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婚难离:霍少的〕〔最佳恐怖片导演〕〔魔法者之师〕〔焚霜之歌〕〔重生之笑红尘〕〔异界零食铺〕〔海贼之恶魔狩猎者〕〔钢铁之序〕〔星际剑神〕〔天剑书香〕〔咸鱼的自救攻略〕〔三寸人间〕〔牧神记〕〔二次元女友攻略系〕〔甜蜜军婚,兵王的〕〔逆剑狂神林轩〕〔最后一个强者〕〔我本来是做英雄的〕〔异世明星路〕〔跟我认知中有些不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379章 幕后指使 但 顾清惜却怎么好轻易相信 正是要追问到底什么情况时 窗边忽然飞来一只雪白信鸽 顾
    但,顾清惜却怎么好轻易相信,正是要追问到底什么情况时,窗边忽然飞来一只雪白信鸽,顾清惜见到那鸽子她的眼神倏地亮了,她起身几步上前去将信鸽腿上绑着的信筒结下,展开塞在里面的简短的信条,看完之后,随手这么一撮,信条便是碎成千万片,如同细微的落雪簌簌而下。

    龙玉痕瞬间注意到,惜惜的功力比之大可谓是有了巨大的提升!看来他体内的龙魂丹不但为她驱除了蛊毒还助她功力大增!

    “何人传来的信息?”龙玉痕问道。

    “薛嬷嬷。”顾清惜眉眼带笑,“终于是知道是谁如此煞费苦心的潜伏在公主府要取我性命了g,欠下的债终归是要还的!”

    “什么意思?”

    “当初在公主府,有人处心积虑的潜伏多年欲夺取玄武神印,随后这人被我发现杀死之后又寻了人乔装打扮,顺藤摸瓜,寻找上线,现如今,真正的幕后凶手终于是浮出水面了!”顾清惜冷笑一声,眼眸中满是算计之色!

    “查出是谁?”龙玉痕义愤填膺,“本少主去为你摆平!”

    顾清惜看了看龙玉痕,而后继续说道:“这潜伏在公主府多年的幕后指使绝对是出乎我的意料,我想过许多人但却是根本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是姜国皇后g呵,一个身居在姜国深宫之中的皇后居是对我如此牵肠挂肚着实是令人感动啊!看来这姜国一行,往后的日子会越来越精彩了……”

    龙玉痕同样是深感意外,总觉得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怎么现在都搅合了进来,他不由感叹一句,“都说最毒妇人心!这姜国皇后看来也是个狠角色啊!”

    “是啊!这姜国皇室可是没有一个好惹的主!”顾清惜面容上浮现一层冷凝之色,她之所以来到姜国,为的就是解决掉这一个又一个心怀不轨之人……

    摄政王回到王府后便是收到管家的转话,去了王妃的扶桑苑。

    显然,摄政王的到临令王妃面庞上欣喜不已,忙是侍奉裴羿坐下,柔声笑道:“今儿臣妾做了些王爷平日里最爱吃的几道小菜,王爷尝一尝可还对您的胃口?”

    裴羿眸光阴冷看了一眼自己这位结发妻子,沉声道:“不用你侍奉,本王自己来就好,你且坐下,本王有事要告知与你。”

    对于这个妻子,裴羿是完全没有什么感情的,当初只因为壮大自己的实力才不得不与其成亲,随后便是生下了裴宫泽,然而纵然是有不俗的姿色与妙曼的身段却也无法令他感到动心,他的心在后来遇到顾心柔的那一刻便已经交付出去,这些年来,他与这位妻子也仅仅是‘相敬如宾’而已!

    王妃仪态端庄的坐在了摄政王的面前,依然是面带微笑:“王爷有什么话尽管说,臣妾听着便是。”

    摄政王做事从来不拖泥带水,直接开门见山,道:“本王已找到失散多年的亲生女儿,决定三天之后将其接回王府,本王决定的事势在必行,今天特意来通知王妃,你是府上的夫人就劳烦你在三天之内将东苑中的清风小筑收拾出来,三天后那里将迎来它的新主人……”

    此话一出,王妃的头顶像是忽然被惊雷劈中,她神情难以抑制的露出错愕,“王爷说什么?亲生女儿……王爷的亲生女儿?”

    “是!本王要迎接本王的亲生女儿回府!你没有听错!”裴羿拿端起碗筷来面无表情的吃饭,丝毫不去理会王妃的惊讶,仿佛将其当做空气一样对待。

    摄政王的淡定自若与王妃的不可思议形成强烈的对比!

    “王爷的女儿?王爷几时在外有了女儿!王爷不该是只有宫泽一个孩子的么!”王妃面目有些扭曲,无法接受裴羿在外面与别的女人生下了孩子,更是无法接受他要将这私生女接入府上,更是无法接受王爷命她去将府上最好的一处院落给予那个不只是什么来路女人生下的贱|种住!

    王妃内心深深爱着裴羿,摄政王在她眼中的地位高于任何人甚至是高于她自己!在她还待字闺中时偶然见到裴羿那刻便已深深的为他着迷,所以这些年来她兢兢业业的想要做一个贤惠的妻子,纵然裴羿对她冷淡,她也深信早晚有一天她会把这冷酷无情的男人变为绕指轻柔,然而还不等她实现心中美好的幻想,意外就这样突然降临,砸碎了她的美梦!

    女儿?

    裴羿居然背着她在外面与别的女人生下了孩子!

    这无疑是对她这发妻的一种耻辱,更是对她的轻视!

    “王爷!摄政王府并非一般农家效小院,这来路不明的孩子怎么好说进府就进府!你这样做是存心要打臣妾的脸面么!”到底是王妃,虽对裴羿钦慕非常但却并不代表可以为其放弃自己的立场!这一刻,王妃的态度立刻摆上桌面,显现出三分的气势来!

    “王妃难道是耳朵不好使了么?本王说那是本王的亲生女儿!怎么是来路不明的孩子!她的身上躺着与宫泽一样的血!都是本王的骨肉!”摄政王将手中碗筷砰的砸在桌上,霍的起身,“本王是看在你是王妃才知会你一声,免得到时候失了体面!现如今依着本王看,本王倒是做错了!本王决定的事情何须要通知你们!”

    冷如冰渣子的话从摄政王口中迸射而出,他甩了衣袍,一刻也不想呆的大步离开!

    身后是王妃竭斯底里的嘶喊之声,随即又是哗啦一声巨响,气急败坏的王妃将自己亲手烧制的菜肴尽数扫到了地面上,珍馐佳肴瞬间是狼藉一片!

    “王妃息怒,王爷他……”

    婢女璃夏慌忙是上前劝慰,只是话还没说完,便是一声惊呼,“王妃!王妃您怎么了……”

    摄政王妃忽然晕倒在璃夏的怀中,扶桑苑上下是一片紧锣密鼓的混乱!

    王妃晕阙的消息不消片刻便是传到了正在后花园射箭的裴宫泽耳中,裴宫泽弃了手中弓箭匆忙赶去,到了的时候,府医正是在为王妃号脉诊断。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一个个不知王妃身体虚弱么?怎么会让她昏倒!”裴宫泽两眼怒瞪着跪了一地的侍女,那眼神凶狠的简直是要吃人!

    “回公子!王妃这大概是急火攻心所致,刚才王爷前来用膳时忽然宣布三天后要将是失散多年的女儿接回府邸,王妃一时接受不了这消息与王爷顶撞了两句,哪知王爷为此大发雷霆训斥王妃,王妃这才承受不住……”璃夏一五一十的禀报。

    然而这言辞一出,却是令裴宫泽的额头皱出一个深深的川字来,他浓黑的剑眉拧起:“什么亲生女儿?父王何时在外还生养了个女儿!”他怎么完全不知情!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奴婢也不知,只是听到王爷忽然这样说起,王爷还说要将清风小筑给未来的郡主居住,那可是府上最好的院落啊,王妃一直都想要那院子却得不到王爷允许,现如今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女儿就瞬间夺走了王爷的宠爱,倘若真让那人进了府,以后公子的位子岂不是要岌岌可危……”璃夏是王妃的心腹,现如今王妃昏迷不醒她自然是要替王妃开口,令裴宫泽感到浓烈的危机感,这样才能使得他们拧成一根绳团结在一起,且公子是王妃的儿子自是要为王妃出一口恶气才对!

    “父王当真是这样说?”裴宫泽的眉心皱的更紧了,简直是能挤死一只苍蝇!

    “奴婢说的句句属实!王爷就是这样说的!且王爷说接那人回来势在必行,任何人都无法阻挡!不过是碍于面子前来知会王妃一声罢了……”璃夏不忘添油加醋的说道。

    “行了!本公子知道了!”纵然裴宫泽现在心中很是生气但他的理智还尚在,这个时候母妃已经是惹恼了父王,他再去无疑是去碰钉子自找苦吃!且他们父子一起这么多年,他最是了解父王的脾性,他性情狠厉,喜好专权,一旦他决定的事情谁也别想改变!

    所以,这个时候就不要在去碰霉头去了!与其在这个节骨眼上自找不快徒增父王的厌恶之外,他倒是觉得还不如养精蓄锐等着那所为的亲生女儿入王府之后,才动手也不迟!不过是区区一个弱女子而已,等她进了了这王府的大门,还不是任由他捏圆搓扁?

    “当务之急照看王妃要紧,这事暂且不着急出手。”裴宫泽审时度势,做出了最为理智的抉择。

    这时,床上的王妃幽幽转醒,裴宫泽忙上前去慰问:“母妃可是感觉好些了?”

    摄政王妃哪里顾得上自己好还是不好,待看见自己的亲生儿子时立刻是委屈从心中而来,哽咽道:“泽儿,你可是听说了么?你父王在外面还生养了一个私生女9扬言要将那野种带回府上来住!你说,你父王这不是存心给我难堪么,这偌大的王府今后要我以什么脸面来管制这些下人,他们一个个又是该如何看待与我?”

    王妃一睁眼便是叫委屈,裴宫泽心中不胜烦躁,暗道女人总是这样听风就是雨,不是哭就是闹,真是令他不胜其烦,但在他面前哭泣的毕竟是他的亲生母亲容不得他造次,他只好压低的声线劝慰道:“母亲何须这般紧张,你是这一家之母,是父王以正妃之礼迎娶过门的王妃,不管是什么人进府,都是要对你毕恭毕敬,倘若稍有不敬重你作为王妃自是有的教法来训斥她,母亲有何可担忧?再者说那女子来了也是要管你叫一声母妃,如此母亲想要拿捏与她还不是看心情做事?”

    摄政王妃被裴宫泽这样一说心中的恐惧与顾虑仿佛是打消了不少然而担忧却还依然尚在,“听你父王的口气,他对于这个私生女可是格外的宠爱,你父王倘若一心相护与她,岂不是助长了她的气焰!”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引凤决〕〔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我在万界送外卖〕〔都市之造假天王〕〔玄幻时代:超神手〕〔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