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与老师同居:风流〕〔天才媳妇买一送一〕〔当瓦罗兰遇上漫威〕〔火影之次元卡〕〔我家有个仙侠世界〕〔西厂〕〔保护我方神明大人〕〔天地无敌客〕〔永夜侵袭〕〔修道红尘间〕〔外星工业霸王龙〕〔晨光已熹微〕〔太平洋超级帝国〕〔直播之治愈大师〕〔重生之九尾落〕〔我的手机连接游戏〕〔你是我的倾城之恋〕〔我的无限修改器〕〔魔王的呼吸〕〔穿越从恶魔城开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359章 杀机浮动 vip
    不得不说,诗柯这计谋实在是巧妙的很,演戏的本事更是练就的炉火纯青,与无形之中就布下了层层杀机,等待她上勾!

    若不是她早有防备,只怕真的是要惨死在诗柯的手中!

    这个女人,外表纯善,内里则是蛇蝎心肠!

    顾清惜这样暗自的想着,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背,当时后背处有瞬间的疼痛难忍,这不得不令她有些担忧是不是诗柯又暗地里做了什么手脚!她对顾长卿都可以做的这样悄无声息,那么对待她同样是可以,只怕要比顾长卿还要狠毒!

    顾清惜心头隐隐有些不安。

    正在这时,床上沉睡的顾长卿睫毛颤了颤,隐隐有醒来的迹象!

    “长卿?”

    顾清惜柔柔轻唤一声,顾长卿轻颤的睫毛下的那双凤眸缓缓睁开,露出里面如同点漆般漆黑的瞳孔。

    “惜儿!”

    顾长卿猛的起身,然而身子起到一半头疼的却如同针扎一样,他手捂着头,不得不又重新跌回了枕头上!

    “你身上药性还未散尽,不要乱动。”顾清惜小声的说道:“花媚娘说你中了药性极其浓烈的迷药。”

    顾长卿脑中一沉,“是诗柯下的手?”

    “应该是,除了她,怕是没有人有这个能耐!”顾清惜淡淡出声。

    “她人呢?你有没有什么事!”

    “我与诗柯打斗起来,最后她我不备跳入了河中,不见了踪影……”顾清惜握了他的手说道:“我没事,现在不好端端的坐在你面前么……”

    “那就好……”顾长卿凤眸深深的凝望着顾清惜,好久才叹息一声,然后将她揽到怀中。

    余下的话,他没有在多说,只是深深的将顾清惜抱紧,心中则是对诗柯恨之入骨!早晚有一天,她要让这个女人血债血偿!

    唐国之行,逐渐接近尾声,裴宫泽早在几天前就离开,而诗柯自从那日落水之后便是再也没有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顾长卿与顾清惜两人也是决定在两天后启程。

    这两日在唐朝中传的沸沸扬扬的一件事便是关于,唐国太子宇文耀要与李家女儿李倩碧成亲的事情,听说是唐皇有意为两人赐婚,而太子宇文耀好像是无心在这儿女私情之上,按理说李家是唐朝的世代豪门之家是真真正正的功勋高门府邸,府中出了多位皇后,门楣高耀,李家女儿与太子结亲,那可谓是真正的门当户对,且那李倩碧容貌长相也是京中少有的俏丽佳人,两人结亲可谓是郎才女貌,珠联璧合的一对,怎奈知道太子却为何迟迟不肯点头应允?

    百信们闲来无事便是将其当做酒足饭饱后的谈资,纷纷猜测太子立妃的缘由,这议论之下便是扯出四国盛会时太子以太子妃之位迎娶卫国的德阳郡主一事,猜想太子心中是不是对那德阳郡主念念不忘才不迟迟不肯立妃,这样一说,便又是演化出各种版本来,比如太子情定异国郡主痴心不肯纳妃,再比如太子痴情为红颜守身如玉,再比如李家女儿芳心托付而出换来终日以泪洗面,再比如宸王世子与太子两男争一女的情|爱传奇……

    这些消息传到顾清惜的耳朵里,她不得不感叹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尽的,也不得不感叹世人的天马行空的猜想也是无穷尽的!

    作为当事人的她也都是要被这些故事所痴迷了……

    呵,宇文耀立不立妃,与她何干?

    再过两天就要离开唐国了,说实话,宇文耀那一张脸她实在是不想在见到!

    然而不想在看到,却还是要参加最后一次宫中的辞行宫宴,宴会上,不知是她太敏感还是事实如此,她总是觉得唐皇的眸光时不时的在她身上扫过,且那看过来的视线中隐隐约约的带着杀气……

    顾清惜不明白,唐皇为何会盯上她?

    莫非,唐皇知晓了她的身份?这个疑惑一出,顾清惜又是觉得不太可能,唐皇怎么会能认出自己来?自己在唐国这些日子都处处小心谨慎自认为不曾露出什么马脚来,何来招来唐皇这样阴森充满杀气的注视?

    关于唐朝现如今的境况,她心中也多少是有些了解的,虽然这唐皇坐在龙椅之上龙威不可一世,然而这唐国的江山实际上早就是被宇文耀掏空把控对半有余,身为皇帝怎么能忍受自己的皇位被偷窥?虽然是立下了太子,然而他的内心深处还是不肯过早被轰赶下龙椅的!宇文耀的势力日渐膨胀他心中也是充斥着担忧与忌惮,故而才有了为宇文耀选妃一事,为此想要利用李家牵制宇文耀的将来,而宇文耀自然是不傻不会往套子里钻,而这不钻的缘由唐皇无可发泄,便只能是将这缘由的矛头指向她的身上!

    认为宇文耀不接纳李倩碧的根源在于对她有情,所以唐皇的眼神中处处充满着杀机……

    很多时候,都是卿本无罪,怀璧其罪,你不招惹别人,别人却当你是眼中钉肉中刺!

    顾清惜心中暗自推测着,倘若真的是这样,那么依着唐皇的权能想要查出她的真正身份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样一来,那么她无疑就是被唐皇盯上了!

    而这盯上的结果不用想也知道,那定然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毕竟这是在唐国的地盘上……

    这样想着,顾清惜心中便是有了浓重的危机感……

    顾长卿同样是察觉到了唐皇看待顾清惜的目光充满着异样之色,他凤眸低垂,心中已是有了防范……

    宫宴上坐着的都是精明之人,作为太子的宇文耀又怎么会察觉不出来这热闹气氛中浮动的异样,他如鹰漆黑的瞳孔望着龙椅上的唐皇,他的眼底泛起一抹不被人知的阴鸷之色!

    他执起酒杯来轻抿一口,眼眸眯成了一道危险的弧线……

    这场宫宴,便是在各自的猜疑中渡过,夜深了,顾长卿与顾清惜回到行宫之中,枕戈待旦!

    而龙玉痕与夜宸再次造访皇宫中的栖凤台,明日就要离开唐国,今晚上在不得手的话,那么对于龙玉痕而言就是有违对惜惜的承诺誓言了!

    龙玉痕望着那栖凤台高耸入云的塔顶,桃花美眸中泛起一丝的狡笑,那白虎神印就是被宇文耀放在栖凤台最高处,而通往最高处的楼层没有别的办法,唯有从第一层开始!栖凤台的外围看似烛光璀璨,精美无比,然而屋顶与门窗全都是精钢所打,且每当夜晚来临,栖凤台的门窗全都被死死封住,想要从外而入根本是徒劳无功,且唯一的办法就是潜入内部,然而内部也并非这样容易进入,栖凤台的每一楼层中都布有不同机关,楼内机关千变万化且杀伤力极强!

    寻常不会武功的人进入定然是必死无疑!

    就连他与夜宸这样的身手潜入都难逃机关的伤害,哪天不都是全身伤痕累累的回去,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这些天的闯关摸索,龙玉痕与夜宸已是熟悉了每一层的机关变化,今晚可顺利潜入顶楼,盗取白虎神印!

    栖凤台楼内并无人员把守,大抵这宇文耀是认为在他的精妙机关布局下就连一只苍蝇都难逃一死,只是在楼下安排了些侍卫巡逻,故而,龙玉痕与夜宸可谓是轻车熟路的轻松潜入楼内!

    然而熟料刚入楼,便是听到楼中有异样声音响起!

    龙玉痕与夜宸屏佐吸,彼此对视一眼,左右包抄朝着支撑着栖凤台那根比人都粗的盘龙金柱逼近!

    咔嚓——

    瞬息之间,夜宸与龙玉痕抽剑刺去,一声兵器交接震响,四把剑激烈碰撞!

    而那两把剑的主人,正是一身黑衣蒙面,满是肃杀之气!

    龙玉痕与夜宸对视一眼立刻进攻,暗道这闯入栖凤台的人兴许也是冲着神印而来,即便不是冲着神印是来盗取栖凤台中的各种宝贝的话,这两人对他们今晚的计划而言都是一个潜在的隐患,而对待隐患的最好解决办法就是快速的杀人灭口,免得破坏了他们的大计!

    两人抽剑欲速战速决,然而不曾想那蒙面之人在剑落下的瞬间,双双扯下自己的面巾,露出真实面目!

    “莫离!素问!怎么会是你们!”

    夜宸吃惊,慌忙是收回了剑,而龙玉痕也是对他们熟知一二,自然是适宜的收回了手中剑,笑道:“你们要是慢一步,脑袋可就是没了!”

    “主子出使唐国的目的除了祝寿之外还奉命寻找白虎神印,我们两人得了主子的命令,携带图纸前来栖凤台寻找神印!”莫离说罢,将怀中的图纸展开,又道:“主子已详细绘画了楼内的机关布放,今晚务必要将神印带回!”

    龙玉痕将那图纸一把夺过来,仔细看了看,摇头叹息道:“顾长卿是在哪里搞来的这东西!早知道我与夜宸就不搭上老命在这里层层摸索了!他那里有现成的不早说!”

    龙玉痕想想自己身上还疼的伤口,心中是委屈的很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英雄?我早就不当〕〔我在万界送外卖〕〔都市之造假天王〕〔镇派小狐狸[修真]〕〔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