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牛传人〕〔快穿:吾儿莫方〕〔五胡明月〕〔天赐我神剑〕〔一号红人〕〔掌家小农女〕〔将军娘子喜种田〕〔大仙官〕〔唐门毒宗〕〔海贼之无限手套〕〔星海图书馆〕〔东晋北府一丘八〕〔绝对虚构〕〔新亡命三国〕〔网游之月球战争〕〔官钗〕〔王牌兵王〕〔圈套男女〕〔枭后〕〔画满田园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353章 你抢我夺 vip
    “在想什么?这样的认真,居然连我来了都不曾发觉?”

    顾长卿凤眸含笑走来,听闻声音,顾清惜才回神,放下手中的琴,道:“今天和夜宸出去,见到沈弘业。”

    “你父亲?”

    顾长卿有些错愕,“他果真是没有死么?怎么会出现在唐国?”

    “我也不知,不等我问什么,他就被人杀死了,那人戴着黑色衣衫宽大的风帽遮住了容颜,根本不知他的身份。”

    顾长卿坐下来,神色疑惑,“被人杀死了?”

    “对!这令我感觉到很奇怪,似乎他一直都被人暗中控制,但我却找不到他身上有哪一点会被人利用,以至于他不惜烧了公主府遮掩身份跑到唐国来。”这就像是一张网,找不到头绪。

    “沈丞相一直在朝为官,若说值得利用的地方怕也只是个官职带来的方便之处,除此之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价值,而他跑到唐国来从一定方面上可以猜疑是唐国有心之人在利用他的官职做些文章,然后在杀人灭口……”顾长卿缓慢分析道。

    顾清惜蹙眉,“他在朝为官也没有什么作为,又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顾长卿略微沉吟,片刻后,他才道:“惜儿,你可还记得四国盛会后,各国使臣离开的那天夜里,朝中官员,那些肱骨之臣都莫名其妙的被杀,至今刑部与大理寺都找不出丝毫的头绪来?”

    顾清惜也不由想起那场血腥的屠杀,她望着顾长卿,眸色深沉,“你的意思是说,那些死去的官员全都是沈弘业在暗中操作?”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死去的那些官员在朝廷中的职位都是重中之重,可谓是举足轻重的存在,若不是对这些人了解详细,知晓情况,他们绝不对被全部杀光不留活口,而他们的死在朝廷上造成了不小的动荡,职位空缺,替补官员不能即使接手任务,一度险些使得朝廷内务瘫痪,到现在为之,也不过是刚刚喘息过来……”顾长卿越说,越是觉得那一次的死亡案件与沈弘业牵扯巨大,他在朝为官虽然没有太多的业绩贡献,然而暗地里搜集这些官员的信息与名单却是可以做的游刃有余,轻而易举的,若不是沈弘业死在来了唐国,他也不会想到这一层,现如今事实摆在眼前,沈弘业无疑是最大的元凶了……

    “如果你的推理是正确的,那么这样说来,顺藤摸瓜,在唐国暗中控制沈弘业的人也只能是太子宇文耀了!”顾清惜想起宇文耀来,心中的厌恶便是腾然而起,“四国盛会,唐国中只有他一人去,而在他离开的当天夜里,我朝官员被屠,在结合沈弘业的死来看,宇文耀是拥有最大的嫌疑!”

    “宇文耀,为人狡诈阴沉,野心也是不断膨胀,同样是拥有一统天下的意图,若说他想要搅乱卫国的朝廷也并不是没有可能!”顾长卿神情认真的说道。

    宇文耀!

    又是宇文耀!

    顾清惜觉得,这人的城府已是如同无底洞一样深不见底了!

    他身上好像被云遮雾挡,根本识不清他的庐山真面目。

    说道宇文耀,顾清惜不由轻叹一声,道:“长卿,寿宴之上,宇文耀已经识破了我的身份,知晓我并没有葬身火海……”

    “嗯,如果他不会发觉,他就不是宇文耀了。”顾长卿伸出手臂来将顾清惜抱在怀中,说道:“不用管他如何,对于我们而言他不过是个陌生人罢了。”

    顾清惜的脸颊贴在他的胸膛,听得他心脏擂鼓声般的跳动声,心中觉得无比的安心,是啊,宇文耀不过是个陌生的存在罢了,他们之间不会有太多的交集,顾清惜心中这样想着,然而后来事情的发展却全然不是她想象的这样简单……

    “这是新买的琴么?”顾长卿凤眸望着桌面上那小巧精致的一把焦尾琴,轻轻一笑。

    “嗯。”顾清惜在他怀中蹭了蹭,道:“这琴我打算改造一下随身携带,我现在已经可以随心所欲的驾驭它了。”

    顾长卿望着那琴,道:“惜儿已经将琴谱上的东西都完全掌握了?”

    顾清惜点头。

    顾长卿笑了笑,“好,你想要将这琴改成什么样子,我来帮你……”

    他如何不知,一直有个红衣人存绕在惜儿的身边,这琴谱就是那人之前留下,与惜儿有半年之约……

    算算时间也相差无几了,顾长卿心中微微苦涩,他拿起琴来拨动两声,作为女子,惜儿本该是在闺阁之中插针绣花,等候出嫁,然而跟随着他,却是在不断的吃苦受罪,学习这些武功心法,为的就是能保护自己,助力与他……

    这琴,拿在手中,如石头一样沉甸甸……

    四月春光明媚,百花争艳,唐皇在宫中再次设宴,邀请使臣与文武百官来欣赏御花园的美景,顾清惜随着顾长卿出席。

    自凡是宫宴,大抵都是无聊的推杯换盏,敷衍的言辞恭祝,顾清惜站在一旁沉默的看着衣着华丽的人们走来走去,沉声不语,出使唐国订下的日期是半月时间,现在算算也不过是才过了一半有余,等到想要拿到的东西到手,他们就立刻返回卫国。

    顾清惜看着远处的诗柯,又想到了那咄咄逼人的宇文耀,都说眼不见心不烦,她现在是急切的想要离开唐国,不愿在与这两人打照面。

    顾清惜正是这样心中暗暗想着,然而耳边却是响起了她最不愿听到的声音。

    “宸王世子怎么不移驾花亭下饮酒,然而坐在这样偏静的地方?”

    宇文耀今日着了一身黑金蟒袍,头带金冠,腰束玉带,脚蹬绣金龙长靴,满身富贵之气,他款步走来,漆黑的双眸含了一丝笑意。

    “本世子不太喜欢喧闹。”顾长卿抬首,凤眸中游离着淡漠疏远的气息。

    “哦?”宇文耀微微挑眉,随手的撩开衣袍,便是坐到了顾长卿的对面,接着道:“其实本太子也与你一样,不喜喧闹喜欢安静。”

    “呵,太子在朝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怎么看怎么也不是个喜欢安静的人呢……”顾长卿薄唇勾笑,不以为然。

    “世子在卫国的事迹不也是同样的令人感慨么?四王只剩下两王,这其中可是有世子不少功劳啊……”宇文耀散漫的回应一句,不甘下风。

    “本世子比起太子而言,可谓是差之千里。”

    “世子何必这样谦虚?彼此彼此罢了……”

    两人,同为将来王朝的上位者,虽未动刀剑,却已明里暗里过了几招,唇枪舌剑各不相让。

    顾清惜垂眸,眼观鼻,鼻观心,默默的听着宇文耀锋芒毕露的话语,不知这人舍弃繁华热闹的场面不去跑来这里做什么……

    就在顾清惜猜不透宇文耀究竟何为时,对面的宇文耀将眸光便是锁在了她的身上,而后笑道:“世子身边的侍卫,不管是个个武功高强且样貌皆为上乘,令本太子见子不由心生卑微,本太子的属下怎么就没有像世子属下这样英俊不凡的呢?”

    闻声,顾清惜的睫毛微微颤了颤。

    宇文耀明明知道她的身份却还来故意说这样的话,葫芦里究竟想要卖什么药!

    顾长卿凤眸淡淡的在顾清惜身上流连了一眼,笑道:“太子这话所言不差,在本世子身边的人不光是要求武功好还要样貌好,这样才是本世子出行的标准,怎么?太子难不成是看上我的人了?”

    宇文耀黑眸中光华流转,英俊的面容上绽放一抹璀璨的笑来,道:“的确如此!我看上了你这位英俊不凡的侍卫,不知世子可否忍痛割爱,赠与我?”

    顾长卿闻声,仰头大笑起来,笑声止而冷言出:“不好意思!太子要失望了!我的属下,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魂,谁也别想妄图抢走!本世子也绝不会将他们随意赠送!”

    显然!

    宇文耀是针对惜儿来的!

    顾长卿心中烧起一把愤怒的火焰来,没想到宇文耀居然这样明抢豪夺,对着他,竟说出将惜儿让出给他的话来!

    真是痴人说梦!

    顾长卿绝世容颜上的笑意在瞬间变成冰霜寒雪,射向宇文耀!

    宇文耀的脸色也在瞬间聚变,变的格外难看!

    两人心知肚明,一句话,顷刻间是引起头顶上的天空乌云密布,闪电雷鸣,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会,顾清惜仿佛都能清楚的听到噼里啪啦的炸裂声!

    顾清惜,暗自握紧了手指!

    这偏静一偶天地中的电闪雷鸣,针锋相对,远远的落入唐皇的视野中。

    唐皇见之,微微而笑,转身望向那阳光普照的栖凤台,他心中已经是隐隐有了计较。

    “你去将倩碧姑娘召来,朕有话要说。”唐皇一招手吩咐身旁的太监总管。

    “是!”

    太监领命而去,不多时一身姿妙曼的俏丽女子被传唤而来,跟随着唐皇入了丛花深处……

    是夜,唐皇寝殿。

    “这么晚了,父皇召儿臣来有何吩咐?”

    宇文耀望着书桌前批阅奏折的唐皇,开口说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顾轻舟司行霈〕〔爱已入骨,情难断〕〔纨绔医妃:世子强〕〔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