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野伏地魔〕〔锦绣妃谋〕〔救世主都是美少女〕〔蜀山游子〕〔蜘蛛科技帝国〕〔末世危机〕〔南少宠妻无度〕〔全职武神逛诸天〕〔腹黑总裁坏坏爱〕〔盛少,情深不晚〕〔官道巅峰〕〔公主喜嫁〕〔美男榜〕〔绝色狂医:魔神大〕〔我的1979〕〔争锋地〕〔重生之资本巨鳄〕〔天幕阵〕〔赚钱系统之做强者〕〔八零军嫂有点苏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425章 暗藏密道 vip
    皇后与裴语嫣见到摄政王来到后,心中自然是惊骇无比,尤其是皇后他最为了解摄政王的为人,他现在这个时候而来,一定是不会放过她们的!

    刚才乱箭齐射,已经足以说明了一切!

    果真,皇后心中这样的念头一闪,摄政王裴弈忽然打马冲入人群中,群臣生怕自己会葬送在铁骑之下慌忙是躲闪给摄政王退让处一条路,裴弈的骏马就这样一路飞驰,最后马蹄高台跃上乾坤殿的高台,而后猛的拉紧马口的缰绳,那马匹顿时嘶鸣一声,声势震天!

    而摄政王裴弈这时厉声宣告道:“皇上并未驾崩,而是被皇后软禁在轻水阁地牢!乾坤殿中躺着的人只是个无辜的替身而并非皇上本人j后包藏祸心一心要推崇公主登基上位,想要垂帘听政,一手掌控姜国政权!为了一己之利,多年来不惜伤害皇上龙体,暗地里对皇上投毒,现如今却是将这莫须有的罪名加诸于本王身上!实在是令人可恨!现如今更是狗胆包天假造圣旨遗诏,欺骗我等众位朝臣,实在是令人忍无可忍!今天,本王前来就是要替天行道,诛杀皇后以及一切试图霸占我大姜河山的乱臣贼子!救出被软禁于地牢的圣上!”

    摄政王一番话说的铿锵有力,振振有词,台下的群臣惊诧于裴弈所说的内容,实在想象不到事情不过是在短时间内又出现了逆转,摄政王裴弈与皇后各执一词,到底是谁说的才是事实?

    一瞬间,群臣又是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声音起伏不断。

    就在所有人都吃不准该信任谁时,无人注意到的裴宫泽,这时候忽然从乾坤殿内走了出来,他一身红衣鲜艳刺目的站在天光下,而在他的手中却是拖着一具死尸。

    那死尸穿着象征着姜国天子的明黄龙袍,面容无关与姜皇裴涛无异,裴宫泽如此大逆不道拖着姜皇的尸体出来时,令所有人都惊的大跌眼镜,张大了嘴巴不敢想象,这裴宫泽未免是胆子太大了些,居对姜皇的龙体如此的糟蹋!

    “这个躺在龙床上的人,根本不是真正的圣上!”裴宫泽邪恶的勾了勾唇角,然后将腰上的长剑一把抽出,当着所有群臣的面,开始用剑尖在那人的脸上快速划了几道,这一刻所有人都清晰的看见,姜皇的脸上流出大片的血迹,如此惊骇血腥的场景,令不少人开始胃部翻滚止不住的呕吐起来,所有人的脸色在见到裴宫泽如此大胆的行径之后都明显的变了变。

    而就在所有人还在感慨裴宫泽为人阴鸷无情时,裴宫泽的剑尖已经在姜皇的脸上挑起一块血淋淋的皮来,邪佞笑道:“看,这不过是被皇后贴了一张人皮面具的替死鬼罢了,这人根本不是真正的圣上!”

    说罢,他剑上的血皮被他凌空抛出,而身着龙袍的那人也被他一脚踢下了高台,供群臣去检验真伪……

    群臣见那人被踢下来,纷纷都是围观上去,虽是一张脸上血淋淋但却是还能清楚的看到这并不是姜皇裴涛,不过是个不知名的死尸罢了……

    如此,众人一片唏嘘,原来皇后当真是软禁了姜皇,伪造了圣旨!

    “皇后这是假传遗诏,想要夺仁位!自古后宫就不得干政,皇后此行径天理不容,离该当诛!”事实胜于雄辩,假的姜皇就躺在地上,无需多言,皇后方才的说辞就不攻自破,什么皇上已死,什么传位与公主,什么被摄政王下毒陷害,这些话现在根本没有相信,纵然皇后口中的摄政王对姜皇下毒是实话,然而这一句实话在众多的谎言面前根本是不值得一起,也不会有去相信!

    因为皇上就连姜皇的生死的都能造假,那么她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做?

    群臣一呼百应,高声大喝着要擒拿皇后,要将皇后关押牢狱,此刻,皇后与公主裴语嫣在群臣的眼里不过就是招摇过市的骗子而已,如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群臣的打杀之音,一浪高过一浪,皇后与裴语嫣面对如此呼声高涨的群臣,身子不自觉的在向后躲闪,试图着逃之夭夭……

    “皇后罪恶深重,所作所为十恶不赦,今天,本王就要维持皇家正义,清君侧,除掉皇后这个妖妇!”摄政王裴弈从马背上一跃而下,亮出了手中的尚方宝剑,道:“此剑乃是皇兄所赐,如君亲临,今日本王就要用这把剑除掉你这蛇蝎心肠的妇人!以证我皇家威严!”

    皇后见裴弈亮出代表着至高权利的尚方宝剑,她深知裴弈定然会一件刺死她的,因为她知晓他太多的秘密,根本不能留她活路,现如今不过是用那些欺骗世人的言辞来堵住悠悠众口罢了!

    “裴弈!你当真是狡诈!本宫全然是瞎了眼居被你利用这么多年!”皇后眼睁睁的看着裴弈提着剑走来,看着那一张她曾经为之痴迷的冷酷面容,竭斯底里的皇后这一刻居是流下眼泪来。

    “皇后娘娘这又是完的什么把戏?你说的话本王可是一个字都听不懂!”裴弈面无表情,与皇后纠缠不清,不过是因为她身上闪烁着顾心柔的影子罢了,这个傻乎乎的女人却是愚蠢的动了心,她乖乖听话配合他,他或许还可以考虑放她们母女一条生路,可是她却是偏偏不听话非要夺权上位,这根本就是在以卵击石,愚蠢到家了,眼下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一切怨不得别人只能怪她咎由自取,天堂有路她不走地狱无门非要闯进来,这就不要怪他不讲究情面了!

    摄政王一步一步的稳健走来,面容冷酷犹如来自地狱的修罗,他每进一步,皇后便是吓的退后一步,诚然,她心中对于摄政王裴弈的恐惧感从来都是有增无减!

    “裴弈!你不可以杀我!不可以!”血从她身上的伤口中渗透出来染红了她身上的衣衫,皇后惊慌失措的叫着。

    “即便是本王想要饶恕你一条命,可是这满朝文武定然不会同意,你将皇兄软禁地牢时,私自假造遗诏时,集聚人手造反时,你就应该想到自己会落得眼下的凄惨地步才对,呵,难道你只想到一切心想事成美好的一面了么?”裴弈的眼眸中都是不屑一顾的轻蔑之色,当皇后一刻不闲着姜皇宫内外搅得天翻地覆时,却是根本不知道她的一切举动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这么多年,这偌大的皇宫上下都已经是布满了他的眼线与暗桩,皇后的一举一动他什么不知晓?

    看着她如此可笑的忙碌着,摄政王裴弈只能是好笑的看着她,就像是捕猎的狮子将他看中的猎物一点一点驱赶到设好的陷阱圈套之中一样。

    而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皇后折腾完了,他再出场来将猎物亲手宰杀而已!

    现如今便是!

    “皇后娘娘想要跟本王斗,还差的远呢!”

    这就是皇后从摄政王裴弈眼中读出来的信息!

    皇后在不停的拉着裴语嫣后退后退,仅靠着几个剩下的亲族势力保护着,这样的局势明显是出于落败的下风!

    皇后心中恐惧不已,但理智却还是在,她不停的后退着,伸手捏了捏裴语嫣的掌心,压低了声线,小声道:“为以防万一,母后的寝宫之中预留了一条通往宫外的密道,等下有机会,你就跑,跑的越快越好知道么!”

    皇后如何没有想到自己会落败,好在她并未将所有的兵马人手都赌在乾坤殿这一边,她还有未动的人手潜潜伏在自己凤仪宫中,为自己准备下了另一条生路!

    原本万念俱灰的裴语嫣以为今天就是她的死期了,她都想像出摄政王手中那把宝剑刺穿她心脏的场景,她无处可逃就等死了,这个时候却是突然听到自己的母后说道还有一条逃生密道,这消息一出她立刻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激动不已,“密道在哪里!密道在哪里!”

    “小点声!”皇后遗址将裴语嫣掩藏在身后,她压低了声音,继而道:“密道就藏在床后的墙中,里面已经备下了钱财与食物,你进去之后赶紧逃,不要管我!”

    “好c!”裴语嫣看到了一线生机,以着现在的情况来看,她与母后也就只能是逃脱一人,她自然是要好好的把握会,当下便是点头如捣蒜的答应下来。

    皇后眼看着的摄政王正是逼近自己,她的人手都砸掩护着她节节后退,皇后看看四周,然后对着着手下人使了一个眼色,大喝道:“杀了裴弈本宫赏金万两!都给本宫上!”

    这一声令下,护在她身旁的侍卫当即嘶喊着吼叫着冲了上去,而就是趁着所有人都朝着摄政王奔去的时候,皇后则是一把推开裴语嫣,喊到:“快跑!”

    裴语嫣则是看准时机,撒开腿就狂奔起来,他跑入乾坤殿中,因为那里有一道后门直通凤仪宫!

    很快,裴语嫣的身影转瞬消失不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萌宝来袭:总裁爹〕〔小奶狗养成日记-朦〕〔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太古龙神诀〕〔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