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色美女姐姐〕〔重生八零:娇妻,〕〔古玩大亨〕〔你对学神一无所知〕〔他的老祖〕〔军婚迷情:老公求〕〔重生之前方高能〕〔神级训练家〕〔刘备的日常〕〔反叛的大魔王〕〔欧皇崛起〕〔宠物天王〕〔超级预言大师〕〔九阳战皇〕〔我在仙界农场的那〕〔重生之都市仙尊〕〔苍天剑帝〕〔师父又掉线了〕〔我要娶老婆〕〔仙界科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350章 识破身份 vip
    顾清惜默默垂下头颅看着自己脚面,全然当做什么也没有发觉,只是趁着大殿中众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时离开了寿宴,一个人在皇宫中随便走动着。

    也不知道走到何时,也不知走到了多久,等待她从恍惚中抬眸时,才发觉自己正是伫立在三千六百尺的栖凤台下。

    顾清惜扬起脖子来去看,见夜晚中的栖凤台,无数盏琉璃灯高挂,微红的烛火随着夜风摇摆,为白日里金碧辉煌的栖凤台镀上一层微醉的酡红,数不尽的琉璃灯在高空中摇曳生姿,晕染出一圈圈的光影,顾清惜久久的望着,良久勾‘唇’一笑,“有凤来仪,栖与高台,自此金缕银丝,困其一生……三千六百尺,高处不胜寒……”

    顾清惜心中有些苦涩,说罢不免苦笑摇头,待转身要走,却见一袭霁月银辉锦绣华服的宇文耀站在她身后。

    顾清惜心下一惊,忙双手抱拳略鞠一躬,手握腰间佩剑,快速离去。

    只是,不过是走了三步,身后传来宇文耀一声轻笑,“没有喉结的‘侍’卫,本太子还是第一次见。”

    顾清惜全然当做没听见,继续走。

    “郡主何必走的这么匆忙?”身后宇文耀的声音依然是不徐不缓,像是一团柔软的棉,但这棉虽软却依然如钢铁一般束住她的脚步。

    身份还是被察觉了!

    顾清惜放在月落剑上的手指握紧了些,脚步停滞。

    “前些日子公主府被烧为灰烬,本太子得到消息声称郡主不幸身亡,这令我伤心许久,幸而,这并不是真的……”宇文耀负手在后,缓缓转身望向顾清惜停住的身影,“许久不见,故友重逢,我想总该是要寒暄几句的,郡主以为呢?”

    顾清惜眸‘色’动了动,既是被识破也在继续装聋作哑也是不可能,她只能转身,面带微笑,若无其事说道:“太子不在殿中饮酒跑出来作甚?作为东道主这似乎有些不合礼数。”

    宇文耀漆黑如鹰的深邃瞳孔中光芒闪耀,他抬脚缓步走来,毫不避讳道:“见你出来,本太子不放心。”

    这话,令顾清惜身上如同被毒蛇咬了一下,全身发寒。

    “太子自重,你既然能得到消息知晓公主府被焚,那想必也定然是知道我与顾长卿的婚约,太子这样的话本郡主不想在听第二次!”顾清惜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冰冷之意,对于宇文耀她从未没有过什么好感,这人给人感觉永远的都是步步紧‘逼’与压迫,令她不想与他有任何的瓜葛纠缠。

    察觉到顾清惜的动怒,宇文耀不但不知收敛反而是变本加厉,轻笑道:“你也都说了不是么?你仅仅是她的未婚妻……在你没有跟他拜堂成亲之前,你可以接受任何人的爱慕与追你,你也可以选择成为别人的妻子……”

    顾清惜的瞳孔一缩,相同的话她这是第二听了,上次裴宫泽也是这样如出一辙的说过!

    裴宫泽与宇文耀为何会说出同样的话来?

    这是偶然么?

    顾清惜疑‘惑’不解!

    “太子算盘打错了!这一辈子我只可能是他一人的妻!我劝你还是早些为这栖凤台找个‘女’主人吧!另外在奉劝太子一句,别人的事情你少‘插’手,不然你会被所有人都讨厌!”顾清惜眉目上扬,冷笑出声。

    “你就这么肯定么?方才本太子可是见那圣‘女’诗柯对顾长卿眉目传情,这未来宸王世子妃的位子归谁只怕谁也无法预料呢……你说是不是?”宇文耀站定在顾清惜身前,‘唇’瓣上勾,释放出一抹玩味的笑来。

    这笑,着实是令顾清惜看的十分不舒服!

    难道事实真的是如此,就连宇文耀也看出诗柯对顾长卿别有深意了么?

    顾清惜心中这样想,然而面上神情却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冷然,她绝不能在宇文耀的面前‘露’出丝毫的软弱来,顾清惜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道:“平日里是太子做的太无聊了么,居然干起这种挑拨离间的事来了?宇文耀,你是不是很闲?”

    这样连讽带刺的嘲笑声,对宇文耀而言仿佛是没有什么作用,他听了完全是当做耳旁风一样,忽然不在意,那俊美不凡的面容上‘荡’起一抹风轻云淡舒适的笑容来,道:“本太子,唯有面对你时,才会很闲。”

    “呵!那依着你的意思,我是不是要对你感恩戴德一下?”顾清惜已然是没了耐心。

    “无需感恩戴德,你来做我的太子妃就好。”宇文耀的双眸闪着黑耀的光芒,就想是深夜草原上觅食的狼,令人感到恐惧。

    是的,顾清惜不明白,宇文耀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她作太子妃!

    这种未知与难以琢磨的感觉,令她内心深处感觉到一种恐惧,这种感觉,很是不爽!

    “痴人说梦!”

    顾清惜丢下森寒的四个字,转身离开。

    身后响起的依然是宇文耀那轻软如棉絮的声音,他清晰的说道:“有朝一日,你会住在这栖凤台中,对此,本太子有的是信心与时间……”

    顾清惜恍若未曾听闻,脚下加快步伐。

    她当真是不知道,宇文耀哪里来的信心与时间g呵,当真是可笑之极!

    顾清惜看去,宇文耀也折身返回寿宴上去,这时,一抹暗‘色’的身影从树后闪现而出,随即又快速的消失不见了踪影。

    伴随着那抹暗‘色’的身影消失,隐藏在墙角黑暗‘阴’影中的龙‘玉’痕才现身,虽搞不清刚才那人影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宇文耀被人跟踪了!只是这是唐国的皇宫里,宇文耀又是身为太子,有谁会有这个能耐来跟踪他呢?

    龙‘玉’痕上挑了挑那妖魅的桃‘花’眼,伸手‘摸’了‘摸’下巴,想起那宇文耀所说的话他心绪变得很焦躁起来,无暇顾及这一点,转而是抬眸去看了看那高耸入云霄的栖凤台,不屑道:“哼!这破地方有什么好,比起本少主的盘龙宫简直是差远了!惜惜才不会看上这栖凤台呢!”

    龙‘玉’痕念叨完,又道:“不过这地方破是破了点,却还是藏着件宝贝的!”

    下一瞬,龙‘玉’痕飞掠而起,悄无声息的躲过守卫,潜入了栖凤台……

    寿宴完毕离开皇宫前往住所,屋内,烛火昏黄。

    “惜儿?来时路上你一句话都不愿说,怎么了?是太累了么?”顾长卿卧于‘床’榻之上,将顾清惜轻轻柔柔的拦在怀里,“要是太累,从明天起你就呆着房间里好好休息就别出去了,等过几天我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我们就回京。”

    顾清惜被揽在怀里,想起寿宴上的一幕幕她的心情有些沉重,不想多说一句话,只是这样静悄悄的如只猫咪一样躺在他怀中,等到睡眼朦胧,她才缓缓开口,道:“困了,早些休息吧……”

    “惜儿?”

    “嗯?”

    “我知道你心中不悦之处,诸多事情我也不想多解释,我唯一想要告诉你的话就是,今生今世,我只要你一个……惜儿,我对你的承诺从未改变……”顾长卿心中叹息,寿宴之上,他也未曾想到诗柯会如此大胆,这也是他始料未及的,他一眼都不曾去看她,然而纵是如此,他却也知道惜儿有些不高兴了,然而这样的事情他怕越解释越会适得其反,有些话越描越黑,故而他选择沉默,他相信惜儿是能够感受到他的真心的……

    诗柯险些伤了惜儿以及腹中孩子的‘性’命,对于诗柯他一直都怀恨在心,怎么可能会与她再有任何牵扯?

    两人言谈,他也不过是在随声敷衍罢了……

    “嗯,你所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你不用解释,我都明白……”

    顾清惜将脸在他臂弯里蹭了蹭,听到他这样说,顾清惜觉得自己是多虑了,自己是矫情吃味了,他不该对顾长卿有丝毫的怀疑心理才对,顾清惜深吸一口气,又道:“可是,即使我心中知晓这一切,但是在寿宴上我还是忍不住吃醋了,我以为我可以无视淡漠这一切,然而事实是我做不到……”

    “长卿,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已经远远超过我的想象,你知道么?这一路走来,从陌生道熟悉,从盟友到夫妻,你在我心中的分量在不断的加重,你已经成为这个世界上我唯一最在乎的人,所以,这种珍贵的在乎背后同样也隐藏着一种害怕失去的恐惧……”

    顾清惜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忍不住的酸胀起来,不知从何时起,她变得越来越不坚强了,会动不动的就想要哭,不知是因为自己太矫情,还是因为自己因为爱上顾长卿而改变了,是他令他从最初的坚强,一步一步在他的宠爱与呵护下变的对他心生依赖,而这份依赖使得她越来越柔弱,害怕失去,害怕孤独,害怕一个人……

    爱情从来都是如此,心不动则不痛,一旦动心用情,那么她就会被慢慢改变的……

    就如同她现在,哪里还有当初那份桀骜的心‘性’与冷血的无情?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