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光下的死亡领主〕〔人间有味是清欢〕〔韩娱之灿〕〔美人谋之冰山帝君〕〔都市重生之无敌阎〕〔豪门军宠:调教小〕〔忽而至夏〕〔重生学霸男神:湛〕〔穿越反派之子〕〔极品穿梭王者系统〕〔抗战之广陵密码〕〔掌家小农女〕〔我的妹妹叫露娜〕〔至尊圣医〕〔仙启遗侠录〕〔鬼道仙〕〔手机系统有点坑〕〔铸鼎纪〕〔阴阳女鬼修〕〔血尊的甜心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228章 比试赛马
    “这西域香马何其珍贵,还请劳烦你回去告诉你家主子恕本郡主消受不起。”

    顾清惜面上笑容清浅,淡淡说道,来历不明的东西要之只会徒增不必要的麻烦,眼看周围这些人那炙热到变味的眸光,顾清惜只觉得好笑,这是谁想要将她变为众矢之的?

    那男子听顾清惜拒绝,他面色有些为难,又道:“郡主若不收下这马驹,小人回去怕是无法交代。”

    顾清惜挑眉一笑,“这是你的事情与我何干?”

    那男子的神情顿时有些难堪,没想到顾清惜说话这样的直接不留情面,男子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这时,周遭的人开始有些小小骚动起来,西域香马有价无市,可遇不可求,对于她们可是触不可及的存在,然而这漂亮的小马驹送到顾清惜面前她却是不要,这是真心的不喜欢还是故作矫情?

    女人善妒的心理使得她们多半相信是后者,顾清惜这是在故意摆弄姿态亦或者在存心炫耀,一时间窃窃私语议论开来。

    顾清惜端坐在那里,听得她们的指指点点,面上笑意不减,这世间总是有人喜欢闲聊是非,揣摩八卦,她便权当这些人都是空气,所说的话不过是耳边刮过的风。

    裘清涟听得她人对顾清惜的小声非议,她的眉头不自觉的蹙了蹙,德阳郡主是何等性情高洁之人,岂是她们那些口舌中议论的那般?

    裘清涟看不下去,正想开口训斥这些人一番让她们闭上那可恶的嘴巴,然而话还没有说出口,身后突传来一道尖锐的讥笑声,“昨日曾听说唐国太子与陛下在御书房说文论道,陛下很是欣赏,欢喜之下于是便赠与唐国太子一匹西域新贡的香马,没想到德阳郡主这般厉害,居使得唐国太子将这千金难得的香马转赠与你,呵呵,德阳郡主生的这张漂亮脸蛋果然是吸引人呢……”

    闻声,众人回头,见这声音的主人正是一身碧色裙装,由着丫鬟前呼后拥的新任荣王世子妃薛妤婷,她这话一出,周遭的人群立刻又是一阵的窃窃私语,天呐,送这西域香马的人竟然是唐国太子宇文耀!

    顾清惜什么时候与唐国太子关系这样亲密了?

    如此震惊的消息,不光是引来周围的惊呼之声,就连顾清惜本人也着实是有些错愕,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送马的人会是宇文耀!

    他们之间不过是宫宴上一面之缘罢了,他何故送她这样珍贵的马匹?

    顾清惜唇角的笑慢慢冷凝了下来,她眸光微抬看向观赏台的位置,锁定那道玄黑色的身形,她看向宇文耀所在方向时,宇文耀也看向她,两人目光在半空中相对,顾清惜见他漆黑深邃的眸子中浮现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顾清惜瞳孔缩了缩,收回了视线。

    薛妤婷走上前来,伸手摸了摸那白色马驹的鬃毛,勾唇嘲讽道:“听说这唐国太子来京城是有意要挑选个太子侧妃的,看这情景,这太子怕是看上德阳郡主了呢,就是不知德阳郡主意下如何?”

    这话说的非常露骨且讽刺意味十足,众人听了四下不由唏嘘一片,不明白顾清惜怎么就这样的好运,居然让一国太子为之倾心赠送香马,难道宇文耀是真的想要迎娶顾清惜做妃子么?

    “薛小姐!本郡主希望你不会说话就不要乱说了,你这般口无遮拦只会显得你没有一点涵养与素质,不但担不起这荣王世子妃的头衔,更是平白无故的给护国公府以及荣王府丢脸……”

    顾清惜冷哼一声,这薛妤婷明显是来无事生非,故意找茬的,难道上一次宫宴上还没能让她变老实学乖么?又来找事,呵呵,看来她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变成林若兰那种下场了……

    薛妤婷气结,秀眉高挑,道:“德阳郡主这是敢做不敢当么?明明是不知用什么狐妖手法引得唐国太子对你有好感送这价值连城的西域香马,本妃不过是说些实话罢了,郡主都不许人说了么?呵呵,看来郡主与那太子之间果真是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了……”

    顾清惜站起身来,抚了抚衣袖,对裘清涟说道:“裘小姐,这里有疯狗咬人,我们还是坐到另一边去吧,等下她发起狂来咬到我们可就不妙了。”

    裘清涟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道:“郡主说的极是,我们还是躲远一点的好。”

    两人说罢就转身向一侧挪去,薛妤婷见状,气的一张娇颜有些抽动,顾清惜居然骂她是疯狗!

    薛妤婷气的脚一躲,呵斥道:“你给我站住!”

    顾清惜听见了却是佯装没听见,与裘清涟说笑着并肩走着,在她眼里这薛妤婷不过是个不足一提的跳梁小丑,懒得与她争执。

    只是,很多时候,你越是不予理会她,她却是发疯的挑衅!

    下一刻,只见薛妤婷三步并作两步走追赶上来,拦在顾清惜面前,颈项一伸,脖子一抬,霸气十足道:“我叫你站住你难道没听见么!”

    顾清惜瞧着她那趾高气扬的样子,勾唇冷笑,幽幽道:“不好意思,最近耳朵有些不好使,没听见。”

    “你!”

    “我怎么了?”

    顾清惜笑语盈盈的望着薛妤婷那雪白的脸被气的涨红如猴子屁股,心底十分的畅快,心道这薛妤婷一定是脑子锈透了才上赶着来找刺激受。

    “没什么事情,薛小姐就一边歇着去吧,请不要打扰了本郡主的雅兴。”

    顾清惜拿着眼角的虚光斜视了一眼薛妤婷,口气里满满的都是厌恶与不待见。

    “顾清惜!我要跟你比试马术!你我各挑一匹马从起点跑到终点谁速度快谁就赢!你有没有胆子跟本小姐比!”

    薛妤婷浑身上下都是散发着一股子找茬的气息,抬着下巴,傲气十足。

    “比骑马么?很抱歉,本郡主不擅骑马也没胆子跟你比,薛小姐若是想要比试还请去找别人吧。”顾清惜有些厌烦,这薛妤婷怎么像极了牛皮糖这样的黏人?

    听得顾清惜想也不想就拒绝与她的比试,薛妤婷内心不满,立刻嘲讽道:“你要是不比,就是心虚,就是说明你与唐国太子有奸|情!”

    奸|情?

    顾清惜眸光倏地一沉,寒光四射,她双眸犀利如刀盯着薛妤婷,“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这几个字一字一顿森寒异常,薛妤婷被顾清惜突然冷下来的目光所盯着,顿觉自己如坐针毡一样的不适,顾清惜的眸心里像是灼烧着两团从地狱钻出来的幽冥鬼火,针尖般的刺入她的血肉,暗藏着纠缠不清的愤怒与憎恨,如果说目光杀人的话,她现在恐怕早已被顾清惜那阴森毒辣的眼神所削成片片碎影,挫骨扬灰!

    薛妤婷一时怔住,不明白顾清惜看上去也不过是个寻常女子,怎么通身上下能散发出如此强悍摄人的气场!

    她正踌躇着要不要继续去挑衅顾清惜,而不料对面的她却是突然改了口气,面上的阴冷肃杀之气,与眸中寒光逼人的戾气,一时间如雾般迅速消失不见,她的容色恢复到之前的笑语盈盈,一脸的温柔美好,速度之快,快的简直是令人恍然之前看到的她动怒都是幻觉一般。

    “薛小姐既然说了这话,那么本郡主为证自己清白只能答应这场比试了,只是这比试有风险,骑马需谨慎,本郡主想要在认真的问你一遍,薛小姐你当真是要与我比么?”

    “比!为什么不比!”她就不相信顾清惜什么都样样精通,她的马术自幼便得名师指导,还怕输给顾清惜不成?再者说她也不可能输……

    顾清惜眉毛挑了挑,道:“好,既然这样说了,那路上要是出了什么岔子的话,本郡主还希望这一切都有薛小姐自己承担,生死各安天命!”

    薛妤婷自信满满一笑,荣光璀璨,“如郡主所言,这场比试生死各安天命!”

    “好,废话不多说,那就开始吧!”

    顾清惜心中冷笑一声,转身去马厩里挑选马匹,薛妤婷见状,唇角溢出一抹诡异的神色。

    裘清涟眼见顾清惜接受薛妤婷的挑战她内心有些惶恐不安,她可从来没听说过顾清惜还会骑马的,万一顾清惜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与唐国太子的清白而冒险去比试的话这未免风险太大,她当即起身去寻顾明语。

    顾明语恰逢骑马折身回来,看见前面围着一群人就觉得情况似乎不对劲,等看到裘清涟神色着急的朝自己跑来时她才从裘清涟口中得知薛妤婷要与顾清惜比试赛马!

    “清惜姐姐!我们不跟她比!要比她自己比好了!”

    顾明语一路狂奔而来,勒紧缰绳跳下马背,抓了顾清惜的手紧张的劝慰道,薛妤婷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茬,保不齐这比试会动什么手脚,要知道骑马可是比斗剑斗诗要危险多了!她决不能让清惜姐姐涉险,她要替大哥好好看住了清惜姐姐!

    顾清惜感觉到顾明语抓着自己的手力气是那样大,她知明语是真心的为她担心,然而这话已经撂下便无回头的可能。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本作品为的正版授权作品,感谢。盗版将承担法律责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重生盛宠:总裁的〕〔千亿宝宝:顾爷,〕〔后娘[穿越]〕〔英雄?我早就不当〕〔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枕上名门:腹黑总〕〔权路迷局〕〔宠妻无度:火爆总〕〔驭鬼邪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