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叶秋深醉流年〕〔暗战〕〔抗战之最强兵王〕〔男人强大〕〔回到大唐当皇帝〕〔校花之至尊高手〕〔至尊剑皇〕〔拜见校长大人〕〔厉鬼的108种吃法〕〔超级锋暴〕〔重生都市高手〕〔六零俏军媳〕〔成了霸总的心尖宠〕〔巅峰官路〕〔错过世界遇见你〕〔至尊修罗〕〔美女总裁狂保镖〕〔护花强少在都市〕〔总裁的强婚蜜爱〕〔我在红楼修文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386章 自伤解毒 vip
    “不需要看!我很好!”顾清惜身子又是一躲闪,避开了龙玉痕的手,她竭力的隐忍着自己体内的药性,对着龙玉痕一字一顿的说道!

    “就让我在水中泡着,我会运功将体内的毒逼出!”顾清惜倔强的抬着头颅,不允许龙玉痕靠近半分!

    龙玉痕的桃花美眸有些落寞,他望着她说道:“惜惜,这药性是逼不出来的,只能……”

    “你想说什么!”龙玉痕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顾清惜高声冷然打断!

    她这般突如其来的怒喝,令龙玉痕眼中的落寞更深,龙玉痕满脸受伤的神情,他有些涩然的勾起了唇角,“惜惜以为我想要说什么呢?”

    顾清惜看他一眼,冷声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龙玉痕笑了笑:“惜惜以为我会趁火打劫是么?”

    顾清惜闻声,眼眸动了动,没有说话。

    龙玉痕便是笑了,他的笑本是妖魅万千霍人心神,然而此刻这笑看上去却是那样的黯然神伤,惹人心疼!他桃花美眸盛着璀璨而沁凉的笑意,道:“惜惜,原来我在你心中是这样的不堪……呵,我只是担心你伤害了自己!你宁愿选择用摧残自己的方法来控制药性,也不允许我靠近你半分!惜惜,你的内心深处是抵触我的,是排斥我的是不是?你以为我会趁机强行霸占了你么是么?”

    这话听在顾清惜耳朵中是这样的刺耳,顾清惜的心中也是莫名的一痛,她方才的话太过激烈显然是伤害了龙玉痕,她张口想要说话,可是嘴巴张开却是没说出一个字来,她能说什么呢?说自己刚才没有这样想么?

    那就是狡辩了!

    她就是怕龙玉痕靠近自己,毕竟她已经快要掌控不了自己了……

    龙玉痕见她这般欲言又止的样子,他轻声一笑:“果真是如此是么?”

    他说这话的声音,很轻很轻,轻的就想一片羽毛拂过,然而落在顾清惜心中,却是犹如巨石重千金!

    龙玉痕凝望着她,道:“惜惜,我不知道你为何会离开顾长卿的身边,也不知道你那晚为何在雨中哭的那样伤心欲绝,我也不知道你来姜国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可是纵然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却还是想要呆在你身边,用自己的一切力量来守护你!我只希望你开心快乐就好,我就这样远远的看见你的笑容我就觉得是无比的高兴,可是,你自从离开卫国后笑容就像是消失了一样,即便是笑也多半是敷衍与虚假!”

    龙玉痕说道这里时,忽然掬起了一捧水泼在了自己脸上,湖水冰凉打在脸上有种无法言喻的冰冷,龙玉痕脸上挂着水珠,继续说道:“你曾下了死命不允许我在提及顾长卿,不允许我在提及关于他的一切,虽然你我都不说,但是我却是知道,你心中根本就没有忘记他!不选择闭口不言不过是害怕自己会想起他,现如今你身中迷|药却还依然坚持,不准许任何人靠近,这就是你内心深处对顾长卿的一种怀念!你还爱着他,你还忘不掉他,你还为他保留着自己!你……”

    “闭嘴!”

    龙玉痕的话就像是一根根尖锐刚硬的刺,扎的她全身疼痛不已,顾清惜不想在听下去,竭斯底里的在喊!

    顾长卿三个字,令她想起了那一夜!

    这是她的痛,是她的伤!

    龙玉痕怎么可以这样用三言两语轻易的揭开她的伤疤,令她疼的五脏六腑都难受!

    “你让我闭嘴?”龙玉痕有些气急败坏也像是疯了一般,他冷笑着,“惜惜!你何必这样欺骗自己!忘不掉就是忘不掉!你想要回到他身边去就好!你何必一个人吞下所有的苦,自己来到这陌生的姜国面对一切!你将自己幻想到无所不能的地步!你想要自己承担一切,可是你终究不过是个柔弱的女子!你要这么多的坚强有何用!你告诉我,你就是忘不了顾长卿,你告诉我!纵然我对你千般万般的好,也抵不过他给你的一个眼神,一个笑容!你说啊!”

    “你不要说了!你不要在说了!我不想听!我不想听!”

    顾清惜脑中想的全都是那一夜花前月下心爱之人与别人痴缠的身影,她不想去记起,可龙玉痕偏偏要强制着她回忆!

    “不想听?为什么不想听!”龙玉痕一把抓过她的手,“你分明就是想他,你为什么不敢承认!今夜若是他在你身边,你是不是就不会用割破自己手掌来控制自己,是不是根本就不需要强忍着药性!因为你忘不了他,所以你就像是只刺猬一样,竖起你全身的刺来保护自己防御敌人,你谨慎小心的防御着我,生怕我夺走了你这一生只想留给他的美好!”

    顾清惜的手腕快要被他捏断了,疼痛一阵阵的袭击着她,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被撕去了所有的伪装,在龙玉痕面前无处遁形!

    然,即便是这样,她也不要承认,不要承认她还忘不了顾长卿9在每天每夜的在想念着他!

    她不要承认!

    “我没有!我没有想他!一点儿都没有想他!我已经忘了他,彻彻底底的忘了他!”在这空旷的山谷之中,她的声音竭斯底里!

    “你忘了他?!”龙玉痕抓着顾清惜的手狠狠一用力,见她的身子猛的拉入自己怀中,桃花美眸中透露着三分的狠厉,七分的苦涩,他狞笑一声,不给她丝毫的退路,一字一顿,清晰无比,冷硬无比的说道:“你既然忘了他,那你就吻我!证明给我看!”

    “吻我!”

    命令式的口吻,携带着不容拒绝的霸气!

    可在龙玉痕的心中,他越是这样大声的吼叫,越是证明了他内心的落寞,与其说是这样的命令与逼问她,不如说是自己在祈求她,祈求她能给他一个吻……

    只是,这样的祈求,注定是得不到回应的……

    龙玉痕眸子一眨不眨,看着被禁锢在他怀中的顾清惜,她的神情不断的在变幻,但神情不管如何的变幻,她的眼眸中却都是在攒动着一种惊恐与不可思议,仿佛就像看待一个陌生怪物一样在看待他……

    这一刻,龙玉痕仿佛是听到了自己的心在一寸一寸碎裂的声音……

    “怎么?不敢么?”

    心明明是痛的快要死掉,可是他还要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冷傲样子,用着自己的自卑来嘲笑她惊慌失措的胆怯……

    顾清惜这一刻,神情怔愣。

    只看见龙玉痕的薄唇翕合,一张一合,说着那些冰冷的言辞:“你不是口口声声说忘了顾长卿么?既是忘了你怎么不肯吻我?是不喜欢我,还是根本放不下心中的那份牵挂与惦记?”

    顾清惜脑袋嗡嗡直响,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龙玉痕也没有等待她说出什么,也没有等待她反应,大手一推便是狠狠将她推开。

    耳边响起的是龙玉痕毫无温度的声线,他在水中转身,连一个眼神都不肯在给她,只是冷冷的说道:“最多半个时辰,我给你带解药来!等着我!”

    说罢,龙玉痕离开!

    偌大的湖面之上,只剩下有些茫然的顾清惜!

    她的脑中一遍一遍的在回放着龙玉痕所说的那些话,身上的药性已经发挥到了极致,已经是忍无可忍,湖水冰凉也难以冷却她体内的燥热!

    体内仿佛有无数只虫子在撕咬攀爬一样,令她备受煎熬!

    龙玉痕所说的话像是一把无情的刀将自己刨开,她就是心中还在想着顾长卿所以才不肯让别人靠自己太近,她才不肯去亲吻龙玉痕!纵然是那药将自己折磨的死去活来,她也不肯妥协!

    她不得不承认,每每午夜梦回,她都是在思念中醒来,这是事实!

    可即便是事实,那又怎么样!

    她纵然想他,她也会控制!就想纵然她现在身不由己,她也要竭力的控制!

    她不会任由自己体内的渴望像野草一样疯长,更不会用龙玉痕来当做解药!即便是她忘不掉顾长卿也好,还是不想葬送自己也好!今晚上她都只想用自己的方式来拯救自己!

    既是无法逼出体内的药性,那么她就宁愿选择死也不会妥协!

    掌心之中多了一把匕首,顾清惜将它拖出水面,噗嗤一声钝响,匕首锋利的刀刃狠狠的扎入右肩!

    巨痛,排山倒海而来!

    鲜血冒出,瞬间是染红了衣衫!

    顾清惜拖着身子,一步一步从水中走向岸边,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岸上的石头与砂砾之上……

    疼痛,可以缓解体内的燥热!

    就这样将血一滴滴流久了,她不心疼……

    月光清幽,映着她逐渐苍白的面色,与身上鲜艳如曼陀罗花的血迹……

    顾清惜就这样任自己的血从体内如潺潺流水一样缓慢的流出,感受着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弱,体验着这种快要濒临死亡的奇妙感受……

    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在指尖流逝,她坐在岩石上的身子忽然像是失去了支撑,软绵绵的倒下,逐渐失去了意识……

    在闭上眼睛的时,她仿佛是听见耳边有人在叫喊……

    她想要努力的去听,可是什么也听不清……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顾轻舟司行霈〕〔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地表最强狐狸精[快〕〔爱已入骨,情难断〕〔纨绔医妃:世子强〕〔重生渔家有财女〕〔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