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光下的死亡领主〕〔人间有味是清欢〕〔韩娱之灿〕〔美人谋之冰山帝君〕〔都市重生之无敌阎〕〔豪门军宠:调教小〕〔忽而至夏〕〔重生学霸男神:湛〕〔穿越反派之子〕〔极品穿梭王者系统〕〔抗战之广陵密码〕〔掌家小农女〕〔我的妹妹叫露娜〕〔至尊圣医〕〔仙启遗侠录〕〔鬼道仙〕〔手机系统有点坑〕〔铸鼎纪〕〔阴阳女鬼修〕〔血尊的甜心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267章 逃出升天
    她的双手被绳索绑在身后,勒的很紧,绳索勒着皮肉都勒出了血来,她的左手碰触右手都有些吃力,想要扭动右手上佩戴的牡丹戒也是不可能,因为她的一举一动都在顾逸辰的眼皮子底下,只要她微微一动,就会被发现……

    所以,她只能闭上眼睛佯装假寐,寻求时机……

    除了不能轻易动弹之外,还有一个棘手的问题,那便是这牡丹戒指放出的毒气将怡王与顾逸辰变的全身无力之后,她想要单枪匹马的闯出车厢外面守着的一应杀手也是个难题,所以这戒指动还是不动,还需要多加思量……

    上马车之前,顾长卿说让等他……

    等他,她相信他一定回来的……

    如此这样想着,顾清惜心中便有了暖暖的感动,闭着的眼睫微微眨了眨,唇角弯弯有了一点笑意……

    她这几不可查的笑意,如昙花稍纵即逝。

    然而,却不想完全落入了顾逸辰的眸底,顾逸辰表面上平静无波澜然而内心却是十分的烦躁,这一路上马车颠簸,顾清惜都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安静的仿佛不存在一样,一动都不动一下,这令他感觉到十分的心里不舒服!

    很多时候,人就是这个样子,你内心不急躁不平静时见到别人静如处子,淡定如水,你的心便是越发的会焦躁不安起来,尤其那人还是被她当做人质捆绑而来的顾清惜!

    顾逸辰在想,此刻的顾清惜不该是内心充满无比的恐惧与担心,生怕自己的小命不保么?

    怎么却在她脸上看不到任何的异样之色?怎么这样捆着她,她却如此的淡然,看她样子似乎还是很享受,居然还唇角微勾,有了笑意!

    她在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顾逸辰见到她唇瓣上那一闪而过的笑容,忽然觉得心头无名的火大!

    “你在笑什么?”

    他凑过来,问她!

    顾清惜闻声,缓慢的睁开了眼睛,这一睁眼,便是见顾逸辰的一张脸靠的自己如此之近,近在咫尺,近到鼻息相闻。

    刚睁开的眼眸中还透露着些许蒙松之色,顾清惜懒洋洋的看了看他,而后又选择无视他的存在般,懒洋洋的闭上了眼眸……

    她这样傲慢与懒散的态度,落在顾逸辰的眼中是挑衅,绝对的挑衅了!

    顾逸辰本就是心火焚烧,见她如此这般,他薄唇邪佞一勾,一伸手便是捏住了顾清惜的下颚,压低声音怒斥道:“我在跟你说话!你难道没有听见么!”

    下巴吃痛,顾清惜眉头一蹙睁开了眼睛,见顾逸辰脸上布满了一层怒色,她望着他,不觉好笑,心道,这人是心理不安疯了吧!车厢内太过于安静,一路上太过于安静,这些安静的气息令他觉得心神不宁,所以想要找个发泄的出口才能平复自己内心的恐惧与不安是不是?

    顾清惜冷冷看他一眼,眼神里都是厌恶之色,她猛的一扭头甩开他的钳制,不予理睬。

    顾逸辰见她如此,心中的愤怒之火更是烧的熊熊起来,他唇角弯出一抹嗜血的弧度来,冷哼一声,再次用手捏住了她的下颚,咬牙道:“说话!”

    说话?

    顾清惜听得这两个字,顿时是一个没忍住,笑了,薄薄的唇片勾出的笑满是冷嘲热讽,她张了张嘴巴说着什么,却是没有任何的声音!

    顾逸辰的眸子一眯,狭长缝隙里的瞳仁有光芒闪了闪,他手指噌噌两下这才解开了顾清惜的哑穴。

    他下手解穴的力道这样的大,顾清惜痛的眉心都拧了起来,这顾逸辰分明是故意报复!

    顾清惜看他,道:“你一味的让我说话,却是不给我解开穴道,这让我如何说?现在好了,你终于是想起来我还是被你封了哑穴……难得难得……”

    顾逸辰听得她这样阴阳怪气的话,哼了一声,坐了回去,眸光一瞬不瞬的望着顾清惜,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本世子,你刚才是在笑什么!都已经是将死之身了还有什么好笑的,令你这样的开心!”

    “渴了,能先给点水喝么?”

    顾清惜不答反问,眸光直勾勾的望着桌上的水袋,开了口。

    顾逸辰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了顾清惜片刻,然后拿了水袋拧开了壶嘴,居亲自喂她喝水起来,顾清惜的嗓子一路上都举得冒起烟来,之前被顾逸辰狠狠扣住的喉咙此刻都还在一直的发疼发痒发干,迫切的需要水的滋润,故而,一得到水袋里的水,顾清惜则是迫不及待的咕噜咕噜的疯狂吞咽着,因喝的猛了,还没来得及吞咽的水便是顺着唇角滴落在身上,一滴一滴的寂静无声……

    “好了,够了!”

    顾逸辰将水袋一收,拧上盖子啪的扔在桌子上。

    顾清惜得了水的滋|润,觉得自己的喉咙与肺部的灼热之感得到了很好的缓解,比之前要舒|服多了……

    喝够了水之后,顾清惜又懒洋洋的将脑袋抵在了车厢上,说道:“我之所以笑,是觉得今天像是一场闹剧,很是有意思……”

    “闹剧?”顾逸辰脸上有杀气拂过。

    顾清惜不以为然,说道:“难道世子不觉得是么?你们怡王府这样一闹,一来没有杀了圣上夺权,二来也没有杀死任何一个兄弟,这不是一场闹剧是什么?你们远走高飞之后,这京城还照样是京城,皇子争战还在上演,龙椅还是圣上在坐着……你说是与不是?”

    顾逸辰闻声,身上的杀气更加的凝重,而对面的怡王这时也是将目光射向了顾清惜,大有隐隐要杀死她的冲动。

    显然,顾清惜这话是很不受待见的……

    她知道,但这个时候闲的无聊也是无聊不是么?说说话解解闷,时间也能过得快一些……

    “今日这一闹,说白了你们什么也没有得到,且还将自己逼入了绝境之中……这实在不是明智之举……”顾清惜懒洋洋的说着,眸光中带着戏虐的光看着怡王父子,“我要是你们,我绝不会去篡改诏书,比起在那假的诏书上写上自己的名字,还不如一把火将它烧了个干净来的爽快,一把火烧了,谁也不用争不用抢,现在好了,将皇宫闹了个天翻地覆,到头来什么也没有收获……”

    说到这里,顾清惜一停顿,又纠正道:“不,我说错了。是有收获的,你们的收获就是躲在这辆马车里不停的逃亡,一直不停的逃亡着……”

    顾逸辰的眼神一直都是犀利而带着杀芒,顾清惜嘴里的话他很是不喜欢听,他凉声笑道:“呵呵,你一个小女子懂什么?什么叫做逃亡?等到了接应的地方……”

    接应的地方?

    这时候顾清惜的耳朵一动,随即眸子一眯,笑了笑。

    “怎么?还想等着汇聚势力,东山再起么?”不等顾逸辰的话说完,顾清惜便是笑着打断,她俊秀的眉毛上挑,眸光中含着捉摸不透的笑意。

    “你说呢?”

    顾逸辰同样的是不答反问,唇角勾着冷笑,望着顾清惜。

    顾清惜忍不住轻笑出声,看着顾逸辰的眼神里满是怜悯之光,叹息道:“你未免将事情想得太过美好了些,你不想想你今日在宫中这番举动,你认为皇上会轻易的饶恕了你么?要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士之兵莫非王臣,你能逃到哪里去?你自以为可以东山再起的力量在皇上与朝廷的眼里只怕不过是个笑话罢了……相信我, 等着皇上苏醒过来,定然是下令追杀你们的……”

    “这话在说回来,皇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这通缉要犯的事情可能是暂且要缓一缓,但是除却皇上以外,你们的那些个皇家王爷呢?都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其它王府怎么可能放任你们再次凝聚力量揭竿而起?他们一定会在这雪夜不惜一切代价的追杀的,或许你们还到不了接应你们的地方,其它王府的杀手便是已经到了……”

    顾清惜说这番话的时候,耳朵中的马蹄之声已越来越近,修炼的内功心法,令她五识全开,她能听见,三路人马,正从东西南三个方向朝着这里赶来……

    怡王府的人想要逃出升天,无疑是等同痴人说梦了……

    “你住嘴!”

    顾逸辰一声怒喝,“马上就要到接应地了,你所说的那些根本来不及发生!”

    “是么?你内心深处是这样认为的么?”

    顾清惜笑着问他。

    顾逸辰见她脸上的笑靥如花,分明就是在刺激他内心深处的那抹忐忑与恐惧,诚然,虽然顾清惜说的话他不爱听,但事实上却是不得不承认她说话都句句在理,这也是他们一直都担心的问题,太后虽然许诺放行准许他们离开京城,然而其他王府的人却根本不会这样想……

    他们一个个的早就是恨不得要将他们铲除干净了!

    这时,顾逸辰正想要说什么,突然他耳畔一动,神色立刻一变!

    顾清惜见状,则在一声轻笑:“如何?是不是有人追来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重生盛宠:总裁的〕〔千亿宝宝:顾爷,〕〔后娘[穿越]〕〔英雄?我早就不当〕〔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枕上名门:腹黑总〕〔权路迷局〕〔宠妻无度:火爆总〕〔驭鬼邪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