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之在小白文里〕〔快穿夺心:男神,〕〔恶魔高徒〕〔萌爹驾到〕〔重生在三国之三朝〕〔快穿:与君相恋10〕〔骗婚为名:唐少请〕〔一刀9999〕〔超级万能摇一摇〕〔雷法为王〕〔慕未遗妍〕〔穿书:灵异直播间〕〔异界纵横之召唤英〕〔至尊鬼王在都市〕〔万世净土〕〔超凡药尊〕〔阴灵诡校〕〔毒凰天下,将门太〕〔仙古至尊〕〔重生之都市修仙大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431章 当殿弑父 vip
    裴弈的心激动的如同潮水在澎湃,他握紧那龙头扶手,猛地撩起衣摆,明黄色的龙袍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绚丽的弧线,甩出啪的一声布料激荡的响声,裴弈威严而矫健的身形稳稳的坐在龙椅之中,他双目深沉的望着朝中众臣,帝王之威,此刻,彰显无遗。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分列两侧的满朝文武,此刻弯腰作揖,再次行跪拜之礼,洪亮的声音响彻在整个金銮殿!

    摄政王望着殿中对其毕恭毕敬的朝臣,他的唇角有微微的抽动,他双臂一震,宽大的龙袍衣袖展开,他双手放在龙头扶手上,笑道:“从今以后,朕愿与众位爱卿齐心协力,共建我大姜!”

    摄政王由衷的高兴,这一声共建我大姜声线洪亮如钟,众位朝臣立刻是恭敬回应:“臣等为姜国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好c!哈哈哈……”

    裴弈龙颜大悦,双手在龙椅上高兴的拍打着!

    只是这一刻,他的耳尖一动忽然听到机括声响,且声音是从自己身后的龙椅中传出,裴弈瞳孔一缩,意识到情况不妙的他立刻欲翻身跳跃而起,然而却已经是晚了!

    龙椅中的机括开启,声音传出的那刻,机关已经触发,瞬息之间,无数把锋利匕首从龙椅的后背之上刺出,而被他握住的龙头扶手顶端忽然开启一个暗格,从格中射出竹筷一般粗细的长箭,与此同时,龙椅的底部也弹射出一排排密密麻麻的毒针!

    金光璀璨的龙椅,现如今一眨眼的功夫变成了夺命利器!

    摄政王的笑声嘎然而止,他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要逃离,然而却已为时已晚!

    噗!

    噗噗!

    噗噗噗!

    尖锐利器刺穿身体而发出的一阵酸牙声。

    他欲逃离的身子被定格在半空中,裴弈的背后数十把锋利匕首直接从后刺穿前胸,将他的上半身扎成了血刺猬,而他原本扶着龙头扶手的两只手现如今也被暗格中突然射出的箭刺穿了掌心,将一只手固定在龙头上动也动不得,而更要命的是,身下的龙椅射出无数根细如牛毛的毒针,毒针尽数没入他体内,生不如死!意外来的太突然,没有一丝预兆,裴弈此刻被暗器钉在龙椅上动弹不得,他的双眼瞪大如铜铃,瞳仁深处满满的都是难以相信的震惊!

    他根本没有想过,他登基为皇的这天会是他的死期!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如此!

    裴弈的身子现如今已是鲜血淋漓,鲜红的血色染红了他崭新的明黄龙袍,他这如此狼狈而骇人的某样落在满朝文武的眼睛里,令他们一个个都吓的血色全无,大叫着皇上皇上……

    刚才还在躬身恭贺的朝臣们现如今一个个都是满目惊恐,吓的六神无主,朝野上下瞬息之间乱成一片,裴弈的眸光吃力的在台下扫视一眼,他发现,在手忙脚乱的朝臣中,唯独一个自始至终都在保持着沉静,而他的身子却还是保持着刚才行礼的恭敬姿态,躬身弯腰,腰几乎与膝垂直,而那低垂的头颅至今都不曾抬起……

    这揖,弯腰垂膝,为揖中之最!

    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即将要册封为太子的裴宫泽,他的儿子!

    他的父皇被暗杀,作为儿子理该首当其冲过来相救才对,而他却是完全漠视,甚至于是无动于衷……

    “你……你……啊……啊……”

    此时此刻,裴弈的脑中闪过无数个念想,然而却是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的儿子,他亲手抚养长大的儿子居然要杀他灭口!

    裴弈双眼充血,怒瞪着裴宫泽所在的方向,他想要问他,问清楚这一切,然而他再多想要说的话这一刻在他口中却是根本说不出来,喉咙中根本无法发声,这些莫名其妙刺出来的刀箭,有毒……

    现如今的裴弈,就如同是濒临死亡的野兽,在痛苦的呻|吟着,听的龙位上的他发出凄惨的呻|吟声,这时候,裴宫泽才缓慢的站直了身体,他一身月白色锦袍,面如冠玉,两眼中的光芒冷如冰霜。

    两父子的眼神,隔着血色的空气碰撞,一切答案都已明摆!

    裴弈面容扭曲,想不明白为何裴宫泽要杀他,而且还上选择在今日的登基大典!

    他,难道是疯了!

    裴弈的身子被死死的钉在龙椅上,动弹不得,他仅剩下的力气,只能是狠狠地瞪着裴宫泽,无声的质问!

    “都说大喜之日便是大悲之时,父皇你也莫要怪我……”

    裴宫泽这个时候声线淡漠的开了口,他的声音很轻,但话出却绝对是掷地有声!

    满殿慌张不知所措的朝臣听到这轻飘飘的一句话,顿时是惊呆了!他们听到了什么?

    姜皇裴弈现如今的遭遇,却是裴宫泽所为?

    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盯向裴宫泽,眸光中盛满惊恐,简直是不能相信这突然发生的一切!

    如今的裴宫泽,则是面目清冷的一步一步的踏上台阶,走到龙椅之侧,站定在裴弈的身旁,缓缓的勾了勾唇瓣,道:“想来父皇一定很想知道我为何要杀你是么?呵,看在我们好歹父子一场的面上我不防在你临死之前告诉你,我之所以杀你,只是因为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为了一个顾清惜,不惜害死了我娘,甚至于还对我处处冷脸相对,我娘为了你这些年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可是你呢?年轻时候与卫国公主关系暧|昧对我娘完全漠视,年老了,却是为老不尊,耐不住性子,居与你的皇嫂苟且,你做下的这些事情在我的眼里,每一桩都足以令我杀了你!在安葬我娘的那一天,我就默默对自己发誓,早晚有一天要让你下地狱去给她赔罪!”

    裴宫泽冷笑连连:“这九龙宝座,你既是媳,那我就让你没有机会去坐!这帝王之位你这辈子也休想得到!”

    裴弈听到这些刺耳的话,他的心中怒火焚烧,已经是油尽灯枯的身子却还是被愤怒之火烧的强行挣扎了几下,如果可以,他现在真的很想亲手撕了他这个孽障,将他撕成粉碎!

    他真的没有想到,他唯一的儿子居然会这样的对待他!

    他耗尽半生不遗余力的想要得到皇位,所为的目的还不都是为了他,这皇位将来也是为他准备的啊,为何他不懂他的良苦用心,而非要杀了他!

    裴弈气的将口中的牙齿磨的咯咯作响,他简直是不能相信裴宫泽在他的母妃死后就一直心存着要杀他的念想,这实在是太令人感到可怕了!

    原来这段时间内他所有的表现都是假象,不在与他这个父亲争执吵闹,不在大发雷霆,不在随意的泄露自己的真实情绪,转而对他恭敬有加,客客气气,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表面的虚假情况罢了,他的内心深处实际是在计算着如何杀了他!

    心中对他越狠,脸上则是越笑,他的儿子在私底下默默的计算着他的死亡期限,而他却还欣喜异常的认为自己的儿子长大成熟了才发生了变化,因为是他的亲生儿子,所以他根本没有多做思量,然而现如今的结果却是令他悔恨不已!

    裴弈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鲜血在一点一点儿的流逝,他心中恨极,倘若早知道结局会是如此,他一定不会对他姑息的,他会亲手杀了他的!

    而现在,他却是落到在登基之日被亲生儿子所杀害,这听起来当真是个无比的讽刺!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死在自己的亲生儿子手里,可事实却是残酷的,他就要死了,看看自己身上被刺透的刀箭,他的儿子为了夺走他这一条命真可谓是煞费苦心……

    裴弈试图挣扎,然而挣扎的结果不过是让他身上的血流失的更快而已……

    “不要再费力气了,你今天是注定要死在这里了。”裴宫泽冷笑一声之后,忽而出手,一把揪住裴弈衣领将他从龙椅上拽了下来,然后直接扔在了地上,而原本还高高在上的裴弈现如今他的身子确像是个皮球一样从台阶上砰砰的滚落下来,最后滚在大殿中的朝臣之间,鲜血淋淋,奄奄一息……

    如此弑父之举,就如此这般发正在众目睽睽之下,几乎是惊呆了所有人!

    朝臣们纷纷所屏佐吸不敢多喘一口气,在他们面前,裴宫泽既然敢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那对于他们这些朝臣自然更不会手下留情,所以他们一个个吓的噤若寒蝉,不敢高声语,生怕得罪了这位阴鸷无情的主子!

    裴宫泽将裴弈从皇位上拉下来之后,居高临下的望着地上苟延残喘的他,而后又笑了笑:“父皇只管放宽心,儿臣不会让你在黄泉路上感到孤独的,儿臣念及你如此的疼爱顾清惜,所以特意让她陪你一块上路,算算时辰,这个时候她的下场也是如你一样了呢……你竟然这样的喜欢她,儿臣就成全你,也算时为父皇尽最后一次孝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娶夫纳侍〕〔草莓印〕〔农家子〕〔吾乃六耳猕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