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护灵人之医道无边〕〔恶魔宠入怀:甜心〕〔回到明末玩淘宝〕〔鬼王宠妻:绝色特〕〔豪门霸情:林少的〕〔甜爱满满,老公大〕〔亿万宠妻:入骨相〕〔民国烽烟录:时光〕〔重生冥婚:傲娇鬼〕〔夜帝独宠:天才萌〕〔兽世种田:妻主大〕〔通灵法医:男神,〕〔锦绣药田:娘子,〕〔妖女追夫:倾城,〕〔萌宠娇妻:厉少放〕〔诱宠萌妻:腹黑大〕〔重生娱乐圈:盛宠〕〔重生不重来〕〔抠神〕〔娇宠梁园:王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436章 姜国女皇 vip
    “这世间恐怕没有任何人比皇上更潇洒了,这皇位说不要就不要,任性的当起了甩手掌柜,着实是令人唏嘘不已啊……”顾清惜言词中有些哭笑不得外加无奈。

    “原本这皇位朕是要继续坐下去的,然而,谁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快,朕忽然有了你这样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儿,既然如此,朕又何必继续待下去受尽煎熬呢?你说是不是?”姜皇这个时候忽然挑了挑浓黑的剑眉,面容上露出一抹笑来,而那笑容可以用狡黠与得意来形容……

    “原来,您这一切都是有计谋的!”顾清惜不得不叹息一声,暗道这皇帝老儿果真不是一般的心思阴沉,居然连她都要暗算……

    “惜儿,你可知道朕为何将这皇位传位给你?”姜皇见顾清惜露出妥协的笑来,姜皇不由的笑着追问。

    顾清惜现在才算是看穿了姜皇裴涛的真实面目,原来他外表看上去柔和亲近,沉稳又大方,然而骨子里却是个喜好玩闹,热情开朗之人,想一想若不是他性情乐观如何能在床上装病这么多年?

    顾清惜有些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也不将姜皇当高高在上的皇上来看待了,她语气里有些怨恨,“还不因为您老人家要去云游四海,想要将这烂摊子丢给我?”

    “原因并非全部如此……”姜皇望着顾清惜的眼睛,缓缓道:“因为朕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你的野心与本性,你是与众不同的,不甘于寻常闺阁中的女子穿针绣花,朕以为,你想要得到的东西还有很多,想要做的事情或许也有很多,所以,朕才决定将这皇位交给你,给予你一己之便……”

    顾清惜闻声,眸光眯了眯,道:“你真不愧是我的亲生父亲,看来当真是知女莫若父啊……”她的确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这一句知女莫若父,无疑是令姜皇感到欣喜不已,他道:“成为姜国的皇帝,利用这权力或许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惜儿心中有什么抱负与理想便可以放手去做了!”

    “你如此的信任我,难道就不怕我将这皇位拱手让人,然后学着你撂挑子不干了么?”顾清惜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无妨!这皇位朕交给你便一切都有你做主,你想要做什么便做什么就是,人生苦短,自己活的随性开心才最重要不是么?”不料,姜皇的话比顾清惜还要来的开放,一句一切有你做主就摆平了一切,这险些令顾清惜大跌眼镜!

    倘若摄政王裴弈听到这话都要气的从地底下爬出来吧!倘若他不争不抢这皇位,姜皇一定会将位子给他自己出去云游四方去了啊!

    顾清惜心中暗叹,既然如此,那么这皇位不要白不要……

    “好!既然是皇上这样说了,那以后这姜国就交到我的手里了……”顾清惜忽然是改变了主意,接管了这皇位的继承权。

    姜皇听到顾清惜应允了此事,他忽而得意的笑了笑:“朕就知道惜儿会答应的。”

    “你为何这样肯定?”顾清惜不以为然的笑笑。

    “原因有二,一是朕听闻唐国新皇宇文曜要迎娶你为皇后,二是你母后遗物中的玄武神印你未曾归还与朕,这些我想足矣令你接受这皇位,你说呢?”

    “都说姜是老的辣,果然不假,皇上不愧为皇上!”显然,姜皇这话里有话,而顾清惜这话里也是有话。

    如此,两人对视一眼,各自是幽幽一笑。

    这一夜的密谈,三天之后,顾清惜便是坐上了姜国的龙椅,成为姜国有始以来第一位女皇!

    皇权易主,并未发生太多的异议之声,顾清惜这皇位可谓是来的顺风顺水。

    而她心中却也是清楚的明白如此这番的顺利实际上却是归功于姜皇的未雨绸膜,以及私底下妥善的替她扫平了一切,不得不说,姜皇果真是深藏不露之人!

    下了早朝之后,顾清惜回到了御书房,案头上放着的是一叠奏折,顾清惜坐在案前便开始翻阅,姜皇的愿望是带着庄敬公主一起阅览江河湖川,看花开花落云起云舒,所以他离开皇宫要先去卫国走一趟,幸运的是姜皇在离开时为她安排了谋士,辅佐她这个新皇,故而几日下来,这皇上当的也还算是轻快。

    “皇上!臣为您泡了一壶雨前龙井,请皇上品尝……”

    这时耳边忽然传来龙玉痕的声音,顾清惜闻声笑着抬起了头,放下了手中奏折。

    龙玉痕自从在她当上这姜国的女皇后,就自愿退下了一身不变的淡金色锦绣华服,而换上了太监内侍的装扮,给她当起了端茶倒水英俊无比的小公公。

    这会儿,龙玉痕正是一身藏青色内侍服,带着乌纱的头帽,腰上别着拂尘,双手捧着朱红漆色托盘,面带笑容走来,这模样落在顾清惜的眼里怎么看都怎么充满着喜感,令顾清惜每每见到她就忍不住的想要发笑。龙玉痕将茶端了上来,顾清惜就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将茶在茶杯中注满,然后双手又捧到了她的面前,顾清惜忍俊不禁的接过,抿了一口,然后抬眼去看龙玉痕,问道:“感觉好玩么?”

    龙玉痕便是笑嘻嘻的眨着桃花眼,道:“侍奉皇上是奴才的本分,奴才并不是为了玩,皇上这样说可是伤死奴才的小心肝了呢……”

    “噗……”

    冷不防听到龙玉痕如此酸麻的话,顾清惜一个忍不住将口中的水全都喷了出来。

    “皇上……”

    对面的龙玉痕一声幽怨,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茶水,英俊的五官都要拧巴成一块了。

    “咳咳咳……那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顾清惜见自己喷了龙玉痕一脸,她忙是急着说对不起,小脸也是有些抱歉的羞红,递上了自己的帕子给他。

    “没事,被皇上喷,是奴才的荣幸。”龙玉痕接过帕子在自己脸上擦了擦,然后笑着将顾清惜的帕子叠了叠藏在了自己衣袖中,占为己有。

    顾清惜瞧着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喝着自己的茶水继续看奏折去了。

    “皇上!这里有一封宇文曜的信,皇上要不要过目一下?”龙玉痕将一封信在手里晃了晃。

    如今,她成为姜国女皇的消息已经是传遍了整个天下,宇文曜自然也是知道,如今还写信来做什么?难道还妄想着要她嫁给他么?

    “不看,撕了吧!”顾清惜头也不抬说道:“当初答应摄政王与宇文曜的婚事,不过是在敷衍拖延时间而已,宇文曜当真还是以为我能嫁给他么?笑话!”

    “就是!宇文曜分明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龙玉痕一挥手,那信就被忽然冒出来的一团火焰烧了个尸骨无存,道:“这宇文曜当真是令人讨厌!”

    宇文曜与诗柯是她下一个要报仇的对象,自是一个不能放过,宇文曜现如今迫不及待的想要将他束缚在身边,殊不知她不去则已,一去便是他的死期!

    顾清惜无心操心宇文曜的事情,而是说道:“听闻卫国卫皇,因迷恋长生不死之药而中毒,和王父子牵连其中被处死,而后卫皇体内瘀毒未清没几天便是突然猝死了,而后一只独大的宸王府独掌大权,顺理成章的问鼎皇位?”

    龙玉痕突然听到顾清惜这样问话,他点了点头,道:“就在惜惜登基为皇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卫国政权也发生了更迭,卫皇驾崩,原本理该成为下一任皇帝的宸王却是退闪一侧将自己的儿子顾长卿辅佐上了位,现如今,顾长卿也已经是卫国的新帝,与惜惜一样……”

    关于卫国的朝堂风云外面传的就是这个版本,然而卫皇的死因真的是因为服食了和王父子呈上的长生不老药么?这其中真假恐怕只有当事人心里最为清楚了。

    但值得说的一点是,宸王当真是心胸宽广辅佐了顾长卿而自己却甘愿为臣子,这着实是令人感到钦佩的。

    这世上,儿子都会不顾一切的抢夺老子的位,也就只有老子不会跟儿子抢位置……

    顾清惜闻声,忽然笑了笑,道:“好啊!他终于是如愿以偿成了卫国的皇帝,这着实是值得欢喜……”

    龙玉痕小心翼翼的去看了一眼顾清惜,这是许久许久以来,惜惜第一次开口主动提及顾长卿,这不得不令龙玉痕感到忐忑,毕竟惜惜那唇角的笑意怎么看都怎么充斥着一股子阴森的味道……

    龙玉痕只能是小心的措辞,道:“现在天下,惜惜与宇文曜以及顾长卿,皆为新皇,正是三足鼎立……”

    “三足鼎立?”顾清惜又是幽幽的勾了勾唇角,“卫皇登基也算是有些日子了吧?”

    “是!有些日子了!”龙玉痕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不知道顾清惜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就在他疑惑时,顾清惜忽然将手中的奏折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冲着空旷的宫殿喊到:“夜宸,出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山村透视兵王〕〔沈娴秦如凉〕〔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