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境帝国机械人修〕〔变身二次元美少女〕〔绝世神帝〕〔空间农女:彪悍辣〕〔甜蜜婚令:首长的〕〔恶魔住隔壁:小甜〕〔我本天骄:调教妖〕〔闪婚厚爱:偏执老〕〔斩龙〕〔都市王牌〕〔军夫请自重〕〔纤步摇〕〔隐婚100分:重生学〕〔末日风云录〕〔她的左眼能见鬼〕〔超强兵王在都市〕〔农家医娇:腹黑夫〕〔神背后的妹砸〕〔独宠一世:总裁老〕〔第一名门:甜妻太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428章 欲擒故纵 vip
    姜皇一生之中只孕育了一儿一女,而皇子裴岚已死于寻花问柳之病,公主裴语嫣涉嫌谋权篡位已经被诛杀,姜皇的皇位后继无人,只能是在亲族与众位功绩显赫的文武之臣中选拔出大智大慧,有能力者来独当一面,挑起姜国的万里河山之人!

    在这个特殊而紧要的关头,众位朝臣想到的最为合适的人选当属于摄政王裴弈无疑!

    姜皇身体孱弱,自缠绵于病榻后,所有的朝政之事都是交给了摄政王裴弈来一手打理,这些年来朝政都是有条不紊的进行,也算是大有成就,这些众人都是有目共睹,所以,摄政王裴弈一时之间被众人推崇,呼声高涨。

    然而,文武朝臣的呼声越发的高涨,摄政王裴弈却越是低调平静,只是默默的亲手操办着姜皇的葬礼,打理着一应事务。

    “皇兄在位时,本王不过是受其嘱托为他分担些朝政,现在皇兄不在人世, 本王身上的责任也就该卸下来了,本王会与众位大臣们一起为我们的姜国选拔出一位德高望重的新君主。”

    一日早朝,摄政王这样推拒着,声明自己不愿当这姜国的君主。

    清风小筑中,龙玉痕将裴弈在早朝上的话一字不落的说给顾清惜听,说完后不以为然的轻呲一声,道:“惜惜,你说这摄政王费尽心机的想要得到皇位,而如今皇位唾手可得了,他却是推拒着不肯接,这是唱的哪出戏?”

    顾清惜正是在梳妆台前梳理着自己的如云秀发,听的龙玉痕说道宫里的消息,她则是轻轻笑了笑,“姜皇遗体还未下葬,摄政王一直以兄弟和睦,重视手足之情的形象示人,现如今皇位悬空,他纵然是在想要得到,却也不得不端着点架子,毕竟对于这九五之尊之位表现的太过于急切了不好,而他越是一味的推拒,众位朝臣越是会将他推上高位,换句话说,这不过就是一招欲擒故纵而已……”

    摄政王一心垂涎与龙位,精心策划了多么多年,现在更是不费吹灰之力的除掉了皇后母女,成龙之路上已经是剔除了一切的绊脚之石,没理由不拿下这皇位,现如今不过是在等待着一个过渡期而已……

    顾清惜将自己的秀发随意的挽出了一个髻,放下木梳从镜子前缓缓起身,道:“姜皇在轻水阁的地牢是死还是活,还不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为了这皇位他与皇后都一样,都是一个善于编排谎言的高手,皇后是还念及夫妻之情没有对皇后痛下杀手,而摄政王就不同了,找到姜皇时姜皇或许还是有气息的,不过是被他夺去了罢了,毕竟那轻水阁别人都未曾去涉足,去的也只有摄政王父子而已……”

    “自古登上皇位的人,哪一个不是踩着亲足的尸骨而问鼎的?在本少主的眼睛里啊,这皇位当真是没有什么好当的!不明白为何总是这么多的人削尖了脑袋不顾一切的要得到!”龙玉痕不解的冷哼着,在他的认知里,这皇位不过是个束缚人的鸟笼子一样,哪有像他一样自由翱翔来的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因为人总是贪婪的,总是想要得到很多,总以为得到了就会幸福……”顾清惜轻轻一笑。

    龙玉痕的桃花美眸听到这里则是亮了亮,道:“本少主就不贪婪,我觉得最为幸福的事情就是能陪在惜惜身边了,即便是有人拿皇位给本少主坐,本少主也不换!这皇位再重要,哪里比的上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重要?”我们的龙少主总是能很好的掌握时机趁机表白。

    顾清惜听此,她嬉笑的容颜上却是闪过一抹忧伤,皇位再重要也比不上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重要?

    是这样么?

    顾清惜怔愣了瞬间,然后又是莫名的失笑起来,仿佛在顾长卿的心中,皇位比她要来的重要的多的多吧……

    “惜惜在想什么?”龙玉痕见她神情中透露着古怪,凑过来问了一句。

    顾清惜的失神不过是在瞬间就恢复了正常,她继续道:“没什么,我是在想,很快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萌生了些不舍的情怀……”

    “不舍的话那就多留些日子好了,我们以后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不是么?”龙玉痕劝慰的说道,之前惜惜说过等处理完姜国的事情就要离开,而他私底下已经发信与顾长卿,希望他尽快赶来姜国,他如何的不知道惜惜口中所说的不舍,不舍的人其实是顾长卿……

    而他,想要做的就是,在惜惜离开之前最后与顾长卿见上一面,有些感情并不是轻易就能忘却与斩断的,他不希望惜惜这辈子留有任何的遗憾……

    所以,他在劝慰着她,尽量的拖延时间,等待着顾长卿到来!

    不过话说回来,龙玉痕现在对顾长卿的龟速当真是恨的咬牙切齿,算算时间,顾长卿造就该受到他的信息了吧?为何还迟迟不见现身?

    倘若来晚了,惜惜说不定就真的离开了,虽然不知道龙庭之门的神秘力量可以将惜惜送去那里,但是从惜惜的认真的态度的上来看,龙庭之门多半是可以实现她心中的愿望的……

    “嗯,确实还要在等些时日,姜国的事情还没有完呢……”顾清惜缓缓的勾起了唇角,绽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来。

    相对于姜国皇位还在摄政王的控制之下悬浮的时候,唐国父子皇位之战则是相比之下来的要激烈与速度些,宇文曜与宇文安的较量,最后的结果是宇文曜大获全胜,宇文曜从不起眼不受宠的皇子一步步走到如今的地步更是深切清楚的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想要的东西他会不择手段的去得到,纵然那人是他的亲生父亲,而他也是会眼睛不眨一下的斩草除根,将他的一切都拿来享用!

    故而,宇文曜很快拿下了宇文安,代替他成了唐国的新一任皇帝,且这新旧政权更新换代速度之快,快到令人乍舌!

    宇文曜登基大典之日那天便发给姜国摄政王一封书涵告知了一切,希望按照之前的约定迎娶顾清惜为皇后!摄政王府,书房。

    “父王叫惜儿来就是让我看这封信么?”烛光下的顾清惜将手中的信封读完之后,缓缓抬起了眼眸。

    这首一封来自宇文曜的信,上面的言辞如他的人一样,锋利如刀,令人没有退步的余地,白纸黑字明显的写着宇文曜要迎娶她为皇后,且还是在近期之内。

    摄政王看了一眼顾清惜,而后点了点头,道:“不得不说宇文曜办事的效率的确是快的令人乍舌,他现如今已经成为了唐国新任君主。”

    顾清惜虽是极度的厌恶宇文曜,但是在他登基为皇的这条路上还是很是赞赏他的,道:“的确如此,速度快的惊人,明显是比父王的速度要快的多了……”

    摄政王闻声,微微的扯了扯唇角:“三天之后,皇上龙体下葬,有些事总归是急不得。”

    这言外之意就已经是说明了,登基成为皇帝这件事摄政王心中也是十分着急与期待的,然而姜皇尸骨未寒,纵然是他迫不及待但也是要按照章程来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如此才不至于落人把柄,而同时也说明,三天之后摄政王就不会在推拒当君王,群臣推举他那他也就会顺应人心,名正言顺的成为这姜国的霸主。

    “那么惜儿闲恭祝父皇了!”顾清惜唇角含笑,独自摄政王裴弈微微弯腰行礼,而之前一直称呼的父王此刻已经是改口称之为了父皇,这其中的意思最是明显不过了……

    听的一声父皇,摄政王心中自然是欢喜的很,他笑了笑,“到时惜儿也将会是我们姜国唯一的地位崇高的公主!”

    此话一出,顾清惜与摄政王相互看了一眼,而后笑了。

    吹捧的话,相信没有人听了会不喜欢。

    顾清惜笑盈盈的将手中的信折好放在书案上,一副乖乖巧巧的模样,“相信这姜国在父皇的手中,一定会富足昌盛,国泰民安。”

    “惜儿居然对为父继予如此厚望,那为父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摄政王信心满满的夸下海口,转而是继续说道:“这次事情能够顺利进行,惜儿也是功不可没……”

    顾清惜微微挑了挑眉,道:“父皇何出此言?惜儿可是不记得做了什么事情啊……”

    摄政王意味深长的翻了翻书案上的奏折,说道:“那日,本王破开凤仪宫的宫门时,皇后已经奄奄一息,她被鸟笼上的笼条刺穿了身体……”

    “父皇如何就认定是我所为?”顾清惜面上笑盈盈的问道。

    “因为养鸟逗鸟是皇后为数不多的兴趣之一,鸟笼也时常是她精挑细洋才悬挂起来的,所以绝不会出现这样的意外,而本王却也没有打算在皇后身边下什么圈套或者是做什么手脚,宫泽也告知并没有动手,既然如此,本王想了想也就可能仅剩下惜儿你了,你在之前曾去过皇宫面见过皇后,若说起来你动手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且皇后曾经做过许多伤害你与你娘的事情,报仇,也是情理之中……不知道本王说的对不对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与你共赏落日余晖〕〔重生空间:慕少,〕〔夫人别跑〕〔后娘[穿越]〕〔一欢成瘾:慕少,〕〔帝仙妖娆:摄政王〕〔权路迷局〕〔新帝谋婚:重生第〕〔山村透视兵王〕〔爱上阴间小娇妻〕〔情嫂 (梁甜芬王飞〕〔放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