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邢烈寒邢一诺〕〔训练为王〕〔痞子圣尊〕〔特工狂妻:暴君总〕〔从课本走向历史〕〔宠婚公式:娇妻,〕〔竹马心尖宠:青梅〕〔天生宠儿:神兽来〕〔总裁宠妻:北爷悠〕〔天玩缔世〕〔七塔之上〕〔电影世界穿梭门〕〔活在民国〕〔重生影后:墨少,〕〔重生之资本巨鳄〕〔都市之修真归来〕〔都市极品神龙〕〔一拳超人之帝王引〕〔我的绝世美女校花〕〔隐婚娇妻:老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377章 秘信相见 vip
    信封被粗鲁的撕开,摄政王抖开里面的信纸,眉眼中满是不屑于轻蔑,然而当他看见上面清秀的字迹时,他的面上神情猛的一怔,犀利的双眸里满是震惊与难以置信!

    身旁的管家看着裴羿的面上的神情不停的在变幻,甚至于是看见素来沉稳冷酷的王爷捏着信纸的手都在发颤时,管家也跟着是为之惊讶!

    摄政王仔细将信纸上的字读完,然后忽然翻过纸张背面,像是在急切的寻找还有没有其它的字,仿佛还没有看够,没有读够!

    “来送信的人长什么样子!可是留下了她的住址!”

    读完信之后的摄政王已经是完全不冷静了,他声线中充满着急切审问着管家!

    管家在这摄政王府管事已经是有了十个年头,从他踏入这摄政王府起,见到的摄政王从来都是沉着冷静,处事不惊的姿态,眼下摄政王这样神情激动,甚至于是有些着急的模样根本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管家明显是被自家王爷这副神情激动的模样,惊的愣了愣,脑袋空白了片刻后才恍然回神,说道:“那送信来的姑娘模样与容色是少有的上乘,她留下口信说王爷想要去找她的话就请去十三街坊中的茶楼,她说她每天都会去那里听唱曲的……”

    摄政王听罢,将信封往自己衣袖中一塞,匆忙吩咐道:“去给本王备马!”

    而他则是急忙转身,往府门方向走去!

    管家动作麻利很快是备好了马匹,摄政王翻身打马直奔十三街坊而去!

    而与此同时,摄政王之子裴宫泽的马已打了府门前,马背上的他,一身绒黑色宫廷服装映衬着他英俊飒爽的眉目,一派的桀骜不驯,他手中勒紧缰绳,望着逐渐消失在一际烟尘之中摄政王的身影,他两眼中拂过一抹异色,利索的翻身下马,将手中的马鞭丢给管家,道:“父王不过是刚下了早朝,这般匆忙是去做什么?”

    管家将裴公子丢来的马鞭收好,恭敬回应道:“回公子,王爷回来后说有要事去办便离开了,老奴也不知王爷的去向!”

    裴宫泽一脸的稀奇,“这可真是有趣!什么事能这般惊动了他?”

    “老奴不知。”回应的是管家中肯的声音。

    裴宫泽也不屑去过问,抬了步子大步流星往前走,一边走一边问道:“王妃在哪里?早上的药膳可是吃了?”

    “回公子,王妃现在正是在扶桑苑把玩花草,药膳已是服用过了,近两日王妃气色一直都很好,公子无须太过担忧。”管家跟在身后报备。

    “行了!别跟着本公子了,退下吧!”裴宫泽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管家识趣的脚下止步,对着裴宫泽的身影略微俯了俯身。

    扶桑苑。

    摄政王妃一袭石榴红绣芙蓉艳美裙装,正是手持着铜壶为院中的罕见的蝴蝶兰花洒水,漆黑如墨的发上斜插了三支金色流苏簪,流苏在天光下晃动着璀璨的光影,将其美丽的面容映衬的越发夺目,虽已是为人妻母,但却还依然保留着那份不输于任何少女的容色。

    “母妃!”

    裴宫泽走来,望着那忙碌在百花丛中的女子,恭敬的呼唤了一声。

    “今儿早朝回来的这么早!”摄政王妃看见自己呢英俊不凡的儿子,便是放下了手中的忙碌,面上带笑的迎了上来,然而那眸光在看见裴宫泽身后再无任何人影时,她眼中不免划过一抹落寞之色。

    “你父王没有跟你一道回来?”

    裴宫泽眼眸中看到自己母妃脸上的落寞,再听到她这样的话,他的心中不由升起一抹烦躁之感,原本前来看望王妃的心情也跟着是大打折扣,裴宫泽甩了衣袍坐在一旁的石凳上,伸手抓了桌面琉璃盘中的葡萄往自己口中丢了两颗,边吃边说道:“父王他还有事没处理完,晚些回府!”

    “那好,我等下就让璃夏去准备午膳,等你父王回来,一起用膳,算算日子已经是许久我们一家三口不曾一起好好的吃顿饭了!”王妃面上带着自我幻想的美好笑意,柔声说着。

    裴宫泽最是受不了自己的母亲这般对父亲重视,仿佛她活着就是为了在等待父王对她的恩宠,殊不知她处处为他着想,他的父王心中根本没有她!

    在裴宫泽的眼中,他的父王与母妃之间唯一的联系那就是父王给了她一个孩子,他们之间根本没有掺杂一丝男女之间的情感,然而令他感到最为悲愤的是,他的母妃却是爱父王爱的神魂颠倒,甚至是一度忧思过虑身体不好,每日都是有药膳来调理身体!

    他的母妃到处心心念念着父王,但人家心中根本没有她一丝一毫的地位,可怜他的母妃还这样心存幻想,期待着能耳鬓厮磨,携手一生!以至于,他的母妃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投注到父王身上根本就不管他的死活!

    这令裴宫泽内心深处感到很是厌恶!

    故而,他对他父王心中也是心存记恨!一直以来他都不明白父王为何对母妃这样的**寡心,冷冷淡淡,直到上次四国盛会之上,父王在见到顾清惜时脸上闪过的激动之色,以及那口中呼唤而出的顾心柔,他才恍然知道,原来他的父王之所以对他的母妃这样的冷落是因为心中一直隐藏着一个女子,且那女子还是异国的公主!

    呵,后经过他的调查才得知,当年他的父王年少时的确是有卫国的庄敬公主有过一些交集!

    这就令他一直对顾清惜极其不顺眼,更是对于他的父王心生厌恶之感!

    只是可怜他的母妃,这多么年明知道父王不爱她却还依然是没有放弃,一直试图用尽所有手段与心机来挽回这个男人……

    “等下我还要出门!午饭你们自己吃吧!”心中烦闷不已的裴宫泽,摆了一张寒冰脸霍然起身就走,每次他来见母妃都是希望在她身上找到一种属于母亲对待孩子的关怀与关心,然而每次都是他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他内心深处也是受够了!

    “宫泽!你……”摄政王妃见裴宫泽大步离去,面色上不免露出一丝的惋惜与心疼,然而在见到他人影消失之后,摄政王妃只好无奈摇头,叹道:“这孩子从来都是这个坏脾气……”

    说完这话,转身便是笑盈盈的吩咐璃夏,道:“你去厨房吩咐做些王爷最爱吃的菜……”

    “是!”璃夏恭敬回应,只是她人还没有走远,摄政王妃便又是连忙招手,说道:“算了9是我亲自下厨吧……你去通知管家,等到王爷回府后将王爷请到我房中来……”

    摄政王府中,摄政王妃亲自下厨去烧菜,只为等待摄政王裴羿归来,却殊不知,此刻的摄政王正是在催马前往十三街坊。

    红楼,是十三街坊中最富盛名的茶楼。

    而姜国的子民又喜好听戏,故而每座茶楼之中都搭建了戏台,终日铿铿锵锵锣鼓喧天,引得百姓们前来喝茶看戏,好不热闹。

    二楼的雕花栏杆旁,有一袭碧衣春衫的少女扶着栏杆,倾城绝色的面容上浮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星眸璀璨的双眸望着一楼正厅的门口,不多时,见一袭青天白日华服的摄政王赫然出现在茶楼中时,少女的唇角微微上扬,笑了。

    “去将摄政王请上来。”少女将一锭银子给了身后的店小二,自己则是转身入了包厢。

    摄政王初入茶楼,见厅内诸多人在看戏,人头攒动看得他眼花缭乱,正在这时,青色衣衫的小厮对着摄政王弯腰行礼,道:“王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楼上有位姑娘让小的请您上去一聚。”

    “带路!”

    这一路打马而来,摄政王裴羿已经是重新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面上神色早已恢复如初,话一出口便是带着摄政王特有的震慑之力。

    店小二忙是将这尊冷面阎王引到了二楼包厢。

    房门推开,摄政王踏入,犀利的眸光在房中一眼便是扑捉到了他一路而来所猜想的那道身影!

    “果真是你!”

    摄政王神色淡淡的笑了笑,眼眸中已没了初见信封时的那种激动与急切。

    “小女子拜见王爷!”顾清惜身量芊芊,白若莲藕般的素手在腰间做搭扣,微微俯身行礼。

    “无需客套。”摄政王虚浮一把,自己随后则是大刀阔斧的拉了把椅子坐下,漆黑的眸光带着考究之意上下将顾清惜打量一番,而后沉默许久,才开口道:“你真的很像你的母亲……”

    顾清惜一笑之,款款落座,一举一动都无一不是在散发着名门闺秀的气度,这令摄政王见之,心中很是满意,仿佛顾清惜的一颦一笑都能与他记忆中的那道倩影相互重叠……

    “王爷过奖了,清惜除了与母亲的容貌有几分相似之外,其余之处敌不过母亲万分之一……”顾清惜谦虚而虔诚的说道。

    摄政王只是这样眸光一瞬不瞬的望着顾清惜,没有答话,那眼神仿佛是透过顾清惜在见到了另一个人……

    顾清惜见之,却佯装视而不见,自顾自的说道:“想来王爷也应该是有所耳闻,前些日子卫国公主府被焚的一事。”

    摄政王略作点头,似是没听又似是听了。

    顾清惜便是接着说道:“那夜清惜原本是睡的沉稳却不料母亲突然入梦而来急切的告诉我带上她埋在树下的遗物快逃……我从梦中惊醒时忽见院中起火惊吓不已,念道这真的是母亲托梦来让我逃命,我飞快逃出了房间,带着梦中母亲的指示找到了藏在树下的一个锦盒,侥幸逃脱一命。”

    “逃离大火之后,我在母亲留下的遗物中发现了母亲的手札并且还有母亲留有遗嘱令我送给王爷的一封书信,母亲遗嘱不可违背,故而我便一路前来打算将母亲留下的书信交给王爷。”顾清惜说着话的时候,眸光清澈,语气诚恳,“既然王爷能找到这里来,清惜猜测想来王爷一定是看到母亲信中的内容了,是么?”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