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邢烈寒邢一诺〕〔训练为王〕〔痞子圣尊〕〔特工狂妻:暴君总〕〔从课本走向历史〕〔宠婚公式:娇妻,〕〔竹马心尖宠:青梅〕〔天生宠儿:神兽来〕〔总裁宠妻:北爷悠〕〔天玩缔世〕〔七塔之上〕〔电影世界穿梭门〕〔活在民国〕〔重生影后:墨少,〕〔重生之资本巨鳄〕〔都市之修真归来〕〔都市极品神龙〕〔一拳超人之帝王引〕〔我的绝世美女校花〕〔隐婚娇妻:老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321章 断崖搜寻 vip
    “因为属下实在是太高兴了!一想到主子有了一个超级无敌,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小世子,我就忍不住的神情激动,即便不是小小世子,那换做是小小郡主也是一样的聪明闪耀惹人喜爱啊,到时候就由着我来带领他们玩,想一想这画面多美啊!郡主难道没这样想过么?”夜宸一张口就是噼里啪啦的一大串,说的是神采飞扬,眉飞色舞,简直是比当事人都要激动万分!

    顾清惜瞧着他的模样就是忍不住的想要笑,调侃他道:“看你这么欢喜,也赶紧找一个如意夫人吧!到时候自己当爹爹岂不是更加欢喜?”

    “哎哟!我这个样子哪有人要啊!”夜宸憨憨一笑。

    “缘分天注定,相信会有一个人在等候着你的!”顾清惜笑容温柔如春风,眉眼弯弯的模样看上去简直是美的犹如天仙。

    两人在帐篷内这样闲聊着,忽然有侍卫从外面冲进来说道:“不好了!钦差大人突然遇袭,滚下断崖,失去了联系,雷将军接到消息已带兵出去救援,将军让末将通知两位一声,是否要去寻找顾大人!”

    “什么情况c端端的怎么会被困断崖!”夜宸蹭的站起身来,原本嬉闹的神色瞬间被冰冻一般,神情格外紧张!

    顾清惜更是一个不小心将手中药碗险些打翻,“顾大人之前计划将敌军截杀在幽冥谷,算算时辰这个时候已是功成,怎么会被滚落断崖失去联系!你仔细说清楚!”

    “前来报信的人说,顾大人已将敌人尽数截杀在幽冥谷,只是在归来的路上突然遇到埋伏,我军伤亡惨重,顾大人不慎掉下悬崖,龙护卫也深受重伤,两人至今生死未卜,毫无踪影!”

    “怎么会这样!”

    顾清惜手中的药碗终究是没有端稳,啪的一声碎在地上,浓黑的汤汁洒了一地。

    “什么人埋伏,难道是滇军?”夜宸心也狠狠的被揪起,主子从未遇过这样的险情,他如何能不担心!

    “是颠军!”那小将咬牙道:“暗中埋伏,放乱箭,几乎是射死一半以上的弟兄!顾大人力挽狂澜,却也是难逃伤亡被逼下了山崖!”

    顾清惜心中瞬间仿佛被冰水渗透一般,她勉强自己镇定下来,深吸一口气说道:“顾大人吉人自有天相,他会没事吧,你先出去吧!”

    那小将应了一声是后转身出了营帐。

    “郡主莫要担忧,主子武功了得,不会有事的!”夜宸安慰说道。

    “越是遇到这样的事情越是不能慌乱。”顾清惜在房中踱步,“这件事事发太突然,仔细想一想却是觉得有些蹊跷,颠军的人马都已被我方掌握,怎么会突然又被埋伏?且这小将的话这样的肯定是颠军,既然是颠军的话,为什么他们要在顾长卿将那大批主力消灭之后才选择动手?这逻辑上未免太过于牵强……”

    顾长卿在将颠军那势力歼灭在幽冥谷后才收到攻击埋伏,试问若是换做正常一个人,怎么会放任着自己的近万人去死而不搭救反而是在所有颠军被杀死之后才现身伏击呢?

    即便是伏击,也该是在没有决杀在幽冥谷之前才对,如此损失之大的买卖,若是个脑子正常的人谁会干?

    且这次领兵的人只有顾长卿一人,顾长卿作为钦差大臣而不是主将,这些人与其设计杀死顾长卿到还不如设计杀死雷严更有价值,然而他们却是选择偏偏对顾长卿下手,这其中意思就不得不令人深思了!

    那伏击之人到底是不是颠军?有待考究!

    而顾长卿落下断崖,龙玉痕受伤,这到底又是真还是假呢?

    顾清惜在房中来回的踱步,思绪万千。

    “郡主的意思是说,这伏击有猫腻?”夜宸仔细思量顾清惜这番话后,眸光一暗。

    “总是觉得事发突然,且充满破绽,倘若我是敌方我坚决不会这样做,我要以保住主要兵马为首要任务,在此基础上在考虑伏击,即便是伏击也是要安排在全军覆没之前来完成……”顾清惜停下步子来,看向夜宸,“你认为呢?”

    “郡主这样一说,属下倒也是觉得事发突然且行径可疑,仔细推敲一下到时觉得像是故意而为,针对主子下手了,这样丢了西瓜捡芝麻的举动实在是充满疑惑,这一路上荣王府追杀不断,这场袭击或许是他们所为也说不一定,亦或者是心有不轨者蓄意为之……”

    “事情分析而开,觉得的确是嫌疑重大,且你我也是知道这军中有心存二意者,倘若真的是滇军伏击也就是罢了,就是害怕其中有人趁机谋害,军中之人良莠不齐,现在长卿与龙玉痕境况如何我们也一无所知,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要尽快找到他们!夜宸,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

    “郡主万万不可以去!郡主现在怀有身孕,万一有个闪失……”

    “我没事,身子没有这么娇贵,见不到他,我也是寝食难安,你让我在军营之中如何坐的住?总归是要见一见他才算是安心的!”顾清惜神色中透露者一股浓郁的担忧,现在夜色苍茫,伸手不见五指,不知他坠落悬崖又是怎样的一种境遇……

    “郡主也不要太过于担心主子,长留宫的暗卫一直都暗中保护,他们不会让主子身陷险境的,再者说主子武功高超断不是一般人可轻易能伤到的!”夜宸劝慰的说道,现在的郡主是一个身子两个人,万不可思忧过虑,一定要保住身体才行,要是万一有个闪失,他回头该如何向主子交待!

    “但愿如此”

    顾清惜眸色中深藏着不安,但她心中却依然是坚信顾长卿不会有事的,她拿起床上的披风系在身上,与夜宸出了营帐。

    外面风雪交加,火把燃烧的光被吹的左右摇曳,堪堪要熄,两人赶到事发地点时,四周空气里弥漫的都是一股浓烈的血腥气,脚下的地面上都是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具具或死或伤的士兵,胯下之马都难以落足,雷严将军正是指挥着战士在四下救援伤者。

    因遭受伏击,地面上断肢残箭无数,血迹斑斑,场面混乱不堪,明显是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浩劫,而前方五十丈外就是一处陡峭深邃的断崖,因为下方深不见底,地势复杂,前去搜寻的人因找不到安全的落脚点而在犹豫不前,顾清惜与夜宸匆忙赶过去,借着微弱的火光往下看去,看到的只是一片苍茫的黝黑,断崖深处就像是怪兽张开了一张血盆大口,吞噬着一切,深不见底,而迎面扑来的是一阵阵冰凉刺骨的寒风,寒风如刀子一样剐着脸颊,那冰冷的锋利的力量似是要将人的肌肤要撕扯成片……

    顾清惜与夜宸见到如此情景,彼此相识一眼心中蒙上了一层焦虑的不安,显然这个断崖要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危险重重,垂眸望着脚下的地面见上面留下了有人落下断崖时挣扎的明显痕迹,甚至还有些血迹,见到这些无疑是令顾清惜的心扉不自觉的遮上了一层阴影,她的眸光变的阴沉起来就像是一望无垠的大海,海面波涛汹涌,翻卷着焦虑与恐惧。

    她的唇瓣紧紧的抿成了一条薄薄的线,她扭身看向正在结绳索的战士,想也不想便是拉起那绳索困在自己腰间,吩咐夜宸道:“你在上面拉着,我下去寻他!”

    “不行!要下也是我下去,你……”

    夜宸的话还没有说完,顾清惜已是纵身一跃跳下了断崖,随着她这突然的跳跃而下,地面上盘成一盘的绳索嗖嗖嗖的急速下滑,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整盘绳索已见底只剩下最后一小截,就在绳索全都要随着顾清惜滑下悬崖时,夜宸猛扑倒在地上两手拽住那绳索的一端,狠狠一拽,与此同时他的脚蹬住旁边一棵大树,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急关头,用他全身所有的力量拉住了顾清惜落下的身形!

    “都愣着干什么9不快来拉!”

    夜宸朝着身后雷将军的一群士兵大声喊道,这群人都是傻子还说愣子,比他们来到断崖时间这样长竟没有一人下去搜救,此时此刻也不知道来帮一把!

    这一喊之下,雷将军才像是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怒吼一声:“快!快去帮忙!”

    等到人将绳索捆绑在粗大的树干上,夜宸才敢放开手,这样的危急关头也仅仅是自己人关心自己人罢了,夜宸将另一捆绳索拴在树上,对雷将军说道:“钦差大人若是有什么差池,圣上追究起来雷将军怕也是难逃追究,还请雷将军迅速派人随着下去救援!”

    说罢,夜宸脸色清冷的跳下的断崖,德阳郡主忧心主子安慰不顾一切的跳下去,甚至是为了不让他下去涉险而采用这样激进的方式将他留在崖上,一个弱女子都能尚且如此,他还有什么好畏惧的?即便下面是刀山火海,他也要下去找寻主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