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邢烈寒邢一诺〕〔训练为王〕〔痞子圣尊〕〔特工狂妻:暴君总〕〔从课本走向历史〕〔宠婚公式:娇妻,〕〔竹马心尖宠:青梅〕〔天生宠儿:神兽来〕〔总裁宠妻:北爷悠〕〔天玩缔世〕〔七塔之上〕〔电影世界穿梭门〕〔活在民国〕〔重生影后:墨少,〕〔重生之资本巨鳄〕〔都市之修真归来〕〔都市极品神龙〕〔一拳超人之帝王引〕〔我的绝世美女校花〕〔隐婚娇妻:老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323章 兵分两路 vip
    原来,很多人与很多事情,只有在失去时才真正的懂得珍惜……

    一些人,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成了牵扯你心扉的一份子,无关风花雪月,只关细水长流的温情……

    你没事,真好……

    龙玉痕望着她,心反复默默的念着这句话,他的桃花美眸竟也是不自觉的湿润起来,眸中星光闪闪晶晶亮。

    他的唇角抿起,孩子一样高兴的笑了,原来在她的心中他并不是一无所有的,纵然知道这不关乎男女之情,但对他而言已经是足矣。

    这十八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为他落泪,对他说,你没事,就好……

    龙玉痕眨了眨眼睛轻笑起来,纵然将来的有一天为她而消失不在,那此生也该是值了吧……

    深吸一口气,龙玉痕带着浓浓的鼻音嚷嚷道:“哎呀,风雪吹在眼睛里都流泪了呢……”

    “傻瓜!”

    顾清惜瞧着他这样子,忍不住破涕为笑,她如何不知龙玉痕说这话的缘由,哪里是风雪吹在眼睛里……

    “是啊,本少主可不就是傻瓜嘛,遇上惜惜就傻了!”龙玉痕依然是半开着玩笑,嘴上这样说但心中却是如被暖阳笼罩一样的温暖,他深知她心中也是同样的忧心顾长卿,便是笑道:“他在前方的一处洞穴中,落下来时不慎昏迷我将他拖到洞穴中休息了,他一切安好,你快将脸上的眼泪擦了吧,动不动就哭羞不羞,这么大的女孩子了!”

    顾清惜吸了吸鼻子,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只是她忘了自己手上都是血迹,这一抹,脸上血迹与泪水模糊一片看上去更是脏兮兮的。

    “你啊!看看还不如不擦呢!来,还是本少主给你擦一擦吧……”龙玉痕摇头叹息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一方淡金色的丝帕来上前为顾清惜一点一点擦干脸上的污血,等到擦干净之后他才发现顾清惜的脸上有山石摩擦划破的伤痕,他心中一痛,随手便是将她脸上的轻如蝉翼的面具摘了,又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小瓶伤药仔细给她涂抹了,最后才算是安心,道:“这药很是灵验,你拿着将身上其余的伤口都敷上,明日就会恢复如初。”

    顾清惜将掌心的药瓶攥了攥,十分听话般的点点头,经历过撕心裂肺般的害怕与恐惧之后,知道他与顾长卿都一切安好,她心中紧绷的弦才算是稍微放松,放松之后便是感觉整个人变的软绵无力一样,现在只想是好好的享受着这种温暖的感觉,不论龙玉痕说什么她都觉得是这样的值得珍惜与重视。

    “好了,你进去看他吧……”龙玉痕将手中的火把递给顾清惜,“往前走五十步就到了。”

    “嗯。”顾清惜应了一声,正是要接过龙玉痕递来的火把,却是突然看见在龙玉痕的身后立着一道身影,借着朦胧昏黄的火光隐约看见那人如诗如画的濯濯眉目,那人立在风雪之中唇角上扬抿着一丝柔柔的笑意。

    “惜儿……”顾长卿开口,声线低醇如酒。

    听到这一声惜儿,顾清惜身子僵住,幽长的睫毛眨了眨眼角再次氤氲起一层的水雾,她鼻息一酸,奔向了他的怀抱!

    顾清惜奔跑过去紧紧的抱住顾长卿,将脸埋在他的胸怀中,就这样不说话的抱住他,此时时刻一切的话语都感觉是多余的,唯有这样紧紧的抱着他,她的内心才感觉到踏实,只有这样紧紧的抱着他,她才感觉此刻是真实的,他真实的在自己的面前,不在是那样的遥不可寻……

    “让你担心了,对不起……”顾长卿同样是双臂紧紧的拥住她,声线里充满着愧疚,这断崖陡峭危险,她这样无所顾忌的下来寻找他,一定是很是辛苦,这些他心中都知道,因为他,让惜儿担惊受怕了,她的双臂拥抱着自己是这样的紧,可见她心中是多么的害怕。

    “对不起……”顾长卿将下颚抵在她的头顶,小声的愧疚的一边一边的说着,他不知道除了道歉他还能用什么方法来表达自己的歉意,表达自己内心对她的心疼。

    “我不想听什么对不起,现在只想这样抱着你,感受着你的存在,长卿,你不知道找不到你的身影,听不到你的声音那种感觉是多么的可怕!”顾清惜将脑袋深深的埋在他的胸膛里,鼻息间嗅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内心才算是得到了安宁,这样真真实实的抱着他,真好!

    “我知道!我都知道!”听的她这样说,顾长卿的心肠都是要心疼的碎了,他如何不知道那种感觉,他唯有更紧更用力的抱紧她,亲吻着她发顶,颤着声音安慰她,“现在没事了!我还在!惜儿莫要在害怕了,乖,我一直一直都在……”

    “嗯……”闷闷的声音带着浓厚的鼻音从怀中发出,从奔向顾长卿怀中的刹那,她的泪便是止也止不住,那是一种极度害怕之后涌现的喜悦泪水。

    龙玉痕远远的看着在风雪中紧紧相拥的两个人儿,他的桃花美眸中满满的都是钦羡与向往,然而他出现的时候似乎有些晚了,那个可钢可柔的女子已是心有所属。然而,喜欢一个人却不一定非要得到与拥有,就这样远远的能看到她,能和她在一起见证她的喜怒哀乐他就感觉到很知足了,且,顾长卿能给与她的,他很多都是给不了的……

    龙玉痕深吸一口气,眨了眨眼睛,只要她好,他便好!

    这时候听的身后崖壁上声响,龙玉痕侧目望去,见是好几道身影如同猿猴一样从山崖上急速落下,龙玉痕眼睛一眯已然是全身戒备。

    “龙兄!是我!”

    夜宸突然从黑暗中闪现了身形,“来者都是自己人!”

    龙玉痕适才扫了一眼那几道黑色的影子,见他们未曾上前来而是围着雪地里几具尸体在忙碌着。

    夜宸下来时便是看见自家主子与德阳郡主相互拥抱在一起,在得知他们以及龙玉痕一切都安全之后,他才说道:“我在下来途中遇到他们,他们按照主子的指令伪造你与主子落崖而亡的假象,让所与人都以为你们已经在你伏击中阵亡了!”

    龙玉痕挑了挑眉毛,这伏击他亲身经历,自是也差距到了其中的蹊跷之处,若不是他与顾长卿身手矫健只怕也是难逃一死,现在这情况看来这伏击果真是疑虑多多,龙玉痕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这时,顾长卿与顾清惜携手走来,四个人相视一眼之后,心中已是各自明了。

    顾长卿适才说道:“这是一场蓄谋的谋杀,有人想要趁着颠军的名义将我灭口,我们现在就不防将计就计,就让他们误以为我已经死了,将我们在明的状况改为在暗处,暗中观察一切,等到时机慢慢成熟!”

    “是荣王府又派了杀手还是军中人动的手脚?”顾清惜疑惑。

    “军中的人!”顾长卿凤眸中有冷光一闪。

    顾清惜在心中计较一番,没有说话。

    “那以后我们该怎么办?是继续呆在这滇西边境还是打道回府?”龙玉痕询问的眸光望向顾长卿。

    “我们暂且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夜宸与惜儿恐还是要回军中禀报,毕竟你们是我的护卫你们一口咬定说我已在断崖下殒命更令人可信,等过了这场风波我们就返回京城,本次出使滇西的任务也算是完成,圣上在意的是卫颠两境的边防军火防御图,现在这个已经到手,其次就是一举歼灭了滇国长期以来滋扰生事的一万人马,相信短期内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大动作,再加上误让他们认为我已经殒命,多方目的已经达到,也已经是没有必要在长期留在这里了。”

    “那好,既然这样,就按照你说的这样做。”龙玉痕没有意见的点点头,“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尽快离开的好。”等下上面的搜救的人下来再走就是有些迟了。

    顾清惜也同样是意识到现在情况危急,道:“你们先走,我与夜宸留下来应付,等找到合适的地点落脚之后通知我们,到时候我们在汇合!”

    “好,暂且只能是如此了,惜儿你要多多保重!”顾长卿眸光深邃的凝望顾清惜一眼,恋恋不舍。

    夜宸听此立刻要张口想要告诉顾长卿郡主现在已经怀有身孕,然而顾清惜却是一个眼神射过来阻止他说话,夜宸顿时噤声,不敢再多说一句。

    “好了,我们兵分两路,现在行动吧!”顾清惜笑笑,大局为重,倘若她也连同顾长卿不出现的话,这场伏击坠崖的戏码就没有办法演下去了。

    “夜宸!我们走!”顾清惜主动拉了夜宸离开。

    顾长卿与龙玉痕也是没有多做迟疑也转身离开,然而等到出了断崖之后,顾长卿才身子一歪脚步有些踉跄险些摔倒,他的腹部渗出了大片大片的血迹,看的龙玉痕瞳孔一缩大吃一惊。

    “你受伤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