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兵王〕〔岁月悠〕〔时少放肆宠:鲜妻〕〔皇叔追妻:重生王〕〔快穿逆袭:战神老〕〔两阕春〕〔最强鬼医:暴君宠〕〔校花的贴身仙医〕〔凡女逑仙〕〔至尊神武大帝〕〔孤岛惊悚〕〔巫法传人在都市〕〔电竞大神的投喂日〕〔回到八零当女兵〕〔极道无限穿越〕〔莫斯科1941〕〔异界邂逅二次元女〕〔大明寻物指南〕〔农女殊色〕〔重生之赚它一个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443章 大爷做饭 vip
    顾长卿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歉意,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的惜儿,口中的话有些语无伦次,没有章法,但是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希望他的惜儿不要再哭,不要在伤心,更不要在舍弃他……

    “惜儿……你别哭,别哭好么……”顾长卿想要伸手去为他的惜儿擦干脸上的眼泪,然而却是被一手打开。

    顾清惜声线哽咽,带着哭腔,道:“你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惜儿……”顾长卿满面的哀伤,心痛的无法言语……

    “走啊!我不要看你!你出去!出去……”

    顾清惜哭着吼着将顾长卿往外推桑着,她忍耐压抑了这么久的痛苦与难过,终于是在他面前再也装不下去,她放任自己伤心着哭着,现在她只想哭,将心里的难过都统统的哭出来,她不要看见他,看见他,只会令她更难过……

    她不知道,明明自己告诫过自己无数多次,要用冷漠与疏远来对待他,不在原谅他,不要再与他又任何的瓜葛,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就离开,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世界!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所有的告诫,所有的冷漠,所有铸建起来的坚强,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居然全部崩溃瓦解,坍塌,什么都不剩……

    顾清惜难过的拉过被子将自己包裹起来,放声大哭着……

    那哽咽的声音,与痛楚的哭声,透过厚厚的被子穿出来,听在顾长卿的耳中,就像是一把一把的刀子扎在他身上,他疼,特别特别的疼,疼的都快要死掉的感觉……

    他的惜儿从来没有这样伤心欲绝的哭泣过,从来没有这样不顾一切的要推开他要舍弃他……

    他难过,很难过……

    顾长卿依在门框,身子一节节的发软,他的身子一点一点的软下来,他跌落在地上,眼睛望着她的方向,默默的在落泪……

    他就像是个被人舍弃的木偶娃娃,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门口,无声哭泣着,难过着……

    夕阳的余辉洒在房间里,仿佛也是被她们的悲伤感染,色彩一点点的退却,终成一片伤心绝望的黑色……

    顾清惜一直在哭,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哭的累了,便是含着泪睡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醒来时,房中的阳光已经有些刺眼,她缓慢的睁开眼睛,便是看见顾长卿坐在自己的床前的……

    他的面色憔悴,双眼红肿,显然是没有睡好……

    他这个样子,令顾清惜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疼了一下。

    “惜儿,你醒了是么?”

    顾长卿憔悴的面庞上浮起一抹温柔的笑来,他道:“等我为你擦手洁面,然后喂你吃饭好不好?”

    顾清惜看他一眼,道:“我自己有脚有手,不用劳烦你,你要知道你现在是个瞎子……”

    说罢,她掀开被子欲起身下床。

    而顾长卿面上的笑在听到她的嫌弃时,他脸上瞬间闪过一抹受伤的神色,他微微的低垂了眼帘,而后又快速的抬起眼来,而在他抬眼的瞬间,他的面上再度浮现出了与之前一样温柔的笑意,这变化太快,不过是一眨的功夫他就恢复常态,他伸手拦住她,道:“别动,我给你去拿鞋子……”

    顾长卿说罢,转身在床的另一端拿过来一双鞋子来,而这时顾清惜的双足已经搭在了床沿上,他拿过鞋子来的之后便是顺手握了她娇小的足将鞋子为她穿上,这一些列拿鞋穿鞋的动作连贯异常,熟练的就像是他能看见一样精准无误……

    这令顾清惜微微感到了错愕。

    然而她只是一言不发,站起了身往外走。

    走到门口处,见到木架上的盆中已经打满了清水,顾清惜清洗了自己脸,等她想找布巾擦面时,顾长卿却是拿着面巾主动为她擦干脸上的水,且还一边擦一边弯弯唇角,柔柔一笑,“我的惜儿最美……”

    他认真给她擦脸的样子,令顾清惜甚至产生了幻觉,她在怀疑顾长卿会不会没有失明,为何他总是能像个常人一样的为她穿鞋擦脸,而且,她还发现从床上走来到门口这段距离间有椅凳,还有几个陶瓷的大小不一的瓶子放在那里,而他却是一个都没有碰到它们……

    尤其是在他说出那一句惜儿最美的那刻,顾清惜她居是条件发射性的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见他没有丝毫的反应,顾清惜才放下了手,验证完之后,她忽觉的自己有些神经……

    “惜儿已经洗干净了手,那就过来这边吃饭吧……”

    等待顾清惜从自己的疑神疑鬼中醒来时,顾长卿已经是站在了桌子前,笑着悉心的为她拉开了椅子让座……

    顾清惜一眨不眨眼睛的看着顾长卿,然而走过去,落座。

    “这是我烧的两道菜,惜儿尝尝味道还可以么?这个鸡闻着味道还不错,惜儿来张嘴尝尝……”顾清惜落座之后,顾长卿也是跟着坐在了她的身旁,拿起筷子精准的夹起盘中的一块肉来递到她的唇边,示意她张口……

    如果说刚才是有些惊愕,那么现如今顾清惜就是有些惊吓了!

    明明是双目失明,可居然能精准夹菜,且还能送到她嘴边!

    顾清惜有些怀疑,这是一个正常的失明人做出来的事情么?换作她,她一定做不到这些啊!

    “想什么?快吃呀!”顾长卿笑着催促,顾清惜看着他,不知道是惊骇与他的适应能力还是忘了拒绝,竟然是乖乖的张了嘴将肉吞了下去。

    肉入口,香滑软嫩,令人不禁感到特别的好吃,她这会儿忽然想起他之前说的话来,顾清惜忍不住的疑惑开口:“你说这菜是你做的?”

    “嗯,可还合口?”顾长卿谨慎的问道。

    顾清惜却是答非所问,“可是你明明看不见的不是么?”且烧菜这样复杂的活……

    我们的顾大爷这会儿却是微微一笑,自嘲道:“当一个人成为瞎子时,他的心便可以看见所有的一切,在者说,比起上山狩猎而言,为惜惜做饭显得简单多了……”

    顾清惜闻言,没有说话。

    顾长卿却是继续道:“看不见时,听力就会变的异常灵敏,虽然我看不到东西,但是这并不影响我照顾惜儿……”

    “来,再吃一口……”顾长卿为她夹了菜递过去,这一次,顾清惜却是注意到他的手心里有烧伤的痕迹,在看一看桌上的饭菜,顾清惜忽然有些失去了胃口,她摇了摇头,道:“不想吃了,你吃吧……”

    “是不好吃么?”顾长卿神色有些紧张,不见顾清惜说话,他则是又道:“那等下去我再去做点别的给惜儿吃……你现在身体虚弱,要好好补身体才行……”

    说罢,顾长卿已经是起身,步履有些匆忙的出了房门,身影逐渐的消失掉,而房中的顾清惜,两眼怔怔的盯着桌上的饭菜,眼眶忍不住的微湿……

    她呆呆的坐着,不知道坐了多久,然后起身出了屋子。

    屋外,阳光明媚,院子里种着许多的花儿,婆婆正是坐在屋前的石凳上纺线,见她出来,则是和蔼的笑了笑,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小木屋,道:“那年轻人正是为你在做饭呢,婆婆都闻到菜香了呢……”

    顾清惜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顺着婆婆的方向走到了厨房。

    厨房并不宽敞,顾清惜站在门口,便是能将厨房内的一切尽收眼底。

    泥糊的灶台上架着一只铁锅,灶台下面正是燃烧着木柴,顾长卿挽了衣袖,正是挥动着铲子翻炒着锅里的菜,灶台上的桌子上摆放着几个瓶瓶罐罐,里面盛放着的应该是作料,他看不见是什么东西,便是用手指沾了些放在嘴里尝了尝,大概是在找盐,见他找了个好几个瓶子都不对,顾清惜见他手上沾了辣子就这么放在了嘴里,结果辣的他狠狠的皱了皱眉头……

    最后,终于像是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他的脸上居是绽放出一抹得意的笑来,洒了些在锅里,然后继续翻炒着,虽是隔着远,但锅中的菜香味还是飘了出来,闻到这浓郁的香味,顾清惜的心又是痛了痛……

    她看着厨房中洒落的水与被弄乱的柴,可以想象出他做出这样一道菜来需要付出多大精力,而饭菜做好了,他还需要端到饭桌上来小心翼翼的讨好她……

    他一个天之骄子,现在粗布衣衫,双目失明,为了她,却是在这里费劲辛苦的做饭……

    顾清惜觉的心下有些不忍,厨房中空间狭窄,而他却是小心翼翼的避开所有脚下障碍,还要洗菜摘菜,生火烧柴,这些在一个失明的人身上是多么的艰难……

    顾清惜怔怔的望着他,扶着门框的手不自觉的用力,手下的木头经不起她的力量,居是簌簌的落下些碎末来……

    这时候,菜要起锅了,她见顾长卿小心翼翼取过盘子来,将菜装满盘,此刻,顾清惜才得以看见盘中是清炒的绿油油的青菜,撒了些蒜末,香气喷喷,见到这一整盘的菜,顾清惜的唇瓣抿的更紧了些……

    然而,一直都是看见他的侧脸,这一刻,顾长卿端着满盘的菜转身,她才忽然看见他的另一边脸上居是印了好几道黑手印,看上去与他绝色的面容如此的格格不入……

    那是生火时不小心摸在脸上的锅灰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英雄?我早就不当〕〔我在万界送外卖〕〔都市之造假天王〕〔镇派小狐狸[修真]〕〔玄幻时代:超神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