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色美女姐姐〕〔重生八零:娇妻,〕〔古玩大亨〕〔你对学神一无所知〕〔他的老祖〕〔军婚迷情:老公求〕〔重生之前方高能〕〔神级训练家〕〔刘备的日常〕〔反叛的大魔王〕〔欧皇崛起〕〔宠物天王〕〔超级预言大师〕〔九阳战皇〕〔我在仙界农场的那〕〔重生之都市仙尊〕〔苍天剑帝〕〔师父又掉线了〕〔我要娶老婆〕〔仙界科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365章 同命蛊虫 vip
    而这师兄妹的关系一直保持到现在,直到他成为唐国太子她们的关系也不曾改变,只是两人的师兄妹关系没有任何人知道罢了,而这些年,他想要一统四国,诗柯身为滇国圣女却一直都是他的内线,滇国在诗柯的操作之下已基本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中……

    换句话说,滇国的圣皇与三大长老的权利都被悄无声息的掏空,国家机密布局都被他宇文耀一手掌握,只等时机一到给予滇国致命的一击!

    不得不说,诗柯为他做了很多事,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就能纵容诗柯伤害顾清惜!

    顾清惜,这个女子,对他而言,是个特殊的存在!

    诗柯见到宇文耀这样的狠心决绝,她缓慢扶着墙壁站起身子来,道:“这些年,我为你明里暗里做了这么多事,对你也算是忠诚不二,可是,回头看看我又得到什么?就因为一个女人,且还是腹中怀着别人孩子的女人,跟你毫无瓜葛的女人!你就是为了她,不惜伤害我们多年的情分,出手重伤与我g呵,师兄,你当真是好,好极了!”

    诗柯义愤填膺的吼道,完全不复平日里的温柔婉约,此刻简直是与街上泼妇无异!

    “我在这里就告诉你!你越是在乎的东西我就越要毁灭!你对我的无情,我会加倍奉还在你所在乎的人身上!顾清惜?呵!怎么看怎么都是个眼中钉肉中刺,身重血蛊,还想要活命,简直是痴心妄想!”

    “你信不信,你在多说一个字,我会杀了你!”宇文耀此刻面目上森寒冰冻,全身弥散着一种来自地狱的魔鬼气息。

    “杀我?哈哈哈!”诗柯如同是疯魔了般,月眸望着宇文耀,“你大可试一试!我现在若是死了,顾清惜也必死无疑!”

    宇文耀黑眸一沉,“你还对她做了什么!”

    “师兄……”诗柯擦干了嘴上的血迹,迈着步子款款走来,面上带笑,而那笑却全然是妖娆蛊|惑的笑,更是带着一抹有恃无恐,诗柯走来,伸出一只手来抚|摸在宇文耀的胸膛之上,将脸凑近宇文耀的耳,呵气道:“师兄也是知道的,我没有什么本事,唯有擅蛊,所以,我就一时贪玩,在我身上和顾清惜的身上放了之可爱的同命蛊,我若是死,她三日内必当亡!我想,为了保住顾清惜的命,师兄一定会杀不得杀死我的对不对?”

    诗柯声线轻飘温软,然而从她口中吐出的字眼却是那样的阴狠毒辣!

    同命蛊,顾名思义,是一种将生命连在一起的一种蛊!蛊虫一旦入了两人体内,一旦一人死亡,那三日之内另外的一人也必当会死掉,换句话说,就是方才宇文耀要是狠心掐死诗柯的话,那么顾清惜也就会死掉!

    宇文耀,闻声,鹰眸瞬间迸射出一道杀气!

    假若他方才掐死了诗柯,那么顾清惜的命可以说是间接死在了他的手上!这个女人,居是这样隐藏心机,幸亏是他留她一命,不然……

    这其中后果,宇文耀不敢多想……

    拳头被握的咔嚓咔嚓响,恨不得将诗柯挫骨扬灰!然而却是不能!诗柯与顾清惜的命运相连,一旦处理了诗柯那么三日内顾清惜的命也要消亡!即便是顾清惜没有死于血蛊也是要因同命蛊而殒命的!然,反言之,倘若顾清惜没能逃过血蛊的劫难而死,诗柯的命却是可以独活,只因为,诗柯是蛊王之王,擅于用蛊,她不会死于任何蛊虫之下……

    她在顾清惜的身上种下同命蛊,是一种对自己变相的保护,可以在他这里讨得一线生机,令他不敢对诗柯轻易动手!这个女人,心思果真是狠毒!

    “诗柯,你真是令我对你刮目相看!”这几个字从宇文耀的牙齿中一个一个蹦出。

    诗柯忽然嫣然一笑,将面上轻纱扯下,露出那羊脂白玉般的雪色肌肤与那莹润娇艳欲滴的双唇,宫殿内的烛火将她的绝色面容笼罩上一层朦胧的光晕,将她的美晕染的美轮美奂,而此时此刻的她,居是媚笑着双手捧起宇文耀的脸,将自己的红唇贴近他的唇瓣……

    “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宇文耀戾气暴涨,一挥手再次将诗柯震飞!

    诗柯痛苦呻|吟一声,身子再次重重的跌在地上,而这一次,她已经没有爬起来的力气了……

    “不要触碰我的底线!”

    “碰触又如何?反正你也是舍不得杀掉我不是么……”诗柯身上骨头明明是痛的要死,面容上却还是扯出一抹惑人的轻笑,完全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滚出去!我不想再说第三遍!”宇文耀胸膛气的上下起伏,他深吸一口气,默默转身。

    “宇文耀!我告诉你!我得不到的人,别人也休想得到!”

    诗柯扯着喉咙竭斯底里的喊道,然而,宇文耀却只是给予他一个冷硬的背影,一脚踹开宫门,离开。

    诗柯望着那消失在夜色的背影,她绝色的面皮上两道泪痕蜿蜒……

    隐在暗处的龙玉痕,见到诗柯俯身在地痛苦流泪的样子,心中唏嘘不已……

    他们之间的对话,都是被他一字不差的听进耳朵里!

    宇文耀与诗柯之间,除却不为人知的师兄妹关系,更是隐藏着一层男女之情!原本,她还以为诗柯处处接近顾长卿是因对顾长卿心怀春意,到头来是他搞错了!这诗柯哪里是爱什么顾长卿啊,诗柯喜欢的是她的师兄!

    诗柯这样对顾清惜处处下毒手陷害,甚至制造出对顾长卿暧|昧的假象来掩人耳目,追根究底她的目的是宇文耀!因为宇文耀对顾清惜心存好感,诗柯这女人嫉妒心理膨胀,便故意接近顾长卿从而引得顾清惜以为他们之间关系不同寻常,暗中挑拨她与顾长卿的关系制造隔阂而后在寻找合适的机会对顾清惜下手,这样一来,不单单是宇文耀会失去顾清惜,至于顾长卿也会是失去顾清惜,这个女人是摆明了心存报复来彻底毁掉顾清惜的命,她得不到的东西,也绝不允许任何人得到!

    宇文耀若是对诗柯好,兴许诗柯根本不会找上顾清惜的麻烦,可现在宇文耀明显是对诗柯视而不见,处处冷酷无情,那么诗柯就只能从顾清惜下手了,决心除掉宇文耀在乎之人,诗柯心中不好过,也绝不会让任何人好过!

    啧啧,果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龙玉痕心中唏嘘不已,诗柯这是喜欢宇文耀喜欢疯了吧!居然心里都变||态了!

    他自己也是明明喜欢惜惜的啊,但是他心中可完全都没有一点儿将顾长卿置于死地的想法,爱一个人,不是拥有,而是希望她过的更好更幸福不是么?他现在对惜惜就是这样的感觉,虽然惜惜不喜欢他,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喜欢惜惜,喜欢跟随她,保护她,哪怕只是说句话远远的看她的模样,他心中也是知足……

    龙玉痕的手摸了摸自己的的下巴,这样想来,他忽觉得自己的爱比诗柯伟大多了!

    龙玉痕不免沾沾自喜起来,即便是谈不上伟大,那也好歹不是个变|态的爱法,诗柯这女人是走火入魔了!他一个外人都看的出来宇文耀对她没有任何的感情可她还是执迷不悟,如此下去得到的结果只会越来越让人讨厌罢了!

    他潜回皇宫,目的不过是为了将与宇文耀弄死,现在看来情况有变,唐皇与宇文耀,这父子之间已经是因为此事起了隔阂,父子兵刃相见已经是不远了,那他就不妨等着看好戏,至于诗柯这女人,完全是意外的发现她与宇文耀的关系不简单,那么这关系一直深埋在地下,不见天光多枯燥无味啊!

    就不如让他推一把手,让宇文耀与诗柯的关系曝光!

    他可是知道,这滇国圣女是不允许有儿女私情,一心向圣的!倘若心有不诚,那么等待她的结果就是被架在火堆上举行火葬的!

    诗柯这女人三番五次的陷害惜儿,按照他的意愿这诗柯留着一条命简直是个祸害,可偏偏她在惜惜身上中了同命蛊,他根本无法下手,即便是宇文耀也是忍耐再忍耐,他也只好打消这个念头!

    将宇文耀与诗柯的私|情曝光,诗柯这会儿就当真是在滇国内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圣皇与三大长老碍于滇国礼训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这样诗柯就真的是身败名裂,有国难回,成为可怜兮兮的亡命之徒了!

    龙玉痕桃花美眸中有狡黠的光芒闪了闪,看了眼地板上狼狈不已的诗柯,一转身消失不见。

    今夜注定是无眠!

    一处客栈中,顾清惜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如纸,不省人事。

    床头前的桌案上摆放着针袋,针袋中躺着或粗或细的各种银针,花媚娘坐在床头,神色沉寂而严肃,她捻起一根银针,轻轻扎入顾清惜的头部,而在她的头上早已经是被扎满了密密麻麻的银针,不止头上,放眼看去,顾清惜全身上下都被扎满了银针,银针颤颤巍巍的扎入体内,在昏黄的灯火下闪着晶亮的光!

    此刻的顾清惜已是被银针扎成针人,花媚娘的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

    足足在房中布针一个半时辰,花媚娘才打开了房门,出去。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