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色美女姐姐〕〔重生八零:娇妻,〕〔古玩大亨〕〔你对学神一无所知〕〔他的老祖〕〔军婚迷情:老公求〕〔重生之前方高能〕〔神级训练家〕〔刘备的日常〕〔反叛的大魔王〕〔欧皇崛起〕〔宠物天王〕〔超级预言大师〕〔九阳战皇〕〔我在仙界农场的那〕〔重生之都市仙尊〕〔苍天剑帝〕〔师父又掉线了〕〔我要娶老婆〕〔仙界科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371章 以毒制毒 vip
    “啊……”

    诗柯口中发出一声声痛苦的惨叫呻|吟,整个脸贴在桌面之上被压挤的有些扭曲变形!

    “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诗柯!你当真是不怕死!”顾长卿绝色的五官迸射出一股浓烈的杀气,他此刻恨不得将诗柯碎尸万段以消心头之恨!

    诗柯这一刻感觉到自己的手臂就快要被拧断了,骨头都在咔咔咔的响,痛的她眉头都深深的皱起,然而即便是疼,她嘴上却还是不肯放低自己的姿态,她娇笑出声,“你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呵!休以为你在惜儿身上下的蛊我不知晓!”顾长卿凤眸终归怒气腾升,“你在我面前这般有恃无恐,故意言语刺激,对于你而言,你以为会是什么好事情么!”

    “我暂时是不能杀你!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动不了你”阴鸷嗜血的字眼一字一顿从顾长卿的牙缝中蹦出,带着无处可发泄的痛恨之意!

    这狠厉的声音方落,只听咔嚓一声脆响,诗柯的手臂被恶狠狠的拧了下来!骨头脱臼的声响在这深夜的书房中似是格外的好听,格外的痛快人心!

    诗柯口中更是发出一声凄惨的哀嚎之声!

    顾长卿厌恶的一掌将她推开,诗柯那娇小的身子便是失去重心砰的摔在了地板之上,狼狈的趴在地上,一条纤细漂亮的手臂就这样垂拉在一侧,看上去就仿佛是一只毒蝎失去了半条毒尾,格外的凄凄惨惨。

    “这次不过是给你一个警告!你要是胆敢在如此放肆,下一刻卸掉的就不是你一条手臂这样简单!”顾长卿站立在诗柯面前,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她的狼狈之态,声线森寒。

    地上的诗柯,这会儿抬起脸来,那脸色因剧痛而变得有些惨白,这样的惨白之色映衬着她那两处黑紫色上挑的眼尾,两相对比,看上去给人一种扭曲的诡异之感,她心性极其的高傲,纵然是被卸掉了手臂,却也是让自己的唇角弯起一抹笑来,丝毫无所惧怕的说道:“纵然是你狠心卸掉我的四肢却也不忍心杀我不是么?呵呵……说到底你还对我有些感情的!”

    闻声,顾长卿剑眉厌恶的一皱,“卸掉你的四肢这惩罚方式未免太过于轻快了些,比起你的四肢,本世子却是更有心情割掉你的舌头!试想一下,你倘若没了舌头,口中再也说不出这样遭人唾弃的话来,这是不是更令人心情愉快一些?”

    顾长卿这样说着,缓缓蹲下身来,拇指上的玉扳指在指尖一转瞬息之间幻化成一柄玉飞刀,刀刃削薄,用来割掉一条舌头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

    诗柯见到这突然亮出的玉飞刀,她心口猛然一滞!月眸瞪大,谨慎的盯着顾长卿此刻那张犹如鬼魅一样骇人的脸!

    她相信,顾长卿绝对会说到做到的!

    诗柯心中打鼓,却还死撑着颜面,冷然一笑:“你不敢!”

    “如何个不敢法?”顾长卿将玉飞刀在诗柯的脸上拍过,那冰凉的玉片打在脸颊,像是毒蛇在探出芯子思考着如何咬下口一样,惊的诗柯心脏砰砰乱跳。

    “想来你也知道,顾清惜身上的蛊虫只有我能解除!你若割掉我的舌头,我不能言语,如何为她驱蛊?”诗柯所为的底牌也不过掌握着顾清惜的性命,她自以为有这一张牌完全可以有恃无恐!

    “呵呵,这么说来你是特意赶来做善事的么?”顾长卿忽然弯唇,绽放出一抹柔笑来。

    这一笑,落在诗柯的眼底,令她有瞬间的眼晕,不知顾长卿这笑的深意是何!

    手臂的剧痛感令她不由的深深吸了一口凉气,她道:“你猜的不错,可以说我来就是为救顾清惜而来……”

    “诗柯,你果真是不知羞耻……”顾长卿面上依然是带着笑意,只是那笑看上去明媚如光灿烂但实际上却是冷如冰渣!有些人,面上越是笑的灿烂,便越是危险。

    就比如,现在的顾长卿,就是如此!

    诗柯忽然被他这样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堵塞的言语尽失,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为自己辩白!

    顾长卿这一句话犀利如针,似乎是扎的她全身都在流血!

    诗柯感受着顾长卿的玉飞刀在自己脸上冰凉划过,听着他张口讥笑说道:“你因与宇文耀的私情而被到处追杀,现在滇国已覆灭,你已经躲无可躲,逃无可逃,唐国不会收留你,滇国已经瓦片不存,你无地可去才想来到宸王府来寻求庇护罢了!人既是来了,又何须说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伪装自己的善心?呵,你这话倒是不如不说,不说本世子还觉得你有些可救,然而你这样一出口,本世子只会觉得你脸皮厚到家了,简直是到了不知羞耻的地步!徒让本世子厌烦你到了极点!”

    如此不留情面的话从顾长卿口中一句一顿的说出,无疑是在赤|裸|裸的嘲笑着诗柯,直击她内心深处的痛脚,令她无处遁形!

    诗柯的脸色因此而变了又变,嘴唇抿的紧紧的,只是用两只恶毒的眼睛狠狠的瞪着他!

    而顾长卿却是不打算这样轻易放过她,他勾起玩味的唇角继续说道:“想想你这一生,有没有为自己觉得不值?你自由倾心与宇文耀,为他芳心暗许,身为滇国圣女却是暗地里都是受他控制,他利用你的手不费吹灰之力的掏空了滇国,使得唐军攻占滇国这样的信手拈来g呵,你为宇文耀不惜背弃自己圣女的使命,不惜出卖你的国家,你的子民,可是到头来你又得到了什么呢?呵呵,他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的不想给你吧?”

    “诗柯,本世子原本是极其痛恨你的,恨你一次一次的伤害惜儿与我,现在本世子却是忽然感悟,其实你比我们任何人都要可怜!你有没有觉得?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算什么?呵,昔日里高高在上的圣女,现如今变成了什么鬼模样?!”顾长卿手中的玉飞刀抵在她的下颚,将她下巴狠狠的抬起,“你现在没了国,没了家,更从来都没得到过宇文耀的一丝情|爱,你仔细想一想,你为了一个人所做下这么多的事,甚至于是亲手毁掉了自己,你到底得到了什么?为了一个心中的泡沫幻想失去了一切,现在更是脸立足之地都没有,你觉得这样值么?你难道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自己可怜又可悲么?”

    一字一顿的话,像是啐了剧毒的剑,将诗柯的全身扎的体无完肤!

    诗柯的下巴被这样高抬着,阴毒的眼睛中的光芒似有些动荡,她不服输倔强的瞪着顾长卿,丝毫不让自己的快要崩溃的情绪泄露一丝一毫!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一点儿都不惨加!”顾长卿轻笑一声,放开了她。

    “说到底你也不过是个弱女子,曾经你施予援手曾救助过我的性命,你的恩情我一直惦记在心,惜儿身上的蛊虫害她失去了孩子,我无法在忍受她继续痛苦下去,你既是无地可去那就留在王府,等到你哪一天为惜儿驱除了蛊虫,我自会送你到你想到的地方,许你下半生无忧……”

    顾长卿凤眸带着悲天悯人的神情望着她,“这段时间以来,你忙于奔波逃命一定是受了许多苦,从明天起你就是宸王府的婢女,我给你十天的时间为惜儿驱蛊,倘若这十天你没有任何的动作,那么本世子一定会割掉你的舌头,让你生不如死!你听明白了么?”

    诗柯望着他,不说话,只是默默的垂下头去,将自己的脸颊贴在冰冷的地板上,浓妆艳抹的眼角氤氲上一层水汽……

    良久,诗柯凄惨一笑,“倘若我不同意呢?”

    “你人已经来了,那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顾长卿一把掐起她的下颚一捏,一枚黑色药丸快速塞入她口中,借着是下巴一抬,药丸入肚!

    诗柯神色聚变,扣着嗓子,猛咳:“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

    “不要以为世间只有你有那些邪门毒药,本世子这里也多的很!为避免你私底下耍什么小聪明,你的命掌握在我的手中本世子才觉得最为安全!”顾长卿笑着起身,“你也不要妄图试着解毒,因为这毒是专门为你研制的,除了我世间无解!你就乖乖的在这里为惜儿驱蛊,等到事情完成在之后,我自会给你解药!”

    顾长卿从她身旁走过,不想再去多看她一眼,大步离开。

    而地面上的诗柯就这样静悄悄的趴在那里,两只眼睛望着地板,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许久之后,她才缓慢的从地上爬起,坐好,然后用另一只手握了被拧下来的手臂,狠心要紧牙关,咔吧一声,诗柯将自己的手臂装上!屋内的灯火照耀在她的额头,那里早已是渗出大片的冷汗淋漓!

    痛的脸色煞白的诗柯,孤零零的坐在那里,良久,唇角溢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来……

    翌日,轩然居多了一个衣着朴素,容色上乘的婢女,进出庭院,为顾清惜驱蛊。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