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护灵人之医道无边〕〔恶魔宠入怀:甜心〕〔回到明末玩淘宝〕〔鬼王宠妻:绝色特〕〔豪门霸情:林少的〕〔甜爱满满,老公大〕〔亿万宠妻:入骨相〕〔民国烽烟录:时光〕〔重生冥婚:傲娇鬼〕〔夜帝独宠:天才萌〕〔兽世种田:妻主大〕〔通灵法医:男神,〕〔锦绣药田:娘子,〕〔妖女追夫:倾城,〕〔萌宠娇妻:厉少放〕〔诱宠萌妻:腹黑大〕〔重生娱乐圈:盛宠〕〔重生不重来〕〔抠神〕〔娇宠梁园:王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233章 情敌太子
    听到门口宫女的禀告,屋内三人对视一眼,心知肚明。

    “请三位进来吧。”

    帐篷内传出顾清惜的声音。

    三人进去,见到顾清惜正是斜靠在顾明语肩膀上,顾明语拿着瓷勺在喂她喝粥,而宸王世子则是坐在一侧的雕花圈椅中面无表情的品茶,仿佛他在这里只是为了陪自家妹妹而不是来探望德阳郡主。

    “郡主身子感觉可是好些了?”

    摄政王一身黑金蟠龙锦袍落座,眸光炯炯之中透露着出一抹不易觉察的温和,这抹温和融化了些许他脸上那坚硬威严的线条,使得这位在姜国传言中最是阴鸷毒辣的王爷变得平易近人了许多。

    摄政王何等身份,如此能屈尊降贵的来看她这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小郡主,实在是令顾清惜感觉到惊诧了,然而她也是自知摄政王来探望她多半是因了她这一张酷似母亲的面容,勾人回念罢了。

    “多谢摄政王关心,德阳已经无碍了。”

    顾清惜表示受宠若惊的笑了笑,语气不亲近也不疏远,保持着最是官方的寒暄。

    摄政王见到她唇角上那抹清淡的笑容,他的神色有些微怔愣,不得不说面前的顾清惜与他记忆中的女子,一颦一笑间都是那样的相像,摄政王瞳仁微闪,脑中划过无数记忆的碎片,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有瞬间的冷凝,脸上的那温和也逐渐的消退。

    “听闻郡主身体需要好生休养,本王没有什么好表示的,特意带来些许补品,还望德阳郡主不嫌弃。”

    因得他那一瞬间的神色变幻,他说话的口吻也逐渐冷的如冰铁,命人放下东西后,起了身,又道:“本王还有事情需要处理,不便久留,希望郡主早日康复。”

    说罢,摄政王转身便走,脚步毫不停留,顾清惜望着他那黑色魁梧的身形消失在视线中,她不由一笑,这摄政王走的为何这般急切,看上去倒像是落荒而逃似的……

    “郡主身体欠安,本太子也没有什么好表示的,同带了些补品,希望郡主收下。”宇文耀脊背笔直的坐在那里,一身撒竹叶青的儒雅华服衬得他眉目濯濯,英俊不凡。

    “德阳何德何能,能得太子殿下如此挂念,小女子实在是惶恐不安。”

    顾清惜眼眸中的光芒似笑非笑,这话表面上听去并无异样,然而却是意有所指,询问宇文耀到底是什么意思,白日里送稀世罕见的西域香马,晚上又这般殷切送补品汤药,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猜不透的她,表示内心实在是惶恐不安呢……

    宇文耀听得她话中的潜台词,他勾唇一笑,“德阳郡主才貌双全,在下十分钦慕,愿与郡主交个朋友,就是不知道郡主肯不肯赏光?”

    “朋友?”顾清惜抿了抿唇,“四海之内皆是朋友,太子身为远道而来的客人,又是卫国的友谊之邻,德阳心中可是一直都将太子殿下视为睦邻友好的朋友的。”

    这话四两拨千斤,以大道义而委婉拒绝了宇文耀,他口中的朋友并非顾清惜口中的朋友,此友非友,却被顾清惜聪明的化为友皆为友,成为天下友人。

    这番言辞,令宇文耀不由会心一笑,心中生赞,果真这德阳郡主是个妙人儿,他没有看错。

    “你我既是朋友,那等待郡主身体康复后,在下请郡主喝一杯可好?”

    顾清惜侧目,不曾想到宇文耀心思也是个极其狡猾的,借力打力,更逼近一步。

    “好,与太子殿下一同喝酒,本郡主深感荣幸。“话已说道这个份上,也没得顾清惜推辞的后路,随即便应承下来,不过是嘴上答应罢了,她还真的闲得无聊与他去喝酒么?一切都是只是面子工程罢了。

    宇文耀点点头,道:“那在下随时准备恭候郡主大驾。”

    顾清惜笑而不语,猜不透这宇文耀到底寓意何为,她可是不相信这唐国太子看上她这张脸了……

    顾明语看着宇文耀那得寸进尺的脸,她没好气的瞥了他一记白眼,这宇文耀的话怎么听怎么都是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她拿着眼角的虚光去瞄对面坐着的大哥,传递着信息:大哥,这宇文耀好像对清晰姐姐有不良意图,长了一副情敌的嘴脸……

    顾长卿虽是端坐在那里不动声色的品茶,然而却是不曾放过宇文耀的言辞举动,男人最是了解男人,他能感觉到宇文耀身上散发出来的那属于男性特有的猎杀信息……

    凤眸轻抬,眸光扫了宇文耀一眼,他感知,同样侧目看来,两人目光在空气中相对,似擦出一溜无声的火花,两人相视而笑,然那笑却是毫无笑意。

    宇文耀留下来又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便起身告辞了,帐篷内只剩下了圣女诗柯,圣女一直都端庄秀丽唯美的坐在那里,美的如仙子下凡,如月明亮的双眸闪动着柔美的光辉,见她望着顾清惜眉眼弯弯,浅笑说道:“我没有什么好送与郡主的,只是略通些医术,特意为郡主配置了一些祛肿化瘀的药膏,郡主按时敷用的话,可保三天下床行走,恢复如初……”

    诗柯的声音极其的好听,温柔细腻而又清脆,似泉水叮咚又似琴曲婉转,令人听之迷醉。

    第一眼相见,顾清惜便是被她身上那如秋水灵动的空灵之韵所深深吸引,这会又见到她如此热心相助,心里对这个蒙面轻纱的少女好感油然而生。

    “多谢圣女!”顾清惜由衷的感谢。

    “郡主叫我阿珂就好……”白色面纱下隐隐见她唇角浮动,柔媚一笑。

    顾清惜看她如此,也便是跟着笑开来,“以后阿珂也别在叫我郡主了,叫我清惜便好。”

    “清惜妹妹!”诗柯漂亮如月亮一样的眼睛眨了眨,额间水玉晶坠轻晃,闪动着光华璀璨,犹如她此刻轻快美妙的心情。

    这一声清惜妹妹令顾清惜不免有些一怔,然而一怔之后随即又是抿唇一笑,不曾想这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女心性这样的坦然直率,倒是与明语那丫头有些相像。

    这一声清惜妹妹,无形中拉近了两人之间的关系,顾清惜对诗柯的感觉好像也是亲近了几分。

    “阿双,阿奴……”

    诗柯一声轻低唤,帐篷外一身穿滇国游牧五彩服装的明眸皓齿女子与一身形魁梧矫健的男子应声而入,两人微颔首垂头,手拖着羊角红漆木盘,一个木盘上面摆放着两瓶白色药罐,另一个木盘中则是安静盘放了一串七彩璎珞,光华璀璨。

    顾清惜望着那盘中光芒熠熠的七彩璎珞,眸中露出丝丝惊喜光芒,璎珞本是闺中女子的配饰本是寻常之物,然而这闪烁着七彩柔美光晕的璎珞她却是不常见,不免心下好奇多看了几眼。

    这时耳边就传来了诗柯的声音,听得她道:“在我们滇国,璎珞寓意为‘无量光明’,又象征着平安吉祥,仅以此物送给清惜妹妹,祝愿你今后无妄无灾,平安一生。这串璎珞是我用我们滇国独有的七彩宝石串成的,还望妹妹不嫌弃能够喜欢……”

    “这么贵重的礼物……”顾清惜想要推辞,然而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又被诗柯堵了回来,“妹妹要是不收下那就是嫌弃姐姐了……”

    顾清惜清浅一笑,不知该如何是好,且不说这串璎珞上镶嵌的七彩宝石是多么的贵重与稀有,单单是璎珞上系着的金、银、琉璃、玛瑙、珍珠、玫瑰七宝等物件每一个都是价值连城,如此多的宝物合成众华璎珞,这串璎珞拿在手中实在是感觉异常的沉重,她们之间不曾有过交往,而圣女一出手便是送出这等珍贵的礼物,这真的是令她有些为难。

    诗柯像是也看出了顾清惜的犹豫,便善解人意道:“我还等着妹妹回送一个礼物呢,妹妹要是不收下这璎珞,姐姐怎么好期盼妹妹的礼物?”

    顾清惜听了,眼睫眨了眨,轻笑开来,“如此,那妹妹便收下这串璎珞了,待回头妹妹挑选一件合适的礼物回赠给姐姐。”

    话已至此,不收倒是也显得她不识抬举了。

    诗柯见顾清惜收下这璎珞,她眼睛带笑,吩咐道:“将东西放在桌子上吧。”

    “是!”

    被唤作阿双、阿奴的两人将木盘搁置在桌子上后便欲离开,而这一转身的瞬间,帐篷内的人才得以看清那唤作阿奴的男子面容上有一道狰狞的伤疤,疤痕从右眼角延伸到左下颚,格外骇人!

    见到这疤痕,顾明语明显是吃了一惊,情不自禁啊了一声。

    这疤痕男子顾清惜是见过的所以再见已多半是坦然,只有顾长卿,似乎从这男子一进帐篷后便暗地里盯着他看,凤眸中隐有杀气外露……

    那疤痕男子似也觉察到了顾长卿对他隐藏的敌意,他低头,三步并作两步走,快步出了帐篷。

    而顾长卿立刻起身,道:“本世子还有事,先走一步。”

    随即,他衣袍一甩,出了帐篷。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本作品为的正版授权作品,感谢。盗版将承担法律责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山村透视兵王〕〔沈娴秦如凉〕〔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