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牛传人〕〔快穿:吾儿莫方〕〔五胡明月〕〔天赐我神剑〕〔一号红人〕〔掌家小农女〕〔将军娘子喜种田〕〔大仙官〕〔唐门毒宗〕〔海贼之无限手套〕〔星海图书馆〕〔东晋北府一丘八〕〔绝对虚构〕〔新亡命三国〕〔网游之月球战争〕〔官钗〕〔王牌兵王〕〔圈套男女〕〔枭后〕〔画满田园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426章 走投无路 vip
    而皇后见她的人已经与裴弈纠缠在一起,她也头也不回的钻入了乾坤宫中。

    皇后母女的身影很快消失在群臣的视野中。

    这令群臣不的不感到深深的失望,居然是让皇后母女躲藏了入了乾坤宫中,看来想要将她们就地正法还需要些功夫!

    裴弈功夫了得,皇后的那几个人哪里是他的对手,不过是三两下的功夫人已经就纷纷成为了他剑下亡魂。

    摄政王裴弈此刻站在天光下,一身黑金色蟒袍,一脸肃杀之色,尚方宝剑的剑刃上还在滴着鲜血。

    “凤仪宫?”

    裴弈冷冷的勾起了唇角。

    当真是以为他耳朵不好使没听到皇后所说的话么?

    皇后寝宫的密道?

    呵呵,就让她们去吧!

    等待她们的结果注定的失望透顶!

    摄政王冷冷的转身,望着群臣,说道:“皇后与公主现如今见事情败露,已是在想方设法的逃走,如此大逆不道之人,绝不能饶恕,本王即刻去缉拿这对母女,而与此同时本王会派公子裴宫泽带人前去轻水阁解救皇上,本王承诺一定会给予众位朝臣一个交代!”

    摄政王这一番话说的义正严辞,大有担当,此话一出瞬间是迎来所有人的拥护赞同。

    而,摄政王就带着众位朝臣的期待,与裴宫泽兵分两路,出发。

    摄政王不疾不徐的赶往凤仪宫,唇角上带着一抹捕杀猎物的盎然趣味。

    话说裴语嫣从乾坤宫中逃离之后一路上便是发足狂奔,奔向凤仪宫,在她眼里那里有着一扇逃生之门,是她所有的希望!

    裴语嫣在接近宫殿时擦恍然发现还有一部分的兵马部署在此守候,侍卫们见到她之后都纷纷躲闪让路,等着裴语嫣进入宫殿之后,侍卫们则是谨慎的守护在宫门四周,确保进入的裴语嫣的人身安全。

    裴语嫣在进入宫殿之中,直奔入皇后寝宫的内室,在床后面的墙面上的摸索了一番之后果真是找到了密道的开启之门,裴语嫣见到突然闪现而出的密室她双眼瞬间放光,简直是欣喜若狂,她想也不想便是迫不及待的进了密室……

    然而,半盏茶的功夫之后,密室中传来一声哭泣之音的怒嚎,是裴语嫣的声音无疑!

    下一刻,便是见原本欣喜若狂的裴语嫣垂头丧气的走来出来,脸上还挂着滚烫的热泪,她从密室中出来后则是身子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而这时,紧跟而来的皇后也赶了来,她冲入内室之后却是一脸的愕然:“你怎么还坐在这里!赶紧逃啊!再晚就没有时间了!”

    说罢,皇后也顾不上气喘吁吁的自己就是要去拉扯裴语嫣,然而裴语嫣却是忽然之间不知道哪里来的巨大力气,她双手猛的推开皇后,大声咆哮道:“骗子!骗子!这里哪有什么逃生的密道!密道早就被人封上了!你叫我往哪里逃!”

    “什么?!”皇后惊诧不已,瞪大双眼,“怎么会!不肯能的!这个密道只有我知道!只有我知道!”

    “我不信!”

    皇后一瞬间的心情也是跌落谷底,她看着那黑漆漆的密室之门,她不相信密道会被人动了手脚,她跌跌撞撞的跑了进去,不出半刻,皇后则是一脸土灰的失魂落魄的走了出来,两眼几乎要喷出火来,她怒吼道:“被封上了!密道果真是被封上了!是谁干的!”

    是谁居然堵上了这条通往皇宫外的秘密通道!

    是谁?

    难道是裴弈么!

    皇后现如今,当真是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通道是唯一的求生途径,而现在密道被封,难道她们就只能待在这里等待着裴弈持刀来尽情的屠杀么!

    皇后步履蹒跚的将身子一步一步的挪向窗前,透过雕花的窗棂可以清除的看见,摄政王裴弈带着他的侍卫正是将凤仪宫层层包围……

    “现如今该怎么办!该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要死了么!”裴语嫣从地上爬过来,两手拽资后的衣裳,满脸泪痕说道:“母后!你想想办法!你想一想办法!我还不想死!我还不想死!我不要死在这里,不要!”

    裴语嫣拼了命的哭着喊着椅着皇后的身子,可怜兮兮的哽咽着。

    而现如今,密道被封住,已经是走投无路,皇后也只能是任由着裴语嫣将自己的身子晃的东倒西歪而无动于衷,无力回天,现在凤仪宫已经被摄政王的人团团包围,插翅难飞,还能有什么办法?

    “我们现如今已经被困在这里了,被摄政王的兵马团团包围,我们仅存的力量也就仅够与之抗衡小半个时辰,等待我们的人被杀光,那么接下来这宫门被打开,我们母女就真的是没有退路了!现在已经没有人能救我们了,没有人了……”

    虽然皇后不愿意承认这一切,但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承认,这座富丽堂皇的凤仪宫将是埋葬她的坟墓……

    裴语嫣一听此话,立刻是惊了,“不!我不要死!我们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一定有的是不是母后!”

    裴语嫣真的不想死,不想自己年纪轻轻的就要芳华早逝,她害怕!从来没有过的害怕!

    皇后被椅着,感觉自己身子都已经被掏空了,随时都有可能被裴语嫣推倒的可能,眼看着窗外的两方人马已经交战起来,皇后的心此刻冰寒刺骨。

    “没有别的办法了,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安静一些,享受这最后的时光……”其实,不管夺权还是不夺权,皇后都认为自己不会逃脱掉摄政王的魔爪,然而她不甘心,不甘心就此成为摄政王掌中的傀儡,不甘心自己被利用完后随手抛弃,所有她不顾一切的奋起,想要争权夺势力,想要自己强大到足以压倒裴弈,她不顾一切的要将裴语嫣推上皇位最终的目的也不过是想要自己过的好一些,然而结果却还是落败了,自己在裴弈的面前永远的都是脆弱的不堪一击……

    “不堪一击啊……”

    皇后在心中呢喃着,愤怒的眼神逐渐的变的空洞无神,现如今不认清事实已经是不行了啊……

    然而裴语嫣却是不甘心,她拽着皇后的衣裙,哭道:“或许我们还可以向父皇求助!父皇他还没有死不是么!他一定不会忍心看着他唯一的女儿被杀死,一定不会的!母后,你想想办法,去通知父皇好不好……好不好……”

    在生命最后的时刻,裴语嫣嘶喊哭闹无疑是令皇后感觉到一阵的无比的烦躁,她忽而颓败的冷笑一声,蹲下身来,摸了摸她哭的梨花带泪的脸,而后道:“嫣儿,你别傻了!你父皇可是母后亲口下令拖去地牢的,他身体孱弱成那样子能不能撑到现在还另说,即便是还活着,你以为你父皇还会要我们母女么?我们可是要杀了他抢夺他的皇位啊!”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父皇他会原谅我们的a原谅我们的!”裴语嫣不愿承认,拼了命的在摇头,她真的不想死!

    皇后抚摸着她的头发,唇角笑容有些惨白而虚弱,她笑着又重复道:“嫣儿,你别傻了,好么?”

    说罢,皇后抚摸着她头发的手指划落,而她则是起身走开,她拖着沉重而又感到轻飘的身子,一步一步离开了藏有密道的内室来到空旷而华丽的正殿中,她两眼望着殿中陈列放置的各种价值连城的物件,每一件都是那么的光华璀璨,金光闪闪,曾经象征着无上的最贵与奢华,而这些东西,现在在她的眼中看来,全都是成了灰白之色,就如同她即将要调稀的生命一样灰白无力……

    这座奢华的宫殿生前是她的寝宫,死后就会成为她棺木,她不论生死都是要被束缚在这里不得出去里……

    宫殿外面的打斗声清晰的传来,皇后知道语裴弈对战她支撑不了多久,若说这一桩计划失败的根源在哪里,那一定是她没有下狠心对姜皇下手,没有下狠心亲手了结了他的性命,以至于让裴弈有机可乘,直接当众揭穿了她的李代桃僵的阴谋,导致她的计划落败!

    是她的错!

    早知道如此就该亲手杀了姜皇的!

    如此,她也不至于落到现如今的困境,落入了无法挣脱而出的死亡困境!

    皇后心中悔恨万千,然而不论如何的悔恨,现如今已经都为时已晚 ……

    成王败寇,多说无益。

    偌大的宫殿沉寂在浓郁的死亡气息之中,唯一的声音,便是窗前花藤架上悬挂着的那只羽毛鲜亮的绿莺的啼叫声。

    宫外厮杀惨烈,殿内死亡气息凝重,而这些的恐惧与不安,却是丝毫没有影响到这只鸟儿的欢快的叫声,漂亮的绿莺儿在鸟笼中上下的扑棱窜跳着,不带一丝的悲伤色彩,它清亮好听的声音无疑更是将现在凝重的气氛衬的更加的哀恸……

    皇后远远的看着那漂亮的鸟儿,她心中的悲伤仿佛被它带走了一些,皇后唇角抿了一丝的笑意,缓步上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顾轻舟司行霈〕〔爱已入骨,情难断〕〔纨绔医妃:世子强〕〔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