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叶秋深醉流年〕〔暗战〕〔抗战之最强兵王〕〔男人强大〕〔回到大唐当皇帝〕〔校花之至尊高手〕〔至尊剑皇〕〔拜见校长大人〕〔厉鬼的108种吃法〕〔超级锋暴〕〔重生都市高手〕〔六零俏军媳〕〔成了霸总的心尖宠〕〔巅峰官路〕〔错过世界遇见你〕〔至尊修罗〕〔美女总裁狂保镖〕〔护花强少在都市〕〔总裁的强婚蜜爱〕〔我在红楼修文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332章 前往行宫 vip
    “世子倘若没有什么事情,那麻烦让一让吧。”这片御花园中只有这一条小道通往前方,且凉亭中顾沐尘与风意潇两人明显是将道路堵住,顾清惜想要往前走就只要借道而行。

    顾沐尘心中正是怒火焚烧,自是不肯让道,他假装没有听见顾清惜的话一般,不予理睬。

    顾清惜便是无所谓的笑笑,眸光转而落在一旁的风意潇身上,今日的风意潇身着正一品红色丞相官服,面如冠玉,眉目如画,坐在那里看上去是不输顾沐尘一样的赏心悦目,许久不见风意潇,想来这段时间他也早就将沈菀乔的事情遗忘干净了吧,她望着风意潇,对他绽放一抹风轻云淡的笑意来,恭敬道:“荣王世子他听力可能不太好,劳烦风丞相让一让可好?风丞相素来品行高尚,想来一定不会为难我们两位小女子的是不是?”

    风意潇自从见到顾清惜时,他的眸光就一直是在她身旁萦绕,许久不见,今日在御花园偶遇,他忽然发现面前这个女子的姿态与神韵比之前有了明显的变化,凌冽中夹带了一丝的温软,虽是姿态依旧是高冷但浑身上下却是在隐隐弥散着一种诱人的美,这种美是之前她如冷剑出鞘时而不曾有的,这种美就如同是轻柔的羽毛扫过他的心底,令他一时之间的恍惚。

    这个女子,总是在每一次的出现时都带给他不一样的感受,令他觉得她就是一个迷,惹的他心绪难安,之前是他被沈菀乔的温柔外表所欺骗一遍又一遍的对她言辞挤兑,认为她才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可是在他将她们的关系闹的一发不可收拾没有任何缓冲的余地时,他才暮然发现原来是自己错了,是自己一叶障目,将她这样美好的女子拒之门外,现如今,她与宸王世子恩爱长情,唯剩下他空余悔恨,如今的他每每在午夜时都会辗转反侧,想起她那一张的清丽容颜,想起曾经的她娇羞软糯跟在他身后说将来要嫁他为妻……

    然而,一切都不复存在了,是他一次又一次的将她越推越远,直到现在就连见她一面都成了奢侈的梦……

    风意潇眸光有些弥散的望着顾清惜的脸,许久,他才回神,缓慢起身,道一声:“郡主,请……”

    “多谢风丞相!”

    顾清惜略微施礼,身后长长的裙裾扫过他脚下的青石,风意潇定定的望着她扬长而去……

    “风丞相,你当真是令我颜面扫地!”顾沐尘狠狠拂袖,明显是被气的不轻。

    风意潇面容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来,道:“世子何须与郡主这样过不去,一个寻常女子而已不值得世子为此烦心。”

    “哼!”顾沐尘冷哼一声转身离开,离开之前,凉声道:“我交代你的事情,你可别忘了!”

    “不敢!意箫恭送世子!”

    听到顾沐尘离去的声音渐行渐远,风意潇才缓慢站直了腰身,他回头,望着那消失在扶花深处的那一道倩影,心中涩然,叹道,“一步错,步步错……”

    第二天,太后銮驾启程前往洛山行宫,顾清惜与顾明语两人陪伴左右。

    三天后,太后寿宴如期举行,洛山行宫中文武百官,各命妇小|姐齐聚,场面热闹非凡,整个行宫中灯火通明,繁花似锦。

    正殿中,太后稳坐高位,慈眉善目的笑迎着百官祝寿,心情十分美好。

    殿中,歌舞升平,丝竹弦乐不绝,皇上明黄龙袍加身,素来冷峻深沉的面目难得一直挂着笑容,皇上开心,连带着看着身旁的皇后也不在那么的冷冰排斥,皇后心中不胜窃喜便是一直妖|魅求宠,笑语嫣然为皇上斟满一杯又一杯的美酒,龙颜大悦的皇上甚至还出言赞美皇后安排的舞蹈深得君心。

    荣王准时在寿宴这一天抵达京城,远道而来的荣王为太后准备了隆重的贺礼,知道太后礼佛,特意奉上一尊真人大小雕刻的惟妙惟肖的羊脂白玉观音,太后见之十分欣喜,夸赞荣王有心。

    在荣王送上贺礼之后,顾沐尘送上了收集了许久的一套几近失传的经书,太后含笑收下,宸王与和王也送上了珍贵罕有的贺礼,顾长卿送了一串做工精细的紫檀佛珠,顾清惜送上了一副亲笔写的寿联,顾明语送上了亲自绣的一副绣品,余下还有各府的诰命夫人以及官员都呈上了各自的贺礼,太后都一一答谢,殿内气氛欢乐融融,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寿宴完美落幕,太后倍感欣慰,皇上龙颜喜悦,文武百官都同样表示欢喜。

    深夜,卫皇居住的怡神殿突然传出皇上剧烈的咳嗽声,内侍大总管魏公公忙点燃明烛,上前道:“皇上哪里不舒服?怎么咳嗽的这样厉害!”

    魏公公上前挑开帷帐,卫皇手捂着心口坐起来,一直在不停的猛咳,那模样看上去像是要将体内心腹咳出来才算好受些,卫皇也不知自己为何突然这般,只是勉强说道:“拿……水来……”

    “是!奴才这就去!”

    魏公公慌忙去倒水,等到水端来递给卫皇时,卫皇情况已是更加糟糕,手端杯子都端不稳一个颤抖啪的将杯子摔在地上碎成了好几半,卫皇大惊失色,他想要下床却是突然发现自己双腿软绵无力,这种无力感从腿部一直快速延伸到整个身体,就连捂着胸口咳嗽的手都似乎丢失了力气!

    “朕……朕……叫御医……”卫皇被自己的这突如其来的症状吓坏了,哆嗦着嘴唇叫传御医。

    “奴才这就去叫人!”

    魏公公神情慌张甩了手中拂尘便是往外一溜小跑出去,然而还不等他将门打开,外面已经有人忽然冲进来将门板都踹坏了,来人正是守在殿外的王侍卫,下一刻那侍卫不管不顾的句冲向了卫皇的床前,手握长剑,呲目欲裂道:“皇上!大事不妙!荣王他起事了!”

    卫皇瞳孔一缩,简直是不能相信他慈心善发的将荣王调回京城,他却是心怀不轨在太后寿辰当年夜里都要造反!

    这里是行宫,护驾兵力有限,卫皇为何不担心自己的老命!

    他张嘴想要说话却是发现自己的嗓子里如同被堵上了棉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卫皇只能是瞪大的眼睛盯着那侍卫,殿中灯火昏黄,照在那侍卫的带血的脸与染血的长剑,卫皇意识到这是真的!

    “皇上!荣王杀光了所有御林军将行宫整个团团围住!宸王父子带小部分兵力在与荣王抗衡,荣王党羽大开杀戒,扬言半个时辰之后有大批兵马围攻而来,要让所有人命丧于此!”

    侍卫大声的喊着,“皇上,等下荣王的人就要杀过来,皇上快跟属下走!”

    卫皇一听是荣王起事,心中愤怒不已,早就知道在上次宫变时一举杀了这个逆子,他心中恼怒不已,御林军被尽数屠杀自己就等于没了守卫军,现在他想要逃却根本是腿脚不能动!这明显自己是被人陷害了!

    卫皇想一想在寿宴上接触最多的就是皇后,皇后一直都劝他饮酒,现在荣王起事,自然是跟皇后也逃不了干系!

    卫皇张口要说话,无奈嗓子里发出的全都是啊啊啊的声音,侍卫这才发现卫皇不对劲,立刻是召唤了魏公公,道:“你背着皇上,我掩护!我们快走!”

    魏公公立刻奔跑过来将皇上背在自己身上,两人带着皇上就是要奔出殿门,然而门外忽然涌入十多个人,其中为首的一人大喊道:“砍掉狗皇帝的脑袋,赏金十万两!”

    一声大喊之下十余人顷刻间抽刀朝着卫皇扑来,卫皇脸色瞬间惨白,唯恐自己命丧于此,侍卫拼命抵挡然而双拳难敌四手很快负伤累累,卫皇眼睁睁的见一柄寒光粼粼的刀朝着自己脑袋挥斩而来,他惊恐的闭上眼!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然而,下一刻却是突然听到一声凄厉哀嚎,卫皇睁开眼,见那人胸口有剑从后贯穿他胸膛,而那持剑的人不是别人却是顾清惜!

    卫皇还来不及反应,顾清惜抽剑噗嗤一道血蓬喷了卫皇一脸!卫皇的神经猛地一颤!

    而与此同时,又见黑衣少年武少恒与一袭淡金色锦袍华服的龙玉痕齐齐现身,与荣王的人纠缠一团!

    顾清惜收了剑,满脸凝重阴沉之气,对着卫皇说道:“皇上!荣王起事谋反,行宫已经被团团包围,太后早就料到荣王心存不轨特命令宸王世子带兵潜伏在暗处,提前预留下逃生出口,以往万一,并令武伯侯府公子武少恒一起前来救驾,皇帝舅舅跟我来!”

    顾清惜说罢,冲在前面带路,魏公公背着皇上紧跟其后,龙玉痕与武少恒一边杀一边跟上,一行人沿着悠长的走廊朝着太后的寝殿跑去,忽然之间一只冷箭从下方射来,正瞄准卫皇的脑袋!

    “小心!”

    顾清惜急呼一声,立刻飞身来挡,双手将魏公公猛的用力推开使得皇上避开射来的冷箭,然而皇上避开了危险,那箭却是嗖的一声擦着顾清惜的肩头而过,将她的肩膀射伤,立刻便是有血渗透出来!

    “惜惜!”龙玉痕冲上前来,将顾清惜挡在身后,满眼的都是怜惜,刚才他在对付后面的追兵一时不查,竟没想到居然让惜惜受了伤!

    “我没事!”顾清惜无所谓的笑笑,安慰道:“放心!”

    魏公公被顾清惜一把推开后身子撞上身后的雕花红漆圆柱,导致卫皇整个人险些被甩出去,卫皇现在嘴不能说四肢不能动,心中自是惊恐不已,他见顾清惜肩头涓涓冒出的鲜血不由的眸色一冷,而后直勾勾的盯着宫殿下带兵冲上来的荣王!那眼睛瞪大如铜铃,瞳仁深处藏着野兽般的狠厉之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顾轻舟司行霈〕〔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地表最强狐狸精[快〕〔爱已入骨,情难断〕〔纨绔医妃:世子强〕〔重生渔家有财女〕〔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