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之在小白文里〕〔快穿夺心:男神,〕〔恶魔高徒〕〔萌爹驾到〕〔重生在三国之三朝〕〔快穿:与君相恋10〕〔骗婚为名:唐少请〕〔一刀9999〕〔超级万能摇一摇〕〔雷法为王〕〔慕未遗妍〕〔穿书:灵异直播间〕〔异界纵横之召唤英〕〔至尊鬼王在都市〕〔万世净土〕〔超凡药尊〕〔阴灵诡校〕〔毒凰天下,将门太〕〔仙古至尊〕〔重生之都市修仙大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240章 营帐走水
    太后看了一眼顾清惜,她自是对这两人的关系有所耳闻,明语放着姑姑不叫偏偏叫姐姐,可见是多么喜欢惜儿了,只是惜儿身子骨弱身上还带着伤,让她陪着明语,她不是不能答应只是内心深处是不舍得她这样劳累……

    “语丫头,你清惜姐姐身上带伤身子也是虚的紧……”

    若说太后在这一群孩子里最是喜欢谁,那就非宸王府这两兄妹莫属了,只是她虽心疼顾长卿的安危与顾明语的辛苦但却是不太愿留下顾清惜来作陪,太后的话说的委婉点到为止,只希望顾明语明白。

    顾明语眼睛哭的红肿一圈,她哪里听不出来太后的意思,只是现在大哥昏迷不醒性命可能危在旦夕,大哥这个时候最是需要清惜姐姐守在身边的……

    “太后,大哥重伤母妃惊吓过度还未苏醒,明语一人守着大哥心里害怕,平日里最是与清惜姐姐要好,这会儿明语真的想让清惜姐姐陪我说说话……”

    顾明语小声的说着,一直强忍着的泪花这时啪啪得落了下来,眼泪滚落面颊越发的衬着她娇弱可怜,俨若无辜的孩童,惹人心疼。

    太后无奈叹息一声。

    顾清惜反握住了顾清惜的手,眼眸轻抬,望向太后,轻声道:“皇祖母,惜儿没事,明语一个人在这里我放心不下她,就让我留下来陪陪她吧,顺便照顾宸王世子,也能第一时间内得知陛下消息,惜儿在这里替皇祖母守着陛下也算是尽一份孝心……”

    太后眸光在顾清惜面庞上,有些于心不忍,然而在看顾明语拉着顾清惜手的紧紧不愿放开的那恳求样子,太后略作思量,视线最后挪到床榻上瞌眼紧闭昏迷不醒的顾长卿身上,叹了一口气,道:”也罢,你若是觉得身子骨可以应承,你便留下来吧……”

    “惜儿身子无碍,谢皇祖母体恤……”顾清惜心里百感交集,觉得用这样的方式来博得太后同情从而换来守护顾长卿身边的做法是一种欺骗,然而,若不欺骗她便不能见到他的容颜,这种纠结的内心令她认为对太后有愧……

    只是,此时此刻她只能如此,她不想离开他身边……

    “明语万分感谢太后娘娘……“顾明语见能留下清惜姐姐她心里挂念的一块大石总是是能落地,相信有清惜姐姐守护着大哥,大哥一定可以转危为安,好起来的!

    “明语恭送太后回宫。”

    顾明语一时间破涕为笑,吸了吸鼻子上前挽住了太后的手臂,一脸的诚恳恭敬。

    “惜儿与明语一同送皇祖母回去。”

    顾清惜微微勾唇也跟着上前挽了太后另一只手臂,太后左右看两个清纯可爱的少女对自己的这样的爱拥,她老人家心里一时间涌上一股暖流,和蔼慈祥的笑了笑,叹道:“还是你们两个最会讨哀家欢心,咱们走吧……”

    如今朝堂上风波诡异,争储越演越烈,她虽然身为皇太后,尊享荣华,可这些也不过是表面风光无限罢了,其实她的内心也如同寻常百姓家的老人一样,期盼着膝前儿慈孙孝,颐享天年,享受那天伦之乐,然而她的身份却是注定不能如此的轻松欢乐,前往寿康宫探望她的人不少,只是能感受到的真心实意却是不多,所以,太后见身旁各自挽了自己胳膊的两个孩子,她的内心感觉到十分的欣慰……

    顾明语与顾清惜送太后离开后折返入内殿,一路上走来,四王以及各世子的目光纷纷落在顾清惜身上,疑惑有之,猜疑有之,不屑有之,憎恨有之,各不相同……

    怡王世子顾逸晨见顾清惜走过自己面前,不由轻笑一声,道:“德阳郡主留下来这是守候陛下还是二哥?”

    顾清惜脚步一顿,侧首看来扯了扯唇角,笑容清浅,道:“怡王世子认为呢?”

    不答反问,顾清惜将问题轻轻松松抛给顾逸晨。

    顾逸晨显然是将她视为眼中钉了,只要有机会就忍不住的冷嘲热讽,只是他今儿也不看看是在什么地方,说这些话不经过脑子,皇帝伤危,他居然还拿皇上与顾长卿做比较,真是愚蠢了。

    顾逸晨一时间被她堵的说不出话来,暗道这女人狡猾!

    “德阳郡主仁孝,自是留下来为皇帝陛下祈福的!”

    宸王用着深沉的声音说道,他说这话的时候双眼带着探究的眸光一瞬不瞬的盯着顾清惜,似是不愿放过她面部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也似是想透过这话窥探到她的内心从而打消或者引起他一直来隐隐不安的疑惑。

    顾清惜听的这话微微一笑,“如宸王所言,德阳留下来……”

    “不好了!营帐走水了!荣王,和王营帐突然着火,荣王妃与和王妃深陷火海p势凶猛火苗已舔上其他相连营帐,情况危机!”

    一内侍神色慌张入殿十万火急说道!

    此话一出,众人神色立刻一变!

    “好端端的无缘无故怎么会着火!”

    一直忧心皇上安危的皇后在听到这禀告时,立刻眉心拧紧,站起身来,脑子忽觉得疼痛不已,为何麻烦事一件接着一件!

    “奴才不知!按理说刚下过雨营帐四周湿寒最是不该着火,可偏偏是着了,等到巡逻侍卫发现时已火映半边天了……”那内侍低头回答。

    这话虽然没正面解释清楚,然而在的都是个个精明,足以能从话中品味出玄机来,这是皇家猎场,安营扎寨最是担心火烛,故而营帐内的灯台都特意蒙皮防火,营帐材质自里而外加了厚重的防燃涂层,按照道理来说最是不易燃火,如此推算而来,这火定然是有人蓄意为之了!

    是谁,敢在皇帝伤危时刻这般大胆恣意行凶!

    且烧的还是荣王,和王俩王营帐!

    听到此消息时荣王与和王心里的那根弦绷了绷,两人对视一眼后纷纷是下意识冷眼扫向宸王与怡王,眸中阴冷之气令人不寒而栗!

    虽只是一个眼神,大家却是能神领意会……

    “大哥何必这样盯着兄弟们看,当务之急不应是该去探望王妃的安危么?”

    怡王似笑非笑的扯了扯唇角,薄凉的语气中充满了丝丝缕缕的幸灾乐祸。

    荣王的眸子顿时一紧,隐有杀气……

    而世子顾沐尘同样是脸色乍沉,昨日自己未婚妻莫名而死,今夜火烧母妃营帐!这是谁存心要对付荣王府么!

    “父王!”

    顾沐尘抱拳,道“您留在殿中守护皇上,儿臣去营救母妃!”

    水火无情,要是有人真的暗地里对荣王府下手那么若是迟了,他母妃怕是有性命之忧!

    说罢,顾沐尘跨步就走,脑子里突然又想到,自家妹妹可是陪着母妃的,万一……

    “大哥等我!我也要去!”

    顾景南紧跟其上,营帐着火,他同样着急,然而这里皇帝还未苏醒,一旦突然皇上要咽气那么必当要宣布皇位继承人,在这紧急的关头父王是不能离开寸步的,只有他去查看火情了!

    顾沐尘与顾景南相伴而离开,整个大殿内的气氛陷入一阵诡异中。

    营帐着火,皇后自然也是不能坐视不管,立刻召集了人手去查明情况,她是唯一可距离皇帝更近的人,自不能轻易离开!

    火势来的突然,无疑又是给这次骊山狩猎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空旷的大殿内气氛古怪而冷凝,各自相互揣测猜疑……

    而顾清惜与顾明语早在他们言辞的争战中无声无息的转入了内殿。

    大殿内人心惶惶,内殿内一时也无人靠近。

    顾清惜转入屏风,蹑手蹑脚的靠近顾长卿身旁,蹲***子来,两眼望着他那紧密的眼睫,听着那轻盈羸弱近乎没有一样的呼吸声,她心里就像有无数的钩子在勾扯着她的血肉一样,疼,很疼……

    她此刻多么想附在他耳边轻唤他的名字,让他醒来,然而这行宫内殿她能在此看他一眼已是危险至极如何再能呼唤他?

    此刻,顾明语小心谨慎的守在屏风边缘,以便第一时间内通知有人靠近。

    她站在那里,哭红的眼睛看着清惜姐姐双膝跪在床边,痴痴望着大哥的模样,她鼻子发酸,抬了抬脸,将眼泪强行挤了回去,她只期盼着大哥能快快醒来,如此清惜姐姐才能好过一些,自己也可以不要在这样的担惊受怕,她觉得自己还小,还是个孩子,以后得日子要是没有大哥疼爱陪伴,她都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

    清惜姐姐一定也是一样,没有大哥,她会伤心难过死的……

    她不要这样子,她心里默默的祈祷,祈祷大哥能熬过这一劫难……

    顾明语眸子里水花满满,肩膀一抽一抽的在发颤,她怔怔的望着顾清惜,见她身子如被掏空了魂灵一样跪在那里,清泪滴滴无声滚落面颊,见她极度容忍着抿紧了唇瓣,抬手,一点一点的靠近大哥的脸庞,她该是很想要碰一碰大哥摸一摸他的肌肤感受着他的存在的,可她的手却是最终停在半空中,久久的停住……

    顾明语见到这一幕。终于是不忍在看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扭头向外!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本作品为的正版授权作品,感谢。盗版将承担法律责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娶夫纳侍〕〔草莓印〕〔农家子〕〔吾乃六耳猕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