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护灵人之医道无边〕〔恶魔宠入怀:甜心〕〔回到明末玩淘宝〕〔鬼王宠妻:绝色特〕〔豪门霸情:林少的〕〔甜爱满满,老公大〕〔亿万宠妻:入骨相〕〔民国烽烟录:时光〕〔重生冥婚:傲娇鬼〕〔夜帝独宠:天才萌〕〔兽世种田:妻主大〕〔通灵法医:男神,〕〔锦绣药田:娘子,〕〔妖女追夫:倾城,〕〔萌宠娇妻:厉少放〕〔诱宠萌妻:腹黑大〕〔重生娱乐圈:盛宠〕〔重生不重来〕〔抠神〕〔娇宠梁园:王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405章 当庭对质
    场面一片混乱,宫人们上前去阻止裴语嫣却是徒劳无功,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这样巨大的力气一直在旋转起舞,像是永远不知道疲倦般,皇后仪态尽失凄声呼喊却是徒劳无功,姜皇则是扶着龙椅一直在不停歇的咳嗽。

    裴宫泽的漆黑如深潭的眸光射向顾清惜,恰逢顾清惜也朝他看来,两人的眸光在空中相对,瞬间是击撞出一片电光火花!

    “这样毁人的办法都能办的出,实在是厉害!”裴宫泽的眼神中闪过一抹轻蔑。

    顾清惜读出他眼神中传递而出的轻蔑之意,她则是勾了勾了唇,无声道:“比起你差远了。”

    裴宫泽冷哼一声,举起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而后将手中酒杯嗖的一声弹射而出,那透明的白玉酒杯下一刻便是咚的一声击中裴语嫣的额头,裴语嫣旋转不停的身体便是突然之间失去了力气一样,砰的一声后脑勺着地,昏地不起!

    而在她的额头上则是有一块杯口大小的淤青,那是裴宫泽击中裴语嫣留下的痕迹。

    “语嫣!”

    皇后见宝贝女儿突然昏倒吓的双腿都有些虚软了,她尖叫一声扑倒下去,“嫣儿你醒一醒!”

    “她没事,不过是暂时昏迷罢了,皇后无需过多担忧,喧御医下去给公主诊治一番便是。”裴宫泽看不惯这样乱七八糟的场面,更是见不得这么多人尖叫哭哭啼啼,他忽然站起身来,冷声说道:“公主不过是听了我家妹妹的一首琴曲罢了,怎么就会突然发生这样鬼怪的事情?皇后还是有空查一查吧,不然别人还以为是我妹妹伤害了公主呢!”

    裴宫泽这话,不说还好,一说顿时是将矛头指向了顾清惜,听上去像是为顾清惜开脱,可实际上却是将嫌疑推在了顾清惜的身上。

    裴语嫣很快被宫人们裹的严严实实抬走,而皇后则像是忽然被裴宫泽的话点醒,她整理了下尊贵的服饰与发髻,转身间又恢复到了一国之母的凤仪,她冷然转身,双眸像是含了冰渣子一样盯紧了顾清惜,问道:“惜郡主,语嫣生性纯洁不过是好心想成全你弹琴之邀,可是却没想到你心怀不轨居然对嫣儿下手,说!你究竟是使了什么魔障害她如此神志不清!”

    皇后早就该知道的,顾清惜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她当时就该不顾一切都要拦下裴语嫣的,可是现在什么都晚了!语嫣在大庭广众之下脱衣跳舞,这公主的颜面可谓是丢尽了,身子都被看光了,将来怎么嫁人!这已经是身败名裂了!

    皇后半生就只生养了这一个女儿,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对她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打击,皇后深受刺激,将一腔怒火全都洒在了顾清惜身上!

    皇后的突然震怒,引得在场所有人都是心肝一颤,惊吓不已,感叹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顾清惜安静的坐在那里,见皇后姣好的面目此刻狰狞一片,十分骇人,她拧着眉头有些不明所以,委屈说道:“裴惜不明白皇后娘娘在说什么?公主殿下的突然失常也着实是吓了我一跳,我什么都没有做不过是弹了一首琴曲而已,怎么会去害公主?皇后娘娘如此质问与怀疑裴惜,裴惜当真是百口莫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裴惜冤枉啊……”

    顾清惜的眉头一直都是皱着,巴掌大的素颜小脸上满是委屈之色,星眸中透露着一丝的惶恐与害怕,仿佛是想不明白皇后为何要这样对待自己一样,那委屈的模样看上去着实是令人心生怜惜。

    皇后望着顾清惜那叫冤的表情,心中的怒火更是焚烧的凶猛,她呵斥道:“你休在本宫面前装模作样!语嫣之前还一直好好的,是你执意要为她弹琴奏乐,而她也是在听了你的琴声之后变的诡异起来,若不是你,还能是谁!”

    顾清惜听了,小脸上的无辜神情更是浓重,“皇后娘娘这样的说法未免太牵强附会了一些,裴惜不过是一介弱女子能有什么通天的本领陷害公主?若说这琴声,在座的所有人都有在听,为何别人没有事情,偏偏公主不正常了那?倘若真的是我的问题,那为什么皇后娘娘没有发疯,为什么皇上也没有呢?这琴声又不止是公主一人听去了,皇后娘娘如此不分青红皂白的将这罪过推在裴惜的身上,实在是令裴惜心中不服!宴会如此之多的人,皇后娘娘无凭无据为什么要认定是我?难道只是因为裴惜没有娘亲,在这姜国是个外来人,就可以随便的被欺凌侮辱么?”

    “皇后娘娘身为一国之母,难道不明白捉贼需拿脏的道理么?如此构陷公主的大罪怎么就能三言两语的认定是我?或许,公主本身就喜欢跳这样惊世骇俗的舞蹈也说不定,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裴惜希望皇后慎言,以免失了自己尊贵的身份!”

    顾清惜脸上委屈的神情因为她的义愤填膺而变得冷硬起来,她一字一顿的说着,字字犀利,句句在理,直接的将皇后说的一无是处!

    皇后闻声,面露狰狞,她指着顾清惜,说道:“就是你!除了你还有如此大的胆子!”

    “我跟公主一无冤二无仇,今天也不过是第一次见面,我为何要害公主?皇后娘娘怎么就一口咬定是我干的?

    “你……”一时之间皇后也是说不出一个完美且充分的理由,顿时被噎的哑口无言,她总不能说自己与顾清惜已经是老相识,频繁过招,知道她的手段吧?倘若真的是这样,那么不就等于她也将自己给揭露出来了!

    顾清惜见皇后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缓缓从席面上起身,道:“公主突发异常皇后娘娘心急如焚,担心过度,这本是人之常情,但无凭无据就血口喷人这未免有失皇家风范,且公主出事,皇上还没有发话,皇后娘娘就这样的独断,也未免太不将皇上放在眼中了,难道皇后娘娘是看皇上身体虚弱而就要越俎代庖,独当一面了么?”

    顾清惜直接将皇上搬了出来,本来事实就是如此,公主发生这样的事情,身为父亲兼皇上的姜皇还没有说一句话,皇后就这样火急火燎的一口咬定说她对公主动了手脚,甚至是不曾询问过皇上的意思,更没有顾忌到此刻在龙椅上咳嗽不止的皇上,这样的举动,分明是折射出皇后的内心深处根本是没有将九五之尊的皇上放在第一位置,这若是追究起来就是藐视皇威了!

    此话一出,皇后的脸色瞬间有些煞白,脑中不由想起一些令她感到害怕的事情来……

    而顾清惜则是根本没有放过她的意思,接着道:“皇上虽然缠绵病榻,嫌少处理朝堂上下的事情但是并不代表着皇上是透明的空气,敢问皇后娘娘将皇上置于何地?”

    皇后因为心中有鬼,被顾清惜这样一说,她顿时口舌有些打颤,道:“本宫不过是忧心自己的女儿,一时情急之下才反应这样的激烈,这是天下母亲的本能,怎么在你的眼里就成了本宫忽视皇上了?裴惜,你这栽赃陷害的本事太厉害了些,你休在这里挑拨是非,信口雌黄,污蔑本宫!”

    “那既然如此,公主的事情就交给皇上判决好了,皇后没有凭证也就请不要在污蔑裴惜,凡事讲究用事实说话,相信皇上圣明,一定会查明真相,给予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至于皇后娘娘你之前指控裴惜的事情,裴惜可以不予追究,还请皇后娘娘以后自重,不要在众人面前掉了身价!”

    顾清惜三言两语将皇后的嘴堵上,将此事推给了姜皇,可谓说是大大的扇了皇后一个大嘴巴,弄的皇后在众人与皇上面前里外不是人……

    皇后气急,全身都气的在发抖,她自知说不过顾清惜,便是转身望向诸位上的姜皇,道:“皇上!臣妾并无越俎代庖之心,也并未不重视皇上之心,一切都是因为臣妾太担心我们的女儿,请皇上莫要怪罪,臣妾,臣妾根本不是她说的那样啊!”

    裴语嫣的当中脱衣,自是令姜皇心中痛惜愤怒不已,毕竟这是在皇宫中,在众多宾客的面前,裴语嫣这番举动无疑是丢尽了他的脸,他情绪一激动便是咳嗽不止,不能说一句话,只能是听的皇后与裴惜在不停的争论,皇后无凭无据就要锁定裴惜是凶手这本就是个错误,可是她身为一国之母居不自持身份,一而再再而三的争执不休,饶是他脾性再好也忍不住的动怒……

    一国之母居不如一个少女,懂得顾全大局,知道进退!

    姜皇拿着帕子掩着唇角猛烈的咳嗽两声,声音孱弱道:“此事朕自有定夺,皇后不必多言,朕有些不舒服,这七夕宴散了吧……”

    皇家公主闹出这样的丑闻,这七夕宴会在继续下去无疑是让满朝文武看笑话了,且姜皇体力也不支,一扬手便是散了这宴会,由着身旁的宫人搀扶着离开……

    (谷粒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山村透视兵王〕〔沈娴秦如凉〕〔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