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野伏地魔〕〔厉少,宠妻请节制〕〔无敌之大唐〕〔巡视大宋〕〔女权世界的真汉子〕〔混世公子逍遥路〕〔征服美职篮〕〔我是社区主任〕〔雷惊乾坤〕〔邪君的祭品新娘〕〔属性之眼〕〔快穿之炮灰收集气〕〔花霁月〕〔我的王妃我的国〕〔穿越之科举路〕〔LOL之辅助也是爹〕〔乱世鹏程〕〔囚笼之中〕〔秩序秘术师〕〔HP归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279章 欢喜冤家
    闻声,武少恒剑眉蹙了蹙,冷笑道:“你扔酒杯砸我在先,我不过是放箭自卫,若说赔礼道歉,我看该道歉的人是你才对!”

    顾明语咬了咬嘴唇,“那我扔杯子不过是想和你打个招呼而已,而你呢,那一箭分明就是想要射伤我!道歉的人是你才对,你刚才都吓坏我了!”

    “呵!朝人扔杯子的打招呼方式恕我还是第一次见!郡主果真是会玩!”武少恒继续的冷嘲热讽,“那一箭我若是存心要伤你,你认为你现在还有心情坐在这里跟我说话么?”

    “你……”

    顾明语气结!

    “你什么你?”武少恒咄咄相逼。

    向来伶牙俐齿的顾明语这次面对武少恒竟也说不出个理所当然来,其实说实在的话就是她本来就不再理,她不过是一时之下的冲动之举拿杯子去砸她,她知道依着武少恒的功夫那杯子肯定是伤不到他的,她不过就是想要玩玩罢了,没想到这一玩玩出事情来,玩的越发不可收拾了,那箭险些射穿她的手指,她一怒之下叫喊着武少恒上来,然而喊上来也是不知道干什么啊,当时就是脑子一热说话不经思考罢了,谁知道武少恒这么的不经激怒,让他上来还果真噌噌蹭的跑上来了,她一直都料想武少恒是不屑一顾继续走路不肯上楼来的,哪知道事情会闹到现在这地步……

    弄得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顾明语暗地里诽腹,但态度还是一脸的强硬不服输,抬着下巴双眼瞪大,一瞬不瞬的盯着武少恒。

    武少恒自然是一腔怒火,被她这样盯着,他也不甘示弱,犀利的眼芒如刀如剑。

    两人就这样,彼此相瞪,针尖对麦芒,各不相让。

    空气里两道视线相撞,似撞出一道刺啦刺啦燃烧的火光……

    顾清惜见状,只是一侧安静的坐着不说话,面上保持着一丝恬淡的笑意,而顾长卿也是自顾自的斟酒,似乎是全然没有将这少年少女的争吵看在眼里,所以,屋内只是他们两个大眼瞪小眼,小眼瞪大眼,气氛一时的古怪而宁静……

    最后,无话可说又不在理的顾明语,衣袖下的手指私底下绞来绞去,绞了好一阵子后才蹭的起身,不说话,与武少恒擦肩而过直下了楼。

    武少恒瞧见她走,心里的火气更是烧的大了起来,心道这臭丫头是存心耍着他玩是不是,不说话叫他上来干什么_,还以为她有多大的本事呢,那样张狂的在楼上喊他,却原来也是雷声大雨点小!

    “少恒先告辞了!”

    武少恒再次抱拳,看了一眼顾清惜之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当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他们两人相继下楼之后,顾清惜这才缓缓起身,勾起的唇角上扬,她走到窗台旁探身往下看,见街道上的顾明语与武少恒两人面对面的站在一起,仿佛还是在为刚才的事情争吵不休,两人那较真的模样,令她看了心下不由的好笑,说道:“这两人看上去真是一对欢喜冤家,呵呵,不打不相识呀……”

    顾长卿见她那样柔声轻笑的样子,眼角眉梢都被冬日的暖阳笼上一团的光晕,她静立在那里美的仿若天之仙子,如此这般美好的画面逼入他的凤眸之中,荡|漾起一层的涟漪,他随之起身走向窗边,伸出手臂来将她揽在胸前,眸光往下看去,低笑道:“孝儿玩罢了,你还觉得明语对那武家小子动了女儿家心思不成?”

    顾清惜便是懒洋洋的任由他环抱着,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们两个未尝不是没有可能,你要相信我,明语虽然顽皮任性了些,但我还未曾看见她在谁的面前这样的‘无理取闹’过,现在兴许还看不出什么端倪来,但日后什么情况却也都是有可能的……倘若他们真的可以走到一起,这对于宸王府来说可谓是多了一大助力……”

    武伯侯府,御赐皇上,多年的经营已经掌握帝京多股商脉,家中财富数目惊人,若宸王府能得到财力上的支持,这夺嫡之战势必会如虎添翼……

    顾长卿自然也是看得透这些,只是不愿多说,只是道:“我就明语这一个妹妹,自然是希望她将来能寻到如意郎君,幸福快乐一辈子,她想要什么便随着她去,做哥哥的一定会尽最大的能力来成全她,只要她快乐就足以……”

    顾清惜点点头,笑道:“武少恒这孩子表面看上去冷冷淡淡,但内心却是一直都纯善,他与明语,会有故事的……”

    “哦?这么说来,还是你最了解这女儿家的心思了?居然将明语说的这样肯定?”顾长卿在她鼻头刮了一下,狡黠笑道:“不知,当初你对在下是何感觉?”

    顾清惜抬起眸子来看他,正是见他潋滟无双的容颜上笑意阑珊,她抿了抿唇角,不去回答,反而是道:“当初是用来回忆,眼下的现在才备当珍惜……”

    她说罢,轻惦脚尖,在他面颊上轻啄了一口。

    “惜儿……”

    他低唤她,道:“你不知道你这话让我听了是多么的满心欢喜……”

    顾清惜闻声便是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咯咯笑了起来,“这样就把你打动了么?若是日后有别的女子对你说这些软糯的话语,你岂不是就要被别人带跑了?”

    “别人?”顾长卿笑,“别人不会有机会近我的身,更不会有机会说这样的话……我对你,绝对的忠心……”

    顾清惜唇角的笑意便是越发的深了些,“油嘴滑舌的功夫真是日月见长呢……”

    “还不都是为了取|悦与你,我最近觉得自己的脸皮是愈发的厚了许多……”

    “哦?这还要怪我喽?那以后你还是老实深沉一点,莫要再说这样的言语了。”顾清惜眉眼弯弯,笑如月牙。

    “不要听我说么?”顾长卿故作沉思的姿态,思量了片刻之后,才道:“惜儿既是不喜欢说,那我便用行动来表示好了……”

    “毕竟是难得主动献|吻,在下一定要倍加珍惜才对……”

    顾长卿此刻的话很是温柔,面上的笑很是得意,凤眸中的光芒可谓很是荡|漾,他这么说完,手臂忽的一抬,房间所有门窗瞬间关闭,他揽着俏丽佳人的腰肢便是一紧,一个旋身将怀中人已抵到了墙壁之上……

    她不依,有些娇羞的垂下了脸颊,而他则是将她下巴挑起……

    四目相对,暖|昧横生……

    等顾清惜回到公主府后,清韵阁内已俨然多了一位‘薛嬷嬷’,见到薛嬷嬷之后,顾清惜不由勾唇一笑,不得不说夜宸办事十分之速度与妥当,这薛嬷嬷看上去果真是与之前的那一位面容没有什么丝毫的差别,十分之逼真。

    入了房间之后,顾清惜便是吩咐薛嬷嬷说道:“劳烦嬷嬷去给我请个大夫来,就说我身体不适。”

    “是,老奴这便去。”薛嬷嬷一开口,说话声音也是如此的相像。

    顾清惜对夜宸便更是多了三分的赞许,真正的薛嬷嬷人已经死去,而替换而来的这位居然能将薛嬷嬷模仿的如此相像,定然是少不了夜宸在其中的功劳。

    不多时,大夫被请来,在屋内单独会诊了顾清惜之后,便是惊诧说到:“郡主身体现在高热且伴有寒战,四肢无力,脸上出现红色斑疹,这明显是得了天花的症状!”

    此话一出,清韵阁里的丫鬟婆子都被吓到了!

    要知道,出天花可是药石都无效的重症之病!但凡有得了天花的人十有八|九都是命丧黄泉!且这种补极其容易的传染别人,一旦与得病的人接触就会同样出天花,这种病简直就是来自地狱死神的召唤之症……

    所以,大夫的诊断一出,还没半个时辰,整个公主府上下都知道顾清惜得天花的消息了!于是满院子惊恐!

    而顾清惜在得知自己出天花后,据说是悲愤不已,又哭又闹砸光了屋内所有器具,并带上面纱将自己的脸裹得严严实实,下令谢绝见客,从今天起所有府内的人与前来到访的人都统统不见!

    为此,顾清惜还特意派束墨与卷碧等人去通知了老夫人与沈弘业,告知身体抱恙,今后不能在晨昏定省请安侍奉,还望原谅她的不孝……

    天花是何其危险的病症,最可怕的就是容易传染,即便是顾清惜强撑着身子要去给老夫人与沈弘业请安,只怕他们也吓的不敢接待,故而,两个人都回话吩咐顾清惜莫要再惦念这些,专心养病调理身体云云,都是些表面上的客套言辞……

    顾清惜在清韵阁听到丫鬟们的回话后,心下冷笑,看来都是知道她这病难医来都不来看一眼了,生怕被传染,呵呵,不但如此,听说府内的丫鬟们现在都个个绕着清韵阁走了生怕染了晦气,至于清韵阁内的使唤人手也是个个面露担忧之色,顾清惜便是一挥手都让她们散了,偌大的院子里就留着束墨、卷碧、宝笙与薛嬷嬷四人贴身侍奉,倒也是十分的安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萌宝来袭:总裁爹〕〔小奶狗养成日记-朦〕〔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太古龙神诀〕〔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