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护灵人之医道无边〕〔恶魔宠入怀:甜心〕〔回到明末玩淘宝〕〔鬼王宠妻:绝色特〕〔豪门霸情:林少的〕〔甜爱满满,老公大〕〔亿万宠妻:入骨相〕〔民国烽烟录:时光〕〔重生冥婚:傲娇鬼〕〔夜帝独宠:天才萌〕〔兽世种田:妻主大〕〔通灵法医:男神,〕〔锦绣药田:娘子,〕〔妖女追夫:倾城,〕〔萌宠娇妻:厉少放〕〔诱宠萌妻:腹黑大〕〔重生娱乐圈:盛宠〕〔重生不重来〕〔抠神〕〔娇宠梁园:王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356章 船上饮酒 vip
    惊悚!

    绝对的惊悚!

    夜宸与龙玉痕简直是不能相信亲眼所见的事实!天呐,他们看到了什么!竟是看到诗柯生吞毒蝎!

    此时此刻,两人见到这一幕,喉咙里仿佛都像是被塞入一直蝎子一样的,恐惧的咽了咽口水!

    待回到住处,心中仍旧还是惊魂未定。

    “惜惜!你不知道!那女人居然生吃毒蝎子!她全身上爬满了蝎子且还悠哉悠哉的!简直是太可怕了!”龙玉痕张口说道,语气中充斥着满满的惊恐,“这圣女看上去清纯无害,实际上却是个女魔头!吓死人了!”

    龙玉痕夸张的捂着胸口,“都说越是长相貌美的女子越是蛇蝎心肠,这话一点都不假!”

    顾清惜调试着改造后的三弦琴,听着龙玉痕的话,不由微微蹙了蹙眉头,然后说道:“圣女自幼在西域圣殿中洗伐精髓,练习各种蛊毒之物,蝎子身上所带的毒在她眼中恐怕是最低级的一种罢了,所以才能如此轻松应对。”

    夜宸双手环胸,英气的剑眉一挑,“那这样说来,这圣女岂不是很难对付的角色?”

    顾清惜勾唇一笑:“她的确是不简单……”

    在水池中特意生吃毒蝎的那一种举动,明显的是在挑衅示威了……

    顾清惜,小指在琴弦上一勾,发出一声清脆悦耳之音。

    夜,胭脂河上,无数只莲花许愿灯一闪一闪的漂浮在青蓝色的水面上,将胭脂河点缀的分外美丽,一艘艘画舫游船上红灯高挂,太平盛世的歌舞从画舫上飘荡而出,嬉笑声与饮酒作乐声相映成片,岸上的游人穿梭在熙攘的夜市中,胭脂河的夜,热闹不凡。

    一艘悬挂着七彩灯笼的奢华游船此刻正是缓缓游弋在河中央,轻缓的丝竹声从船中房间幽幽传出,甲板上的旗杆顶端挑着一顶明亮的红灯,灯下摆着一张紫檀雕花的圆桌,桌上摆着珍馐佳肴,上好的女儿醇虽装在琉璃酒壶中却是藏不住它的幽香。

    船上,两个船夫身着藏青色的衣衫,手持木浆,瞭望着河面,确保船行驶的稳健。

    “世子,这边请。”

    这时,诗柯从飘散着丝竹声乐的房间中缓步走出,对着顾长卿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来。

    “圣女,请。”

    顾长卿礼貌相待,让诗柯先行。

    诗柯月眸清浅一笑,优雅转身,额间冰蓝色的吊坠在夜色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

    两人在甲板上落座,诗柯执起酒壶来为顾长卿斟满一杯,轻声道:“明日一别,又不知何日在相见,今夜,我们该是不醉不归,世子意下如何?”

    顾长卿望着那白玉杯中的清冽醇香的美酒,凤眸噙笑:“在下还不知,原来圣女这样好酒量……”

    “之前不是说过么?世子唤我阿珂便好,这圣女的称谓是给予被人叫的,世子与我之间无需这样客套,这样一来倒是显得我们生疏了不少……”诗柯端起酒杯来,眸色清亮如天界月色,她道:“这一杯酒敬世子赴约前来,与我共赏这良辰美景,阿珂先干为敬。”

    圣女的声音如清泉在山涧流淌,入耳格外动听,她柔柔说罢,一仰头,酒入喉,一饮而尽!

    “好酒量。”顾长卿笑着赞赏,“在宫宴上见你并不甚喜饮酒,却不曾想这样好酒量!”

    “都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这话当真是一点都不虚假。”诗柯抬眸凝望着的顾长卿,莞尔一笑:“今夜主要是有你作陪,心中欢愉,故而才饮这么多……”

    这话明面上听去像是两个故人在寒暄,然而仔细分辨,这话中却是隐隐的潜藏着一丝的暧|昧气息。

    顾长卿闻声,绝世风华的面容上荡开一抹风轻云淡的笑,闲适道:“你这样说,实在是太过于抬举我了……”

    诗柯为自己倒上一杯,笑了笑:“这一杯酒,敬你我有缘相逢,芸芸众生,两人相遇何其难?今夜你我能一起坐在这里更是难上加难,世子说是与不是?”

    诗柯精致的眉宇向上轻挑,瞬间勾勒出万种风情来,那面上扬起的轻纱更是为她增添了几分神秘之色,她再次举杯一饮而尽。

    顾长卿不动声色的看她连饮两杯酒,他微微掀了掀眼睫,“这样下去,你会很容易醉的。”

    “醉了岂不是更好?”诗柯将胳膊支在桌面上,以掌心拖着脸颊,如月亮明亮的双眸此刻已经仿佛是蒙上了一层氤氲的水雾,令人看的不真实,她轻声呵气,笑道:“外人都以为我身为圣女是多么神圣的存在,然而若是有选择我宁愿不做这圣女,只愿作一个寻常之人,不再受尽约束,这圣女有什么好呢?呵,就连自己的情感都不能说出,只能任由它烂在腹中,纵然对面坐着的是心仪之人,却也只能谈笑风生,不论儿女之情……”

    两杯酒水下肚,诗柯大抵是有些微醉,她两手托着下巴,双眼一瞬不瞬的凝望着对面的顾长卿,轻笑道:“你说,这圣女又什么好当的呢?一举一动都有人在注视,你不可以轻易的泄露心中的喜怒哀乐,更不可以轻易的与人亲密接触,外人只道圣女是多么的高贵的存在,却根本不知她心中的苦涩……”

    这一番话,顾长卿听了,只是赞同的叹息一声:“每个人心中都有不为人知的苦,不过是千人千种苦,苦苦不相同罢了……”

    “呵……”诗柯一声轻笑,“世子可知我心中的苦是什么苦?”

    “不知。”顾长卿诚然回答。

    诗柯深深的看他一眼,执起酒壶来又为自己斟满酒水,他素白的手端着白玉杯轻轻晃动,看着里面晶亮的酒水中倒影的月光,她将这杯酒再次灌入口中,酒水辛辣,她精致的秀眉蹙了蹙,而后叮咚一声将酒杯搁在桌上。

    她双眼中的氤氲水汽更甚,她凝望着顾长卿,像是鼓足了勇气一般,说道:“世子!诗柯喜欢你许久了,你可知道?”

    她的两片双唇在面纱之下微微的抿紧,紧张而期待的看着他。

    “你喝醉了……”顾长卿略微垂下眼睫,淡声说道。

    “我没有醉!”诗柯摇头否认,倔强的望着他:“清惜妹妹已经不在人世,你又何必这样念念不忘?这世间,总还是有其他女子爱你爱的奋不顾身……并不是只有她一个……”

    顾长卿从他口中听到顾清惜的名字时,他漆黑的凤眸中有寒光一闪,然而,这寒光也不过是在转瞬间消逝。

    “醉酒的人从来都不说自己喝醉,你现在便是如此。”顾长卿声线里不参杂任何的一丝情感,对着静候一旁的侍女说道:“扶你们主子去休息。”

    说罢,顾长卿起身欲走。

    而对面的诗柯见顾长卿有离开的意思,忙是站起身来,竟不顾男女大妨之事,猛的捉住了顾长卿的手,“长卿,你要回去了么?”

    感觉到手上传来的异样触感,顾长卿脸色瞬间阴沉,“看来圣女是醉的不省人事了!”

    话落,他手臂一震,直接将诗柯整个人甩开三丈之外,诗柯娇弱的身子撞上桅杆,额角处显现一片淤青,而这一摔,诗柯的眼前便是影像朦胧,头有些昏昏沉沉,眼中所看到的顾长卿已然是有了两个影子。

    “你们都愣着干什么9不扶着她下去!”

    顾长卿是真的动怒了,若不是碍于此刻人多眼杂,他真的很想捏碎诗柯的喉咙,就此断了声息!

    “圣女……奴婢们扶着你暂且去休息……”

    便是有人上前来搀扶着诗柯走入了船舱,房间中,诗柯大抵是真的喝多了,躺在床上居昏沉的睡去。

    一青衣侍女立在房中守候,侍女眸子静静的看着她。

    侍女转身在窗前的铜盆中拧了一块布巾,而后脚步轻盈的走向床前,侍女将手中的布巾轻柔的在她额间擦拭着,然后一寸一寸的下移,擦拭着脸颊鼻头,而后侍女默默的将布巾展开,宽大的布巾在即将要覆盖上诗柯的面目时,正在熟睡中的诗柯双眼忽然睁开,眸底寒光一片,一掌击在侍女胸口,而后立即翻身跃下床头,周身杀气腾腾!

    而那被一掌击飞的侍女,倒在地上吐血不止,两眼不可思议的望着诗柯,“圣女,是奴婢……”

    她这一开口,诗柯的面目巨变!

    她霍然抬起头来,而这时,一位同样身穿青女的侍女从门后缓缓而出,侍女看了一眼地上的女子,啧啧两声,道:“对自己下手都这样狠毒,呵,这一掌幸亏是有人替我承受,不然现在吐血的就是我了……”

    侍女缓缓抬起脸来,露出的是一张诗柯并不陌生的脸孔。

    “明明是没有醉,却演戏演得这样逼真,目的就是为了引|诱我现身么?”顾清惜勾唇讥笑,“殊不知,你在试探我,我也是在试探你……”

    两人目光相互对峙,一瞬间,雷电交加!

    “就知道你不会这样轻易的死去!”事已至此,再多虚伪也是浪费,诗柯面上轻纱浮动,不屑一笑。

    “所以,你就用接近我未婚夫的方式来逼迫我自动现身?然后在趁机杀人灭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山村透视兵王〕〔沈娴秦如凉〕〔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