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邢烈寒邢一诺〕〔训练为王〕〔痞子圣尊〕〔特工狂妻:暴君总〕〔从课本走向历史〕〔宠婚公式:娇妻,〕〔竹马心尖宠:青梅〕〔天生宠儿:神兽来〕〔总裁宠妻:北爷悠〕〔天玩缔世〕〔七塔之上〕〔电影世界穿梭门〕〔活在民国〕〔重生影后:墨少,〕〔重生之资本巨鳄〕〔都市之修真归来〕〔都市极品神龙〕〔一拳超人之帝王引〕〔我的绝世美女校花〕〔隐婚娇妻:老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289章 怒砸赌场
    一直都是在沾沾自喜的顾清惜,听得顾大爷说这样矫情吹捧的话给她听,她心里更是美的冒泡泡,眼睛都笑弯成了月牙儿……

    寒冷的冬日街道上,一路都是顾清惜洒下的清脆悦耳声音……

    “现在钱财傍身,我们该是寻个店家住下来,休息一晚,等待明儿马吃饱了,我们继续赶路,你说好不好?”顾清惜眼睛晶晶亮的侧目去看顾长卿,征求意见。

    “好,你说什么都好,我只管遵循嘱咐去做。”顾长卿伸出手来揉了揉她的发顶,凤眸中是深如波海的宠溺。

    “你这样子宠我,时间久了,会把我惯坏的……”顾清惜抬着小脸看他。

    “惯坏了又怎样?我的女人我喜欢把她宠坏……”顾大爷现在说起甜言蜜语来可谓是信手拈来,温润的声线陪着那凤眸中的深情款款,很是容易蛊惑人的芳心……

    顾清惜闻声,忍不住的开心的笑了笑,将脑袋蹭进了他的胸膛中,鼻息间都是嗅着他身上淡淡的清爽气息……

    月光流华,此刻本是静谧安好,谁知,四周却是响起了异样之声。

    “都说财不可外漏,你赚足银两,却是招来杀身之祸了呢……”顾长卿揽了揽怀中的人儿,笑的意味深长。

    顾清惜也是察觉到了身后逼近的声响,她不以为然笑了笑,虽然是笑,但那笑却是不达眼底,冰冷异常,“敢来劫财,那就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话落,身后便是嗖嗖嗖的从房顶上落下几道黑色身影,来人着黑衣但却是未遮面,显然也是不怕被人看见,只见为首的一人上前手中长刀一横,厉声道:“长乐坊的钱可不是这么容易拿走的,要怪就怪你小子不识好歹,敛钱敛疯了!弟兄们给我上!”

    一声令下,七八道黑影瞬间都提刀亮剑,冲着顾清惜与顾长卿怒喝而来。

    “呵!原来这长乐坊还只准往里面输钱却不许赢钱?这规矩我可是第一次听说呐……”顾清惜这时候冷笑一声,衣袖一甩,一枚柳叶飞刀从袖中飞出,在夜幕的半空划过一道弑杀的弧线,刀尖准确无误的***了那为首之人的眉心!

    一滴血流出,那身形彪悍的男子轰然倒地,再也没了之前的威风凛凛的霸气,咽了气。

    “我本是不愿出手,可是你们一个个都上赶着来送死,那小爷只好陪你们好好玩玩!”顾清惜脱离了顾长卿的怀抱,一个点足轻跃,飞身而起!

    白色的衣衫飞舞,缠绕在腰间的软剑月落,已紧握在掌心!

    杀伐之气,在这一刻尽显!

    来赌坊玩乐,庄家本就是该赢得起输得起这才乃是真风范,如此这般因为她赢了过多的钱财而心生不满痛下杀意,危及到自己性命的事情她如何能不反抗?

    既然长乐坊不仁,那也就休怪她顾清惜不义了……

    “两天没活动筋骨了,小爷身上正是难受呢,这会儿正好是拿你们这几个来练练手!”顾清惜剑眉一扬,笑的十分之张狂。

    长乐坊来的人这些年可是没少干这半路杀人劫财的事,在他们的眼里顾清惜不过是个活不了一刻的臭小子,剩下的人面目上纷纷露出看待死人一样的眼神,道:“上头发话了,只要弄死了这小子,他的钱就是我们哥几个分!都统统给我上!”

    不怕死的几个,便是蜂拥而来,将顾清惜这看似柔弱的少年团团围住。

    “这钱,怕是你们没那个福分享受!”

    顾清惜满面嘲讽的笑了笑,月落剑锋一抖,她一袭白衣如雪,已投入这弛夜的交战之中……

    身形来去如风,快的令人眼花缭乱,剑光爆闪,炫目刺痛,既是下了杀心这出手的每一招都端的是快、狠、绝,毫不拖泥带水,不过是片刻功夫,顾清惜就将人尽数撂倒一片,长乐坊的人躺在地上哼哼嗤嗤惨叫着,哀嚎着,身上挂彩无数,每个人身上都得有十多道血口在淌着血,备受痛楚煎熬……

    比起一剑杀了他们,顾清惜显然更是喜欢用这种折磨人的方式来让他们尝尝惹怒她的下场……

    顾长卿一直都静立在一侧,看着他家的惜儿以一敌众,完美取胜,心里对她不免是赞赏有加,“才短短半柱香的时间就解决了所有人,功夫又是精进了不少。”

    “多谢夸奖。”

    顾清惜桀骜的抬起下巴,收剑,抬脚踩在一人后背上踏了过去,直踩的那地上之人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叫声来,道:“大爷饶命,小的们再也不敢了……饶命啊……”

    顾清惜走到顾长卿面前,听得地上人的叫喊声,她有些不耐其烦,说道:“那么长乐坊欺人太甚,总归是要去讨个说法的!”

    地上的人吭吭哧哧的,不明白顾清惜这讨个说法是怎么个讨法,心道这少年是个武功高手,一般人都打不过,龙少主又是不在赌坊,这要是让这少年闹回去,保不齐长乐坊要遭殃啊……

    这少年的本事,他们是见识过的,一想到自己满身的伤口,他们的心肝都变被吓的乱颤颤……

    他们越是想要远离顾清惜这尊瘟神,可惜越是不可能,就在他们止不住的恐惧之中,就听见顾清惜开了口,语气冷漠而充满狂狞,道:“杀人劫财,掠人性命,若是不踢了他们的馆子,砸了他们的场子,岂不是对不起他们?”

    闻声,地上的人心里都是在暗暗在叫苦,没想到这小公子看上细皮嫩肉,斯斯文文,骨子里却是个暴力狂,扬言要去砸场子!这可还怎么得了!

    “你们要是敢去,保准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其中一人不老实的叫喊着。

    顾清惜瞬息间一个冰冷眼神射来,吓的那人全身一颤不敢再高声语,只是顾清惜却是不会这样轻易的放过他,衣袖中柳叶飞刀射出又是在他的身上刺了一个血窟窿……

    于是,便再也没有人敢吭声了。

    顾长卿眼瞧着他家惜儿这以暴制暴的手段,微微一笑,道:“既是开赌坊的,就要笑迎八方来客,长乐坊如此这般举止实在是该砸……”只要她开心,砸个赌坊算什么,反正那赌坊又不是他开的,砸了也一点都不心疼……

    两人一拍即合,深深觉得这长乐坊该砸!

    顾清惜眸光似笑非笑的扫视着地面上横七竖八半死不活的打手,转而对着顾长卿说道:“这长乐坊欺人太甚,不砸难消心头之恨,我们将这群人捆去踢场子!”

    顾长卿表示十分的赞同,笑笑,说道:“好!你刚才打架打累了就暂且休息一下,容我先将这群人绑了,公子觉得意下如何?”

    “甚好甚好!此举深得小爷欢心,有劳你了……”顾清惜正是有让顾长卿将人捆了的意思,没想到不等她开口,顾长卿就自觉的承下了这差事,她心里如何能不高兴?自然是笑嘻嘻的点头说好的。

    顾清惜酣畅淋漓的打了一架之后,轮到顾大爷粉墨登场了。

    顾大爷将他们的腰带结为绳索动作十分之麻溜利索的将人捆成了一团,七八个人被拴住四肢捆成了一个大人肉粽子球,然后一脚踹出去,那肉球就是叽里咕噜的往着长乐坊的方向滚去,街道上本还有未除的积雪,人肉球滚过雪地在自己身上裹了一层厚厚的雪,就这样,一路滚去长乐坊,一路在滚雪,雪越聚越多,到最后就真的是被滚成了个大雪球,雪球越滚越大,越滚越粗,最终,哪里还见人的影子,全都被雪裹在了里面看不出踪迹来……

    这一路上,顾清惜与顾长卿闲来无事干,就是你一脚,我一脚的驱赶着这‘人肉雪球’玩,两人且玩的还是不亦乐乎……

    眼见长乐坊的招牌在灯光下闪着光彩,顾清惜用力一脚猛踹人肉雪球,这一脚被灌注了内力,一脚下去,雪球飞快的滚动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砰的一声巨响撞烂了长乐坊的两扇门朝着内堂冲了进去!

    砰—

    砰——

    砰———

    巨大的而来路不明的雪球冲进内堂之后,迅速席卷撞击的无数张座椅板凳,赌坊之内的人见骤变突起不知为何,忙撒了银子四处惊恐躲闪,跑的慢的人有些就直接被雪球碾过压的吐血三升……

    这巨大的人肉雪球在内堂中疯狂旋转一圈后,横扫四周,将长乐坊一楼大厅弄的是一片狼藉,地上桌椅被掀翻歪倒成片,金银珠宝更是洒落遍地,场面不是一个乱字了得……

    人肉雪球在释放了杀伤力之后,冷不防撞上了北面的三根支撑二楼的雕花描金厅柱上,这才卸了身上的内力,轰的一声炸开!

    一声炸裂,雪花四溅,一瞬间如烟花绽放,赌坊里的赌客们纷纷抱头捂脸,生怕这一块一块的雪砸在自己身上,然而他们躲的同时,却是没想到这雪球里不光是雪还无端飞出好几条黑乎乎的影子,影子砰砰的砸落四周,重力袭来,将不好赌客当众是砸懵倒地不起……

    等待骤变停息,众人才看清,那飞出的黑影居然是人,且还是浑身伤口鲜血淋淋的人!

    惊呼,恐惧,叫骂!

    一时间,不绝于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