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囚宠1001夜:总裁〕〔天价婚宠:权少赖〕〔独宠小萌妻〕〔甜婚蜜令:权少宠〕〔国民女神:重生王〕〔报告长官:夫人在〕〔霍少的闪婚暖妻〕〔我真的不开挂〕〔重生七零末之幸福〕〔[红楼]宝玉是个假〕〔爱如潮水阿正〕〔星途璀璨:豪门前〕〔网游之颠覆三国〕〔官梯〕〔穿越八零:麻辣小〕〔沈浪苏若雪〕〔绝地求生之最强巅〕〔魂破九天秦朗〕〔魂动九天〕〔天价妈咪:爹地闪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285章 横尸遍野
    顾长卿显然对于自己这一笑引得刺客分神的事一概不知,一掌击飞那人之后,承影剑刷刷飞舞,与眨眼之间又是料理了三个人,这批雪夜来袭的刺客武功虽然说是不低,但是想要杀他却也是无异于螳臂当车,徒劳无功。

    一剑挑断一人筋脉将人踢出三丈远之后,顾长卿凤眸一抬,横扫其余剩下之人,他这一看,余下的几个人瞳孔中皆是露出或轻或浓的畏惧之色来,手中的刀剑踌躇着不敢上前。

    顾长卿缓慢勾唇露出一抹冷笑,他收了手中的剑,侧目去望着顾清惜,见之此刻的她同样是所向披靡,英姿飒爽,屹立在满地横尸之间,白衣飘荡,墨发如歌!

    围攻顾清惜的刺客此时,同样是畏惧她的手段,不敢在轻易去送死。

    顾清惜握着手中的月落,剑身倾斜与地面,雪白的剑尖上有鲜血凝聚成滴,不断的,一滴一滴的落地,鲜艳的血色渗入雪地之中,仿似腊月寒梅铮铮绽放,美艳而夺目……

    顾清惜星眸微垂,斜睨着剑身上的血迹,而后扯了扯唇瓣微微而笑,月落出鞘,已饱饮鲜血……

    这段时间里她提升内力,苦练剑术,与今夜才算是得到了检验,她的武功已然是不错……

    “砍了多少瓜?”

    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带着邪佞又带着轻柔的声音。

    顾清惜抬眸,见紫衣荣华的顾长卿飞身而落在自己身侧,绝世风|流的面容上荡着一抹轻笑,只看的人炫目不已。

    “不知道,没数,不过看地上的尸首,你我应该是差不多。”顾清惜好不容易从他好看到令女人都嫉妒疯狂的脸上挪开视线,浅笑着说道。

    顾长卿凤眸便是在地上轻扫而过,看着她这边堆叠的尸身,与他那边叠摞的尸体,而后眼睫轻眨,“嗯,的确是差不多……”

    两人之所以说差不多,是因为丧命的刺客根本无法数,多数都是身首异处,四肢分家,且一个叠一个的倒在地上,想要数清谁多谁少,着实费劲,然而即便是数不清各自砍了多少瓜,但顾长卿看着在月落剑下丧命的刺客如此之多,他的心头对他家惜儿的武功着实是钦佩与震撼的……

    不曾想,她一个柔弱女子居在这样短暂的时间内将武功修炼的如此之快,且她的内力一直一直都是在直线式的暴涨……

    上一次追杀怡王,她在马上横空劈下的那一剑,掀起雪地震动的那一幕,一直都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里,她体内蓄藏的内力有着令人惊叹的力量,眼下又不过是短短几天的时间过去而已,她一人对阵如此之多的武功高手却是一派的轻松自如,显然,她又的功夫又精进了不少……

    内力增长如此之快,他凤眸眯了眯,不得不承认那红衣人给她的内功心法,对她大有裨益……

    他知惜儿身上现如今又是多了一本琴谱,可想而知,依着她修炼的进程与领悟的能力来看,半年之后,她绝对是少有的高手……

    她与红衣人之间的关系,他虽没有过多的涉问,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知道,不代表他对她的放任不管,他只是在一侧默默的守护着她,只要她不出现危情,他愿给她一切自由的空间,他是深深的爱着她,但他的爱却不愿化为绳索,将她的一切人身自由都捆绑束缚……

    正是因为这样的爱她,他才会坚信,他的惜儿不会让他失望,他相信,惜儿做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而那原因,他不说内心却是一直一直的都懂……

    凰图霸业,她为他,已承载了太多太多……

    顾长卿想到这些,凤眸中的波光不禁化成了三江春水,温柔腻人……

    顾清惜看他,冷不防见他望着自己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情意,她的脸忽然不好意思的发烫了起来,顾清惜心中暗叹,这是什么地方呀,顾大爷面对着如此血腥的场面还有心情再思慕那些旖旎的东西……

    “总是盯着我做什么?”

    顾清惜忍不住的开口,心道幸亏自己脸上带了人皮面具,幸亏那面具够厚,不然这会儿她脸上发烧的模样一定被他看了去。

    “看你好看……”

    顾长卿凤眸一瞬不瞬的锁着她的面容,如此夸赞的话竟是想也不想就张口说出。

    听得这句,顾清惜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脸上的面具,心下嘟囔,顾大爷这眼是火眼金睛呀,居然能隔着一层面具看出她好看来?真真是了不起哇……

    然而,顾长卿这一句看你好看,顾清惜这一拂面瞪他的一幕,落在几个身手重伤,踌躇不前的虾兵蟹将眼里,却是实打实的令人吐血啊!

    天呀!

    之前帝京传闻宸王世子爱慕男色一直以为是传言,没想到今日一见却是十足的亮瞎他们的双眼!

    宸王世子对那细皮嫩肉的护卫,竟然夸赞他皮囊好看!

    你说夸赞找个没人的地方去夸赞就是了,还偏偏这样不知羞耻的当着他们的面!

    这是什么地方!

    眼前是他们兄弟们满地的尸首与鲜血啊,他们这两个男人居然就这样当众调|情!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娘忍了爹不能忍!

    刺客们个个双眸恶狠狠的等着这一对看上去脸面赏心悦目,但内心黑暗龌龊的两个大男人,磨牙霍霍,恨不得把牙都咬碎!

    刺客们死了一帮兄弟却还不能了结了他们两人的性命,本就是心中怒火焚烧,然而又见这两个被截杀之人如此忽视他们的存在而当众玩起欢|爱来,简直是对他们的侮辱,简直是把他们看做了死物!

    这样的无视他们的存在,是令他们无法容忍的!

    “杀了你们!去地狱亲|热去吧!”

    余下的几人,几近咬牙切齿,其中一人怒吼一声,登时抽剑砍来!他就不信伤不到这两人片刻衣角!

    一人吼,余下人也纷纷响应!

    流了这么多的血,死了这么多的人,心中总归是不甘的!

    突闻怒吼声,顾长卿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他正是看着他家惜儿出神,虽然她带着面具看不清她面具下的真实容颜,然而看不清脸色的神情却是能清晰看见她耳根处悄悄爬上的一层薄粉,那微红的颜色透露出她内心的羞涩,一句夸她好看,就让她红了脸,呵呵,在一起时间这么久了,他的惜儿还是这样的敏感不逞逗……

    他正是要好好看一看她那不好意思的模样,谁知被这样突兀高声的打断,他焉能不生气?且这群人他也已经是受够了,没了耐性在与他们玩耍!

    一瞬间的回眸,瞳孔之中杀气弥漫!

    “自寻死路!”

    顾长卿冷然凄笑一声,手中承影一斜,紫色衣袍飞舞,他人已如一头发怒的雄狮扑向刺客叫杀来的方向!

    漫天飞舞的雪片之中,只见承影白光灼灼如闪电划过眼眸,惊起一道道火树银花……

    刀剑声,叫喊声,大骂声,一一消失殆尽。

    直到剑锋架在最后一人脖颈之上,顾长卿冰声审讯,“说是谁派你们来暗杀!本世子可饶你不死!”

    那人眼看四下的兄弟都阵亡,而自己又身负重伤,身体几近支撑不住,利剑搁在咽喉就像是死神在收割着生命,恐惧漂浮在心头,这次暗杀本是下了死令,若是事败便只有死路一条,现如今失手等回去复命也是难逃一死,倒是不如在这里求得一线生机……

    思想怔愣的片刻,已然是做出了选择,听得他颤抖的声音说道:“是……荣王派我们来的……”

    荣王府?

    顾长卿一笑之,“看来黑龙诏书的事情还不能让他们老实啊……”

    “求世子饶了小人一命……”大势已去,何必在苦苦逞强,黑衣刺客已没了之前的势在必得。

    “好,饶你。”

    顾长卿收剑,凤眸含笑,而后转身,再也不去看那刺客一眼。

    他阔步走向顾清惜所在的位置,冲顾清惜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来。

    顾清惜见他冲自己笑,她也是牵了牵唇瓣,嫣然而笑。

    然而,就在她笑时,却是突然看见那得了饶恕的黑衣刺客,眼神倏地划过一层寒冰,在腰间掏出一把匕首来,发足狂奔猛刺向顾长卿的后心!

    “小心!”

    骤变突生,顾清惜惊的满眼失色!

    然,她的这一声尖叫,却是未曾止住顾长卿的脚步,他见她还是一直头也不回的继续朝着她的方向走来,那凤眸柔柔,一瞬不瞬的望着她,这一刻,天地之间仿佛他的眼睛里只剩下她一人……

    顾清惜看他,见他如此的不为所动,脚步不停滞,她已是知道。

    习武之人从来不会将自己的后心留给别人,空门大开,不是疏忽,而是引|诱……

    他说放了刺客一条性命,不过是玩笑而已。

    而刺客说感谢饶恕,也不过是玩笑而已。

    一个诱捕,一个刺杀,到底谁玩弄的谁?

    这一刻,顾清惜都可以想象到那刺客的下场了,势必是要与地上的横尸一样,葬身这雪夜之中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萌宝来袭:总裁爹〕〔小奶狗养成日记-朦〕〔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太古龙神诀〕〔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