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采个娘子来养家〕〔练级狂魔〕〔北明不南渡〕〔我真是天道〕〔热血三国之召唤猛〕〔末世之葭偶天成〕〔美女总裁的超品高〕〔最强特工学生〕〔优化科技〕〔一路仕途〕〔地球上的圣光〕〔军阀大帅的出逃四〕〔覆汉〕〔小人物之我的爱情〕〔凶灵祭〕〔大唐粮草王〕〔大道真皮如斯〕〔全能透视〕〔仙法供应商〕〔大明1617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275章 偷盗玉佩
    深夜,清韵阁院中枝桠嶙峋的枯树上,模糊有两道黑色的暗影 。

    暗影隐蔽在夜色中,仿佛潜伏的猎鹰,等待着猎物从洞穴中钻出,而后用它尖锐的利爪与细长的喙,将猎物撕成粉碎!

    夜中的清韵阁,灯火全息,静悄悄。

    然,就是在这静悄悄的黑暗中,一道身影从西厢房而出蹑手蹑脚的上了楼梯,她上楼的动作快而稳,不过是眨眼功夫便是到了藏书阁,在门前停驻片刻左右张望似是见四下无人后才吱呀一声轻轻推开了房门,随即闪身而入。

    “动作轻盈,身手矫健,全然不似上了年纪的嬷嬷……”

    院中树木上传来夜宸的一声冷笑。

    “在公主府藏巧装拙,这些年真可谓是难为她了……”随着夜宸的声音落下,顾清惜也随之是凉声笑了笑。

    树上的两道身影正是顾清惜与夜宸主仆两个,白日里顾清惜见薛嬷嬷在藏书阁发现了异样故而猜测她等不了多久便是要去楼中取物,晚上与夜宸练习完剑法后闲来无事便上树静等片刻,只是没想到,薛嬷嬷对那神印是那样迫切的想要得到,趁着深夜无人便是悄然动手了,然而,可惜的是,她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完全暴露在顾清惜的视野之中……

    想一想这许久以来,薛嬷嬷在公主府一直都潜伏卧底,忍气吞声,实在是令人‘可敬’,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薛嬷嬷雨中为她送药时所说当年母亲将她赶去倒夜香是为了让其躲避陈氏的暗害并在将来能暗中帮衬自己,这话她长时间都一直信以为真,觉得当年是庄敬公主思虑周全以防万一,然而现在仔细回想起来,薛嬷嬷的这番话未尝不是一个幌子,当年母亲将她赶离身边的原因兴许是发觉薛嬷嬷别有用心,心存不轨罢了……

    然而,薛嬷嬷的出现并且救济她出水火之中,令她一时被情感所蒙蔽双眼一直都将薛嬷嬷信以为贴身心腹,若不是在珠云那件事情暗中听闻她露出马脚,这会儿兴许她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呢,倘若她一直都信任薛嬷嬷,这会儿薛嬷嬷去藏书阁偷走的一定就是真的玄武神印了……

    呵,薛嬷嬷潜藏多年就是为了寻找神印,这可真的是难为她了,藏书阁藏书几千册,她一本一本的翻开打扫真的是用心良苦啊,就是不知道她身后暗藏的主子是谁,这玄武神印她盗走又是去送给谁……

    想到这里,暗夜中的顾清惜抿唇微微一笑,不过这些疑问过了今晚就将不再是疑问了……

    顾清惜耳尖一动,视线扫过藏书阁的房门,不得不说薛嬷嬷的速度十分之快,人已经探书取物完毕出来了,顾清惜似笑非笑的冷眼瞧着薛嬷嬷动作飞快的下了楼梯而后出了院门……

    “看样子是要去将东西交给接头人了,夜宸我们跟上,走……”

    顾清惜唇角带着一抹玩味的笑,脚尖轻点,人已经飞跃枝头,转瞬到了对面的楼顶之上,腾挪速度之快,令夜宸心中不由小小吃惊,这段时间以来,郡主的武功可谓是突飞猛进,不但剑术上日益精进,这内力的修为也是日夜渐增,相信用不了多久,郡主的武功便可超越在他之上了……

    想到这里,夜宸不由的暗中汗颜,自己勤学修炼十多年,却是被郡主以这样非一般的速度赶超,实在是太没脸了……

    夜宸冷不防的摸了一把脸,摇头,“哎,实在是太没脸了……”

    两人站在屋脊上,望着薛嬷嬷轻车熟路的出了公主府,而后暗中相随,见薛嬷嬷一路上都小心谨慎的疾步行走,一直往京城郊外的地方赶去……

    寒冷的冬日,冰天雪地,无月亦无星。

    薛嬷嬷一直走到郊外一片树林后,才停止了脚步。

    而顾清惜与夜宸则是飞身悄无声息的隐蔽在一颗参天大树之后,以宽阔的树脊挡住了身影。

    片刻之后,听闻薛嬷嬷似是发出了一阵古怪的叫声,不久便有人骑马而来,似是早在此等候薛嬷嬷许久。

    顾清惜探出头去看,见那白色马背上座跨着一道灰色的身影,那人以头巾遮面,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

    “东西拿到了?”

    马背上的人开口说话,声音沙哑仿佛风吹干的土地,却俨然还是能听出是道女声。

    “拿到了!”

    薛嬷嬷从怀中取出红色绸布包裹的玉佩,神态颇为恭敬般递给了马背上的人,马背上的人见到那玉佩,笑了声,道:“这些年辛苦你了,主上一直惦挂着你,等回去我会请主上为你记下一大功!你的余生也就可坐享富贵了!”

    “功勋富贵倒是不敢妄想,只是属下想念故土,不知主上什么时候让我归去?”薛嬷嬷谄笑着讨好。

    然而,她一提何时归去这话,那马背上的女人头巾下露出的一双眼眸瞬间闪过一道寒光凌冽的煞气,直逼着薛嬷嬷看也不敢再看,慌忙闭嘴低下头颅去……

    见到薛嬷嬷如此的谨慎害怕,那马背上的女人则又是迅速收敛的煞气,略带些温柔的安抚道:“你无需担心,你的一家老小都过活的很好,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便可回去了,现在的你只需耐心的等待便可,其它的暂且不要妄想了,老老实实的呆在公主府,莫要被察觉出了异样来……你虽然完成了寻找玉佩的使命,但是你不要忘了,你还有件事情没有做完,等着你完事以后,相信主上就要招你回去了……”

    “是……”

    薛嬷嬷低头恭敬回话,“属下,一定不辜负主上所托,一定带着顾清惜的人头回去……”

    人头!

    顾清惜闻言,心下惊骇t吸一滞,原来这薛嬷嬷潜藏在她身边如此之久,不单单是为了神印,而是要等到得到神印之后要了她的命!

    好!

    果真是好!

    顾清惜眼眸眯成一条危险而带嗜血的弧线……

    而身侧的夜宸,同样也是感到了惊诧,英俊逼人的五官上浮现一层冰冷之色,心道,这薛嬷嬷到底是哪路帮派,居然还大言不惭的想要取郡主的项上人头,呵,他已经是迫不及待的要冲出去宰了她了!

    夜宸冷勾起了唇瓣,就要冲出去,却是被顾清惜一把按下。

    “不要冲动。”

    顾清惜对他做了个唇形,无声说道。

    夜宸心有不甘,却又不得不听从命令,只好负气的站在那里,用凶悍的眼神之光来将薛嬷嬷以及那马背上的臭女人扒皮抽筋,大卸八块!

    “安心呆着,我与主上一同等着你的好消息,你可千万不要让主上失望才是……”

    “放心!属下一定会完成使命,早日归国。”

    “好!”

    马背上的女子大笑了一声,猛踢马肚,那胯下的马四蹄扬起,直直冲入黑暗的夜幕中,不见了踪影。

    这时的薛嬷嬷才抬起了脸,转身离开。

    然而,却是不想,这一转身直直碰上了顾清惜与夜宸,两人在夜幕下笔直的站着,虽还未曾开口说话,但那身形周围的气场却已是锋利如尖刀,带着浓郁的杀人气息……

    “郡,郡主……”

    素来遇事不慌不乱的薛嬷嬷,这一刻竟惊讶到不在能面不改色,而是一双眼眸中满是惊恐之色。

    “薛嬷嬷,这大半晚上您不在房间里安睡跑到这荒郊野外会什么友人?”

    顾清惜似笑非笑的上扬着唇角,虽然是在笑,但那口中的话却是冷如冰渣。

    薛嬷嬷根本没料想到自己一路上小心翼翼却还是被跟踪,且来人还是郡主,一时之间她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既然是被跟踪那方才她所干的事所说的话也定然是被全部看了去全部听了去,现在她说什么也都是无用的了……

    再看郡主身旁的那环胸抱剑的黑衣少年,她意识到了情况不妙,与一个呼吸之间,掉头立刻就要逃!

    然而,她的腿脚再快,又岂能是快过夜宸手中的剑!

    剑出鞘,寒芒乍现!

    一抹蚀骨冰凉架在了薛嬷嬷的脖间,虽然未曾看见,却也能感知那锋利的刀刃紧贴着自己的脖间,只要她敢在稍微动上一动,必然会血溅当场!

    所以,薛嬷嬷只能忐忑的站在原地,连呼吸都不自觉的变得

    轻盈!

    “薛嬷嬷,你盗取我玉佩,还妄图想要取我项上人头,呵呵,果真是隐藏的深不可露啊,若不是我及时发觉,这会儿怕是就要对不起母亲的遗物了……”

    顾清惜挪动脚步,缓慢的绕到薛嬷嬷的面前,笑意温柔如水。

    然,她这样缠绵的话语落在薛嬷嬷的耳朵里却是犹如火药轰然的炸裂,她惊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你听不出来么?”顾清惜眉目婉转含笑,不答反问。

    薛嬷嬷的眼孔便是有瞬间的骤缩,不可思议道:“那玉佩,你是说,那是假的!”

    “你这不是很聪明么?一下子就猜到了……”顾清惜笑吟吟的拢了拢耳畔的碎发,道:“只是可惜了,你那所谓的主上若是发觉你给的玉佩是假的话,你猜,你那一家老泄有没有活路可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爱上阴间小娇妻〕〔我的微信连三界〕〔权路迷局〕〔后娘[穿越]〕〔落魄佳人千金难换〕〔皇后有旨:暴君,〕〔英雄?我早就不当〕〔杀神叶欢〕〔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