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军嫂是神医〕〔京华春恨〕〔斗罗大陆III龙王传〕〔末世基因猎场〕〔代汉〕〔超级特工奶爸〕〔补习之王〕〔剑徒之路〕〔逍遥小地主〕〔欢喜记事〕〔超神觉醒〕〔味香〕〔保卫国师大人〕〔你的繁华,我的谢〕〔道镇苍穹〕〔三界舞尊〕〔重生过去当神厨〕〔封圣传说〕〔六宫凤华〕〔东晋北府一丘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403章 弹琴一曲
    在者说,裴语嫣就这样被她一句话轻易的反击回去了,她想要抽身不玩了,她可还是不愿意呢!

    这场游戏,才不过是刚刚开始!

    顾清惜心中冷笑连连,绝色的容颜上却是绽放出一抹歉意的笑容来,只听得她说道:“公主邀请裴惜共舞,裴惜不能相陪实在是深感内疚,裴惜身体腰身虽然不能起舞,但这也并不代表着裴惜不能为大家献上其它才艺,裴惜不才,在琴棋书画造诣方面也就仅仅一个琴字能拿得出手,倘若公主不嫌弃,公主起舞的曲子可有裴惜来为你弹奏,如此,也算是给了裴惜一个表达心中歉意的机会,不知公主可否赏脸让裴惜来为公主优美的舞姿来伴奏?”

    弹琴伴奏?

    裴语嫣好看的眉头有一丝的拧起,不知道顾清惜在打什么主意。

    这起舞,舞曲的节奏尤为重要,她不跳舞而选择退而求其次的弹奏乐曲,莫非是想要捣鬼不成?

    皇后同样,此刻是心存忧虑,这琴声可是关系到整个舞蹈的成败,琴声与舞蹈节奏相融合才能演绎出绝世的舞之精髓,倘若琴音乱弹一气,那么即便是世间再好的舞者也无法跳出赏心悦目的舞步!可以说这琴音可是至关重要!

    顾清惜主动请缨来弹奏,试问若是没有什么小心思怀心眼的话,她绝不相信!

    “既是惜郡主身体欠安那就好好休息是了,弹奏这样费心神的事情还是交给宫中乐师去做吧,郡主等下只管好好欣赏便是。”为了保险起见皇后一口否决了顾清惜的提议。

    裴语嫣也察觉到其中隐藏的危害之处,姣好的面容上也是笑靥如何,温柔道:“母后所言极是,惜姐姐你理该好好的休息才对,惜姐姐的心意妹妹心领了,妹妹只盼着姐姐能早日身体一康复,到时候你我在一起研讨舞步……”

    这是在害怕她会捣乱?

    顾清惜的眼睛不自觉的弯了起来,心中偷笑,越是害怕,可不越是好玩么?

    想要阻挡她?

    不好意思,她可是不打算给予任何机会!

    当下,顾清惜的清丽的面容上浸染一层满是委屈与难过的神情,她晶亮的眸子中仿佛是晕染了一层洁白的水汽,眼看着那水汽就要化成为泪水从眼眶中滴落,她声音中透露着一丝的楚楚可怜,小声道:“刚才裴惜未曾答应公主一起跳舞,实在是因为身体不适,并未有意推辞!裴惜感到内心愧疚想要弥补,很想为公主弹奏一曲,怎么皇后娘娘与公主殿下却是这样的一起回绝,难道是刚才裴惜没有答应公主的邀请而惹得皇后与公主生气了么?”

    顾清惜忽然之间这样可怜兮兮的开口,顿时是令皇后与裴语嫣感觉到一阵的瞠目结舌,不明白方才还理直气壮拒绝邀请的顾清惜怎么转眼之间就成了这样的无辜弱势群体,翻脸堪翻书都还快,不让她弹琴到是成了他们嫌弃她的后果了?

    皇后娘娘的眼角不由抽了抽,强颜欢笑道:“裴惜郡主误会了,本宫与语嫣并未曾有这个意思!”

    顾清惜眨着一双无辜水汪汪的眼睛,道:“既是皇后与公主没有生气,那为何不让裴惜弹奏琴曲?

    “因为害怕你耍心机,图谋不轨!”

    皇后张口就想要说这样的一句话,但此时此刻的场景却是让她忍住了,这些话她也只能在心里碎碎念罢了!

    皇后心气的牙根儿痒痒但却是不能发作,只能是强忍着怒气,陪笑道:“本宫一片好意,是真心的不希望你过度操劳,你现如今可是摄政王的宝贝掌上明珠,万一有个闪失,本宫可是如何要向你父王交代!”

    “不过是坐着弾一弹曲子而已,能有什么闪失?”顾清惜才不管她那些说辞,今天这曲子她是弹定了!

    皇后被堵得哑口无言,她此刻心中越发的清楚明白,顾清惜绝对是在故意的,弹琴?呵,一定是存心要搞破坏的!只是她现在却是苦于没有理由在阻止,而顾清惜又是这样的狡猾,不允许她弹琴就是成了生她的气了?

    这女子实在是可恶的!

    “不会有什么闪失j后娘娘若是在回绝裴惜,那裴惜就会相信,一定是刚才裴惜惹得皇后娘娘不高兴了,不然皇后娘娘为何不让裴惜的为公主弹奏,为何不让裴惜为大家献艺呢?”

    不让我弹是吧,那我就说你这是故意为之,是对她的报复!

    “本宫没有不高兴!”皇后气的心肺都要炸了,但是还不得不强颜欢笑。

    “那皇后若是允许裴惜弹琴,那裴惜才相信皇后娘娘没有生裴惜的气。”顾清惜无辜的眨着眼睛,一副我见犹怜的可怜模样。

    皇后的手在衣袖中死死的拧着手帕,顾清惜明显的就是不坏好心,倘若把将诶她使坏搞砸了裴语嫣的名声,那可是得不偿失,她绝对不能让这小贱人去弹琴,绝对不能,皇后娘娘的大脑在急速的旋转要寻求一个合适而恰当的理由回绝了她。

    然而还不等她想出完美的的借口来,在座的宾客中已经是传来了小声的议论纷纷。

    “裴惜郡主不过是想要为公主弹琴一曲而已,为何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阻挠?”

    “是啊!是啊!裴惜郡主的琴技可是很高超的,上次在诗社我可是亲耳听到过的,简直是美妙极了!”

    “裴惜郡主是想要借弹琴来弥补不能跳舞的遗憾,公主殿下理该同意才对,她们都是姐妹,有何不可呢?”

    “嘘!你小点声,你不知道乐曲对舞蹈的重要性么?倘若裴惜郡主的琴技高超,公主的舞步若是跟不上曲调,那就可能会闹出笑话的,或许皇后和公主是在担心这个也说不定哦……”

    “呀!难道事实真的是这样!”

    “除此之外,好像没有什么理由比这个更充分的了!”

    “天呐!原来皇后不允许裴惜郡主弹琴,是害怕公主出丑?”

    “或许是……”

    “……”

    满座宾客,都忍不住的在议论着,虽然声音不大但却是足够能让所有人都能听的清楚,这些话落入裴语嫣的耳朵里,她顿时是觉得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够了!”

    公主的脾性爆发,裴语嫣忍无可忍,一直都压抑着的脾气瞬间如火山喷发!

    一声怒喝,裴语嫣的双颊涨红,两眸带着一团烈火一样在男女宾客席上横扫而过,所有刚才议论纷纷的人都被她这样恐怖目光吓的纷纷低下了脑袋不敢与之对视,公主性情最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骄纵蛮横,现在她的样子可真是可怕,简直像一只母老虎一样!

    众人虽然心中不甘吭声,但是她这一身荣华风光的公主形象可是彻底倒塌,公主虽然今日的衣着光鲜亮丽无比,面上的妆容也是绝世无双,但是一个女子如果虚有其表华而不实的话,那就当真是没有什么价值可言了,这裴语嫣公主与裴惜郡主两相对比,简直是差别太悬殊了!

    裴语嫣的突然发火,令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然而所有人却都一言不发,不敢高声语。

    只有顾清惜坐在那里,双眸一眨不眨的看着裴语嫣,而后轻声道:“看来公主殿下果真是生裴惜的气了呢,实在是对不起!公主请息怒……”

    裴语嫣看着顾清惜那一副天真无辜的面容,她一口贝齿咬的可谓是格格作响,她道:“本公主哪里敢生惜姐姐的气!本公主不过是担心你的身体罢了,可既然惜姐姐这样的不识好人心,那本公主只能是成全你了!既然是你想要弹琴,那就随便弹好了,今日七夕,只要能让父皇母后以及大家高兴就好,你想要什么弹什么琴,本公主让人将各种各样的琴都抬上来供你挑选,惜姐姐这样可否满意?”

    裴语嫣这话听上去说的可是一副大肚能容的姿态,然而她口中说话的话却无一不是在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中蹦出来,带着一股子咬牙切齿的恨意!

    顾清惜自然是能听出来她口中的不愉快然而即便是这样那又如何?

    顾清惜面上又忙做一副惊吓与惶恐的表情来,道:“裴惜能感觉到公主殿下心情不美丽,这琴裴惜不想演奏了,公主殿下还是请乐师奏乐吧……”

    顾清惜又突然的推拒,这无疑是令裴语嫣心头之火熊熊燃烧!

    “不可以!”裴语嫣一张小脸涨红,“说要弹琴的是你,说不要弹琴的也是你!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你当这皇宫是你家的后花园,你当这里所有的人都是傻子么!今天你这琴弹也得弹不弹也得弹!”

    “来人!拿琴来!”

    裴语嫣一声怒喝宫人们便是抬了六七把精致的琴来摆放在顾清惜面前让她挑选,见此,顾清惜面上露出一丝的难为情来,他的眸光开始扫向摄政王,眼神中带着乞求解围的目光。然而,此时此刻的摄政王却是对顾清惜微微点了了点头,一笑,示意她尽管弹奏便是,无需害怕。

    (谷粒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与你共赏落日余晖〕〔一欢成瘾:慕少,〕〔重生空间:慕少,〕〔夫人别跑〕〔后娘[穿越]〕〔帝仙妖娆:摄政王〕〔山村透视兵王〕〔权路迷局〕〔新帝谋婚:重生第〕〔爱上阴间小娇妻〕〔情嫂 (梁甜芬王飞〕〔沈浪苏若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