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军嫂是神医〕〔京华春恨〕〔斗罗大陆III龙王传〕〔末世基因猎场〕〔代汉〕〔超级特工奶爸〕〔补习之王〕〔剑徒之路〕〔逍遥小地主〕〔欢喜记事〕〔超神觉醒〕〔味香〕〔保卫国师大人〕〔你的繁华,我的谢〕〔道镇苍穹〕〔三界舞尊〕〔重生过去当神厨〕〔封圣传说〕〔六宫凤华〕〔东晋北府一丘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397章 琴声摄人 vip
    这人什么来历?有什么企图?

    龙玉痕心里头一直心存疑问,于是便一把拉了夜宸来,哥俩好的问道:“这骚包男是干什么的!你家主子知不知道他的存在?他是不是对惜惜也感兴趣?”

    “既然你都叫他骚包男了,那肯定就是骚包呗!没事带着面具挂着红披风纯属臭显摆!大家都是男人,他要是对郡主没意思有必要这样缠着么,这骚包男,现在是你与主子的共同敌人,理该我们合伙消灭了他!”说起这红衣男,夜宸是一点好感都没有,这人来去神秘无踪,根本查不到什么消息,主子的指令是说不准他伤害郡主,其余什么都没有说。

    “你家主子难道没有压迫感么?存在这么久了还不消灭,留着看么?”龙玉痕心下不爽。

    夜宸听了却是翻白眼:“按照你的说法,你是不是也该早就被主子消灭了?”

    龙玉痕咬牙:“他能跟本少主比么!他带着面具肯定是长得极其丑,惜惜放着我这样的美男子不要更不可能对他这个丑男感什么兴趣!”

    “自卖自夸!”夜宸完全不肯苟同。

    龙玉痕却是一本正经的摸了摸下巴,“按照你家主子的习性,放任着这骚包男不管,要么是真的查不到他的身份,要么就是早就洞悉了他的一切!我,相信后者!”

    龙玉痕笑了笑,凭着顾长卿醋王的本事,他可是根本不相信顾长卿会放任着这骚包男不管,任由他这样接近惜惜!顾长卿这个心思缜密的人才不会这样一反常态的干!

    夜宸不由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主子兴许当真是完全掌握了红衣男的身份,不过是没有揭开罢了,毕竟这红衣男只是接近郡主,主子没有出手可能是顾及到红衣男与郡主之间的交易……

    夜宸心中这样想着!

    一群人潜藏在暗处,密切的关注着顾清惜的安全,一旦那红衣男子有丝毫的图谋不轨,他们立刻会将他大卸八块!

    以着顾清惜与红衣男子的武功,自然是能感应到他们一群人的存在,只不过今晚上不过是个小小的较量罢了,根本不会有什么危险,与顾清惜而言,即便是有危险,那么她也会化险为夷,不会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

    “你带我来这个地方,你想要如何的证明自己?”红衣男子笑望着这一片空旷的山野,这里除了一片繁茂的树林,一些怪石嶙峋耸立在此,可以说是荒无人烟的荒郊野外。

    顾清惜此刻,正是立在一块十丈高的巨大山石上,她怀中抱琴,清浅一笑:“今夜月色独好,特意为你弹奏一曲……”

    “哦?那在下洗耳恭听!”红衣男子勾了勾唇角,期待着顾清惜能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顾清惜便是抱琴,盘膝而坐,七弦琴横在膝头,她微微低首,乌发如墨,眸如繁星,嫣红的唇角抿着一丝似有非无的笑意,手指按在琴弦上,勾出一声铎的音符,随即,十指在琴弦上如穿花跳跃,一串串音符流泄而出。

    夜风拂过,吹起他的衣裙,撩起她的发,她静坐在那里,仿佛月下仙子,美的不可方物,美的令人痴迷。

    红衣男子,负手在后,漆黑的瞳仁凝视着他身侧的顾清惜,听着美妙的琴音,看着绝世佳人,这一刻,感觉是如此的美好,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时间过的缓慢一些,就这样,让他守在她身边,无人纷扰……

    琴声忽高忽低,忽急忽缓,忽如山涧清泉叮咚作响,忽如江河之水澎湃作浪,转瞬间又如海潮汹涌遮天蔽日,指尖翻转,琴声无常,急切之音过后,琴声忽而变得静美而温柔,如同绿叶拂过水面荡起圈圈涟漪,如同羽毛飘荡在天际划过绵绵的柔软,又如同是情人之间缠绵耳语,亲昵而温暖……

    琴音,在她的指尖流淌,月光下的她,容色倾城,这样寂静的夜晚,令人陶醉。

    红衣男子迎着夜风,望着弹琴的女子,听的如痴如醉,仿佛在她的琴声之下,他会不自觉的放开自己的警惕之心,就这样单纯的做一个聆听者,徜徉在她给予的美妙之中,琴音的每一次变化,都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一副想象而出的美好画面,令他情不自禁的为止痴迷……

    而隐藏在暗处的龙玉痕与夜宸等人,则也是同样的被顾清惜的琴声所吸引,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迷离,像是沉醉在她的琴声中不知归路……

    夜晚,静悄悄,顾清惜的唇角上扬,抿出一条清浅的弧度。

    一切都是这样的美好,夜风吹拂,琴声悠悠,仿如入了一个静美的梦!

    而就在这时,顾清惜指尖一勾,啪的一声脆响,琴弦崩断,断了的弦如流光奔剑,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射向红衣男子的胸膛!

    琴弦,本是细而软的线,这一刻却是化身为坚硬之剑,攻向红衣男子!

    这一刻,本是沉醉在悠扬琴声中的红衣男子忽然惊醒,琉璃面具之下的黑眸骤然一缩,琴弦携带着凶悍煞气,势不可挡!如此之近的距离,如此强劲的攻击,他已经没了闪躲的机会,眼见琴弦就要如一把锋利而尖锐的利箭要刺穿自己的胸膛,他眼眸一沉,骤然出手……

    嘶……

    琴弦划破掌心,夜风中传来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

    琴弦在距离他心房一寸的地方停止,他的手紧紧将其握住!

    鲜血,就从他的指缝中滴答滴答溅落在山石上,血花在石头上绽放出一朵朵嫣红之梅,美的惊艳无匹!

    “都说越是美妙的东西越是危险,果真的不假!你今晚想要杀我?”红衣男子的冷厉声线重透露着一抹不易觉察的心伤。

    顾清惜嫣然一笑:“你可是我的授业恩师,我怎么敢杀你?这琴弦不过是用来试探试探而已,你现在还好好的活着不是么?”

    琴弦射出的那一刻,她的确是有心将这红衣男子射杀,然而事实证明,并未成功。

    既是不成功,那便只好换一个说辞。

    “我看你不是不敢,而是什么都敢!你的胆子可是大的很!”红衣男子冷笑一声,将手中的琴弦用力一捏,琴弦碎成无数段,从他手中脱落!

    顾清惜知晓,她的这一动作已经是触及到了他的底线,这个男人要发怒了!

    面对这样一个性情暴戾的男子,顾清惜依然是淡定自若,笑容款款,说道:“我的琴弦并非爽用来杀你的而是用来救你的,你可不要好心当作驴肝肺……”

    “救我?”红衣男子俯下身来,唇角的弧度冷如冰霜,“你这张嘴可真的是会编!”

    “没有,我不过是在实事求是。”顾清惜不以为然,而后伸手指了指对面远处的树木与山石,道:“不信,你看……”

    最后一个字声音还未落,忽然之间便是见远处的树木发出一阵咔嚓咔嚓的巨大声响,树木枝干开始错位,枝桠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都被折断,啪啪啪的掉落,随即整片的树木倾倒,一颗颗的参天大树,轰然倒地,在地面上砸出一片尘土飞扬!

    就如同多米古诺牌,一棵接着一棵,无休无止,不知停歇,眼前的一幕,令人观之乍舌!

    “你!”

    红衣男子震惊,双眸不可思议的看着之前还繁茂紧密的树林在一眨眼之间的功夫尽数被毁,变成断肢残骸!

    他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而刚从琴声中醒来的龙玉痕与夜宸等人,看着整片的森林倒在自己眼前,他们也是一个个的都惊呆了!

    红衣男子这一刻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双目紧紧的瞪着她,而瞳仁中倒影出的那张女子的容颜却说笑靥如花,听的她用着轻佻妙曼的语气说道:“不止这些呢……”

    轰!

    远处参差错落的怪石嶙峋,忽然炸裂,溅起碎石无数,巨大的爆破声响加之空气中的碎石尘土飞扬,令红衣男子眸中的惊骇之色更深!

    下一刻,那些山石,轰轰轰都在炸裂,飞沙走石,飞扬漫天,震耳欲聋!

    红衣男感觉到脚下的山石忽然一动,他垂首,见原本完好如初的山石突然裂开一道缝,出现龟裂!

    “再不走,可是要迟了……”顾清惜一笑,抱着琴,一个飞身,跃上半空!

    红衣男同样是意识到这脚下的巨石就要炸开了,他立刻飞腾上夜空,而那山石在他脚下刚离开的时候,砰的一声炸成了稀巴烂,碎石坍塌成片,狼藉一片!

    而此刻在放眼四周,成片的树林被毁的一棵不剩,乱七八糟的横卧在地,而那些绵延的山石也尽数被炸的稀巴烂,澄净的夜空现在变的混沌不堪,空气里都是呛人的灰尘味……

    红衣男子与顾清惜两人漂浮砸半空中,看着被莫名其妙的毁掉的这一切。

    顾清惜裙裾在风中飞扬,眉目含笑:“如何?这琴音的破坏力,可是令你满意?”

    红衣男闻声,双眸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道:“你,的确是令我大开眼界!”

    他简直是不能想象,他居然辨别不出她刚才的琴声中隐藏的杀伤力,那琴音听上去美妙摄魂,摄人心魂,即便是他也仿佛是在琴声中失去了警觉,情不自禁的沦陷!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与你共赏落日余晖〕〔一欢成瘾:慕少,〕〔重生空间:慕少,〕〔夫人别跑〕〔后娘[穿越]〕〔帝仙妖娆:摄政王〕〔山村透视兵王〕〔权路迷局〕〔新帝谋婚:重生第〕〔爱上阴间小娇妻〕〔情嫂 (梁甜芬王飞〕〔沈浪苏若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