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护灵人之医道无边〕〔恶魔宠入怀:甜心〕〔回到明末玩淘宝〕〔鬼王宠妻:绝色特〕〔豪门霸情:林少的〕〔甜爱满满,老公大〕〔亿万宠妻:入骨相〕〔民国烽烟录:时光〕〔重生冥婚:傲娇鬼〕〔夜帝独宠:天才萌〕〔兽世种田:妻主大〕〔通灵法医:男神,〕〔锦绣药田:娘子,〕〔妖女追夫:倾城,〕〔萌宠娇妻:厉少放〕〔诱宠萌妻:腹黑大〕〔重生娱乐圈:盛宠〕〔重生不重来〕〔抠神〕〔娇宠梁园:王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243章 身下血字
    顾清惜起身,出了宫殿。

    刚踏出第一步,深秋寒风吹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抬头看了一眼乌沉的天,顾清惜眼睫眨了眨,行宫高耸,放眼望去,整个帝京都笼罩在一团灰蒙中,仿佛命运之神罩下的一层神秘面纱,风云变幻,令人看不真切……

    伸手拢了拢衣襟,裹了裹身子,顾清惜一瘸一拐的下了台阶。

    夜半焚烧,安营扎寨的帐篷被大火烧焦成片,满地枯草变为一片焦黑,清理残局的宫女侍卫来回如织穿梭,远处临时安置伤患的营帐里传出一阵阵的哀嚎呻/吟声,偶尔有未被扑灭的湿漉草丛冒出一缕缕灰白的烟,一眼望去,遍地狼藉,场景凄凉,令人唏嘘不已。

    顾清惜站在一处空地上,静静的望着这一切,本以为不过是三两营帐走水却不曾想烧伤面积如此之大,几乎是过半的营帐都被烧毁了……

    护国公夫人这一把火不得不说烧的十分有成就感……

    “郡主。”

    远处束墨与宝笙齐齐走来,为她系上披风,嘘寒问暖,关心着她的身子。

    “我没事,你们陪着我去护国公夫人的营帐去看看。”

    顾清惜淡淡的说着,主仆三人一道向前走去。

    远远望过去,前方营帐周围围了许多人,顾清惜一步一步缓慢的走着,忽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暗中盯着自己,顾清惜暗中四下查看却是不曾察觉到丝毫的异样,也不见任何可疑之人。

    心弦被挑起,顾清惜时刻紧绷着,这种被视为猎物一样盯紧的感觉很不好。

    手指下意识笼进衣袖中,那里静静地躺着一把匕首……

    所幸身后那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她进入营帐,然后消失,却没有任何的举动。

    踏入营帐,见里面的人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护国公夫人穿戴整齐的躺在床上,眼睛紧闭,右手垂在床沿上,手腕处一道极深的刀口,地面上是躺了一地的鲜血,几近干涸的血泊中有一把刀闪着锋利的寒光。

    顾清惜悄无声息的进入营帐,在人群的缝隙中见到了这一幕。

    护国公夫人的死相看上去像是割腕自杀的样子……

    “看守的人在哪里¥国公夫人昨晚都干了些什么,怎么会无端的自杀身亡?这事情本宫认为定然是有蹊跷!”

    护国公府娘家死了人,皇后怎么可能不仔细盘问清楚,且说昨夜纵火的人都是侍卫的言辞也根本是没有什么真凭实据,现如今人死了也开不了口审讯,只能抓身旁一应侍候的人问个清楚。

    一声令下,两个丫鬟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哽咽道:“夫人她自从小姐去世后便有些不正常,一直都念叨着要报仇报仇,夜里,夫人突然说要出去走走不让奴婢们跟着,奴婢们便是不敢跟随,夫人出去了好一阵子回来后就一个人待在帐篷内,不多久营地走水奴婢们在外观望,谁知等内侍来传报夫人觐见时才发现夫人已经断气而亡,身体都凉透了……奴婢们真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啊……”

    俩丫鬟抽泣着说着,护国公夫人的死对她们而言似也是十分的意外震惊!

    这般说辞明显是避重就轻了,护国公夫人出去那段时间干了什么她们不知道,这就成了盲点疑点了。

    皇后眉头一皱,心中暗想难道真的是护国公夫人出去纵火了?

    可即便是纵火也需要充分的理由,突然之间护国公夫人为何对荣和两王府下手?

    皇后眉头一拧,百思不得其解,她侧目看向呆立在一旁一言不发的护国公,问道:“不知护国公可曾察觉到贵夫人的异常之处?”

    护国公从悲伤中缓缓抬起头来,眸光第一时间内没有看向皇后,而是在顾沐尘与顾景南的脸上一一扫过,那眼神犀利如刀刃,寒冷如冬风,一寸一寸从他们脸上刮过时带着浓浓的探究审视意味……

    护国公这样古怪的眼神,令顾沐尘与顾景南感觉到一阵的诧异与不爽,不知护国公眼神里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片刻,护国公收回视线,瞳孔中有一丝的愣神,眼前仿似又闪现出夫人在出事之前对他所说的那一番话——

    “你知不知道,妤婷的死是和王府所为,目的就是为了离间我们与荣王府的同盟关系,和王府根本与荣王府不是一条心,可怜我们的女儿白白当了棋子,这事情荣王府不知情也就是罢了,可他们明明是捉到了凶手却是因对方是和王府的人而不告知我们秘密把人处死了!荣王府如此这般行径分明是不把我们护国公府放在眼里!不把我们丧女的心痛放在眼里!这样的人我们还有什么必要去协助他登基?荣王府既是不想与和王府撕破脸,为女儿报仇,那就瞪等着瞧吧!我是不会让他们好过的!我绝不能让我的女儿白白的死!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

    想到这里,护国公的眸光闪烁了下,看来真的是他夫人冲动做出傻事情来了,居然放火!

    护国公深吸一口气,道:“不曾见什么异常之处……”

    他心中的异常之处,绝不适合在这样的地方说出口……

    然而,人都是自私的,护国公接二连三的死了女儿又死了妻子,纵然这事他不太相信荣王与和王藏私,但事已至此,他对这两王的态度绝不在似之前那样的积极热忱,他的心中隐隐裂开了一道隔阂……

    “没有异样?”

    皇后蹙眉,若说没异样,那么眼下的情景在结合巡夜侍卫的说辞,这护国公夫人明显便是放火行凶后畏罪自杀了……

    这般情况,皇后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边是自己娘家人护国公府,一边是自己的膝下儿子受重创,她只能寻求些异样为护国公夫人开脱,可谁知在护国公口中并未曾听到她想要听的。

    难道只能木板子上钉钉子,定下护国公夫人的大罪?确定护国公夫人是畏罪自杀的么?

    这罪名一落下,那荣王府与护国公府的关系可就是一刀劈在玉石上,出现裂痕,再也修补不齐了……

    一时间,皇后觉得此事非常的棘手,她不敢轻易判定,于是只能想个折中推延的法子。

    故而,最终听的皇后说道:“此事兹观体大,本宫无法做主,一切等皇上醒来再做定夺。眼下,还是暂且为国公夫人收尸吧……”

    皇后说出的这番话,已是在顾清惜预料之中。

    顾清惜勾了勾唇角,转身,缓慢无声息的往后走打算离开。

    事已至此,皇后还念想做中间人,一碗水端平调节护国公府与两王府之间的这次矛盾,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眼下,即便是荣王府与和王府没有表态对

    护国公府体现出恶语相向疏远冷漠的态度,可大家心里都憋着一口气,痛恨护国公夫人这一把无缘无故的鬼火!

    关系还像以前那样铁?呵,多半是不可能了……

    护国公夫人这一死,更是加剧了事情的极端化,矛盾化,不得不说实在是好极了。

    最具竞争实力的荣王集团内部出现裂痕,这对于宸王,怡王一派而言,是最好不过了……

    护国公府的人这时听从皇后的指令,着手处理护国公夫人的尸首,等到将尸体搬起抬下床时突然不知怎地听的有人奇怪的咦了一声。

    紧接着听到有人说话:“国公夫人身下有血字,快看!”

    皇后,护国公等人立刻凑身过去,只见原先护国公夫人躺着的地方写着三个字——德阳杀。

    “德阳杀?”

    有人惊恐的念出声音来!

    话音落,顾清惜眉头一皱,脚步立刻停滞下来,身体霍的转身!

    这是谁干的!

    居然在护国公夫人的死上做手脚来陷害与她!

    德阳,德阳,放眼整个帝京,也只有她一人被封为德阳郡主,德阳杀,岂不是在指认是她下手杀害了护国公夫人?

    皇后瞳孔猛的一缩,她正找不到替死鬼来为这国公夫人开脱呢,本就是看顾清惜不顺眼多时了,只可惜一直苦于找不到理由,这下倒好,护国公夫人身下三个血字足以将她打入万丈深渊!

    “德阳郡主何在,给本宫去押来!”

    一声令下,咬牙切齿。

    顾清惜闻声,心下冷笑,淡然的伸手拉了拉身前披风,道:“德阳在,不知皇后娘娘有何吩咐?”

    人群最外一层传来一道不高不低的女声,众人纷纷回头,见顾清惜一步一步走来,所有人都下意识给她让出一条道来。

    就在这人群闪现的道路中,顾清惜眉眼清亮,下巴微抬,一步一跛缓慢,直视皇后而来。

    皇后见顾清惜居然在场,不由牵动唇角微微一笑,说是笑,可那笑简直是犹如冰渣子一样的寒冷。

    “护国公夫人尸体下留字,指明是你是杀害凶手,你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这话言外之意就是认定了顾清惜是杀人凶手,她若是没什么好说的或者说不出来个一二三来,皇后绝对一挥手命人给她戴上镣铐押入大牢!

    顾清惜心中冷笑连连,看来她真的是惹皇后厌烦了,居然凭着这莫须有的三个字就要打杀了她,真是疯的不轻啊……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本作品为的正版授权作品,感谢。盗版将承担法律责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山村透视兵王〕〔沈娴秦如凉〕〔白雅顾凌擎〕〔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