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兵王〕〔岁月悠〕〔时少放肆宠:鲜妻〕〔皇叔追妻:重生王〕〔快穿逆袭:战神老〕〔两阕春〕〔最强鬼医:暴君宠〕〔校花的贴身仙医〕〔凡女逑仙〕〔至尊神武大帝〕〔孤岛惊悚〕〔巫法传人在都市〕〔电竞大神的投喂日〕〔回到八零当女兵〕〔极道无限穿越〕〔莫斯科1941〕〔异界邂逅二次元女〕〔大明寻物指南〕〔农女殊色〕〔重生之赚它一个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285章 嬉闹玩雪
    果不其然。

    待刺客从背后逼身而至时,当刺客手中的匕首眼看着要刺入他的后心时,顾长卿突然动了!

    手腕翻转,碧绿色扳指弹射而出,化为锋利飞刀,噗嗤一声,***刺客的胸膛,刺客举起的匕首就这样突兀的被定格,那匕首的尖锐刀锋,与他的衣衫血肉不过是咫尺之间,然而却始终是没有机会在逼近一分……

    顾长卿的手指间绕着一根银色丝线,丝线绷直如弦,另一端的尽头是飞刀入肉,下一刻只见他指尖一挑,飞刀被嗖的挑出,带起一线血蓬喷洒,身后之人,骤缩的瞳孔一点点的光芒散尽,而后,身子一软,直直向后倒去,震起一片雪末飞扬!

    顾长卿却也是看也不看一眼,抬步继续往前走。

    直到走到她面前,才微微一笑,打趣道:“这下,我砍的瓜该是比你要多了呢……”

    顾清惜从刚才的惊吓之中已然是回过神来,听得他这样玩笑的话,她忍不住一笑,“是呀,世子威力无比,属下佩服佩服。”

    “哈哈……”

    顾长卿被她这恭维的言辞给逗笑了,开怀大笑两声后伸手为她拂了拂头顶上飘落的几朵雪花,温柔道:“走吧,这里不宜久留,雪有些小了,我们往前走走看一看有没有可以借宿一晚的地方。”

    “嗯。”

    顾清惜点点头。

    一路从京跟随而出的仪仗队伍已是被一应灭口,现在只剩余下她们二人,顾长卿去牵马匹,顾清惜则是在营帐里找寻了些干粮与水,而后两人纷纷上马,在寂静的雪夜里一路前行,身后是横尸遍野的荒凉战场。

    所幸,飘了一夜的雪逐渐的消了势头,两人并驾齐驱,走到寅时才在路旁发现一座破旧无人的庙堂。

    庙堂内空旷寒冷,顾长卿寻了些破旧的箱笼与无用的木板,在堂中生了一堆火来取暖,两人映着火光依偎在墙角,望着那跳动的火焰,面容上都挂着一抹恬淡的笑意。

    顾清惜将脑袋搁在他肩头,道:“荣王果真是不死心,居然如此心急如焚的要杀人灭口。”

    “夜长梦多,现在宸王府势力逐渐增强,他们总归是睡不安稳的。”顾长卿神色有些不屑,“这一路上去滇西,只怕都会在暗杀中度过,贼心不死,我们只能处处谨慎了……”

    顾清惜略作沉思,而后笑了笑道:“以后也不怕路上无事可做了,这一路正好是提升功力的大好机会,也正是称我心意。”

    “是啊,实力都是在实战中积攒的,与你来说正是练习的好时机。”顾长卿唇角荡起一抹轻笑,“相信,等到到达滇西时,你的武功修为已是很不简单了……”

    顾清惜一心的要增强自己的实力,这一路上若武功真的能与日递增,她如何能不欢喜?

    当下,顾清惜唇角弯弯便是忍不住的笑了笑。

    突然之间她又是响起夜宸来,问道:“你不是说夜宸跟随我们一路前行的么,怎么不见他露面?”

    顾长卿拨了拨火堆,让火苗烧的更旺一些,说道:“我让夜宸提前去滇西边境暗查情况去了,这样等我们抵达时可节省诸多时间。”他这样说说着,突然之间话锋便是一转,垂眸去看顾清惜,笑的一脸柔情似水,“再者说,没有了夜宸,这一路上就你我二人相伴,岂不正是郎|情妾|意?”

    如此这般正大光明的言辞挑|逗,虽说两人在一起已是熟稔,然而听得他这样说,顾清惜还是忍不住的害羞,低声咳嗽了两声。

    见她如此,他唇角上勾唇瓣的笑容不由加深,将她的身子揽了揽,道:“天亮还有一会儿,先睡一会吧。”

    “要是让别人看见宸王世子如此亲密无间的搂着一个大男人,这关于您的流言蜚语肯定又是火爆三分。”顾清惜眉眼里满是戏虐的笑容,毕竟现在她脸上的男子面具还未摘除,现在两人依偎在一起的情景就是两个男子在‘惺惺相惜’……

    “大男人怕什么?我还想娶你呢!”顾大爷毫不忌惮的在她唇间落下一吻,“让人看去了又如何,你始终是你……”

    顾清惜郑重的点点头,神色忽然变的一本正经,十分认真说道:“世子所言言之有理!”

    顾长卿瞧着她那模样,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头,嗔怒道:“别闹了,快睡一会吧,明日赶路十分辛苦的……”

    “遵旨……”

    顾清惜有些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乖乖趴在他的肩头上闭上了眼睛。

    兴许是刚才的一场恶战,消耗了诸多体力,这一闭眼困意来袭,顾清惜居然真的是很快就睡了过去,顾长卿听得耳畔传来的轻盈而均匀的呼吸声,他凤眸中浮现一层软绵柔意,嘴角有幸福的笑容堆起……

    他揽着她的腰肢,依靠在墙上,也很快的睡了过去……

    等到两人睁开眼时,天色已大亮,面前的火堆已燃烧殆尽,昨夜一夜鹅毛大雪,今日却是暖阳高照,冬日的暖阳此刻透过残破的窗棂投射在庙堂内,在地面上照出一大片一大片的暖暖光影,暖暖的日光也将温暖洒向了墙角处依偎的两人,日光打在身上暖洋洋的。

    “今天天气真好。”

    顾清惜从地上前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踱步到窗棂前,见满地的白雪在阳光下闪着点点的银色之光,像极了晶晶闪的钻石,她望着这四下皑皑厚重的白雪,忽然孩子性大起,眸子里满是兴奋之色,对着身后的顾长卿说道:“长卿,我们去堆雪人吧!”

    这一声长卿,叫的温柔而甜美,清脆而悦耳,只听得顾长卿的心扉都要为此融化了。

    他上前来圈住她的身子,伸手为她摘下脸上的人皮面具,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柔声宠溺道:“好……只要和你在一起,做什么都是美好的……”

    闻声,顾清惜咯咯的轻笑起来,那笑靥如花的模样映冬日暖阳,看上去是那样的幸福美好,一时间看的顾长卿竟是久久不能回神,其实说到底,他的惜儿也不过是个年纪尚幼的少女,公主府的生活迫使她冷漠无情,然而她的骨子里却是如明语一样是个孩子,一样的喜欢玩耍,喜欢嬉闹……

    离开京城,远离是非,她就像是飞出金丝笼的鸟儿,自由欢快飞翔了起来……

    “在想什么!走了啦!”

    顾清惜伸出五指在他眼前晃了晃,见他没反应,这才拉扯了他的衣袖,迫不及待的将他往外面拉。

    “走!去堆个大大的雪人……”

    顾长卿回神,绝世风华的面容上绽放出一抹极致璀璨到夺目的笑来,牵了她的手,一起去玩雪……

    前世之中,顾清惜是豪门千金自幼就是受尽各种礼仪的束缚,从小就学习各种金融政略,她是人人钦羡的名媛,然而她却是知道自己从未有过欢乐的童年,堆雪人这样的快乐事情只有看别人家的孩子玩,而这一世中,这具躯体却是自幼饱受欺凌,别说是堆雪人,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她该是最害怕冬天的寒冷的吧,自娘亲去世也不曾度过嬉笑的冬天……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没了前世的束缚抛弃了今生的欺凌,现在的她,是前世今生中最快乐的她!

    且身旁有人无时不刻的陪伴,她就应该放开性子好好的玩,尽情的玩!

    推开庙堂的门,顾清惜便是忍不住一蹦,将两脚深深的埋在了积雪中,踩下两个大大的坑,她笑着弯腰,掬起一捧雪来,漆黑幽亮的眼眸闪过一抹狡黠之光,她猛的转身,将两手中的雪哗啦全都盖在了顾长卿的脸上,然后扭头看也不看,便是一路猖狂得意的坏笑着跑远了,在她身后落下一连串的脚印……

    “惜儿……”

    顾长卿从没想到自己居然被这丫头这样不吭一声的忽然扑了一脸的雪,雪花冰凉令他忍不住的撇了撇嘴,很是无奈的摇头失笑,将头上脸上的雪扑打干净,他抬眼看着跑远的她,喊道:“你这个械蛋,不要跑!看我抓住你,有你好看的……”

    顾大爷这样放完狠话之后,哼了哼,在地上团起一个大雪球来,追着顾清惜逃走的方向扔了过去……

    “呀!你居然打我!”

    顾清惜眼看着雪球就要砸在自己脸上,她不依不饶的叫了一声,一抬拳将雪球击了个粉碎,她正是想要得意洋洋的笑话顾长卿呢,只是话还没说出口来,迎面又是一个大雪球飞来,速度之快,快的她都还不及躲闪,那大雪球便是准确无误的拍在了她的脸上,沾了她一脸的雪沫沫……

    顾清惜闭着眼睛,小脸皱成了一团,她一口吐掉嘴巴里落的雪,发狠的团了两三个雪球,扑哧扑哧的都朝顾长卿扔了过去……

    然而吃过亏的顾长卿,哪里肯在被打一脸的雪,同样是快速团雪球,应战……

    一时之间,你来我往,无数的大的小的雪球在两人之间穿梭对阵,两人打的是热火连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英雄?我早就不当〕〔我在万界送外卖〕〔都市之造假天王〕〔镇派小狐狸[修真]〕〔玄幻时代:超神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