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品良医〕〔我在异界有座城〕〔铁十字军旗永不落〕〔我的冰山美女总裁〕〔逍遥道决〕〔异世厨神〕〔末世进化之王〕〔我就是如此娇花〕〔绯闻娇妻:秦少,〕〔重生冥婚:傲娇鬼〕〔幸孕小甜妻〕〔钟少私宠:呆萌小〕〔隐婚甜甜宠:总裁〕〔偷吻99次:恶魔强〕〔全能娇妻,总裁撩〕〔攻约梁山〕〔都市之万界召唤系〕〔尘寰愿〕〔至尊魔妃:帝尊宠〕〔仙界微信群:抢个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252章 深夜错路
    风流景唇瓣紧抿,玉般的清秀容颜上浮现出一种似被割裂的痛楚来,他双手按在桌沿上,一寸寸收紧,成拳,然后又神色松怔的一下子跌落在椅子上,望着那屏风后若隐若现的影子,久久的凝视着……

    他想要上前去,却不知该如何上前,即便是上了前去又不知该说什么话,所以现在只想静静地远观着,静静地就好……

    他心口堆满了苦涩。

    清娴自宫宴后便一直闭门不出,终日郁郁寡欢,日渐消瘦,他作为大哥心疼不已,百般开导劝说,才得到清娴道出始末,他才由此得知,原来顾长卿与顾清惜两人之间存在着不为人知的男女关系……

    他惊愕不已,然而惊愕过后却又是极其的平静,在他看来情/爱从来没有高低贵贱与辈分之分,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无论前途多么崎岖困难都可以携手度过,所以平静过后的他表示理解顾长卿与顾清惜的情感,当初初见,他变觉得能入她眼眸的男子一定卓尔不凡,如今得知果然是如此……

    只是,唯一令他有些感慨的是,他还没有来得及遇见她,她便已心有所属,现如今只剩下他用记忆里的笑靥来缅怀祭奠自己当时刹那的心动……

    风流景,呆呆的凝望着那身影,随后自顾自的又执起酒壶来为自己添酒,接连三杯酒水下肚,肝肠苦涩,双眼朦胧……

    不知情的顾清惜依在窗边,望着长安街上的灯火,心中在思念另一个人……

    酒入肠,微凉。

    顾清惜姿态优雅中透露着懒散,清澈的眸子里染了琉璃之色,一杯接着一杯。

    一旁候着的夜宸瞪大了眼睛瞧着顾清惜,从没想到郡主喝起酒来如此的海量……

    “郡主,您这酒量挺厉害的呀……”

    夜宸笑嘻嘻的说道。

    顾清惜看他一眼,笑了笑:“没有,最多也就是两壶……”

    夜宸瞧了瞧那一壶下去,还依旧面不改色,神智清醒,眼神澄亮的顾清惜,他面上一喜:“郡主这是谦虚了……”

    “你也坐下来喝点吧,一直站着做什么?”

    顾清惜取过杯子给夜宸倒满一杯,让他落座。

    夜宸见这架势忙推辞:“不敢不敢!”

    “以为这就是白给你喝的么?喝了这杯酒我还有事要你帮忙。”

    夜宸笑的两排牙齿白亮亮,“郡主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就是,属下不敢擅自饮酒。”

    “这么好的酒不喝真是可惜了。”顾清惜见他不喝便径直将那杯酒端过来自己饮了,一滴不剩。

    喝完,顾清惜遥手一指夜宸身后的剑,道:“你武功不凡,从明天晚上起教习我习武。”

    夜宸,笑嘻嘻的脸皮有瞬间的楞住,眸色一紧,“郡主您…”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以后日子不太平了,我不能成为他的累赘……”

    顾清惜眉眼不抬为自己斟酒,声线清浅的说到。

    夜宸如何不明白这其中话的深意,卫皇昏迷不醒,帝京危情,将来定然杀伐不断,郡主习武这是为了强大自己,更是为了在战乱的时局之下帮衬主子,可谓是一片赤诚热忱之心,他如何能推辞。

    “好,属下一定尽力。”夜宸抱拳笑道。

    顾清惜点点头没说话,接下来又是一言不发的喝酒,转眼两壶下去,她依然是眸色清醒,不带任何醉意。

    “郡主,您两壶下去,可是醉了?”

    “嗯,好像还没有……”

    夜宸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暗道就说您酒量好,两壶根本不在话下……

    顾清惜又是重新倒酒,刚倒满一杯要喝下去,就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好听而略带低沉的声音,“好酒虽好,但却不易贪杯……”

    顾清惜回眸,见正是一身白衣华服的风流景站在她身后,如玉容颜上薄粉轻晕,眉眼中闪着朦胧醉意,顾清惜眸光透过屏风见一张案几上凌乱的摆放着几个酒壶,顾清惜适才举杯莞尔一笑,“原来风公子也在这里饮酒,真是凑巧。”

    风流景看她那如雪肌肤上眉目清濯,一笑间荣华极盛,他眯了眯眼,温和笑道:“的确是凑巧,没想到在这里还能与郡主偶遇……”

    自从上次落水后,她便不曾与风流景说过话,这会儿遇见了也不免表面上的一阵寒暄,顾清惜便是浅浅笑着:“风公子这是饮完酒要回家了吧,路上小心……”

    风流景醉醺的眼波流转,心下一笑,他本想默默走开可脚步还是忍不住来到她身前打招呼,鼓起所有勇气想要坐下来与她闲聊几句,然而聪明自持如她,怎么肯让他有落座的机会?

    那日别苑落水,她该是看出了他的那小小心思的……

    一句路上小心,便可将他轻松打发,而他却也没有任何回旋之地。

    风流景缓慢的负手在后,笑意温暖:“郡主莫要再贪杯,早些回去吧,在下这便告辞了……”

    “本郡主等下也就要回了,风公子慢走……”

    顾清惜眉目含笑,送行。

    风流景点头,抱拳略作一揖,转身离开……

    出了酒馆,一阵寒风吹来,风流景身上一冷,醉醺醺的头脑瞬间有些清醒,他望着远处的灯火,伫立,良久之后,唇瓣一抿,微微一笑。

    既然不能执手,那他就选择远远的守护……

    能远远的看她一眼,偶尔说上几句话,也是很好的不是么?

    他不奢求太多……

    夜色微凉,他心却是难得的澄亮……

    顾清惜目送风流景离开后,同样是抿了唇角,微微一笑,聪明的人都懂得选择聪明的路走,一些事情无需说破,点到即止就好……

    三四五壶酒水下肚,顾清惜才肯舍得起身离开了酒馆,夜宸紧跟在身后,看着顾清惜走路脚步一点都不虚浮,稳健得很,他心里又是一阵的唏嘘,不由由衷的感慨,郡主这酒量真的不是虚的,海量啊……

    “郡主,已经很晚了,我们要不要打道回府?”

    夜宸跟在身后问道。

    “天亮还早,在走一走逛一逛吧……”

    夜宸抬头看了看满天的繁星,叹息道:“天亮的确还早……”

    在这主仆两人的古怪对话后,便是陷入好长时间的一段沉默。

    顾清惜不说话低着头一直的走,夜宸不说话跟在后面。

    眼看着顾清惜的脚步离开了喧闹的长安街,夜宸暗自笑了笑。

    他不说话,就跟着顾清惜走着。

    一路走着,夜宸就在后面偷偷笑。

    直到夜宸终于是忍不住开了口,道:“郡主,在往前走可就是没路了……”

    顾清惜这才像是意识到自己走远了,哦了一声,转身掉头。

    夜宸上前伸手拦住顾清惜的去路,笑道:“郡主,您这是走到宸王府了……”

    “嗯?”

    顾清惜下意识蹙眉,“怎么可能?”她怎么会走到宸王府来?

    “不信,您看看!郡主还是走到了宸王府的后门呢……”

    夜宸此刻已经是笑的见牙不见脸了,“郡主既然人都来了,不进去坐一坐怎么好辜负了这一路上的腿脚劳累?”

    顾清惜抬脸,见自己正是如夜宸所说位于宸王府后门时,她有些怔了怔,惊讶与自己怎么会走到这个地方来……

    且还是宸王府的后门……

    顾清惜有些微微不好意思的红了红脸,道:“回去吧,时间不早了……”

    夜宸贼笑道:“哎吆,哪有呀,属下看着这天亮还早着呢……”

    听的这话,顾清惜恶狠狠瞪他一眼。

    “郡主,咱就进去坐一坐吧,主子重伤在身,醒来的时间比昏睡长,您是主子藏在心尖上的人,主子最是期盼着您来看他的,您看看您都不自觉的走到了门口了,显然内心深处也是很挂念主子的,既然如此,何不听从了内心推开这扇门呢?”

    顾清惜拢了拢身上的雪白狐裘披风看了看扇红漆镶金的木门,而后掩了掩眼睫,心中暗自涩然,她对他得挂念之情如海浪翻卷在心中,她又何尝不想来看他,只是这宸王府不是公主府,她可来去自如,宸王妃对她已是心存偏见到厌恶的地步,若是在让她得知自己夜探顾长卿,那么这无疑更是将事情棘手化,她倒是无所谓可以承受王妃的淡漠,可若是因为她而使得他们母子之间起了隔阂,那么,她就无异于是罪孽深重了……

    故而,她忍,忍着思念之情……

    然而,心中之思,这样的强烈,使得她不自觉的靠近这座王府,靠近他所在之地……

    夜宸,见她垂头,神色有些迟疑,他赶紧添已把火,“郡主去看看主子吧,主子日夜都在思念着您,且这王府的门永远为您而开……”

    话落,那红漆镶金木门吱呀一声打开,而夜宸也做出了请的姿势……

    顾清惜望了望那红色高墙内飞檐走翘拥簇的屋殿,她伸手拉了拉胸前的衣襟,举步,抬脚,一步一步走向那通往他之所在的木门……

    夜宸眼瞧着顾清惜踏入王府,他则是乐的眉开眼笑笑开了花。

    一路上穿花拂廊,曲折缠绕,王府的夜静悄悄。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本作品为的正版授权作品,感谢。盗版将承担法律责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国民男神:九〕〔杀神叶欢〕〔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放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