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绝狂涛〕〔重生之异能军嫂〕〔亲兵是女娃〕〔天地星尊〕〔地狱兵神〕〔末世女的甜蜜人生〕〔至官无上〕〔箱仙奇录〕〔豪门〕〔网游大江湖〕〔千亿娇妻:帝少轻〕〔邪王盛宠:萌妃逆〕〔如何死出铁骨美感〕〔软,化,物〕〔副本入侵者〕〔掌家小农女〕〔甜妻撩入怀,顾少〕〔术女有毒:将军,〕〔贴身男秘〕〔天下剑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312章 杀鸡儆猴 vip
    只是这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想要收回已经是晚了!只能硬着头皮,道:“并不是如此!”

    “哦?”顾长卿冷笑。

    “属下这是设宴在款待沧琅县的几大经营米粮的商户,在商讨请他们在多捐出点粮食来救济百姓……”王成奎压低了眉眼,神色有些牵强。

    “王大人所言极是,刚才我们的确是在商讨捐粮的事宜。”其中一人站出来为王成奎作证。

    “是么?”听得这声音,顾长卿笑了起来,道:“刚才本钦差听到你们中有人说要商讨着多提高米价,好多赚几个子,呵呵,这话是你说的吧?”

    那人脸色乍沉,忙摆手道:不是我!不是我!”

    “哦?是本钦差听错了么?”顾长卿负手冷笑,那笑容冷的如冰渣子,凤眸扫了一眼龙玉痕,随后道:“这等自己说过话都不敢承认的人,有劳龙护卫将人拉出去砍了吧,本钦差见你摩拳擦掌许久了!”

    这一声龙护卫虽然听得龙玉痕心中不慎舒服,他虽然也是与顾长卿还是不对眼,但在这除恶扬善场景之下,他还是乐意帮这个忙的,这沧琅县雪灾饿死冻死难民无数,而他们这一群人却还有心情在这里吃喝玩乐,实在是令人心生气愤,不杀难以平息心中恨意啊!

    故而,龙玉痕当仁不让的承担起了这差事,桃花美眸中笑容妖娆到了极致,下一瞬一柄金色长剑忽然从他掌心射出直接将那人心脏刺穿,那人瞳孔骤然放大,闷哼一声轰然倒在了地上!

    意外来的太突然,所有人都还没有意识到龙玉痕的剑是从哪里而来,那人已经被杀死了!

    满屋子的人望着倒地血流不止的那中年男子,脸色都一个个吓的惨白如纸,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王成奎更是无比的惊骇,这顾长卿说杀人就杀人完全不给人留一点退路,实在是太过于凶残了些!

    “这种人纵然是死一百次也不足惜!”龙玉痕笑着上前动作潇洒的抽出自己的剑来,漂亮到不像话的桃花美眸轻飘飘的扫过门口站立的所有人,然而他这眸光虽然看上去轻柔但却是令所有人都如坐针毡,十分的不舒服与恐惧。

    顾长卿眸光淡淡的看了地上的尸首一眼,说道:“朝廷下令共同赈灾,化解这场危机。本钦差希望现在你们都运作起来,县衙与商户共同捐赠米粮,重新开设粥场,每日为百姓免费施粥,解决百姓一日三餐的忧虑,我这样说你们还有任何异议么?”

    “钦差大人!您这话说的轻巧,您不了解我们沧琅县的实际情况,您让我们这些商户捐粮我们拿什么捐?之前按照朝廷的旨意我们已经将都将老底都捐出去了,现在又让捐这不是为难我们么!休说是外面的百姓没有食物果腹,我们个个也是腹中无米啊,家里一家老小都吃不上饭了,拿什么去救济别人?”张员外这时语气十分不善的开了口,说的这捐粮对他来说就像是逼着他去死一样的难过。

    顾长卿闻声一笑,都说无奸不商,这群人都以自己的利益为目的,让他们拿出点东西来无异于比说亲事都要难缠!

    “张员外既然是这样说了,那本钦差也体谅你的疾苦,这米粮你若是捐不出来也无妨的。”顾长卿唇角洋溢着善解人意的笑意,缓缓的开了口,张员外立刻是心中一喜,忙上前一步赞赏道:“钦差大人如此体恤民情,了解难处,实在是令小人感激不已,小人在此谢过!”说罢,张员外就是眉飞眼笑的作了个揖。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比在钦差大人眼皮子底下开溜是更令人高兴的了。

    “张员外先不用着急谢本钦差,本钦差的话还没有说完呢。”顾长卿手一摆,漆黑的凤眸中闪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哦? 钦差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小人洗耳恭听。”

    顾清惜这时将椅子往后一退站起身来,英气逼人的少年面孔上露出一抹狐狸般的狡黠笑意,说道:“钦差大人的意思是,张员外若想要不捐米粮也可以,但是要剖腹的!”

    “什么?剖腹?”张员外以为自己是幻听了,虚弱一笑道:“这位公子是在开玩笑吧?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剖腹?”

    顾清惜拿起桌面上的月落软剑,用手指弹了弹,吹了口气,道:“张员外之前不是说自己腹中无米么?要是剖开了腹部见肠胃里果真是没有一粒米粮的话,这才能证明张员外家中实在是穷的叮当响,一家老小都吃不饭!这样一来,才能相信你是实在无粮可捐,总不能你说没米粮就没米粮的吧?事实胜于雄辩,张员外你可是准备好了么?”

    顾清惜说完这一番话,拿着剑步履轻盈的朝着张员外走来,许是觉得地上那余温还没有散去的尸体躺在那里十分的碍眼,顾清惜一脚将尸体踢出去三丈远撞歪了屋内的六君子屏风,而后一把将张员外拽了过来,笑眯眯道:“张员外大可不必害怕,我的剑割着你的血肉一定不会让你疼很久的,我保证你忍一忍就会过去,不会弄死你的……”

    这语气说的极其的缓慢,顾清惜的脸上的笑容又是那样的和蔼可亲,若是平常看上去一定觉得这翩翩少年郎英俊讨人喜欢,然而这一刻,她越是笑,张员外越是觉得她像极了地狱里钻出来的索命鬼,吓的他魂飞魄散。

    “别……别……别动手……”当顾清惜的剑对准他的腹部时,张员外已是吓的全身都在打哆嗦了,想起来之前那一命呜呼的李员外,这一刻他全身的血液都要吓的逆流了!

    “不会很疼的,我保证。”他越是害怕,顾清惜越是笑容灿烂,手里的剑刺啦一声割裂了他身上的绫罗绸缎,听到这布衾撕裂的声响,张员外仿佛就像是听到了自己血肉被割开的声音,吓的全身毛骨悚然,脸色苍白。

    屋子里的其他人见到这一幕,听到王员外的恐惧叫喊声,他们心中无一不是在叫骂,暗骂这钦差大人的手段真是阴狠毒辣!

    这一刻与这些人不同的是,此时的顾长卿神色淡然,薄唇勾着一抹风轻云淡的笑意,不得不说惜儿与他果真是心意相通,他都不曾说什么,她就知道他想要拿张员外开刀以儆效尤。

    此刻的龙玉痕可妖可端的绝色容颜上更是挂着一抹趣味的笑,仿佛是十分欣赏顾清惜这吓唬人的手段,这等冷然又带着泼辣又带着点恶意整人的模样,当真是十分惹人喜欢。不过她一个小女子做这种剖腹的事情到底还是有点血腥的,虽然说他一直都知道这小女子是个心狠手辣的主。

    “来来,我来n必这样磨磨蹭蹭那,一刀下去就得了!”龙玉痕上前劈手夺过顾清惜手中的剑,之间寒光一闪,张员外的肚皮就开了花,血肉外翻,里面的大肠小肠都清晰可见,张员外垂着头看着自己的器官在腹部蠕动还要有涌出来的迹象,张员外吓的脸色犹如死人一样,两眼一翻哐当倒在了地上,吓的四肢都在抽搐不已,屋子里的所有人见到这等血腥场景纷纷都是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有些胆子小的甚至是都吓的一旁呕吐起来,那些个歌姬自是吓的花颜失色叫喊着跑了出去。

    “来,让本少主看看你肠胃里到底有没有米粮,若是没有,就滚回去缝你的肚皮去吧,要是有,那今儿就不用回去了!”在所有人的恐惧与惊悚之中,龙玉痕拿着剑尖儿将王员外的肠子拨来拨去,王员外躺在地上已是吓的肝胆俱裂,这种感觉简直是比死都要痛苦!

    忽然,他瞳孔骤然放大,发出一声哀嚎!

    那是龙玉痕将他肠子割断开来的凄惨叫喊声音!

    王员外就像是等待被人宰割的肥猪,折腾的惨不忍睹,想要死过去,但耳朵里却是清晰的听到龙玉痕的声音,他说:“哈!这肚子里有醉花糯米鸡,清蒸鲈鱼,薏仁红豆酥,全都是没完全消化的美味珍馐啊!就这样还敢说你腹中无米?哈,骗鬼呢!“

    龙玉痕用王员外的衣服将剑上面的血迹擦干,然后一脚将人踢出了门外十丈开外的雪地上去等死了,他俊美异常的容颜上浮现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桃花美眸扫过所有人的脸,道:“你们谁还说自己拿不出米粮来的都过来找本少主验证验证,本少主要是见你肠胃里没东西,绝对会兑现应钦差大臣的诺言不在难为你们的!来呀,谁还想来试一试?”

    谁试谁找死!

    所有人心里无疑都是这一句话!看着死在门外雪堆里的王员外,肠子都被割断了,他们若是还在敢说一个不字,下一个被剖腹的就是他们自己!

    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顾长卿这一行人已是杀了两人,这种杀鸡儆猴的把式虽然是屡见不鲜,但这一次绝对是有着视觉与精神上的冲击力,终生也难忘!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萌妻甜甜圈:亿万〕〔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