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采个娘子来养家〕〔练级狂魔〕〔北明不南渡〕〔我真是天道〕〔热血三国之召唤猛〕〔末世之葭偶天成〕〔美女总裁的超品高〕〔最强特工学生〕〔优化科技〕〔一路仕途〕〔地球上的圣光〕〔军阀大帅的出逃四〕〔覆汉〕〔小人物之我的爱情〕〔凶灵祭〕〔大唐粮草王〕〔大道真皮如斯〕〔全能透视〕〔仙法供应商〕〔大明1617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414章 原来如此 vip
    一系列的人证物证被收集,所有的证据全都是将矛头再次指向和王父子要在此策划谋反的事实!

    得知此消息后的卫皇,龙颜大怒,直接是将和王父子关押天牢,不需审讯,直接三天后问斩!

    顾长卿现在就是在等待,等待着监斩过后,处理完紧要的事情,他就要奔赴姜国去寻找他的惜儿……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他现如今已经是恨不得立刻要赶去她的身边,告诉她,他是多么的想念她,多么的想要紧紧的抱住她……

    而,就在顾长卿与顾清惜异地分隔,两国不相见时,唐国的宇文耀也一直没有停歇脚步,宇文耀从原本不受宠的皇子一步步成为仅剩下的唯一的一个皇子,短短几年的时间暗地里掌握了唐皇的皇家霸权,这令唐皇十分之忧虑焦躁,因上次唐皇试图要绑架顾清惜以此来控制宇文耀的事情被揭发后,唐皇与宇文耀的父子不和的关系一直在持续的增温,两人之间的权利不断在碰撞!

    而斗争的结果是,唐皇势力不敌宇文耀,处处被压制,根本没有翻盘之身,眼看着姜皇就要被从九五之尊的宝座上被驱赶下来了,这令唐皇一度的惶恐不已!

    而相对于唐皇的寝食不安,宇文耀则是显的随性自然的多。

    东宫之中,宇文耀正是半躺在太子宝座上,慵懒的享用着西域美酒,他如玉般纤白手指,执着一只白玉杯,杯中盛满着嫣红色的液体,他另一只手半撑着头颅,另一手就这样高举着白玉杯,将杯中的美酒倾斜的缓缓口中……

    醇香的葡萄酒汁,从白玉杯口中倾倒,一线嫣红,落入口中清脆有声,偶尔有一两滴的酒汁溅在他白皙如玉的下颚上,那样的精致,就如同是一枝白色的牡丹上滴落了一滴猩红的血珠,看上去妖艳至极而又动魄人心……

    诗柯从宫门进来的那一刻就远远的看见了这一幕,一袭白色锦袍随性的铺展在金黄色的太子宝座上,以手支撑起头颅,姿态放|荡而又慵懒的往自己张开的薄唇中倾倒美酒……

    他的三千青丝未束,如同黑色的绸缎一样散落着,这极致的黑与白,碰撞出蛊惑人心的魅力……

    诗柯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那里,远远的观望着他,不敢轻易上前惊扰,或者说是不忍上前惊扰,在她的眼中,他的师兄,不论什么时候都是如此的俊逸潇洒,令她看一眼就深深的着迷……

    以至于,为了他,她甘愿牺牲与放弃自己所有的一切,为的只是能换来他那清淡的一瞥,便此生足矣……

    诗柯远远的凝望着那洒脱不羁的宇文耀,明亮如月的双眸中不自觉的晕染了一层水汽,水汽逐渐的凝聚滚落成泪滴,滑落在她的面纱之上……

    有风吹来,掀起她面纱上的一角,那曾经光滑如雪的肌肤上却已是布满了伤黑褐色的伤疤,模样看上去触目惊心……

    诗柯,下意识的去抚了抚自己的脸。

    这一张脸,曾经带着面纱不过是为了将自己的一张绝世容颜掩住,只留给他一人看。

    而如今,这一张她引以为傲的脸全都毁了,遮挡面纱,也不过是为了挡住丑陋,不让他看。

    同样一层面纱,现如今却是有着天与地的差别。

    她如今的这一切,可全都是为了他!

    “看来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诗柯正是在出神时,耳边忽然传来宇文曜一句没有丝毫温度与感情的话语。

    诗柯抚摸自己面颊的手指微微一颤,道:“是!已经无碍了。”

    宇文曜将手中的白玉杯放下,姿态慵懒的缓慢坐直了身子,她漆黑的鹰眸中因饮酒而晕染上了一层朦胧的柔光,那淡淡氤氲的光芒遮挡了他平日里瞳孔中的冷漠与阴鸷之色,平日里看上去冷硬的五官线条为此而显得柔和了许多,此刻的他白衣墨发的坐着,远观而望,俊美非凡,犹如天神……

    “无碍就好,这一次辛苦你了。”

    宇文曜居高临下的眸光在诗柯的身上一扫而过,漫不经心的开了口,而后低首,继续为自己的杯中注满了酒。

    这葡萄美酒,初饮起来苦涩中带着些许辛辣,酒入喉后才会感到有丝丝的甘甜醇香散发出来,居是唇齿留香,令他有些爱不释手,这种感觉不禁让他想起了那个女子,那个浑身带刺带毒不可一世的女子,外表就如同这酒难以下咽,然而当交涉品尝过后你就会怀念她的美好,她的存在令人感到回味无穷……

    以至于想起那个女子,他的眼眸都会忍不住的温软下来……

    宇文曜现在大概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唇角竟是情不自禁的微微的上扬起好看的弧度,隐隐带笑。

    而他这细微的变化却是都没能逃脱诗柯的双眼,尤其是他那唇瓣上勾勒的笑容,令她感觉那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刃深深的刺痛了她的瞳孔!

    这样的笑容,明显是想起了什么人,而那人,即便是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诗柯心中的嫉妒之火燃起一团火苗来,她不知道顾清惜身上到底存在着什么魔力,居能让无情无爱的宇文曜为她这般牵肠挂肚,恋恋不舍,甚至于是牺牲她的容貌!

    顾清惜三个字就是诗柯身上的一颗毒瘤,想要除之后快,然而,她却是做不到……

    心中明明是恨的咬牙切齿,可是在宇文曜的面前,她也只能是将恨意转化为笑,而后绽放在自己的唇角,诗柯一步一步的缓慢走上前去,违心的笑道:“只要师兄高兴,不论是什么事情诗柯都愿意去做,即便是这张脸毁了……又如何?”

    宇文曜闻声,薄唇一勾,抿了一口酒水,“你这话说的着实是令本太子感动不已,你的容貌一向是你最引以为傲的所在,现在毁了,当真是不后悔么?”

    “不悔!”诗柯强忍着心中的痛楚,平静的说道:“诗柯按照师兄的吩咐已经将顾长卿与顾清惜分离开来,虽是为此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但最后师兄还是接到了诗柯传递出去的消息赶来相救,师兄没有抛弃诗柯,仅仅是这一点,诗柯便觉得很知足了,最起码……这证明了师兄心中还是惦记着诗柯的……”

    闻声,宇文曜唇角勾起的弧度忽然加深了些,他笑出声来,道:“毕竟你是为本太子做事,本太子不论如何都是要保全你的性命的,总不好让你死在异国他乡,我们终归是师兄妹一场不是么?”

    宇文曜轻飘飘的话传入诗柯的耳中,如一盆冰水彻底浇熄了她仅剩的一点儿希望,宇文曜的话中意思很是明显,他派人去将她从宸王府地牢中救出来不过是因为她为他做事而两人之间又是同门之情罢了,除此之外别无其它,提醒她不要多想……

    诗柯的心中一痛,眼眸中满是受伤神色。

    她不知道自己与宇文曜是师兄妹,且她心仪宇文曜的消息是如何走漏而出,她为此遭到滇国圣皇以及滇国三大长老的追杀,导致她在滇国无处藏身,只能小心翼翼的四处奔波躲藏,她无奈之下求助于宇文曜,然而她的师兄却是根本不在乎她的死活,反而是利用滇国为追杀她的混乱空档期,用这些年她为他窃取的滇国政权机密以及拉拢潜藏的黑暗力量,迅速出手,在卫国攻打滇国之极,他居然发兵进攻滇国东大门防线,铁骑长驱直入,横扫千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占领了大半个滇国疆域,更是与卫国兵马在滇国的地盘上争夺,战火连天,滇国的子民死亡惨重,民不聊生,最终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王国在她心爱的人手里覆灭,而她却是他取得胜利的那个刽子手,她亲自了结了自己国家的性命,将滇国的河山拱手送给他!

    那一场战役,唐国扩充了疆域,宇文曜可谓是不费吹灰之力大获全胜,占尽了便宜,可是她,却是成了一无所有之人,就连头顶上的一个避难所都没有!

    她请求宇文曜收留庇佑她,看在她为他出卖国家与灵魂的份上,而他却只是如同魔鬼一样的笑了起来,他说,想要留在他身边,未尝不可,不过是要用条件交换的……

    而这所谓的条件就是要让顾清惜离开顾长卿!

    她明明知道将顾清惜与顾长卿分开,是宇文曜想要趁机夺走顾清惜,这样的目的她根本无法接受,然而,最后的最后她却还是点头答应了,因为,这是她唯一能留在宇文曜身边的机会了……

    所以,接下来的一切事情就在她的掌控中顺理成章的展开了……

    她以被四处追杀为理由潜入了卫国出现在了顾长卿的面前,那时的顾清惜因为中了她的两种蛊毒而失去的孩子失去了记忆,顾长卿为顾清惜解毒已经是急的焦头烂额,她的出现,虽是换来顾长卿的狠狠羞辱与伤害,然而她却是如愿的留在了宸王府为顾清惜驱赶蛊虫。

    ...

    /*6:5 创建于 2016-02-02*/

    var cpro_id = ”u2511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爱上阴间小娇妻〕〔我的微信连三界〕〔权路迷局〕〔后娘[穿越]〕〔落魄佳人千金难换〕〔皇后有旨:暴君,〕〔英雄?我早就不当〕〔杀神叶欢〕〔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