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武仁医〕〔我开启了全球进化〕〔本命神兵〕〔私有猎物:帝少专〕〔重生王牌枭妻〕〔意识网络〕〔娱乐超级奶爸〕〔光影异闻录〕〔源力战纪〕〔战神西行记〕〔盛唐魔术师〕〔鸿蒙道尊〕〔宋国的战争〕〔山野小村官〕〔枕上豪门:冷血总〕〔甜妻撩入怀,神秘〕〔网游之近战牧师〕〔下一秒,巨星〕〔慈烺攻略〕〔竹马来成婚,我亲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276章 顺藤摸瓜
    “你!是故意的!”

    一提及薛嬷嬷那一家老小,她的面容立刻便的狰狞起来,苍茫的夜色中竟是有些狰狞到变形!

    顾清惜还从未见过如此失态的薛嬷嬷。

    “薛嬷嬷,想来你也是知道那玉佩的来历,这么重要的东西我怎么可能让你轻易的盗走呢?从你主动要求去打扫藏书阁起,真的玉佩便已给我掉包另寻它处隐藏了,而你在书籍中得到的那一枚不过是高逼真的仿品罢了……”

    顾清惜笑意不减,缓慢的说着,“我曾多次提醒过你要你回头是岸,莫要做些对不起我的事,可你偏偏是不听依然我行我素,如此那就不能怪我了,你对我不仁,我只好对你不义,这多久的主仆情分,当日你的一饭一药之恩也算是早还清给你了,现在,你之于我不过是个陌生人,偷盗我的东西,按照我做事的规则,你只有死路一条……”

    一说到死时,顾清惜在薛嬷嬷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的惶恐与不舍。

    顾清惜便又是笑了笑,接着道:“倘若你不想死的话,那便告诉我,你的主上是谁,你又是哪个国的奸细,你若将这些都说出来,我或许考虑饶你一次……”

    薛嬷嬷瞳仁紧紧的锁住顾清惜,望了许久之后,才将视线刷的挪开,而伴随着她视线的转移,她口中则是斩钉截铁的说道:“想要我说,你休想!”

    顾清惜叹了一口气,浑然不在意道:“既然你不肯说,那我也不勉强与你,看在主仆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夜宸!动手!”

    顾清惜的话锋一转,冷然下了命令!

    夜宸早就想要将这薛嬷嬷剥皮抽筋了,得到命令之后手中剑刃一倾,下一刻就要割断她脖间动脉,却谁知薛嬷嬷手中突然弹出一把匕首挡在脖间,而在她亮出匕首的那一刻,忽然有一团红色烟雾汹涌弥散而出,烟雾呛鼻催泪异常难闻,视野瞬间被遮掩。

    然,夜宸的剑刃之下,薛嬷嬷已趁乱逃脱。

    “远离这雾气!”

    顾清惜以衣袖掩掩鼻,立刻说道。

    话音一落,她与夜宸已齐齐飞身急退,落在十丈开外的地方,顾清惜望着那团红色不可视物的烟气,笑了笑,“想要以此逃遁,真是异想天开。”

    “郡主,她在那!”

    夜宸剑锋一指,薛嬷嬷匆忙逃逸的声影,怒道:“我去了结了她!”

    “不必这样麻烦!”

    顾清惜狡笑着弯了弯唇角,从地上捡起几颗碎石子,在掌心把玩了片刻,然后指尖一弹,只听得空气中有嗖嗖嗖的声音划过,石子飞射而去点中薛嬷嬷身上几处穴位,她匆忙逃跑的脚步就这样被定住动弹不得!

    而最后一颗石子则是标准了她的手腕之处,远远的只听得啪的一声脆响,薛嬷嬷手腕上带着的那罕见而珍贵的珍珠手串被击碎……

    不明所以的薛嬷嬷,惊诧于自己被点住穴道不能动弹的同时,更是惊讶与手腕上的这首饰,不知道顾清惜将它打碎做什么……

    她不能转身,却也是看不见顾清惜的颜面,因为隔得远,只能听见远处隐隐约约的传来一些听不真切的呢喃话语,而就在她好奇不知顾清惜在干什么时候,她的身体开始出现了反应,似乎有像虫子一样的东西在她的四肢百骸中蠕动,伴随着体内不知名物体的蠕动,她的血肉与骨头则是一阵阵的抽痛,像是被针扎被啃噬一样的剧痛难忍,她想要抖动想要挠,然而身子却是无奈被定住动弹不得!

    这种被似被啃噬又似被针扎一样的痛苦,令薛嬷嬷的面容狰狞到了极端的变形地步,她口中不断啊啊啊的凄惨哀嚎着,然而这等凄凉的声音响彻在夜空却是得不到任何的一点回应……

    “啊!顾清惜!你对我做了什么!”

    “你快停下来!停下来!”

    薛嬷嬷痛的面部的青筋都根根分明的暴起,肉眼都能清楚的看见那筋脉在突突突的跳个不停,薛嬷嬷的面皮扭曲着,脸上冷汗如雨下,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令她忍不住的叫骂着!

    听得她的嘶喊,顾清惜才则是轻抬了脚步,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顾清惜!你对我干什么了什么!我,全身怎么像被虫子啃咬一样的……你,你快说……”薛嬷嬷苍老的面容此刻极其的恐怖骇人,双眼盯着顾清惜的眸光就仿似地狱里钻出的两束阴森的鬼火要将顾清惜燃烧殆尽!

    相对于薛嬷嬷的痛苦挣扎叫骂而言,顾清惜则在一直都笑如春风,她眸光淡淡的看着薛嬷嬷此刻痛苦的神情,像是十分欣赏一般,浅浅一笑,道:“薛嬷嬷,你的感觉没有错,你的体内确实是有虫子在啃咬着你,呵,这感觉是不是从未体验过?”

    薛嬷嬷一脸的无比惊恐!

    顾清惜看着她那惊恐之色,缓慢说道:“你手上的这条珍珠手链并不是单纯的手链这样的简单。这手链是当初沈文涛送我的……”

    “沈文涛……”薛嬷嬷艰难的呢喃这名字。

    “是啊,就是我那大哥!当初他是如何医治珠云的腿伤的,想来薛嬷嬷你肯定是记忆犹新,那样残忍的救赎方式绝对是令人胆战心惊。试想,他心中记恨与我这送来的东西又怎么可能是干净清白的?他送我这手链里面藏有血虫,一种专门以为吸食人精血而带有剧毒的东西,佩戴久了,那血虫就会渗透肌肤钻到皮肉里去,而戴着的人却无从察觉,你佩戴这珍珠手串也是有一段日子了,所以你的体内早就潜伏了这虫这毒,只需要手串碎裂而催动它们,这些血虫就会在你体内疯狂的行走起来,所以你才会剧痛难忍……”

    “你……你……”薛嬷嬷已经是气的不知道说什么话了!

    而,顾清惜却是依然面上带笑,说道:“沈文涛给我这东西,我自然是不敢佩戴的,恰逢当时我对你起了疑心,所以才将这东西转赠与你,本来我并不期望着这东西会派上用场,可是薛嬷嬷你一意孤行,心怀不轨,我也是没办法……”

    “我这里是有解药的,倘若你说出你的幕后指使是谁,我便立刻减轻你的痛苦,你看如何?”顾清惜徐徐善诱着。

    然,薛嬷嬷却是压根不买账,用两只几乎喷火的眼睛盯着顾清惜咬牙切齿道:“休……想……”

    “呵……”

    顾清惜一声冷笑,“识时务者为俊杰,薛嬷嬷何必这样令自己痛苦呢?”

    “即便是……我死了……也还会有人来……取你的……性命……你就等着吧……”薛嬷嬷痛的全身都在抽搐,却依然不肯开口。

    顾清惜见状,也无心在于其纠缠下去,冷冷的勾了唇,道:“既然如此,那你就等着在这里慢慢痛苦的死去吧……”

    顾清惜的话一落,薛嬷嬷的身体忽然剧烈的,痛苦不堪的抖动起来,那身上的剧痛直接令她冲破了穴位的束缚,她整个人痛苦的倒在地上,两手不停地在身上抓挠,那力气之大似乎都要将皮肉都扯烂才甘心……

    黑暗的夜幕下,薛嬷嬷的生命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在无比的痛苦中消耗殆尽,如沈文涛所言,这毒无解,等待着只有死亡……

    不多时,地上的薛嬷嬷停止了挣扎。

    顾清惜冷眼瞧着,吩咐夜宸道:“看看她身上有什么线索……”

    夜宸领命将薛嬷嬷上下搜查了个遍,在她的后颈上发现一个紫色的图纹。

    “郡主,您看,这里有纹身!”

    顾清惜俯身去看,见在薛嬷嬷肌肤上纹着一朵三瓣紫荆花,看一眼便是觉得是莫一种组织或者帮派的烙印……

    “除了纹身,还有其他发现么?”

    “就只剩下这一骨哨了,刚才薛嬷嬷召唤那蒙面女子时发出的古怪声音应该就是吹响了它……”夜宸一边说着一边将那小巧的东西递给了顾清惜。

    顾清惜在掌心中把玩着这如一小节拇指大小的骨头制作的响哨,略作思量。

    “薛嬷嬷还需要活蹦乱跳的出现在公主府,她的尸身就地处理了吧……”

    “是。”

    毁尸灭迹这活儿夜宸没少干,上次陈瑞安的身体就是被他化成一滩血水了,这次薛嬷嬷也是难逃此劫!

    “你去找你家主子要个人来,薛嬷嬷需要有人装扮,以后她背后之人肯定是要与之联系,到时候我们顺藤摸瓜便是……”顾清惜将手里的骨哨丢给夜宸,“这事情交给你去,务必办妥了……”

    “郡主放宽心,明儿一早,薛嬷嬷便会出现在您的眼前的……”夜宸笑着领命。

    顾清惜便是点了点头,道:“好了,事情处理完毕,我们也该回去了,走吧……”

    回到公主府后,顾清惜推开二楼的房门的同时,漆黑一片的房间内忽然燃起了烛火,像是迎接她的归来一般!

    “回来了?我可是等候你多时了!”

    一道戏谑而带着霸道的口吻传入耳畔,顾清惜侧目,见一袭潋滟红衣的男子正是姿态慵懒的靠在椅背上,琉璃面具下的冷然双眸正是一瞬不瞬的锁着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萌宝来袭:总裁爹〕〔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