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邢烈寒邢一诺〕〔训练为王〕〔痞子圣尊〕〔特工狂妻:暴君总〕〔从课本走向历史〕〔宠婚公式:娇妻,〕〔竹马心尖宠:青梅〕〔天生宠儿:神兽来〕〔总裁宠妻:北爷悠〕〔天玩缔世〕〔七塔之上〕〔电影世界穿梭门〕〔活在民国〕〔重生影后:墨少,〕〔重生之资本巨鳄〕〔都市之修真归来〕〔都市极品神龙〕〔一拳超人之帝王引〕〔我的绝世美女校花〕〔隐婚娇妻:老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郡主嚣张:误惹腹黑世子 第227章 西域香马
    沈菀秀与沈菀乔的死如石沉大海一样被掩盖的销声匿迹,公主府上下对她们的死只字不提,至于死因,沈弘业去查也没有查出理所然来,城西郊的寺庙早已人去楼空,整个公主府上空都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息。

    短短几天时间,先是陈玉莲死在蛇谭里,大公子不知所踪,紧接着二小姐与三小姐双双而亡,陈氏母女都相继殒命,这到底是意外之事还是暗中有黑手推波助澜,无人知晓……

    公主府死了两个庶女对于府上怕是震惊异常,然而相对于四国盛会而言实在是微不足道,宫宴过后,卫皇要在两天后举办骊山狩猎,邀请文武百官,各命妇女眷共同参加,顾清惜在受邀之列。

    骊山,历来皇家狩猎专属之地,卫皇当初在马背上得天下且素来崇尚武力,太平日子久了不动干戈唯有每年的狩猎能一展身手,故而卫皇很重视每年的秋猎,这次又正逢四国盛会,想来,此次狩猎定然是隆重异常。

    骊山狩猎,本是男子武艺箭法比拼角逐的戏码,顾清惜这样得女子随行不过只是一旁观赏喝彩百无聊赖罢了,比起宫宴来更是没有什么意思。

    这日一早,顾清惜便如其他人一样收拾妥帖毕恭毕敬的跟随着卫皇的龙撵,浩浩汤汤前往骊山。

    骊山,一片草木金黄,泛着浓重的深秋之情,深山之处,草木密集,有一座简易而辉煌的行宫作为卫皇的落塌之处,而在行宫四周则是临时搭建而起的无数帐篷作为随行之人的歇息营地。

    秋阳正胜,行宫中忽响起一声沉凝厚重的乌角之声,十二扇正黄旗忽地竖立而起,鼓声相击,便有四百名侍卫,弓上弦,刀出鞘,雄赳赳气昂昂,整齐列队,分四面八方排立,齐齐呐喊一声,金鼓齐鸣,旗风招展!

    卫皇,便是在这等震撼激烈的呐喊声中登上高台,精神烁烁,满面荣光,说些恭祝之词后,拉开金弓满贯,射出狩猎第一箭!

    一箭射出,参与狩猎之人立刻打马扬鞭,朝密林中疾驰而去!

    骊山密林中曾发现茸毛雪白的白狼,白狼数量稀少,生性狡猾,且攻击性极其强,十分之罕见,多半只是存在人们的流传之中,白狼在骊山中行走,自然是成为此次狩猎的首要目标,卫皇有言,若是谁能抓回白狼便赏金千两,赐明韵宝剑。

    这等赏赐对普通官宦子弟而言已是莫大殊荣,然而对四大王府而言却不仅仅是这表面上的打猎而是更深一层得力量角逐!卫皇重武爱猎,滇西边防兵权至今还悬空,若是能猎杀白狼获得青睐必当会获得看中的,所以,不管是为了明面还是暗地里的争夺,四大王府都不敢懈怠,奋力要力证自己实力,再者说历来狩猎,被流箭射伤射死的人不在少数,若是能在密林中趁机除去对手,那是最好不过了……

    而相对于四大王府的蓄势待发而言,观赏台上的异国来使则是显得悠闲许多,饮酒品茶说笑谈乐,作为贵宾不宜参加此次狩猎,来者身份个个高贵,万一有何不测则是免不了引来一些不必要的纷争,故而,卫皇安排他们老老实实的呆着,只是看卫国儿郎们一展雄姿罢了。

    四大王府的人各怀心机四散而去入了深林,顾清惜坐在观赏台上见顾长卿一袭紫金色劲装,英姿勃发坐立在马上,背金漆雕弓,紫檀箭筒,筒中插着数十支雕翎金矢,身形伟岸,英姿勃发!

    那绝世容颜,那清冷凤眸,引来不少女子痴情相望,顾清惜坐在一应女眷之中听的她们的惊叹不由勾唇清浅一笑,感叹宸王世子果真是风/流无双,但凡他所出现的地方都会引来一阵急切的骚动。

    马蹄飞奔,衣炔翩飞,那一抹月白色的光影如流星驶向密林,眼见入林,顾长卿坐于马上霍然回头,这一回头他则是精准无误的找到了心中那道身影,他见顾清惜有些神态慵懒的坐在观赏台上,他则是勾起了薄唇对她展开一笑,这一笑如清月照竹林满空生辉,观赏台上的女子们冷不防见宸王世子朝这边而笑,她们顿时觉得面红耳赤,觉得宸王世子那目光是落在自己身上的,于是私底下引来更热烈的一片芳心乱舞,姑娘们个个不是搔首弄姿就是媚眼长抛,已示对宸王世子的回应。

    顾长卿不过是想要看一眼顾清惜,却是没想到收到这些胭脂俗粉那令人不悦的举止,他凤眸倏地一沉,冷光射出,观赏台上的女子正是乐的心花怒放,炙热的心忽的接受到如此冰冷的眼神顿觉全身如被泡在冰水里一样的冷,个个面色有些僵硬不敢再有所动作,传言宸王世子素来冷漠如冰,最是阴鸷无情,果真不假……

    顾清惜瞧着他那变幻莫测的神情,不禁摇头失笑,端起桌上的茶水低头抿了一口,在抬眼,顾长卿的身影已消失不见。

    狩猎之人驶入密林,观赏台上只余下百无聊赖的人在轻声的说笑,头顶上的日头照在身上暖洋洋熏的顾清惜昏昏欲睡,坐在不远处的顾明语同样感觉无聊,她便挪过来位置靠着顾清惜,带着一脸明晃晃耀眼的笑容,俏声声道:“清惜姐姐,我们坐在这里多无聊啊,不如下去到处走走吧,你看那里,有人在骑马呢,我也想要下去骑马,你陪着我好不好?”

    顾明语乌黑明亮的眼睛扑闪着,顾清惜看着她那天真灿烂的模样,实在是觉得自己无法拒绝她,于是笑了笑,道:“正好,我也是有些困乏了想要下去走走。”

    “呀!清惜姐姐你真是太好了!”

    顾明语笑的眉眼弯弯,拉了顾清惜的手起了身,还不忘再拽上裘清涟表姐,三人一道下了观赏台。

    东边一片空地上,牵出了不少马匹来供女眷们骑使,那里围了不少女子。

    台上的薛妤婷自从入了骊山一路上都在盯着顾清惜的一举一动,眼看着她想要去骑马,她美眸一沉,随即勾唇冷笑,上次宫宴上顾清惜可是出尽了风头,林若兰现在天天躲在家里哭可都是她干的好事,还有离宫路途中她马车忽然坏掉,后来的下人来修缮说是车轮被动了手脚,她脑中蹦出的第一个人就是顾清惜!

    顾清惜处处与她作对,看到她那清水出芙蓉的脸她恨不得给她抓花了才解气!

    想到这里,薛妤婷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带着丫鬟也跟着下了观赏台。

    顾明语性子活泼又喜好多动,之前在王府里也是由着顾长卿教习过骑马之术,故而见到马匹心中喜不生喜,在马厩里挑了一匹枣红色的小母马就动作潇洒的垮了上去,踢了马腹就一溜烟的跑远了,顾清惜与裘清涟眼瞧着顾明语那骑在马上神采飞扬咯咯笑的样子,她们两个相视一望,各自笑开了。

    顾明语玩的兴高采烈,顾清惜与裘清涟闲来无事便寻了凳子坐下来说话,裘清涟眸光在观赏台上巡视了一圈,随即叹道:“清娴妹妹自从那日宫宴后就闭门不出,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昨儿我去找她,她连我都避之不见,直接将我推出来了……”

    裘清涟有些想不明白,依着风清娴的性格与德阳郡主斗诗句输了的话也不该是这般郁郁寡欢的,她猜不透其中关键于是便想着来暗地里问问顾清惜的口风,她们两个人之间该不会是存在着什么她不知道的隔阂吧?

    顾清惜听得她这话,神情自若,面带微笑,道:“风小姐许是心情欠佳而已,等过两天或许就没事。”

    裘清涟看了顾清惜一眼,心道莫非是自己多想了?

    两人这边暗地里打着太极,谁料迎面走来一男子手里牵着一匹雪白桀骜的小马驹,来到了顾清惜面前,略微行礼之后,说道:“德阳郡主,这是我家主子送给您西域香马,说是郡主闲来无聊时可以骑着它来解解闷。”

    此话一出,周边的女子们都微微惊了惊。

    西域香马?

    这可是西域藩国出名的宝贝,因马匹身上自带香气而闻名九州,这种香马纵是你有千金也难求因为它产量极少,且对于卫国来言也是每年进贡五匹,不知是谁这么大的手笔居然将这宝贝送给顾清惜?

    一时间,众女子看着顾清惜的眼神羡慕有之,嫉妒有之。

    裘清涟看着眼前那漂亮到不像话的小白马,心里也是微微诧异,不知这是谁赠送的如此珍贵的东西。

    相对于众人眼神中泛起的奇异波澜,顾清惜的面容上则是一直都保持着淡淡的微笑,她眸光打量了一番这神骏桀骜的小马驹,唇角笑容加大了一些,问道:“你家主子是谁?”

    那男子听闻,笑而不语,只是说道:“我家主子只吩咐小人将马匹送来给郡主。”

    言外之意,他是不会透露他口中的主子究竟是何方人也。

    酗伴们正在这里围观免费小说,拿起手机搜索微信公众号,更多好文免费推送!

    本作品为的正版授权作品,感谢。盗版将承担法律责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