着一些撒谎的不安,他自己不知道,然而一切却都是落在顾清惜的眼里。

    “你的头发怎么回事?还有你的手又是怎么弄伤的?”顾清惜眼睛发胀,眼泪就这样不争气的又流了下来,他知道他在撒谎,可是她这一刻却是想倔强的拆穿他……

    “这个……惜儿……”面对质问,顾长卿明显是有些手足无措,他善于在所有人面前说谎,可是却唯独不善于在她面前伪装……

    他开始有些支支吾吾,绞尽脑汁的想不出好的借口来,最后,只能是笑着岔开话题,道:“惜儿在不吃的话,菜都要凉了!快尝尝……”

    顾清惜脸上眼泪纵横,可是她却是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音来,含着泪,吃下了这一盘充满心酸的菜……

    吃完饭,顾清惜就坐在床上一眨不眨的望着他,他看不见东西,双眼失明,一个人在背后默默受伤,辛苦付出,忍受了所有无声的痛楚,而在她面前却始终都是一副风轻云淡,从容不迫的样子……

    他是在努力的像她证明,即便是丢失了双眼,他也可以照顾好她么……

    顾清惜这样想着,心里就觉得像是被什么不知名的东西在撕扯着一样,令她感到难过……

    “惜儿,你已经在屋子里好些天了,我带你去看花吧……”

    顾长卿看不到顾清惜流泪的脸,却是能清晰的感觉到气氛不对,他不想他的惜儿不开心。

    顾清惜咬紧了嘴唇,不说话。

    顾长卿却又道:“倘若惜儿不想出去的话,那就休息一会儿吧,等到你什么时候想要出去走一走了,我在带你去……”

    “你睡吧,我就在门外守着你……”

    顾长卿知道他与惜儿之间可能存在着他不清楚的误会,且惜儿为此选择疏远他,想来这误会一定很严重,可是惜儿不肯说,甚至是排斥见他,他没有路可以走,只能默默的等待着她,好好的守护着她,等着她愿意开口告知他一切……

    所有,既然是惜儿不喜欢见到他在她眼前晃来晃去,那么他就出去好了,就站在门外,只要惜儿不在不辞而别,那么就这么远远的看着她,他也会感到幸福……

    顾长卿说完,便是转身出了屋子。

    顾清惜见他在门口处做了下来,在用刀子打磨着一张弓,想来那应该就是他为上山打猎自制的武器吧……

    顾清惜看他,坐在太阳底下,一言不发默默做事的样子,她心中越发的难过起来……

    心中淤积的情绪无处排遣,她只能是抓了被子将自己的头蒙住,睡觉……

    身上的伤还未痊愈,身体有欠休息,这一觉睡过去,等待醒来,已经是到了晚上……

    顾清惜幽幽转醒,见自己的房中没有点灯,而屋外的石台上放着一盏油灯,灯光在夜风中摇摆不定,光影昏黄的打在趴在石台上已经熟睡的顾长卿的侧颜上,他双目微闭,呼吸均匀,远远望去,他趴在桌台上熟睡的样子,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俊美与静谧,月光朦胧,海风轻袭,这一刻,他仿佛无声入画,美的惊心动魄……

    顾清惜从床上坐起来,静静地看着他许久,看着他酣睡的容颜,她的眸光也不自觉的柔软下来,夜风将桌上那盏小油灯的光芒吹的摇曳不定,隐隐要熄灭,顾清惜心想,外面的风很大,他睡在石台上时间久了会着凉的……

    顾清惜起身,拿了一条毯子,轻声出了房门。

    夜,深沉,月,皎洁。

    星,灿烂,风,微凉。

    顾清惜着一袭单衣立在夜风中,静静的看着他睡梦中的样子……

    她走向前,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为他披上毯子,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生怕他醒来,她不知如何面对他……

    然而,尽管她极尽小心,可还好像是惊动了他,顾清惜见到他的睫毛颤了颤,隐隐有要醒来的迹象。

    顾清惜这一刻就像是受了惊吓的兔子,第一反应是松开手,丢下毯子,急忙慌张的往屋里跑去……

    “惜儿……”

    只是身后却是传来一声慵懒而带着深沉的声音,顾长卿醒了,而她还没有走远……

    顾清惜的脚步声停滞下来,但却是没有转身去看他。

    顾长卿醒了,摸到身上的多了条毯子,他微微垂眸,知道一定是他的惜儿担忧他在外面着凉特意给他披上的……

    他的惜儿,心里还是牵挂着他的是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英雄?我早就不当〕〔我在万界送外卖〕〔都市之造假天王〕〔镇派小狐狸[修真]〕〔玄幻时代:超神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