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神级相师〕〔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都市之最强快递员〕〔地狱打手群〕〔从原始人世界归来〕〔军友之家俱乐部〕〔废墟破晓〕〔丧尸末日请保持安〕〔惹火娇妻,宠你上〕〔狂兵天下陈河〕〔我的校贷那些年〕〔特种猛龙在都市〕〔重生不重来〕〔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医界狂少〕〔我拿时光换你一世〕〔宠婚难离:霍少的〕〔唐朝好岳父〕〔拜见校长大人〕〔太古天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280章 马车拼酒
    次日,奉命前往滇西边境赈灾的钦差大臣仪仗队从皇宫东门而出,走五十八里官道,出京城,一路向西。

    天青色的宽大马车内,厚毡毯,软靠背,轻裘绒被,梨花木矮几上青龙金鼎细焚檀香袅袅,铜盆银炭火光彤彤,一室温暖如春中,一坛坛塞着红绸布封的‘月光醇’散发着浓烈的酒香……

    “展护卫……”

    车厢内传来顾长卿慵懒的呼唤声。

    听得这声音,随行在马车之后的一匹黑马便哒哒飞奔到车厢一侧,“主子有什么吩咐?”

    “上来同我喝酒……”

    一声命令,慵懒中带着强硬,不容忍人拒绝。

    黑马上跨着一白衣少年,少年剑眉星目,头发高束,清秀中自带着一股子潇洒英气,观之十分的赏心悦目。

    “是!”

    听得主子的吩咐,少年便是一个潇洒弃马跳车,稳稳落在车厢前,车帘一掀,进了去。

    入得车厢内,见顾长卿一袭绡绀紫衣横卧,墨发未束恣意随性的散落在肩头,此刻的他正一只手拖着下巴,一只手把玩着手中的白玉杯,凤眸里染着丝丝的笑意,薄唇轻勾,正是笑望着他。

    少年黝黑而又清亮的眸子扫过车厢内的奢华布置,又瞥见了一侧堆叠的十几坛美酒,不由笑道:“主子真是好会享|受……”

    顾长卿眉眼微微抬了抬,笑笑,“难得出了京城,心情不免轻松愉悦,故而特意喊你来喝酒,如何?这些美酒可是够?”

    白衣少年,同样是笑笑,说道:“ 够不够那得是喝了才知道!”

    “好……”

    顾长卿点点头,薄薄的唇角上扬着一抹勾|魂摄|魄的笑,他一举杯,白玉酒盏中的美酒咽下,这优雅高贵的姿态配着他那绝艳风华的容颜,当真是引人挪不开双眼。

    少年有些眸光松怔的望着他,见他那红润而薄的唇片因染了酒的汁液而变的越发的饱满晶莹闪着光泽,如同香甜可口多汁的荔枝……

    少年不由被自己脑中的幻想而惊了惊,随即眼神有些慌错的压低了视线,视线压低随意的往下看去,然而却不想是又看见他松垮衣衫下露出的细长脖颈,以及那光滑堪比女子都要莹白的纤细锁|骨……

    他容貌本就是生的绝色,平日里见惯了他的清冷与深沉,而在这狭小的车厢内见到如此慵懒而带着几分魅|惑妖|娆的他,不免忍不住多看两眼,只是这多看两眼之下的结果便是不自觉的脸色有些发烧,耳根后面悄悄的爬上了一层薄粉……

    “展护卫的耳朵这是怎么了?”

    顾长卿见少年低头,便是笑盈盈凑过来,伸出素白好看的手来揉上了少年圆润的耳垂,像是十分的好奇。

    少年耳朵被碰触,身子里忽如雷击,耳根又是红了红!

    顾长卿眼瞧着那一层火霞般的光芒弥漫而来,他揉着少年耳垂,坏坏的故意拉长了语调,好奇道:“咦?你耳朵上怎么还扎着耳洞……”

    闻声,少年一把打掉他行凶作案的手,瞪他一眼,“时间匆忙,一时之间忘了堵住耳洞了……”

    顾长卿的手被打开,他不生气反而是笑的更欢畅,道:“无妨,展护卫的这耳洞还是留着吧,也好让人知道本世子不仅仅是爱好龙|阳的,对于女子也是十分青睐的……”

    “传说中的男女通吃?”

    少年剑眉一挑,笑着回敬。

    顾长卿笑看了她一眼,随手一把将她拉扯入胸|怀,附在她耳边呵气如兰,笑道:“我通不通吃,你难道还不知道?”

    不错,这化身为白衣少年的展驰展护卫就是女扮男装的顾清惜。

    这下子被顾长卿拉个满怀,她挣了挣,道:“你通不通吃我哪里知道?我来只是为了喝酒的!”

    顾长卿凤眸低低笑望着怀中人,而后道:“见你面上戴着的人皮面具实在是有些不舒坦,不如去了……”

    他这样声音低沉的说道,下一刻顾清惜只见眼前有手影一闪,她面上贴合完美无缝隙的面具就被突然撕拉一声的揭去,露出面具之下原本属于她的青稚绝色的眉目……

    “这样看着你,才是真的你……”

    顾长卿伸手在她鼻尖上宠溺的刮了一下。

    “外面冰天雪地,很冷,快倒杯酒来暖暖身子。”

    顾清惜双手推开他的怀抱,坐起来烤火,搓了搓双手,便是要酒喝。

    “好,等着我亲自为你斟满一杯。”

    顾长卿瞧着她冻得惨兮兮的模样心中也是心疼,顷刻,白玉杯递到她眼前,顾清惜闻着清冽而又浓郁的酒香,眸子弯弯,笑成了月牙儿,叹道:“好酒……”

    一举杯,一抬首,酒下肚,一股暖意从胃部缓缓蔓延到四肢百骸。

    “答应过与你好好喝一杯,一醉方休的,之前苦于诸事缠身应诺的话没有兑现,现如今总算是忙里偷闲,与你把酒言欢。”

    顾长卿声音清浅,执起酒壶来为顾清惜斟满一杯随后又添上自己的,说道:“所以为了赔罪,在下先自罚三杯。”

    他喝起酒来,如同饮茶,一杯又一杯,三杯下肚,神色如常,只是凤眸中的柔光更甚,仿佛晶晶亮的钻石。

    “你这样豪爽,我也不能落后不是?”顾清惜笑意温软,拿起酒杯来也是一连三杯下肚,面色依旧。

    “好酒量……”顾长卿由衷赞赏。

    “比起你来,我不过是尔尔?”顾清惜谦虚笑笑。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彼此吹捧了,开始吧……”

    顾长卿一笑间容光华盛。

    “请……”

    顾清惜秀眉一挑,毫不扭捏。

    两人相视一笑。

    车厢内,碳火温暖,焚香淡淡,伴着马蹄哒哒之声,推杯换盏,笑意温软。

    杯酒频频,声声笑语。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绝色如玉的容颜上纷纷都镀上了一层酡色,面如朝霞,绯色弥弥。

    “可有醉意?”

    顾长卿侧目看来,呵气如兰。

    “这点酒才多少?怎么会醉?”顾清惜回眸一笑,灿若星光,纤长玉白的手执起酒壶来晃了晃,听得里面没有水声响,眨眼瞧了瞧顾长卿,道:“用这等酒壶喝,多麻烦,直接一坛一坛的喝岂不是更过瘾?”

    “一坛酒?”顾长卿闻声,眸色闪过一丝的惊愕,随即又是失笑,“如此的豪爽?”

    “嗯……”顾清惜点点头,“你敢还是不敢?”

    “这有什么敢与不敢?”顾长卿绯色如潮的面容上笑意阑珊,掌心运气一翻一转之间车厢内角落里摆放的两坛酒被腾空,下一刻便是唰的飞来稳稳的落在面前的矮几上,一挥手,两坛酒封破开,浓烈的酒香飘散而出……

    顾清惜单手握上酒坛沿儿,抬势一拎,脖子一仰,便是咕噜咕噜的灌起来,酒水入口有些溅落在外,晶晶亮的酒水便是顺着下巴滑落脖颈,在雪白的肌肤上划过一道道水痕……

    顾长卿凤眸柔光熠熠望着她,此刻车厢内的烛火闪着橘红的光芒,将她身上照出一闪一闪的晃动灯火,从他的视线望去只能是看见她那抬起的下颚与那下颚下的优美脖|颈弧线,犹如白天鹅一样细长的颈线上那点点的水渍在灯火中闪耀,如同夜空中最亮的一条盛满繁星的星河,吸引人眼球,惹人幻想万千……

    顾长卿这样看着她,凤眸中波光荡|漾,于一笑之间搅动一池的秋水,粼粼光波。

    他握起酒坛来,一仰首,坛中酒便如一线瀑布,晶亮闪烁,灌入他的口中,动作是说不出的潇洒与洒脱……

    宽阔的车厢内,两人豪爽的灌酒,停停歇歇,歇歇停停……

    直到,砰的一声震响。

    顾清惜将空了一半的酒坛拍在矮几上,她醉眼有些迷离的笑望了一眼顾长卿,而后勾了勾嫣红的唇瓣一笑,身子直直的往后仰去,倒在舒适柔软的毡毯上,发出咯咯的轻笑声,“歇一歇再喝,喝不下去了……”

    “好,那就躺一会儿起来继续喝……”顾长卿随手将酒坛子搁置在桌上,身形侧卧在她的身旁,以手托着耳腮,眸光柔如网丝一瞬不瞬的凝望着她。

    这月光醇美酒入口软绵香滑,然而,后劲却是在后面。

    顾清惜喝了如此之多的酒,现在看上去并无醉意,然而这一躺怕是等会儿想起来就没有这样容易了……

    他垂眸,望着她那飞了彩霞红扑扑可爱的双颊,望着她那悠长如蝶翼煽动的眼睫,望着她喘息着吐露着淡淡的酒香,他的心为她都是在一点一的儿的融化,他望她,忍不住的伸出手来碰触她的脸颊,从眉毛到眼睛,从眼睛到鼻子,从鼻子到双唇,指腹温暖,一点一点儿如同画笔一样描摹而过,轻而缓,柔而怜……

    他的指腹停留在她的唇瓣上,来回的摩挲着,看她晶莹饱满的唇在他指尖下微微弹动,那指下嫣红的色彩逼入他的双眼中,令他呼吸不自觉的加紧……

    “惜儿……”

    他嗓音有些沙哑的唤她一声。

    “嗯?”

    她躺在那里,双眸望着头顶上他那近在咫尺,美的令女子都自惭形愧的绝世容颜,笑道:“长卿,你真好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总裁的贴身特助〕〔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引凤决〕〔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我在万界送外卖〕〔都市之造假天王〕〔玄幻时代:超神手〕〔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