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采个娘子来养家〕〔练级狂魔〕〔北明不南渡〕〔我真是天道〕〔热血三国之召唤猛〕〔末世之葭偶天成〕〔美女总裁的超品高〕〔最强特工学生〕〔优化科技〕〔一路仕途〕〔地球上的圣光〕〔军阀大帅的出逃四〕〔覆汉〕〔小人物之我的爱情〕〔凶灵祭〕〔大唐粮草王〕〔大道真皮如斯〕〔全能透视〕〔仙法供应商〕〔大明1617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358章 跳河而逃 vip
    “糟糕!这是打起来了!”岸上的龙玉痕见到这一幕,心中忧虑万分“惜惜还怀着身孕呢,万一受伤怎么办!”

    龙玉痕说罢,衣袍一甩,脚尖一点飞跃而起,朝着河中心正在下沉的画船飞过去。夜宸紧跟在后,他远远看到船头上躺着一条紫色的身影,夜宸心中一沉,“糟糕!来晚了!主子也被暗算了!”

    龙玉痕与夜宸先后落在船上,船身缓缓下沉,刚才水面炸起的巨大水花落下将船打湿,此刻的船身上湿漉成片立不住脚,而就在甲板上,顾长卿则是双目紧闭,沉睡着。

    “主子!”

    夜宸大惊失色!不明白主子怎么也惨遭了毒手!夜宸跑过去慌忙是将人扶起来!

    龙玉痕看了眼顾长卿,他则是在摇椅晃的船身中冲向房间去寻找顾清惜!

    此时此刻,房中的顾清惜与诗柯,琴箫对决,周遭的空气都是凌冽处处充满杀机!

    诗柯用箫声铸建而起的防护盾被一个个击破,顾清惜的手指在琴弦上勾拉,空气幻化而成的刀剑在前赴后继的从四面八方围击而来,诗柯应接不暇,处处碰壁!身子不断的被撞击,脚步跌跌撞撞后退,她美丽的面庞此刻已是颜色尽失,只余下一片惨白之色,那光洁的额头上青筋一条条显现凸起像是丑陋的小蛇,诗柯此时的力气已是耗尽,在顾清惜的攻势之下她逐渐丧失应对的能力……

    房梁之上,顾清惜眉目挂着一丝的讥笑,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被逼的节节后退的诗柯,她缓慢的勾起了唇角来,纵身一跃,落在地面。

    手中的琴弦在她指下弹奏出铮鸣之声,空气中无形的刀剑越发凶猛凌冽,诗柯无法挡驭,被逼到窗边,此刻的船只因两人的斗争而早就被击破椅不堪,窗外正对的就是汹涌河水,船身倾斜,诗柯这一方下沉,屋内的座椅板凳,一应家什都滑向她这一方,诗柯躲避顾清惜琴声攻击的同时还要躲避这些砸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可谓是吃力异常!

    而反观顾清惜却是立在倾斜的地面上岿然不动!

    就这样,悠然清闲的将诗柯的狼狈不堪尽收眼底。

    “诗柯,你不是口口声声要取我性命么?呵呵,现如今,我倒是觉得你已经是办不到了!这春江花月夜,兴许就是你的葬身之地……”顾清惜秀眉上挑,朱唇轻启,言语中尽是讽刺与嘲讽!

    诗柯不但伤害她与腹中胎儿,还试图抢顾长卿为夫,这实在是未免太未将她放在眼里!

    既然如此,好不容易得到机会,她又怎么能轻易放过她!

    这样的蛇蝎女子,假若不除掉,以着她的毒性与手段定然会加倍反扑,到时候肯定是防不胜防,既是如此,那么今晚,顾清惜会毫不怜惜的取了她性命!

    她深刻的明白,对待敌人的仁慈就是对待自己的残忍!

    瞳孔一紧,顾清惜按琴的动作越发的快节奏起来,一道道的雷鸣深沉之音乍泄,周遭的空气发生巨变,无数的刀剑凝聚成一起,剑锋凌冽,在同一时刻朝向诗柯刺去!

    这一瞬,诗柯心神巨震!

    双眼瞪大如铃!

    她清楚的明白,倘若无数把利箭刺来她自己将会是什么下场!

    这样的思虑在脑中一闪,仅仅是一闪的刹那,空中无数利箭便是朝她飞快射去,诗柯用箫声铸造的防护盾顷刻便是被尽数瓦解!

    利箭穿透盾牌,嗖嗖嗖,呼啸着阴鸷射向诗柯!

    “啊……”

    强大的气流与威力冲击而来,诗柯那弱小的身子被直接砰的撞到窗子上,将雕花的窗户都撞成了碎片!

    而她则是在痛苦的惊叫一声之后,身子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地,口吐鲜血,而在她的身上各个部位则是被无形的利剑戳出一个个的血窟窿来,鲜红的血染红了冰蓝色的裙衫,看上去是那样的凄凉!

    诗柯,几乎是被伤的体无完肤!

    顾清惜见之,心中冷笑,手指勾起一根琴弦来,幽声道:“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我会来祭奠你的……”

    只要她将手中的琴弦拨动,空气中剩余的最后一把无形利剑就会是对准她的心口,而这一剑刺去,诗柯将是必死无疑!

    此时此刻的诗柯,衣衫狼狈的匍匐在地上,嘴角流血,眼神中满含幽怨,那幽怨的眼神仿若两团来自地狱的鬼火要将顾清惜烧为灰烬,她心中定然是极其痛恨顾清惜的,恨不得杀了她,然而现如今她却动弹不得,全身上下的伤口都在疼痛不已,那疼痛的感觉险些要将她撕裂!

    “顾清惜!你最好是今天杀了我,不然来日我一定要让你千万倍的偿还我今日所受之苦!”诗柯面上轻纱沾满血污,这样阴狠的话从她口中说出带着一股子咬牙切齿的狠厉。

    “自然是要杀了你的,不然遗患无穷!”

    顾清惜轻眨动了睫毛,诗柯在她眼中就是死不足惜的存在,没有什么可留恋!

    然,就在顾清惜要拨动琴弦的瞬间,身后响起龙玉痕急切的声音!

    “惜惜!惜惜你在哪里!”

    船身在不断的倾斜下沉,龙玉痕心中担忧顾清惜的安危,在船上四处寻找,四处大喊着!

    顾清惜听到龙玉痕的声音,手下一顿,向后转身,就是见到龙玉痕风一样的扑向房门口,她见到他的刹那,他也同样是看到了他!

    “惜惜!”

    龙玉痕面上的着急与浓烈的担忧在见到顾清惜的瞬间而烟消云散,他桃花美眸一笑,便是朝着顾清惜冲来,走到面前,不由分说的上下将顾清惜打量了个遍,确定她身上没有伤口之后,龙玉痕才长吁一口气,叹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t……”

    顾清惜见他这样紧张的神情,她只能是报之微微一笑,道:“我没事,无须担心。”

    “嗯!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向来叽喳不停,能说会道的龙玉痕这会儿居然是一遍一遍的重复着你没事就好这几个字,可见他心中是对顾清惜的安危是多么的牵肠挂肚。

    顾清惜心中温暖,轻柔一笑。

    然,下一瞬却是听到‘噗通’一声水花乍响!

    顾清惜猛的回头,地上已不见了诗柯的身影,从被撞烂的窗户中见到的只是几串水花落下。

    诗柯跳河而逃了!

    顾清惜匆忙冲了过去,见深沉的河面上平静无波,不见丝毫身影。

    “居然让这毒女人给逃了!可恶!”

    龙玉痕一声咒骂,“下次别让本少主见到她!不然一定将她剥皮抽筋大卸八块!”

    顾清惜的眉眼淡漠的从河面上扫过,道:“这船就要沉了!我们必须赶快离开!”

    “走!顾长卿与夜宸这会儿已经在岸上了!”

    两人转身欲走,然而在顾清惜转身的刹那,身后河面上忽然又是一阵水花乍响,不等她回眸,她后背猛然一痛,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一样,她皱眉!

    龙玉痕再次听到水声响,本以为是诗柯那毒女又回来了,可是一转身空荡荡的河面什么也没有,只有从船上不断落入水中的东西,丝毫不见诗柯的一丝身影。

    龙玉痕疑惑回身见顾清惜秀眉紧皱,他紧张问道:“惜惜,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事。”顾清惜虚弱一笑,刚才的疼痛只是在刹那之间,现如今已是不痛。

    胭脂河岸的一间客栈中。

    顾长卿躺在床上昏沉不醒。

    顾清惜望着床上的顾长卿,夜宸说他发现顾长卿时,他正是躺在船板上失去意识,现如今已经是两个时辰过去,他还是在沉睡并无醒来的迹象,传信与花媚娘,花媚娘诊断之后只是说他中了药性极为强悍的迷药,索性并无毒素,只等着药性散去便可醒来。

    顾清惜坐在床榻上,脑中回映着在船上的一切,月下饮酒,顾长卿滴酒未沾一滴,怎么会身重迷药?

    顾清惜疑惑不解,顾长卿知晓诗柯的为人心性理该是处处小心防范,然而结果却还是未曾能逃脱,这问题究竟是出在哪里呢?

    待仔细一回想,顾清惜忽然想起来一幕,那便是在顾长卿起身要走时,诗柯猛的拉住了顾长卿的手,而后顾长卿将她甩开,诗柯便假装晕阙回了房间,自此后便是没了顾长卿的动静与消息,或许,那个时候顾长卿便是晕倒在船上了,不然她与诗柯打斗的这样激烈,他不会不现身相助的……

    顾清惜深深吸了一口气,倘若真是这样,那么这诗柯下手的本事当真是防不胜防,令人唏嘘不已!

    这样毫无知觉的下毒手,令人难以防备,着实是令人感到害怕,诗柯擅长蛊与毒,若是对顾长卿真的下狠手,只怕难免此劫难!想来诗柯选择将顾长卿迷晕真的存在了几分私|情的,目的大概是将顾长卿迷晕然后来对付她的,诗柯一早就洞察了她的身份,只不过装不知道,一步一步令自己醋意横生,因爱生恨罢了,诗柯约顾长卿游船不过是个幌子,其真实目的就是为了引|诱她而来,进而杀人灭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爱上阴间小娇妻〕〔我的微信连三界〕〔权路迷局〕〔后娘[穿越]〕〔落魄佳人千金难换〕〔皇后有旨:暴君,〕〔英雄?我早就不当〕〔杀神叶欢〕〔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