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狂医〕〔小妻吻上瘾〕〔至尊特工〕〔从苦境开始当主神〕〔我本善良之崛起〕〔最牛帝皇系统〕〔傲剑浮屠〕〔大少爷恋爱记〕〔末世之无尽商店〕〔玛丽苏届扛把子[综〕〔华娱之黄金十年〕〔穿越变成老爷爷〕〔都市之全职抽奖系〕〔快穿:反派男神,〕〔玄医归来〕〔史上最牛掌门系统〕〔执魔〕〔超级捉鬼道长〕〔凰临天下:至尊魔〕〔反派逆袭成攻[综]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419章 唐国来信 vip
    皇后的眸光闪烁,内心惶恐着,为了避免自己太多的思想活动泄露在脸上,她从凤座上起身缓慢的走到窗户前,窗前立着用黄花梨木搭建的花架,碧绿色的藤蔓缠绕在其上,远观之一片翠绿葱葱,而就在这碧绿盎然的花架上悬挂这一只精致的金色鸟笼,里面住着一只罕见的绿莺,那鸟儿羽毛鲜艳,活泼好动,正是上下蹿跳着叽叽喳喳的叫着,十分喜庆。

    皇后踱步过去,眼中看到这欢快的鸟儿,她心中的焦躁不安仿佛是平静了不少,她拿起窗台上铜盒中的食儿投入那绿莺的食槽之中,那鸟儿看见吃食翘着尾巴在那里啄着。

    “一天没喂你了,你这小家伙饿坏了吧!”见到这只绿莺,皇后的心情冷静了不少。

    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倒是令顾清惜为之侧目,她转身看过来,见皇后如此的在意这一只鸟儿,她眼中的光芒不由一闪,“皇后娘娘看来是十分喜欢鸟儿的,就连这喂鸟的活儿都不假人手……”

    “很多事情都需要亲自来,交给别人,不放心。”皇后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顾清惜的眼睛眨了眨,“皇后所言极是!一些事情当真是只能自己动手,不能让别人知道,呵,故而这皇上的病情也只在你一手掌握之中是么?”

    皇后,这一刻,忽然是将手中的铜盒啪的扔在窗台上,怒气冲冲的转身,“皇上的病情与本宫无关,这一切都是摄政王,也就是你的父王动的手脚!而本宫现在已经查明了一切,决不能让裴羿在继续迫害皇上,也决不能让裴羿这样的自私小人夺仁位,现在本宫要替天行道,为皇上保全皇位,决不允许它落在裴羿的手中!”

    顾清惜瞧着皇后摆出如此一副大义凌然的表情来,她摇头失笑:“何必在遮掩呢?明明自己心思不纯与摄政王联手迫害皇上,现在大抵是关系闹僵了要分道扬镳罢了,你要为自己谋一条生路,却还装的如此正义凛然,不得不说皇后娘娘实在是太令我感动了,为此,我已经是无话可说,只能是预祝皇后娘娘起义成功了!那玄武神印就在我手里,我等着皇后娘娘来找我取呢,希望不要让我等太久哦……”

    顾清惜说罢,拍了拍自己的衣袖,转身欲离开,她今天来皇宫走一遭纯属是闲的无聊没有事情可干,至于皇后,她想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与之见面了吧,皇后一直苦心积虑的在卫国安插暗装来迫害她的娘亲与自己,更是还妄图偷取神印,三番两次的对自己下毒手,如此罪孽深重如何能继续留着她呢?

    顾清惜唇角含笑,步履轻盈的踏步离开皇后的寝宫,只是在临踏出宫门的那一刻,她微微回眸,眼角的余光里看见了皇后那一张气急败坏的脸,还有她身侧那一只漂亮的鸟笼……

    顾清惜进宫给皇后添堵之后,心情不免觉得格外愉悦,与龙玉痕一路上有说有笑的离开。

    而此刻的摄政王府书房中,摄政王刚刚收到了一封来自唐国的书信。

    摄政王将书信过目之后,将他递给了裴宫泽,道:“这是唐太子宇文耀的来信,他写的内容你看一看吧!”

    “宇文耀?”

    裴宫泽漆黑的眸子闪过一抹稍纵即逝的亮光,而后将信中的内容迅速的默读一遍,而后道:“宇文耀想要借助联姻之事与我们携手共同对付卫国,瓜分这天下……”

    “你对此事怎么看?”这段时间以来,裴宫泽的表现已经是深得摄政王裴羿的喜爱与赞赏,在诸多事宜上与之商讨敲定主意,故而收到这封来自唐国的信也不例外。

    裴宫泽少年英俊的面容上稍作思量,而后道:“儿臣想要问父王更关心的是哪一点?是裴惜的婚姻还是与唐国联手攻打卫国?”

    摄政王没想到裴宫泽会问这样一个问题,他不由的看他一眼,而后道:“着重考虑下惜儿的感受吧,毕竟这么多年来我亏欠她太多,你认为宇文耀对惜儿有几分真心实意?”

    裴宫泽听到摄政王如此关心顾清惜,他面上一笑,道:“父王果真是一个好父亲,以前都是儿子不懂事错怪父王了!”

    裴宫泽不但没有嫉妒生气反而是笑着体谅裴羿的良苦用心,他的这表现看在裴羿的眼里显然是十分的舒服,裴宫泽继续的说道:“去年四国盛会之上,宇文耀就对惜儿一见倾心,更是赠送了西域香马以示好,显然这宇文耀是对惜儿有浓郁的好感的,且宇文耀年纪轻轻就在众位皇子中杀出一条血路来成功问鼎太子之位,他这个人,不论是容貌还是能力手腕都是屈指一数,且他现在还承诺以唐国皇后之位为聘来迎娶惜儿,显然,宇文耀是真的对惜儿动心了!相信父王也有所耳闻,宇文耀素来都不近女色,身边更没有什么女子出没,如此冷血之人对待惜儿却是这般执着,想来也是动了真心的!依着儿臣看,这一桩婚事可以纳入父王的考虑范围之内,毕竟两国一但联姻,这就是政治上的盟友,在以后的诸多事宜上定然是利大于弊的……”

    裴宫泽说道这里,又是好心善意的提醒了一句,道:“当然这只是儿臣的一人之见,纵然此事百般利好,却也是要尊重惜儿的意愿,她喜不喜欢宇文耀才是重要的,毕竟惜儿在卫国时身上还有卫国太后为其与宸王世子顾长卿懿旨赐婚,虽现在与顾长卿断绝了关系不相往来,专心做我们摄政王府的郡主,但这儿女私情之事谁也无法评断,惜儿倘若心中还有顾长卿,那么怕是与宇文太子是无法喜结良缘的,父王,你说是不是?”

    如此一番进退得当设心处虑的为顾清惜着想的这番话听在摄政王裴羿的心里简直是滚烫暖心啊,裴羿叹息一口气,道:“你说的对9是你考虑的周全!这件事本王会找惜儿好好商谈一下,仔细听听她的意见……”

    “嗯!惜儿一向是识大体为大局着想,想来她也该是为我们将来的大业作出点贡献的,或许惜儿也会一口答应也说不定呢……”裴宫泽最后又是给顾清惜戴了个高帽子,将她歌功颂德了一番。

    显然,裴宫泽这话听上去随意但却是无形之中给予了摄政王裴羿一个暗示,倘若顾清惜不肯答应着这桩婚姻,那么她未免有些太自私了些,来王府这么久只知道做享清福却是不知道作出一点儿贡献。

    “嗯,这事以后在商讨吧。”摄政王裴羿点了点头,而后又道:“至于联手攻打卫国这事本王认为可以结成联盟,毕竟卫国的实力雄厚不是我们能一口吞下的,与唐国联手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拿下,不然我们单枪匹马的去作战,战事吃紧的时候保不齐唐国会趁机下手,就如同它在卫国与滇国交战时横插一脚一样,如果那样我们姜国也是要面临着的巨大的风险,或许还有亡国的可能,毕竟宇文耀为人深沉而狡诈,心机叵测,与他联盟才是比较妥当的做法。”

    “父王说得对。”裴宫泽笑了笑。

    “现在唐国的政权还在唐皇手中紧握,等到宇文耀坐上了九五之尊的位子时,我们父子也已经成功登位了,到时两国就可以商谈攻打卫国之事,等到拿下卫国,扩充了疆域,这天下就是姜唐的天下,以后若是等来时机……”

    摄政王的话点到为止并未说出,而裴宫泽却是上前一步,小声的接道:“以后若是等来时机,这天下就是我们一人的天下……”

    父子两人,这一刻,眸光相对,相视一笑。

    这天下的万里锦绣山河,与他人平分,就如同是卧榻之上有他人酣睡,如何能放心?

    每一个执掌政权之人,野心永远是无止境的,试问谁不想成为一统天下的始皇?

    摄政王冷酷的面容上浮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来,道:“看看天色,惜儿该是从皇宫中回来了,本王去找她商谈一下与宇文耀的婚事,看她如何说……”

    “好!父王去吧!宇文太子仪表堂堂又智勇双全,相信惜儿一定不会过多排斥的……”裴宫泽又是不动声色的添油加醋。

    清风小筑。

    顾清惜从宫中刚回来,不过是坐下来饮了一盏茶的功夫,下人便是来禀告说是摄政王来访。

    “这几日惜儿见父王都一直事务繁忙,未敢去惊扰,今儿父王怎么有空来了我的院子?”顾清惜从座椅上起身款款相迎,见到裴羿时,她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绽放的明媚笑容。

    这令摄政王观之,心中十分的喜欢,他一撩了衣袍坐下,道:“好几日未曾见惜儿,父王着实是有些想念了,特意来看看你。”

    “有劳父王挂念了。”顾清惜乖巧的拎起桌上的茶壶为摄政王斟满了一杯芳香四溢的茶水,像是十分高兴摄政王来看她一样,小女儿家的心思全都表现在脸上,一览无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